[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t青山小雨:余杰的靠山是谁?]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最好文章血写成!——驳草根兼评芦笛小安子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道学思维”批判
·鸡零狗碎(十四篇)
·平书之七十:东海一枭: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
·平书之七十一:岂有欺人东海君!
·险恶江湖任我行
·垂死的疯狂!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公开信
·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己平书之七十七:动起来就好--寄语连战先生
·乘风破浪正其时!--讨中共檄一号
·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孟子精神的现代意义—五四反传统思潮再思考
·我拿什幺来拯救你,我的妹妹?
·含泪鼓呼,泣血举报:为了我的乡亲父老!
·鸣冤备忘录之四:
·1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欧阳懿 :浙江公安勒索山民,网选总统愤怒举报!
·一颗黑心,两副面孔----龙泉市政府执政为谁、意欲何为?
·龙泉公安,贪婪又凶恶的渔翁!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向浙江遂昌的“父母官”致敬
·周光明,黑暗制造者!
·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一傻到底,不死不休!
·“他们是猎人,我们是猎物”-------林樟旺案引起的思考
·本案没有赢家…
·小贼入监狱,大匪当公安!
·将罪错进行到底?!—应战龙泉公安并质疑浙江省林业公安领导
·向公安部控告-- 浙江省龙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部分人涉嫌绑架勒索
·看了这些照片,谁能无动于衷?
·改名玩民赶时髦,南宁政府成被告
·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副题:为林樟旺案第N次向有关领导求情…
·杨在新律师:亏龙泉公安下手!
·周光明玩法勒索,胡x涛难辞其咎
·林樟旺等涉嫌非法占用农地罪案律师建议书(杨版)
·誓凭赤手拯群氓-----林樟旺案杂感
·南峰:支持维权就是维护正义----为林樟旺案而作
·中国第一刁民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焱文:机耕路上的罪恶---浅议林樟旺案件
·论“名誉上搞臭”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平书之八十八:诗无处写何况剑?泪不能流岂敢歌!-----谦向陈亦和《中国书法网》致歉
·民冤寻常沉海底-----林樟旺案被消音
·天下事,娘希屁!贺新郎·感事(附评点及唱和)
·"君子异应,圣人敌应"----寻找当代圣人启事
·我对轮子功的看法
·亦嵘兄赠诗有"横刀独自过黄河"句,乃借句自我壮行兼示友人
·小诗写怀并与天水兄及广大同道共勉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忙里偷闲回老芦
·忙里偷闲回老芦(二)
·遥呈蒋庆先生
·雄起!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说中共则藐之
·家国兴盛,野老颦蹙"
·帮闲漫谈(一)
·保先喽保先喽
·再为李大侠喝彩
·东海一枭整理:众手拾柴火焰高-----"林樟旺案"文章集萃
·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小析枭诗《二号令、三号令》
·平书之九十五:上海老警求救无门,哀恳老枭“主持公道”!
·敢向风尘期慧眼
·我的梦想
·光明颂-《火----软工程十六号》
·枭鸣虎穴,剑啸龙泉!--林樟旺案初审漫记
·永不言退
·屈死别告状!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颠覆者──声援郑贻春君
·找呀找呀找情人
·与星水、兆勇君游遵义会议旧址
·东海十八手
·莫论人间第几流
·“震旦”依然不自由?------我被自己的网站封杀了!
·助警察维权,应不应该?----欢迎争鸣
·消灭共产党!
·东海真人出,天地为之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青山小雨:余杰的靠山是谁?

zt青山小雨:余杰的靠山是谁?

   作者:青山小雨我要说的是:我没有兴趣打倒余杰本人。余杰其人,原创性的思想和见识在网友中排中下水平,文笔才气在网络上毫无出众之处,豪情壮志就是用电子显微镜看三天也找不到(典出芦笛),要说网上打架的功夫,估计在任何一个中文坛子都混不下去,打倒这样的人,实在没有对抗性体育运动的乐趣。余杰的文字值得一看的内容都是从西方批发过来零售的,比如哈耶克,哈维尔的,索尔仁尼琴的,实在不错,很合我意,为什么要打倒?

   从实际利益上看,我也没有打倒余杰的兴趣。余杰的粉丝比我的粉丝多一万倍,余杰的后台比我的后台硬一千倍,打倒余杰除了给自己添一些后患无穷的麻烦,实在没有别的经济和生活上的其他好处。

   所以,嘲笑我想打倒余杰的人,除了给我增添一些“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落寞惆怅之外,实在没有别的作用。

   辱骂和恐吓固然不是战斗,同时辱骂和恐吓也绝不是要打倒某人。今天我在路上遇到一堆狗屎,我骂了一句:狗日的狗屎,难道你以为我要打倒那堆狗屎?现在我说说为什么余杰值得骂。余杰之所以值得骂,那是因为他背后有强大的靠山撑腰,前面有广大人民的支持,手里还抓一把话语权。我骂余杰,就是要激怒余杰的靠山,激怒余杰的粉丝,嘲弄给余杰话语权的人,暴露他们的可鄙或可笑之处。 (有余杰的靠山是谁?三个:第一个是老侠和王朔的对话《真他妈的是后生可畏》里讲的那些当今学术界不可得罪的大腕。这些大腕人物毫无疑问是体制内的人,至少也是个圆切线——虽然自称独立于体制,却总舍不得离开那唯一的交点。余杰给这些人倒洗脚水,于是这些人捧红了余杰,为的是余杰能够成为他们的代言人,继续给他们倒洗脚水。

   余杰的第二个靠山是中共。这点肯定很多人不同意,因为余杰是以反共异议人士的身份出现的。我的意思是:中共需要余杰这样的人作为文化厕所的屏风,掩盖屏风后面的粪便。只要让余杰这样的人名声显赫,中共政府就可以给人言论自由、政治开明的假象。余杰和东海一枭的文章都曾经被人嘲笑为中共言论自由的装饰品,但是余杰和老枭绝对不同。首先,余杰代表的是主流知识分子,拿着北大的文凭学历晃悠晃悠,三天两头跟体制内的主流知识分子吹捧吹捧,余杰就可以作为主流知识分子代言人的形象包装起来,这既符合中共的意图,也符合余杰的意图,这方面双方是高度一致的。其次,余杰是一个可控的人,他对于舒适生活、小资情调、个人虚名的亲和力,以及天生的本能中的怯懦,决定了他绝对不是一个真正胆敢激怒政府的人。余杰是一个名声跟才气能力不相称的人,他尤其珍惜既得的幸福生活。

   而东海一枭那种人跟余杰完全不同,他没有最高学府的文凭,掌握学术权柄的主流文人不屑与之为伍(枭注:应该反过来:“之”不屑与掌握学术权柄的主流文人为伍),老枭也不可能被人认为是知识分子的代表,虽然老枭的中文根基比余杰高很多。其次,东海一枭是一个不可以控制的酒徒型人物,一旦压迫威胁,只会适得其反,甚至激得他一跳三丈。东海一枭具有余杰根本没有的勇气,这勇气本身虽不足以让老枭的文字成为政论经典,却足以激励他人的勇气,成为星火燎原的火种。所以余杰这样的人可以常常在国内主流媒体上露面,东海一枭却绝无这可能性。

   总结一下以上这段话:从身份和性格看,余杰这样的人最适合作为中共的重点扶持对象。

   为了说明包装余杰这种明星的用处,我们可以借用现代通信学中的一个名词:信噪比。普通人在用收音机的时候,总比较喜欢听那些信号比较强的清晰的电台,而不是信号极弱几乎被噪音掩埋的电台,除非没有自己喜欢的强信号电台。与其让人们费心思寻找那些微弱而具有强大破坏性的声音,不如搞一个虽然似乎有一点破坏性并以此迎合听众的口味,但是实质上没有可怕的破坏力的电台,这样就可以吸引听众,让他们不知不觉地忽略那些真正有破坏力的声音。

   余杰正是这样一个角色。只有那些简单的人才会以为余杰在中国能够出名是靠他的才气和中共文字审查的漏洞,实际上中共对于任何国内媒体的控制力几乎都是绝对性的,之所以让你出名,是利用你。余杰愿意被利用,这是他跟中共之间的利益默契。

   余杰的第三个靠山是他的名气和粉丝。跟热血汉奸不同,余杰从来不得罪中国最广大的读者,他的思想(或他秀给人看的思想)并不超越普通大众的审美观和心理承受力,他小心翼翼,既讨好爱国愤青,也讨好自由右派,这种精心过滤的媚俗使他拥有大量的读者和粉丝,成为货真价实的畅销书作者。余秋雨通过贩卖媚俗的文化口红成为妓女包里的三宝之一,余杰则通过贩卖媚俗的思想口红成为畅销思想的领袖人物。

   毫无疑问,余杰的粉丝给他带来足够的稿费和名声,而这名声本身乃是最好的护身符。但光是名声是不够的,毕竟他靠打擦边球获得名声,万一走火,难免不被中共丢进垃圾,所以他需要其他的护身符,其中最强有力的无疑是西方国家的政治和宗教势力。像余秋雨那样的人是不可能得到布什之类的西方大佬的庇护的,所以余杰需要迎合西方政客和基督教势力的需要,而又不能明目张胆地与中共作对,以余杰的精明,他很快找到了自己市场定位:基督教家庭教会——一个被西方主内兄弟牵肠挂肚的群体,同时也是西方政客玩人权外交时常用的一个道具。 (当余杰成了“主内的弟兄”,就获得了他的第四个靠山,或者说拥有一个新的护身符,这护身符有二条线,一条通倒美国总统那里,一条通到梵蒂冈教皇那里。

   这样,我们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共禁止《达芬奇密码》的时候,余杰表示愤怒抗议,而其他的国家无数主内兄弟焚烧《达芬奇密码》,绝食要挟政府,甚至梵蒂冈呼吁坚决抵制该电影的时候,余杰一声不吭。本章的中心内容是:余杰本人的档次不值得骂,他背后的靠山需要骂。为什么骂这些靠山?他们为了自己各自的利益或癖好,用他们的弱智或刻意的伪装弱智,为我们选出了一个恶俗的文人代表,并利用他和他的同类控制了国内思想界的话语权。话语权是一个有限的资源,当某些人占有多了,其他的人就会缺乏。正是这些势力的综合,压抑了那些更有价值的声音。

   第二章 不是我在骂余杰,是余杰自己在骂余杰

   余杰是自由主义者,自由主义者憎恨霸占道德制高点,很遗憾,看余杰的书,看来看去到处是余杰本人站在道德制高点。余杰是个喜欢自己揍自己的人,那是他的权利,自由主义者有权自己揍自己,也有权自己骂自己。

   余杰说F的三退人数是造假,这使我感到惊讶:怀疑是怀疑,指别人造假可难了。莫非余杰是电脑高手,侵入了F的网站?或者余杰精力过人,从一千多万的三退声明中找到了作假的证明?自己没有证据,却指责别人是骗子,余杰在骂自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文人。前几天因为指责别人是骗子,刚刚被判赔偿10000元,这是第二次在同一个地方跌倒,真是用行动来证实自己的愚蠢。

   余杰暗示说高智晟夸大了国安的人数,他的话是“谎言”。我相信高智晟可能有误判断,可能喜欢夸大吹牛,可能被逼迫得精神失常,但是余杰说人家的话是“谎言”的时候,得拿出一点证据来:高律师是如何明知只有几个人,却恶意夸大到几十人的。即使退一步,即使你仅仅指责高律师的话“失实”(而不是“撒谎”),也得举出您的证据,比如您在国安内部工作的朋友泄露国家机密给你,告诉你跟踪高律师的正确人数;或者您本人雇佣私人侦探确定了准确人数;哪怕什么人证物证都没有,也得找个逻辑或推理上的证据。明明没有证据的话说出来算不算谎言?算不算造谣?所以余杰实际上在骂自己撒谎。

   对于无法证实的东西,或者别人自己相信而余杰不相信的东西,余杰不是用证据来反驳,而是断言对方在撒谎。按照这样的逻辑,惨了,余杰成了基督教的内奸。为什么这么说?基督教说的耶稣复活,天上有个上帝,上帝造了人,死后有个灵魂,耶稣是救世主,这些东西我这个无神论者统统不相信,但是我不认为基督徒撒谎,他们只是真心说出了他们真心相信的东西。比如F信徒们说的苏家屯事件,即使事实证明完全是子虚乌有的,我也不认为大多数F弟子在撒谎,而是认为他们在宣传自己相信的东西。如果按照余杰的理论,大家得说这2000年来基督徒全部在撒谎欺骗我们,所有的基督徒都成了骗子,那么,余杰的逻辑岂不是在诬蔑2000年来的所有的基督徒,他不是最大的基督教内奸吗?

   余杰说:“对我来说,真话、真相和真理高于任何策略。我不是政客,不是革命家,我只是一名热爱真话、真相和真理的知识分子。”,但是他至少得解释为什么拒绝跟赵昕证实真相。另外,还得解释一下他装神弄鬼排挤郭飞雄的事。如果余杰讲明白:我讨厌郭飞雄你这种人,我不想跟你一起见布什——那么他是个真人,可是他偏偏要妄称耶和华的名,请问这是跟郭飞雄讲真话吗?所以,余杰在骂自己是伪君子、骗子。

   下次东海一枭给您打电话要见你,希望你直接说:“我不想见你这样的人”,或者说:“我不想被你连累”,或者说:“我觉得为你这样的人浪费时间不值得”,而不要讲“我没有时间”,我就不相信你有时间跑到美国见布什总统,却没有2小时时间见千里迢迢到北京来的你的女粉丝枭婆及其老公一面。(枭注:余杰当年不愿与我见面,我完全理解,我也不爱见人,不喜与性情不相投者打交道。那是赴京举办林案研讨会,当时对余杰的人品了解无多,作为独立笔会同仁,到了北京,顺便打个电话,乃情理之常,不见就罢,原无所谓。余王排郭事件发生之后特别是对其人品性有所了解、领教之后,便是八台大轿相请,东海也提不起丝毫兴趣去见此人了!)

   此事本不值一说,可江湖传言不少,会员中至少十几位误会,以为余杰拒枭不见,所以我要骂他,殊不知我对余杰态度的改变是从“拒郭”事件曝光之后开始的。也希望余杰明白,他被我骂,根本与“因为不愿见”老枭无关。这事当时我虽不快,早已风流云散,丝毫不值得记恨和开骂,我也从来没有为此骂过他。这种测猜太“淑女”了些。)

   本章总结:余杰在自己骂自己,不是我在骂他,我只是帮他根据自己的逻辑推理一下。

   第三章 为什么我骂余杰是一件高尚而不是无聊的事。 (如上所说,骂余杰不是骂一个胆怯的小人精,而是骂他背后的一大群,包括制造明星余杰的所有的政客、粉丝、傻蛋(欢迎对号入座)。所以,骂余杰不是一件恃强欺弱、玩弄弱智残疾人的无聊的消遣活动,而是认真的网络打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