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中篇)]
东海一枭(余樟法)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中篇)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中篇)

   一、绝对真理世俗所谓的真理都是相对的,仅在一定范围内是正确的,离开了适用的特定范围就不准了。有没有一种适用于任何时代和任何环境、“放之四海而皆准,质诸古今而不疑”(程颐语)的绝对的、普遍的真理呢?有。《中庸》第二十九章:

   “故君子之道,本诸身,征诸庶民;考诸三王而不谬,建诸天地而不悖,质诸鬼神而无疑,知天也;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知人也。是故君子动而世为天下道,行而世为天下法,言而世为天下则。”

   这个君子之道或中庸之道,就是良知。这是适用于世出世间一切的至高真理,是任何思想学说主义信仰都不能违背的核心原则。任何学说信仰体系对这一真理的证悟不足、认识不够,精微度、含金量、真理性就会受到影响。如果违背了这一原则,理就成歪理,学就成邪说,教就成邪教。

   例如,科学如果悖离良知原则,就会走向科学主义,轻者出偏有害,重则造恶犯罪;政治如果悖离良知原则,就会变成苛政乃至暴政。为政以德,德为政本。人类内在道德良知会显现为某些外在道德规范,某些道德规范进一步硬化----制度化及法律化,形成良制良法。

   现当代中囯的政治,对良知原则不是一般的偏离,而是全面彻底的违悖。有东海儒者提出“良知风暴”一词。现在是到了在个领域尤其是政治领域掀起一场良知风暴的时候了。大良知学真理度之高是空前的,全面推出的历史之时已经成熟,良知复兴运动的潮起指日可待。

   二、至高至“大”东海是从本性本体层面而说良知。儒家证得的性体是“天行健”、生生不息的,既“寂然不动”又“感而遂通”,既“无为”又“无不为”。佛家所证不生不灭、寂然不动,道家所证虚极静笃、玄然无为,两派对性体的证悟都不全面。

   相比印度佛教,对于性体的生生大德,禅宗是有相当认识的。有一个著名的禅宗公案叫“婆子烧庵”:

   有个婆子供养着一个和尚,大概有二十年。婆子想检验一下和尚的修行,于是经常叫一个年青的女子送饭服侍他。一天,婆子令女子抱住和尚问:“现在感觉如何?”和尚推开女子说“枯木倚寒岩,三冬无暖气。”女子把和尚的举动与言语讲给婆子听。婆子说.:“我二十年只养了一个俗汉!”于是赶走和尚,烧了庵棚。

   用佛教小乘及道家的标准衡量,修到如此境界,高得很了,何俗之有?但在禅家,道(自性)是活泼泼充满“生”机“生”气的。枯木寒岩无暖气,属于枯禅,非真道也。

   六祖慧能曰:“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与局限于“不生不灭”的佛教诸派,“自性能生万法”的证悟就进了一步、深了一层。

   不过,如此表述及证悟仍不够精确。“自性不生”是“无为”,“自性能生”是“无不为”。禅宗以“无为”为体、“无不为”为用,虽讲体用一如,难免重体轻用。因为纯“无为”之体,不可能产生“无不为”之用。更“严格”的说法应为:无为与无不为是性体的一体两面----两种性能德用。与良知学相比,在义理、“事相”和作用上,禅家的健德“生”机,究嫌不足。

   例如,禅师们知道“触目菩提”,见到政治就不“菩提”了;知道“神通及妙用,挑水与担柴”,却不知“神通及妙用,民主与科学”(科学研究、制度建设、“道援天下”,皆无非自性本体之妙用也。当然了,不问政治、不重科研,正是出世法的特点,禅宗本质上仍然是出世的,不宜深责和苛求也。这里仅作事实判断。)

   这里涉及怎样对待欲望的问题。欲望本身是非常美好的,是人生追求创造的“发动机”和成德成圣的原动力。欲望发而中节便是善心善行,逾分过度,才成为恶。所以对待欲望,关键在于怎样节制、引导、转化、升华而不能够加以禁止和灭绝,那是违反人性天道的。熊师十力批佛教反人生(禅宗例外),法眼独具。

   在古今儒门中,东海良知学的真理度也是至高至“大”的。例如,仁性良知兼备道德精神、制度精神和科学精神。王阳明能够重点把握其道德精神,公羊家能够高度领会其制度精神(仁性良知,同义复词,仁分内圣外王,公羊家为外王学),但两派对蕴含其中的科学精神的认识都有所不足,得一而遗二,对良知仁性的理解都不透彻。

   三、不二法门本性本体是不二法门,是超越相对、差别的绝对和平等。在现象层面,主观与客观、意识与物质、理与欲、动与静、知与行、自与他等等有别,在本体层面,它们是亡于彼此、完全一致的。

   尽管不够全面和透彻,传统儒佛道三家毕竟认识本性本体,都是得了人生宇宙“真谛”的,其余古今中外所有学说体系在这个问题几乎都是茫茫然,既使局部正确,也不过“俗谛”而已,如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不识根本甚为浅陋,甚者如法家权术势思想和马家斗争哲学,悖逆良知错误不堪。

   更多学说则象诸瞎子摸象,摸到了一点。例如,本性本体是非心非物而兼具心物两种性质。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各有所见,都是偏见。一些读者以为大良知主义是唯心论,严重误会。如果改称唯本心论就对了。佛教也是唯本心论,“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心识,指的就是本心和阿赖耶识。内而意识心,外而山河大地日月星辰,都是本心的产生。这个本心,“级别”与道家那个生天生地生“我”的“道”相等(庄子有“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之语。)

   又如,利己利他,都是良知本质的作用,两者圆融一体不可分割。利他主义利己主义抓住一点“主义”之,一是“过”了,一是“不及”,虽性质不同,出偏则同(详见枭文《利已主义批判》)。又如,本性至善,习性多恶。性恶论对人性的认识停留在习性层面,误以习染为本性,浅而偏。诸如此类。

   求同先要存异,存异先要辨异。鸟鸣可待成追忆网友有句话说得很好:研学理重分际,致大用贵融通。建立在“分际”之上的“融通”,才是真正的“融通”。可笑一些学者不研诸家义理,不知各派“分际”,一味求“统一”、讲融通,其实不过苟同、苟通而已。

   四、各有妙用用“分别”的眼光看,东海儒家岂但与西方文化大不同,与东方佛道及诸子百家大不同,与儒家古今各派也多不同,但从“统一”的角度看,不同之中各有相通“相同”之处。

   且不说佛道两家与儒家在“道”的层面相类相通、非常接近,且不说墨子的利他主义,西方的自由主义,在不同领域富有颇高的真理度,便是基教的神本信仰、杨朱的利己主义、法家权术势思想、马家的阶级斗争学说,也都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性。可以说,它们都程度不同地抓住了一点“局部真理”。 即使是邪教,也不是完全、绝对、彻底地邪恶“非理”的,否则就产生不了影响、无人“受教”了。

   对待各家各派学说及信仰,大良知主义(又称仁本主义)具有至高无上的宽容度。佛教有佛教的作用,道家有道家的作用,自由主义有自由主义的作用----如果受到儒家的指导,它们的作用就更大了。神本信仰、利他利己主义、法家权术势思想及阶级斗争学说,在一定的社会环境及历史阶段,也都各有其特定的作用。

   大良知主义认为,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没用的。垃圾放在合适的位置,也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道在屎尿,换过来说,屎尿有道,屎尿在道。

   同时,没有任何东西是绝对不可转变、改良的。在一定的条件下,垃圾也可以性质转变成为珍宝。既使没有条件转变性质、没有合适的位置,垃圾也未必“没用”。有时“没用”本身就是一种用,就象细菌对于健康之必要一样。

   五、辨异求同大良知主义对异端外道的批判是在尊重平等自由价值、遵守良制良法规范的前提下展开的。我们认为,对异端外道进行指导和改良是一个历史性的文明教化过程,只能通过义理争鸣和道德感化而达成,来不得一点点暴力强制手段。

   西方社会对基教的态度值得我们学习。作为传统之一,不管基教历史上犯下多少罪恶,都予以一定的尊重和保护,用良制良法把它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大良知主义至高无上的宽容度,体现在对受批判方或论敌人权特别是话语权的尊重维护上,体现在对民主、王道制度的追求上。我说过:

   任何外道包括邪教信仰,在法律层面都应该得到平等的保护,信仰者的人权也应得到全社会的尊重。如果外道信仰者的人权受到侵犯,文明人特别是文化人,都应该站出来为之呼吁、对之援手。这方面,情归情、理归理、信仰归信仰、人权归人权,文化人应该区别清楚、分开对待。(《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

   对异端外道,存异先辨异,求同不苟同。追求制度宽容与坚持仁本主义、批判异端外道的偏颇错误与尊重它们的话语权,思想信仰上的审思明辨与为人处世的大度能容,研明学理时的了别分际与兴起大用时的消化融通,属于不同范畴的问题,又都属于良知的作用。

   东海大良知学是极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的。极高明的时候,佛经道藏都是垃圾,尽精微的时候,佛来也杀祖来也杀:这是论义理时一丝不苟寸土不让;极广大的时候,见魔拜魔见鬼拜鬼,道中庸的时候,牛溲马勃无非妙药:这是致大用时无不可用无所不容。

   六、制恶复仇宽容与制恶也是两回事,良知信仰宽容言论但不宽容罪恶。如果邪恶从言论落实为行动、形成了现实罪恶,就应受到良法的惩处或者正义的报复。这种制裁和报复正是良知力量的体现。

   在儒家,仁者爱人恕以待人与以直报怨以义制恶,“为政焉用杀”(《论语》)与“十世之仇可复”(《春秋》),“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与“诛一夫”(《孟子》),都是相辅相成的。

   儒家重视除恶,曰“遏恶扬善”,曰“除恶务本”,曰“刑一恶而万民悦”,曰“诚意者,有为善去恶之意” 等等。敢于见血的才是真宝刀,勇于除恶的才是大善人。王阳明、曾国藩等都是良知信仰极真、践履功夫甚深的儒者,所以在除大恶方面特别富有智慧和力量。

   儒家以制度性的抑恶为主(义刑),但也不反对个体侠义色彩的制恶行为(义杀)。曰“父之仇不共戴天,兄弟之仇不反兵”,曰“以直报怨”。子夏在问孔子如何对待父母之仇时,孔子答曰:“寝苫,枕干,不仕,弗与共天下也。遇诸市朝,不反兵而斗。”

   《春秋公羊传》中凡有复仇事,必大书特书。公羊学家认为,天下无道之时,个人不妨凭一己之力用极端手段去追求自然公正,去恢复历史中的正义,使人类历史不致因政治持久失序而陷入过度的不义邪恶的泥沼。

   《公羊》认为,君臣“义合”,父子“天属”,在父亲无罪被杀的情况下,“义”就自动消失,就可复仇。“父不受诛,子复仇,可也”;“子不复仇,非子也”。吴子胥为报父兄之仇,曰:“我必覆楚”,后破楚,鞭王尸,终雪大耻,《春秋》褒之。太史公赞曰:“弃小义,雪大耻,名垂于后世”(详见《大复仇论》及《杀人不碍大慈悲》诸文)。记住东海《大复仇之歌》的教导: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