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辟毛微言小集
·儒道微论
·抹黑习近平和流行软抵抗(微集)
·三纲论
·呼吁: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
·从杨改兰讲起(微论)
·不是孟子真迂远,而是诸侯近视眼
·孔府微论
·荀子性恶论批判
·不可逢民之恶,不可徇民之私
·Zt推荐课程:《儒家真精神》十五讲
·王道礼制与王权专制
·清风朗月夜窗虚
·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
·Z余东海作品推荐
·《论语点睛》:父母有错怎样劝
·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Z儒家真精神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为钱穆先生补漏
·超越物质主义
·责黄金以足色,指宝璐之微瑕—《论语新识》读后
·罢黜民国,重建中华(微集)
·所谓王道
·发言要谨慎,行动要敏捷
·小批许小年
·国民党的蠢与生俱来而愈演愈烈(微言)
·呼吁教育大革命(微言)
·因果和王寇(微论)
·全盘否定毛氏,全面树立孔子(微论)
·切割毛氏,重建中华人民共和国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文化和历史
·崇毛是下地狱的捷径(微论)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文化决定论---《中华历史精神》之三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微论)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东海附言: 一向非常欢迎实打实的批评,欢迎有人能指出东海哪些思想、言论及哪些具体的做法错了。江晚愁君作《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指出“东海老人所言欠妥当。”但未具体指明老人所言是什么。后面一段似乎是批评东海对道家苛于批评、不够宽容。儒家对杨朱学、墨子学的批评极为严厉,对道家肯定得多些,孔子对隐士是很尊重的,但不认同,且有含蓄的批评。如《论语微子篇》:“长沮、桀溺耦而耕,孔子过之,使子路问津焉。长沮曰:夫执舆者为谁?子路曰:为孔丘。曰:是鲁孔丘与?曰:是也。曰:是知津矣。问于桀溺,桀溺曰:子为谁?曰:为仲由。曰:是鲁孔丘之徒与?对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岂若从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辍。子路行以告。夫子怃然曰: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至于儒家批评什么,如何批评,因具体事件、对象及学说而异。对于“贤者”与隐士的标准也不一样。泛泛而谈,没什么意思。“鸟鸣可待成追忆”网友的“几句解释”颇为中肯,谨附于左共赏。东海老人2008-11-10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同样的认识,恢复儒学,对于中国当今之社会。其意义之大,之重。可谓亲身深受其精华对于塑造今日国人之性情重要性。我是一个好读书的人。而我的朋友,黑道,白道。都有,而且凡所交往的朋友,都对我有一定的好评。这里说得可能有些自夸了。但我每日必读论语这却是真的。通过论语,我们认识到了一个人对事对人的态度,一种人生高度。当然年轻时也曾固执其中的教条主义,没有真正的领会其中的要旨。而后才真正的感慨孔子的伟大之处,我想说的是,有些先生大骂儒学,大说孔子之不是。那是学术吗,不要以为自己是鲁迅。骂这骂那。安心地读读这些古书,你会得到无穷的力量。论语有一句话:君子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言。不要以为自己是学者,就是后生可畏。我想是后生可耻。当然若如东海老人所言,在我看来。则欠妥当。 首先儒学是学术,不是制度。不要像马克思那样,以为中国的儒学,是中国君主制的一种附庸。儒学必须紧跟着君主制才能发挥它的作用。自身才能生存发展。君主制即使不存在,儒学依旧由他存在的学术地位,这和一些西方基督教一样,在中世纪,基督教占统治地位。而资本主义制度,也同样需要基督教的人格教育等。或者我说: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哲学其实是服务于一定的的政治。统治者学要一个为自身统治的合法性寻求依据。其二,现在的一些基于恢复儒学的学者却陷入一种将儒学只作为一种学术来思考。中国的哲学是河西方的一些哲学流派是很大不同。一些诸如康德,笛卡尔等等的哲学家,他们可以是自身对于唯物与唯心的思考。而中国的诸多学者在对中国哲学思考时,总喜欢夹杂着西方的哲学思考方式来思考中国的哲学。而我们的哲学却是要一方面,不是只为读书而去读书,去做学术问题。而是用以思考提高自身的的修养。接下来去将这种修养扩展到整个社会。它带有很强的实践性。所以我们在恢复儒学时,要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事,就是弘道的方式。这的确是一个重中之中的事,只提一点,关于中国现今的丧葬问题,面对传统坟埋,与今天土地紧张,还有城市化。带来了的问题。所以要求我们每一个儒者除了思考书本,更应该思索现实问题,从实际的生活中思考。要兴复儒学,我们做的不是每年一次的祭孔那么简单。礼,在儒家看来极其重要。我想礼者,因时人之性情也。不可固执与传统的一些礼仪制度。 民主与君主制。不能简简单单的说谁对谁错。每种制度都有他发展的原因,并有他生存的空间。希腊的地利特性在很大程度上使其发展一个对外扩张,通过贸易,来弥补本邦因粮食无法自给。而中国则不同,黄河流域是何发展自足的经济模式。而且中国的面积之大,在一个交通信息不发的时代。统治这样一个大帝国,就不能仅仅如希腊城邦只那样。可能近代中国在学习西方是就进入了一个误区。老实把自身的落后归咎于一个文化性质。还有制度性质。其实在中国做任何惊天动地的事。都不能忽视中国一个问题,每一个改革,革命都起决定性的就是中国数量之大的农民问题。如果不能解决他们的问题,一定就会失败,而我们在近代史总奖中国落后归咎于闭关锁国,而改革开放,重要是开放,与世界对话。如果我们研究一番,就会发现,今日之中国,取得已于农民问题得到一定解决的成果。在今日民主共和社会。儒学一定会有更强的生命力。希望更多有志儒学兴复。共勉、在下,对诸多问题不解,只能说是不知者无畏。先生所言极富感染力。可能我则是一个儒学的实践者。一个实践者的理论自有很多不足。还请先生见谅。我是认识到在我们这个世界,在中国,其儒家是由不同的层次构成的。就如孔子虽然讲到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是一种自身的追求的人格境界。但他对逃避世俗,长诅,沮授等人并未去批评他们不为社会做贡献,不去改造世界。而且他对这些人都有很高的评价。还有管仲,褒贬都有。等等。而一些无欲等境界,我想也非一般人可以达到。要将儒学兴复于民间。也应该给他们一个层次。关于这个层次的好坏。我想根本在于,其人的作为对别人是否有害。而其本身是否真诚,友爱等诸多好品格。孔子对隐士的肯定就在于太们不去在污浊的社会中,同流合污。而归隐也没有有害于他人。这就是可以肯定的。

   鸟鸣可待成追忆:给您解释几句为了给东海腾出点时间去“感染”别人,我虽不才,就站在他屁股后头给您解释几句吧。首先我有个不成熟的看法,那就是中国现在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儒家。虽然近十几年来国内复兴儒学的态势似乎甚嚣尘上,但从其研究成果的质地上来看,普遍存在着研究深度与精度不足的问题,不能契接孔孟慧命。原因则涉及到政治制度、教育体制、社会意识形态、经济形态以及传统儒家文化自身等各个方面,很复杂。这说明儒家文化的复兴绝不是一两代人的事业。而儒家文化的真实理境与时代价值,目前的人们在认识上还存在很多误解甚至是玷污和诋毁。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是否需要一些身负历史使命感的儒者站出来,面对公众宣讲儒家大义、道德理想,这对于一个稍具良知的人来讲,答案是很显然的。一个有历史使命感的文化传播者,是否应当具备,而且必然会具备一点点“感染力”呢?借助网络平台的文化传播,基本只能依靠文字,责任感必然逼迫他要掌握一些表达技巧从而提高感染力,此其一。而责任感来自良知,其本身就是良知的一种呈现。这良知表现于文字,即所谓文以载道。人人都有良知,此刻,表达者与阅读者当然会有心心相印之感通,此即所谓“必然的感染力”。如果阅读者“没有感染到”,那实际上不是“没有感受”,而是被其他情绪所干扰遮盖,比如嫉妒(别以为自己了不起)、怀疑(他有那么好吗)、忌恨(这不是抢我风头吗)等等,于是骂声、嘘声、鄙夷声四起。这是一种文化末世的衰象,很可悲,很可怜,也很可恨。那么,文化传播者其文化传播之行为,是否就是一种实践呢?毋庸置疑,当然是,并且是一种自利利他、自度度人的高尚行止。其宣讲文化,必要自明义理,此即修心;其担负之责任即负重,此重责驱策他必要修智修般若以方便言传接引;其遇诋毁辱骂又必在负重之下坚持忍辱,此即身心两修。而其孜孜不倦奔走呼号,蕴含对天下一切众生良知本具之信心已然建立,此即大慈大悲之基础。皆为极度自私自利之慈心,转而为利益众生、教化众生之拔苦大悲。我观察东海君两年,季季有进步,岁岁有上升。正是“为己之学”之诚恳受益者,越来越具文化之感召力。至于先生所谓“应该给人一个层次”,似乎是说东海在强迫网民接受他的宣传,这判断甚为奇特。请问东海有何意愿、有何能力去强迫他人?而先生又谓“判断一个层次的好坏,在于看这层次的人是否对社会有害”,这个标准真是有趣,孔子岂是以这么庸俗的标准去批评管仲?孔子那叫“求全责备”,是拿圣人的标准衡量管仲啊。他哪里是批评管仲,那实际上是标立“人之极”而开万世圣学的圣人教训。在现实层面,他实在是很尊敬管仲的,他说要是批评管仲的政治高才,我们岂不是要回到野蛮人时代? 东海正是效法往圣前贤,欲重振万世之圣学,哪里是斤斤计较于什么小错小过呢?看来您虽然“天天读《论语》”,非但记性不太好,领悟也不太深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