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东海附言: 一向非常欢迎实打实的批评,欢迎有人能指出东海哪些思想、言论及哪些具体的做法错了。江晚愁君作《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指出“东海老人所言欠妥当。”但未具体指明老人所言是什么。后面一段似乎是批评东海对道家苛于批评、不够宽容。儒家对杨朱学、墨子学的批评极为严厉,对道家肯定得多些,孔子对隐士是很尊重的,但不认同,且有含蓄的批评。如《论语微子篇》:“长沮、桀溺耦而耕,孔子过之,使子路问津焉。长沮曰:夫执舆者为谁?子路曰:为孔丘。曰:是鲁孔丘与?曰:是也。曰:是知津矣。问于桀溺,桀溺曰:子为谁?曰:为仲由。曰:是鲁孔丘之徒与?对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岂若从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辍。子路行以告。夫子怃然曰: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至于儒家批评什么,如何批评,因具体事件、对象及学说而异。对于“贤者”与隐士的标准也不一样。泛泛而谈,没什么意思。“鸟鸣可待成追忆”网友的“几句解释”颇为中肯,谨附于左共赏。东海老人2008-11-10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同样的认识,恢复儒学,对于中国当今之社会。其意义之大,之重。可谓亲身深受其精华对于塑造今日国人之性情重要性。我是一个好读书的人。而我的朋友,黑道,白道。都有,而且凡所交往的朋友,都对我有一定的好评。这里说得可能有些自夸了。但我每日必读论语这却是真的。通过论语,我们认识到了一个人对事对人的态度,一种人生高度。当然年轻时也曾固执其中的教条主义,没有真正的领会其中的要旨。而后才真正的感慨孔子的伟大之处,我想说的是,有些先生大骂儒学,大说孔子之不是。那是学术吗,不要以为自己是鲁迅。骂这骂那。安心地读读这些古书,你会得到无穷的力量。论语有一句话:君子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言。不要以为自己是学者,就是后生可畏。我想是后生可耻。当然若如东海老人所言,在我看来。则欠妥当。 首先儒学是学术,不是制度。不要像马克思那样,以为中国的儒学,是中国君主制的一种附庸。儒学必须紧跟着君主制才能发挥它的作用。自身才能生存发展。君主制即使不存在,儒学依旧由他存在的学术地位,这和一些西方基督教一样,在中世纪,基督教占统治地位。而资本主义制度,也同样需要基督教的人格教育等。或者我说: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哲学其实是服务于一定的的政治。统治者学要一个为自身统治的合法性寻求依据。其二,现在的一些基于恢复儒学的学者却陷入一种将儒学只作为一种学术来思考。中国的哲学是河西方的一些哲学流派是很大不同。一些诸如康德,笛卡尔等等的哲学家,他们可以是自身对于唯物与唯心的思考。而中国的诸多学者在对中国哲学思考时,总喜欢夹杂着西方的哲学思考方式来思考中国的哲学。而我们的哲学却是要一方面,不是只为读书而去读书,去做学术问题。而是用以思考提高自身的的修养。接下来去将这种修养扩展到整个社会。它带有很强的实践性。所以我们在恢复儒学时,要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事,就是弘道的方式。这的确是一个重中之中的事,只提一点,关于中国现今的丧葬问题,面对传统坟埋,与今天土地紧张,还有城市化。带来了的问题。所以要求我们每一个儒者除了思考书本,更应该思索现实问题,从实际的生活中思考。要兴复儒学,我们做的不是每年一次的祭孔那么简单。礼,在儒家看来极其重要。我想礼者,因时人之性情也。不可固执与传统的一些礼仪制度。 民主与君主制。不能简简单单的说谁对谁错。每种制度都有他发展的原因,并有他生存的空间。希腊的地利特性在很大程度上使其发展一个对外扩张,通过贸易,来弥补本邦因粮食无法自给。而中国则不同,黄河流域是何发展自足的经济模式。而且中国的面积之大,在一个交通信息不发的时代。统治这样一个大帝国,就不能仅仅如希腊城邦只那样。可能近代中国在学习西方是就进入了一个误区。老实把自身的落后归咎于一个文化性质。还有制度性质。其实在中国做任何惊天动地的事。都不能忽视中国一个问题,每一个改革,革命都起决定性的就是中国数量之大的农民问题。如果不能解决他们的问题,一定就会失败,而我们在近代史总奖中国落后归咎于闭关锁国,而改革开放,重要是开放,与世界对话。如果我们研究一番,就会发现,今日之中国,取得已于农民问题得到一定解决的成果。在今日民主共和社会。儒学一定会有更强的生命力。希望更多有志儒学兴复。共勉、在下,对诸多问题不解,只能说是不知者无畏。先生所言极富感染力。可能我则是一个儒学的实践者。一个实践者的理论自有很多不足。还请先生见谅。我是认识到在我们这个世界,在中国,其儒家是由不同的层次构成的。就如孔子虽然讲到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是一种自身的追求的人格境界。但他对逃避世俗,长诅,沮授等人并未去批评他们不为社会做贡献,不去改造世界。而且他对这些人都有很高的评价。还有管仲,褒贬都有。等等。而一些无欲等境界,我想也非一般人可以达到。要将儒学兴复于民间。也应该给他们一个层次。关于这个层次的好坏。我想根本在于,其人的作为对别人是否有害。而其本身是否真诚,友爱等诸多好品格。孔子对隐士的肯定就在于太们不去在污浊的社会中,同流合污。而归隐也没有有害于他人。这就是可以肯定的。

   鸟鸣可待成追忆:给您解释几句为了给东海腾出点时间去“感染”别人,我虽不才,就站在他屁股后头给您解释几句吧。首先我有个不成熟的看法,那就是中国现在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儒家。虽然近十几年来国内复兴儒学的态势似乎甚嚣尘上,但从其研究成果的质地上来看,普遍存在着研究深度与精度不足的问题,不能契接孔孟慧命。原因则涉及到政治制度、教育体制、社会意识形态、经济形态以及传统儒家文化自身等各个方面,很复杂。这说明儒家文化的复兴绝不是一两代人的事业。而儒家文化的真实理境与时代价值,目前的人们在认识上还存在很多误解甚至是玷污和诋毁。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是否需要一些身负历史使命感的儒者站出来,面对公众宣讲儒家大义、道德理想,这对于一个稍具良知的人来讲,答案是很显然的。一个有历史使命感的文化传播者,是否应当具备,而且必然会具备一点点“感染力”呢?借助网络平台的文化传播,基本只能依靠文字,责任感必然逼迫他要掌握一些表达技巧从而提高感染力,此其一。而责任感来自良知,其本身就是良知的一种呈现。这良知表现于文字,即所谓文以载道。人人都有良知,此刻,表达者与阅读者当然会有心心相印之感通,此即所谓“必然的感染力”。如果阅读者“没有感染到”,那实际上不是“没有感受”,而是被其他情绪所干扰遮盖,比如嫉妒(别以为自己了不起)、怀疑(他有那么好吗)、忌恨(这不是抢我风头吗)等等,于是骂声、嘘声、鄙夷声四起。这是一种文化末世的衰象,很可悲,很可怜,也很可恨。那么,文化传播者其文化传播之行为,是否就是一种实践呢?毋庸置疑,当然是,并且是一种自利利他、自度度人的高尚行止。其宣讲文化,必要自明义理,此即修心;其担负之责任即负重,此重责驱策他必要修智修般若以方便言传接引;其遇诋毁辱骂又必在负重之下坚持忍辱,此即身心两修。而其孜孜不倦奔走呼号,蕴含对天下一切众生良知本具之信心已然建立,此即大慈大悲之基础。皆为极度自私自利之慈心,转而为利益众生、教化众生之拔苦大悲。我观察东海君两年,季季有进步,岁岁有上升。正是“为己之学”之诚恳受益者,越来越具文化之感召力。至于先生所谓“应该给人一个层次”,似乎是说东海在强迫网民接受他的宣传,这判断甚为奇特。请问东海有何意愿、有何能力去强迫他人?而先生又谓“判断一个层次的好坏,在于看这层次的人是否对社会有害”,这个标准真是有趣,孔子岂是以这么庸俗的标准去批评管仲?孔子那叫“求全责备”,是拿圣人的标准衡量管仲啊。他哪里是批评管仲,那实际上是标立“人之极”而开万世圣学的圣人教训。在现实层面,他实在是很尊敬管仲的,他说要是批评管仲的政治高才,我们岂不是要回到野蛮人时代? 东海正是效法往圣前贤,欲重振万世之圣学,哪里是斤斤计较于什么小错小过呢?看来您虽然“天天读《论语》”,非但记性不太好,领悟也不太深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