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ZT另类选项:《西藏独立路线图》]
陈泱潮文集
·4.如何應對惡警施暴?
·5.祝福香港公民運動有力推動、促成和成就中國光榮革命
·6.佔中三子暨全球基督徒必讀:《人子論》
·7.千萬不可極其愚蠢地以黨文化之核心無神論來反對抗拒惡警施暴的良策
·8.七份非同尋常的附件一
·8.2非同尋常的七個附件二
·8.3.非同尋常的七個附件三
·8.4.非同尋常的七個附件四
·8.5.七份非同尋常的附件之五
·8.6.七份非同尋常的附件之六
·8.7.七份非同尋常的附件之七
●中國光榮革命呼召書
·中國光榮革命呼召書·目錄
·1.從“革命的定義是對舊體製
·2.中國共產黨放心啓動中國光榮革命的榜様和定心丸
·2.中國共產黨放心啓動中國光榮革命的榜样和定心丸
·3.對習近平先生和中國共產黨領導人中有神論者的忠告
·4.對習近平先生和中共領導人中真正信仰和崇敬馬克思主義的人士之忠告
·5.对习近平先生的N次再忠告
·6.對香港所有社會精英和全體居民的呼籲
·7.對中國海內外民運人士的呼籲
·8.對中國全體公民的呼籲
·9.對港府公務人員司法人員的呼籲
·10.對駐港部隊全體官兵的再呼籲
·11.香港人民奮起推動和積極參與到底的偉大的中國光榮革命萬歲
·12.胜利大合唱:滿江紅(1图)
●再論中國皆大歡喜光榮革命
·1.中國變局上中下三策,上策是促成蔣經國式自上而下穩健的和平變革
·策略決定成敗。《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已在香港1908書社上架出售(1图
·2.中國當前形勢和客觀條件沒有即時成功實行中下變局策的可能
·3.習近平當政期間成功實行中國變局上策的機率大大增加了
·4.習近平當前攻堅克難保專制的立場和大權獨攬已經責無旁貸的處境
·5.習近平反腐肅貪打老虎減薪限制官權運動,已經開罪于官僚特權階級
·6.官僚特權階級對付習近平的兩手
·7.不着眼人權保障進一步解放生產力,就難以保障中國經濟繼續高速發展
·8.斯大林版中国社會主義模式解放生產力發展經濟的訣竅
·9.成就中國開萬世太平之聖君偉業,習近平勢必遠遠超越毛澤
·10.中國民運隊伍神聖的歷史使命和優勢所在
·10.中國民運隊伍神聖的歷史使命和優勢所在
·11.中國民運隊伍要轉變共產黨習近平的觀念,首先必須正視問題轉變自己的
·12.此次哥本哈根民運會議應成為民主中國制憲預備會議
·13.【新重大信條19條】
●香港佔中運動
·香港罷課學子應當高呼“要求港府落實習近平治港八字方針”的口號!
·朝野上下都走極端勢必兩敗俱傷禍害國家!
·《特權論》作者對香港佔中運動的緊急聲明和呼籲
·關於革命之定義和正確製定革命策略的原理和依據
·今日中國希望之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65年國慶節獻詞
·讓香港人先民主起來,非常有利于開萬世太平的偉大事業
·在德國紐倫堡希特勒閱兵臺上撐傘支持香港雨傘革命/圖
·黃之鋒是中國青少年的光輝榜樣!{3圖}
·歷史怎樣被改寫:黄之锋及几名学民思潮成员的绝食宣言
·对香港“占中”运动的建言:调低诉求目标 提升抗争形式
·悲夫,香港!悲夫,【临阵越恶】!
●慕尼黑中國大變革策略研討會
·陳泱潮在慕尼黑中國大變革策略研討會開幕式的致辭
·答劉路:善惡因果報應律決定了每個人都要為他的言行負責!
·中国近代有关建立君主立宪制度的理论和实践/吕耿松
·ZT一张照片透露出中国的弱国弱民心态
·海外民主运动应拥护而不是反对马克思/桑潮流
·沉痛悼念陳子明
·慕尼黑會議期間陳泱潮和牧野聖修的談話
·怎樣治療习近平被“脑病”深度困扰?
·ZT习近平很危险 会错过这个机会
·慕尼黑會議:民主轉型的要領——盡可能降低社會變革的代價
·專制獨裁的中共國能夠稱得上是社會主義國家嗎?
·太陽花學運對於臺灣政治發展與兩岸關係的影響
·2014年9月24日香港來信
·請口頭打倒推翻者拿出一個實際行動來!請閣下捫心自問!
●對宗教若干重大問題的探究初稿
·對宗教若干重大問題的探究(全文)
·宗教政治学是有效改变越反越恐状况的治本良方
·1、宗教的起源
·2、宗教的定義
·3、宗教的本
·4、宗教的功能
·ZT够朋友!中国从俄进口原油高出国际油价50%
·【未普评论】习近平执政的资产与负债(内政篇)
·5、一神論宗教要素
·6.与物质世界定律相应的生命灵界定律
·7.從宗教看人生超現實但實際上的最高幸福指數
·8.天啟一神論宗教發展的三階段
·9.從上帝為什么造人看末日、末劫與【末後一著】
·10.世界宗教信仰對象必合一归真
·11.宗教政治學撮要
●宗教政治学概论
·引领世界文明前进的大思想《宗教政治学概论》即将发表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良与真穆斯林的良知
·陈泱潮宗教政治学概论之1.宗教政治学概况
·2.宗教政治学的定义
·3.宗教政治学的方法、任务和破解对象
·假耶稣张国堂妒火攻心狂犬吠日!
·4.1.【上帝之道】是超越传统神学的世界观
·宗教政治学内涵2.【人权】是政治的核心问题
·4.3.【灵本主义】是超越传统佛学的人生观哲学
●2015年春節中共問題文告
·2015年春節點擊習近平中共問題死穴之一
·習近平若頑固堅持一黨專制,中共就是六毒俱全的禍國殃民黨
·中共內政外交的邪惡要害
·中共國極端失之公義的一系列荒唐不經的怪現象
·中共聯俄抗美外交及煽動反美亲俄意識形態的錯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另类选项:《西藏独立路线图》

作者:王力雄



提要: 达赖喇嘛的放弃独立,谁都知道是一种面对现实的牺牲。未来如果有一天西藏可以实现独立,他真会拒绝吗?中共执政者不抓住时机把他的放弃独立尽快变成法律事实,而是置之不理,何其不智。对中共的政客谋士而言,中共垮台的前景是思维大忌,因此会闭眼不看,也不会去想达赖喇嘛作为西藏问题的钥匙,可以开门,也可以锁门的可能——如果有一天中国陷入内乱,西藏问题仍无进展,达赖喇嘛就有充分理由号召西藏重新争取独立,并呼吁国际社会给予支持。既然他允诺的放弃独立不被中国理睬,也就没人能指责这种转变是食言。那时,以达赖喇嘛对藏人的号召力和对西方的影响力,将对西藏独立发挥无可比拟的作用。他一人威力抵得上百万之师。 中国和西方两种本质不容的政治制度,交叉在全球化时代,从根本上只能渐行渐远。价值观和利益的双重冲突致使双方不可避免要进行最后决战。而在浩荡的世界民主大潮中,失败一方只能是专制中国。西藏将成为全球最后一个专制大国的克星。人权高于主权的观念,已经给西方铸就了切入中国的刀剑,而西藏正好提供了发起决战的战场。现在谁也无法预见具体进程,那会受很多历史因素的影响。但是所谓决战很可能没有两军对垒,在经济和外交领域就见分晓。中国国门已经洞开几十年,实用主义的经济发展对外来资金、技术和市场的无度追求,把中国的生存命脉很大程度上交到了西方手中。这使得中国在面临存亡危机时,除了接受西方安排,很少有其他选择。

   ----------------------------------
   目 录
    西藏独立路线图 1
    一、 西藏事件是分水岭 2
    1. 官僚集团成为主导 2
    2. 民族矛盾变成种族对立 5
    3. 预期的自我实现 7
    4. 中西民间的交恶 9
    二、 帝国政体的困局 11
    1. 当“反分裂”成为饭碗 11
    2. “官僚集团的民主性” 12
    3. 西藏问题何以无解 14
    三、 西藏如何走向独立 15
    1. 流血与独立 15
    2. 西藏是西方的政治正确 17
    3. 西方政府的考量 19
    4. 中国难以避免陷入内乱 20
    5. 决战在西藏 21
   
   ----------------------------------

一、 西藏事件是分水岭


1. 官僚集团成为主导

    这个路线图从分水岭出发。在2008年的西藏事件之前,我从未认真地对待过西藏独立。这个事件是一个分水岭,让我第一次正视西藏有了实现独立的可能。如果说此前西藏独立只是梦想的话,此后西藏独立却浮出现实的水面,进入了目力所及的视野。之所以发生这种变化,主要推动者不是别人,正是中国权力体系中担负“反分裂”职能的官僚集团。
    十九世纪中到二十世纪中的中国,一直是身受帝国主义之害的形象。近代中国人牢牢记住了那段屈辱,却很少有人去想中国也曾是一个帝国,在十七世纪到十八世纪进行过巨大的疆土扩张,虽有过被其他帝国打败和瓜分的屈辱,但至今仍然继承着相当一部分帝国遗产,包括西藏在内。
    今天,西藏领土占帝国版图的四分之一,西藏问题在帝国政治中有重要地位,中国的党政权力体系中有诸多部门与西藏有关,其中省部级以上的部门有如下十三个:
    1、 西藏自治区
    2、 青海省
    3、 甘肃省
    4、 四川省
    5、 云南省
    6、 中共中央西藏工作协调小组
    7、 中共统战部
    8、 公安部
    9、 国家安全部
    10、 军队
    11、 武装警察部队
    12、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13、 国务院宗教事务局
    这些部门都设有专门处理西藏问题的机构,有一批长期甚至终生行使这种职能的官僚。除了这十三个部门,还有以下十一个虽不直接涉及西藏,同样担负“反分裂”职能、设有反分裂机构与人员的(省部级以上)部门:
    1、 中央政法委
    2、 中共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
    3、 新疆自治区
    4、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5、 内蒙古自治区
    6、 外交部
    7、 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
    8、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9、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
    10、 香港中联办
    11、 澳门中联办
    加在一起,中国的官僚体系中具有“反分裂”职能的部门共计有二十四个,乃是一个相当大的集团,拥有的权力、人力和资源非同小可。在处理这次西藏事件中,他们是一个联盟,主导了整个处理过程。这一点与毛时代和邓时代不同。当年无论是对西藏实行“统战”或“平叛”,还是“拨乱反正”或“戒严”,都是权力高端决策,官僚集团执行。而这次西藏事件,权力高端基本无所作为,完全由官僚集团自行处理。
    这不能简单认为只是高端下放权力。实际上,拉萨事件发生的当月,中国总理温家宝曾在老挝出席大湄公河次区域领导人会议时呼吁,希望达赖喇嘛能够施加他的影响平息西藏事件。这种前所未见的说法引起了国际广泛关注,被认为是中国领导人的新思路。然而此后不再有任何下文,“反分裂”官僚集团对事件的处理方式没有任何变化。由此可以看出,今日中共政权处理西藏问题,不仅不需要权力高端进行决策,甚至即使高端进行了决策,若不符合官僚集团的意图,也不会生效。这种局面很可能会成为今后的定规。至于为什么发生这种变化,容后再述。
    在权力高端能够独裁时,一方面会有专横、粗暴乃至荒谬,另一方面也存在高瞻远瞩、拨乱反正、突破和变局的可能。二者只是一步之遥,有时就在于当权者的一转念。而当官僚集团成为主导时,就不会再出现那种戏剧性,而是落进明确的规则框架。官僚集团是一种互相牵制、按部就班、墨守陈规的结构。更重要的是,官僚集团是一个利益主体,如果由它控制决策,所有决策都必须符合其自身利益。当其自身利益与社会利益发生矛盾时,官僚集团就成为破坏者,不仅破坏民众利益,也会破坏它本当为之服务的统治目标。“反分裂”官僚集团正是这样,在它按照自身利益去驱动“反分裂”的行动时,结果是把中国推向更危险的分裂。我们不妨从这个角度,看一下这次西藏事件的脉络。
    类似拉萨的“3.14”街头抗议和暴力事件,其实在中国内地屡见不鲜。内地处理事件的方式已经很糟,但如果对“3.14”事件采用与内地同样的方式——新闻封锁、大事化小、不激化矛盾、镇压加安抚、在下级官僚中抓替罪羊以平民愤等——很可能就不会发生随后波及整个藏区的连锁反应。然而对西藏问题,官僚们却不会有这种平常心。因为首先西藏被世界关注,事件会引发国际舆论;其次西藏动乱会使当过西藏主管的中共领导人胡锦涛难堪,层层官吏都怕被怪罪;其三,既然官方多次宣布“西藏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出了这种自打耳光的事必须自圆其说。在中国官场,如果是由少数个人或单一部门承担责任的事,可以通过找替罪羊的方式处理,官僚之间的竞争也容易导致落井下石。然而西藏事件不是西藏一地之责,在花了那么多钱、用了那么长时间、下了那么大功夫之后,仍然出现如此规模的民众抗议,仅凭常识也会知道是治藏路线的失败。然而治藏路线是由众多部门共同推动和执行的,承认路线失败,十三个涉藏部门都脱不了干系,其他的“反分裂”部门也会受连带影响。这种责任是整体性的,面临的问责也无法靠官僚之间的推卸化解得了,诸多官员的仕途前景都会受影响。因此,“反分裂”官僚们必须团结起来,结成联盟,共同行动,帮助西藏的官僚推掉责任,才能让他们一块得到解脱。
    责任如何推卸得最彻底?可想莫过于推给“达赖集团”。因为不管什么理由,只要是出自西藏本土,就免不了官僚自身的责任。只有把责任推到境外,才能让自己完全无关。西藏自治区当局在拉萨事件发生当天就对新华社宣称,“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这种宣称立刻被所有涉藏部门和反分裂部门当作统一口径。虽然他们至今也不能把“足够证据”展示于世,可见只是推卸责任的谎言。然而官僚们并不在意能否拿出证据,他们的目的是在第一时间主导舆论。这一点的确是被成功地做到——他们的谎言立刻变为中国舆论的众口一词,成了一种不容置辩的话语模式,起到了诱导和迫使社会(包括权力高端)遵循同样口径的效果。
    起点决定走向。起点失之毫厘,结果差之千里。这种出于推卸责任的官僚口径,决定了后续行动的框架,也决定了事态发展的走向。譬如3月14日拉萨发生闹事的区域曾出现数小时放任状态,外围已经集合的军警不进入,不行动,任凭暴力行为升级。很多人对这个奇怪现象困惑不解。在不同版本的解释中,我比较倾向于这种做法是为镇压“培育”理由,以及为了拿到“宣传攻势”所需的电视画面。一方面把摄制组部署进闹事地点完成拍摄需要时间;一方面暴力不受抑制时会不断升级,可以给镇压提供更充分的合法性,也容易拍到更有烈度的暴力画面作为证据。如果从闹事初起就动用警力控制,事件规模会小很多,有利全局,却不利相关官僚。因为事件既已发生,在较低烈度时镇压会引起非议指责,包括北京也可能不满,既不能让官僚有效地转移事件责任,还可能增加处置不当的罪名。因此他们宁可按兵不动,让事态扩大,等待事件达到充分严重的程度,可以被认为是“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之时,再进行镇压。那时外界无法指责,北京也难以怪罪。
    这就是专制制度的特点——权力体系中每个角色都把自身利益置于核心位置,以个人得失决定行动。官僚为了个人算盘,宁可把事情推向恶性发展的方向,不管会造成什么恶果。回顾此次西藏事件的脉络,从拉萨僧侣的和平请愿,一步步发展成遍及藏区的动荡与镇压,以及扩大到全球的抗议和反抗议,很多环节都有这个因素在起作用。

2. 民族矛盾变成种族对立

    3.14事件发生后,官僚们首先要向政权高端、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证明镇压的必要与合法。他们采取的方式是先发制人,利用一切舆论手段进行频繁的信息轰炸;同时封锁现场,阻断信息,不让对手掌握不利自己的证据,由此达到垄断舆论的目的。与中国其他地方发生类似事件时媒体几乎不报道,更少见诸电视画面相比,这次对拉萨出现的暴力却一反常态,十几个小时之后就通过电视新闻把画面送到全国乃至全世界,密集播放藏人对汉人的施暴,不谈事件起因,单一地表现成藏人攻击汉人(尽管存在这种攻击),归咎于境外操纵的分裂,由此煽动汉人针对藏人的民族主义情绪。
    民族对立是一个国家发生分裂的根本原因,本是首先应该避免的分裂,然而担负“反分裂”职能的官僚集团却在此次西藏事件中一手制造这种分裂。他们不是不知道后果,而是十分明白地就是要利用这种对立,需要的就是这种后果。只要煽动起中国主体族群——汉人的民族情绪,形成同仇敌忾的社会氛围,就可以让他们躲在后面,不但可以避免来自民意的质询和追究,还能借助汹涌的民意把权力高端纳入他们的轨道。任何对阴谋论的怀疑,对己方的检视,力图温和的处理方式,缓和矛盾的用意,都会在激愤的民意威慑下无法伸张,只剩“反分裂”官僚的谎言成为不容怀疑的定论,不断放大,裹挟所有声音和行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