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陈破空文集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钓鱼岛争端无解
·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习近平失踪,现行制度失败
·反日风潮,操控者手法老到
·老人政治扼杀中国活力
·习近平政改,拿薄熙来祭旗
·薄熙来既倒,毛主席将如何?
·谢长廷登陆,牵动各方心态
·西哈努克,柬埔寨的奢侈
·美国大选,中国话题有多大?
·温家宝遭突袭,中共两派公开摊牌
·莫言获奖,难以平息的争议
·发挥想象力,解读十八大安保措施
·胡锦涛裸退,十八大唯一成果
·习李履新:反腐与改革,都是假命题
·朝鮮核試爆,爆出中南海心態
·巴基斯坦海港,北京的深远图谋
·安倍访美,中国媒体假装庆幸什么?
·中共网军曝光,潜伏上海浦东
·内外用力,习近平抓住军权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11月,在印度北部的达兰萨拉,西藏宗教领袖达赖喇嘛召集流亡藏人领袖,举行会议,讨论西藏的前途和选择。在此之前,达赖喇嘛承认自己试图与中共和解的“中间道路”失败,希望未来之路由藏人自己选择。

   同期,中共突然公开中南海与达赖喇嘛代表的谈判内容,声称,与达赖喇嘛谈判的,没有什么“西藏问题”,只有达赖喇嘛的“个人问题”。

   奥运会前,在法国和日本等国压力下,中共一度与达赖喇嘛代表恢复“接触与磋商”。如今,北京奥运会结束,世界经济危机骤起,各国无暇他顾,中共没有耐心再演戏,迳直与达赖喇嘛一方撕破脸皮。

   中共强硬抨击达赖喇嘛,指控达赖喇嘛所提出的“中间道路”,内容都是“西藏独立”。并举例说,达赖喇嘛“不承认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份”。以现实而论,目前的西藏,当然是中国的一部份;但“自古”二字,则明显夸张和不实;五千年前,两千年前,甚至几百年前,西藏都不是中国的一部份。

   1239年,蒙古人进入西藏,将西藏置于其统治之下;但蒙古人先后灭亡亚欧数十国,建立的元朝版土,包括中国在内;如果要说那时的西藏就是“中国的一部份”,显然荒谬。

   1720年,康熙年间,清廷发兵入藏,把西藏变为满清的一部份,迄今不到三百年。很有争议的是,那时候的中国,却又是满清铁蹄下的沦亡之国。1911年,清国覆灭,中华民国继承了满清版图,西藏正在其中,从那时起,即从中华复国之日起,西藏才正式算得上成为中国的一部份。

   不管是蒙古人还是满清人,都采取“以藏治藏”的策略,并未改变西藏传统宗教与文化;中华民国更是如此,甚至没有在西藏驻军。所以,中华民国时期,即便国难当头,内乱与外患交加,但西藏并没有脱离或者试图脱离中国,没有给中国“添乱”。

   只有到了中共铁血统治时期,忍无可忍的藏人才开始反抗并发出独立呼声。西藏最高宗教领袖出走,长期流亡他国,足以证明中共治藏的“业绩”:对比蒙、满、中华民国等政府,中共统治手法拙劣,完全失败。用经济手段应付政治问题,用世俗淫风冲击宗教信仰,用强权哲学抹煞文化分歧,用枪炮刺刀强迫藏人低头,便是中共全套“治藏方略”。

   中共还指控达赖喇嘛一方:“要求建立‘大藏区’;要求中国军队从西藏撤走;要求汉人移民撤出西藏;要求高度自治,以推翻西藏现行的社会政治制度“;等等,并将这些诉求统统斥之为“西藏独立”。且不说达赖喇嘛本人已经无数次表态“放弃西藏独立”,就具体到这些诉求中,也根本没有一条与“独立”二字相关。

   不管是“大藏区”还是“小藏区”,都在中国境内,无关独立。中国军队是否撤走,驻多驻少,未必导致西藏独立,中华民国时代,就是最好见证。(实际上,达赖喇嘛的立场是,中国军队仍然驻防边境,用于国防。)要求限制汉人大举移民西藏,更非独立主张。(未闻达赖喇嘛要求已经居住在西藏的汉人撤走,仅闻希望汉藏两族如兄弟般和睦相处。)

   至于“要求高度自治,以推翻西藏现行的社会政治制度”,更与“独立”二字风马牛不相及。但,这才是中共最在意的一条:西藏不得像香港和台湾那样,不得搞“一国两制”,不得推行民主制度。亦即,西藏不得在意识形态上独立。中共有关藏独的所有指控,要害都在这一条。不便明说,便夹杂在其他种种指控中。中共很清楚,只有“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统一”这些字眼,才能蒙蔽中国民众、煽动他们对达赖喇嘛的仇恨。

   中共对外强调“允许不同意识形态和不同社会制度共存”,对内却绝不允许不同意识形态和不同社会制度共存;对外强调“建立一个多元化的世界”,对内却死守一元化的一党专政。

   古代中国圣贤和明君,皆主张仁政。两相对照,古代明君以仁治国,中共以暴统政;古代明君待人以善,中共待人以恶;古代明君宽大为怀,中共仇恨为本。连普通老百姓都懂得“有话好好说”这个简单规则,但中共连话都不好好说。一提到达赖喇嘛,就是无限上纲,就是人身攻击,就是恶毒咒骂。

   中共的思维和话语恶习,也影响到它统治下的国民,以至于,凡亲共人士或愤青,提到台湾、西藏、新疆、法轮功等问题,都只有恶言相向或喊打喊杀,全无文明素养。

   从双方的宣传和舌战中,可以看出,推动“西藏独立”的,不是达赖喇嘛,而是中共本身。中共夸大“藏独”,反复强化对“藏独”的指控,事实上强化了藏人的独立意识。而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与温和主张,更是把流亡藏人逼到只能走西藏独立之路的死角。这,大概也正是中共的精心设计。

   中共的潜台词是:宁愿让你们主张独立,也不让你们主张民主。藏人主张独立,中共才方便予以打压,并获得中国民众的“支持”;一旦中国民众知道,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主张的,不过是高度自治,不过是民主制度加宗教自由,而给予同情,中共反而不知所措了。

   主张“无神论”的中共,极端迷信强权。固然,现实世界,往往是强权当道的世界,然而,无知与傲慢,却历来是强权衰落的起点。西藏问题无解,或者,西藏局势恶化,中共必须承担最大的历史责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