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
槟郎文集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

来源:参与

一 近代文化的两极

   如果说研究中国传统文化不能不把春秋战国时期作为回溯考察的源头,那么,近代便是中国另一个这样的思想文化的高度创新而又复杂矛盾的时期,因而对近代历史的研究,特别是思想观念的载体文化巨人的研究便有着重要的意义。虽然罗素说参差多态才是美,但后人对前代的多样性的评价不能取相对主义的态度。本文论说的鲁迅和王国维相差只有四岁,都是19与20世纪之交成长起来的中国文化大师,他们的人生历程和思想观念表现出的很大程度的同与异,也自然与一个变动而多彩的时代相关联,也对后来者有重要的启示。

   在人类的文明历史中,只有在极少的时期里,思想文化上呈现出一种近乎单质的状态,社会人生的丰富复杂性总是在人的精神上反馈出斑斓多样的色彩。中国古代有诸子百家,作为统治意识形态的儒家思想里也有今文经学与古文经学之争。特别是进入近代社会,中国历史遭遇千古未遇之变局,遭受西方列强侵凌的中国不但发生社会结构的复杂变化,文化观念上更是多元地破碎和碰撞。在清末民初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东渐的强大西学与顽固又衰弱的华夏上国的传统思想在中国的精神天空交集,正如阳光照到了三棱镜上,或打翻了五味瓶,表现为极度的多彩而又混乱的格局。单从对政治制度的价值追求上来说,固守旧的君主制的,君主立宪的,排满复汉的,革命共和的,便有多家的争鸣,整个精神文化上可想而知其多样复杂性。鲁迅与王国维都由于在多领域文化上的贡献而被人们推崇,从纯粹学术上他们对古代小说史和戏剧史的贡献不相伯仲,但两人的差异也很大,一直与时代浪头搏击的鲁迅却称王国维“属于遗老”(《而已集。谈所谓“大内档案”》);再从辫子上也可看出,鲁迅早在初到日本留学时就剪了可憎的作为异族奴役象征的发辫,而王国维在共和民国的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发出剪辫令后依然留辫到死,两人在社会政治思想立场上的差别可谓巨大。因此,将两人作比较研究,发掘近代历史的复杂丰富性意蕴和文化人的差异选择,就不能局限于单纯的学术领域,而应该在广阔的视野下考察两个人的异同和丰采。

   作为文化巨人,鲁迅与王国维虽然在多个领域都有所贡献,但从偏重甚至本质的不同上来看,鲁迅首先是个介入时代风云的社会批评家,而王国维却是个与现实相当隔膜的书斋里学问家,这是第一个特点,从简单罗列出个人的文化成就可以看出,鲁迅创作比学术多,创作里又是杂文多;而王国维却大部分是远古的文史考证学问类成果。第二特点是鲁迅有清醒的社会改造的抱负,关注现实政治,积极投身社会思潮斗争,思想不断进步,由清末的革命派到五四时期的新文化运动健将、二十年代封建军阀帮凶文人的论敌到三十年代反对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蒋介石国民党专制政权,他始终是政治上最进步力量的同路人;而王国维在维新派的《时务报》社开始闯世界,学术思想上非常现代开放,政治表现上始终局限在臣服满清政权上,清末在朝廷的学部任总务司行走到图书编译馆编辑、辛亥革命后再作为民国残瘤的溥仪小朝廷任南书房行走,是逆时代而行的遗老。第三点由于王国维的自溺之死而突现,他与鲁迅都有隆重的死亡意识,但鲁迅是反抗绝望,向死而生,为自由而生;王国维则是向生而死,为自由而死。他们由此成为近代文化史最有意味的两极文化人的代表。

二 新学选择的出发点

   作为古代中国的最后一代文化人,鲁迅和王国维都深受传统文化的熏陶,但他们在文化史上的意义,更在于他们又是近代第一批真正的向世界开放的中国近代文化的创新者。鲁迅1881年生于绍兴,王国维1877年生于海宁,相差只有四岁,两人都出生在传统中国文化底蕴深厚的浙江北部,是书香久传的封建士大夫家庭,少小时受过良好的传统文化教育,又逢家道衰落,传统的科举致仕道路不顺,便被时代的新风气所吸引,学习西方,成为中国新文化的创造者。1898年对两人是一个重要的年份,鲁迅到南京的洋务派学堂求学,王国维到上海《时务报》馆和东文学社半工半读,是向新学跨出人生的重要一步。1901至1902年,两人又到作为通向西方的桥梁的日本留学,由看身外世界到走出国门,开阔了视野。当他们从事文化创造的时候,译介西学便成为共同的特征,而通过对他们西学的不同选择的分析,可以看出两人文化创造上的多领域交叉又于批评家与学问家不同偏重的特征。

   鲁迅和王国维接受西学的选择与他们的环境有关,他们的有意识的追求更为重要。鲁迅在南京和日本,王国维在上海和日本都有接触世界文明的机会,他们现实学习自然科学,如鲁迅学过医学,王国维学过农学物理学,接受现代科学的影响,同时又接受西方哲学和美学。他们的西学选择的心理动因并不一样,如果说鲁迅的根本特点在于救人,那么王国维在于救己,而这种差别对他们各人的人生有重大的影响。鲁迅因救像父亲一样的病人选择学医,更为救国民的精神之病而弃医从文,译介西方哲学和文学,精神是扩展的,为救国而启蒙和“立人”(《文化偏至论》)。王国维则为救己而放弃自然科学,接受西方哲学,主要是立足个人的精神寄托。鲁迅此后时时返顾批判传统,在西学上也不断进展。进入现代时期,鲁迅参加新文化运动,引进现实主义文学,理解支持社会主义运动,接受马克思主义影响,与时俱进,始终搏击在中国社会越来越深入的变革的潮流的前头;而王国维止步在近代的西学,便过早返回到“价值无涉”的传统学术整理了,成为更激进的现代社会变革的落伍者。当由西学回顾传统,创造新文化时,鲁迅更关注传统的入世文化、激进思想,而王国维更重视传统的出世文化(如《〈红楼梦〉评论》)、文人雅趣(如《人间词话》);鲁迅偏向于展现价值判断的好与坏,善与恶,多有杂文和小说创作,王国维偏向于价值无涉的认知上的是与非,对与错的纯粹学术研究,成果多为学术论文。

   从接受西方哲学上来看,鲁迅和王国维接受西方现代哲学的影响,主要是德国的非理性主义哲学,叔本华和尼采的意志哲学都是他们关注的。两人都在哲学领域里为西学东渐做出了贡献,但从根本志趣来说,鲁迅是为被压迫民族的抗争,立足于启蒙救国;王国维则为解决个人人生的烦恼。鲁迅关注的是从施蒂纳、叔本华、克尔凯郭尔、尼采的“新神思宗”,关注“个人”观念,肯定“惟此自性,即造物主。惟有此我,本属自由”(《文化偏至论》),呼唤的是“精神界之战士”(《摩罗实力说》),对个人的强调是偏重个性解放,为个人指涉社会改造提供强大的精神意志,并由启蒙而使人人发挥个性,从而让积弱蒙昧的国民获得精神解放,从而解救国家危亡,使中国现代化。王国维在价值观上则偏重于从康德到叔本华的个体安身适命的哲学,几乎与社会变革无涉。因而鲁迅关注发挥能动意志的抗争的尼采,而王国维更关注消极避世、唯求自我解脱的叔本华,接受“个人”观念却着意于人生欲望苦海中的解脱,强调“意志之寂灭”与“自慰藉之道”(《叔本华与尼采》),不具社会改造的能动指涉性,但在中国学术思想史上,他们对西方哲学有差异的选择一样有开新的意义,他们选择的都是西方的现代生命哲学,而时代的主流却更关注西方的18世纪的理性主义启蒙哲学,他们都有超前性,但他们之间在新学选择的出发点存在的差异也是明显的。

三 先驱与遗老

   鲁迅在著作中多次提到王国维。如在1922年就评说王国维“要谈国学,他才可以算一个研究国学的人物”(《热风。不懂的音译》),在王国维自溺半年之后评论到王国维:“独有王国维已经在水里将遗老生活结束,是老实人;但他的感喟,却往往和罗振玉一鼻孔出气,虽然所出的气,有真假之分。所以他被弄成夹广告的Sandwich,是常有的事,因为他老实到像火腿一般”(《而已集。谈所谓“大内档案”》)。这确是鲁迅对历史人物的一贯精辟之见,“遗老”的定性只涉及王国维的社会政治方面。鲁迅注意到王国维,而在王国维死前却没有对“新文学开山”(郭沫若《鲁迅与王国维》)的鲁迅给予评论,可以看出鲁迅的关注领域比王国维广泛,对时代各种文化思潮都有深刻观察力。

   出于对国学大师的热爱和避讳,许多人反复为王国维辩护,说他不是遗老,理由虽可扯出种种,却不敢正视铁的事实。辛亥革命之后,光复共和观念深得人心,袁世凯正是在迎合这种时代观念情况下,篡夺了革命的胜利果实,取代孙中山为民国大总统;同样是这样的观念,他的复辟帝制梦没有得逞,但他留给了民国一个“残瘤”,即溥仪小朝廷。虽然王国维在辛亥革命前已到清末朝廷任职,但革命期间流亡日本,1916年正式回国后没有立即投奔旧主,却在1923年就任溥仪小朝廷的“南书房行走”,官封五品,还荣赏“紫禁城内骑马”。到1925年,冯玉祥发动“北京事变”,修改“清室优待条件”,溥仪被赶出故宫,全国民心大快,王国维就在狼狈出宫的旧朝遗老里,视国民军冯玉祥为“狂贼”(给溥仪的《上疏》)。他到清华国学院就职,根本原因还是服从溥仪的“降谕”,到1927年他还去看望租界里僻居的恩主溥仪。民国之后,虽有传统文化保守派,如熊十力、杜亚泉、梁漱溟、刘师培、吴宓等相当多的文化人,但他们并没有留恋封建帝制,何况视清廷为异族的光复观念下,连梁启超这样的维新派也放弃了晚清时的君主立宪思想。因此,王国维不能只算传统文化的遗老,他根本就是民国“残瘤”异族满清溥仪小朝廷的遗老。

   王国维为什么会成为遗老?原因当然是多样的。首先,作为没有完全摆脱传统旧观念的文化人,“天子门生”、“皇家恩典”的荣耀自然有吸引力,根本原因是他没有那时代的应有的精神:光复与共和,他的文化创造本质上要么是近代的,要么价值无涉,他不具有现代中国文化人的某些重要品质。其次,他由于罗振玉和一些遗老朋友的影响,重友情,既给他传统旧思想的强化,又为他进残瘤小朝廷提供了机会。两者结合,他由政治思想上的遗老成为名副其实的遗老。不说民主共和观念了,就是对满清异族统治的认识上,王国维也极为落后。想想章太炎早在十二岁就明白“夷夏之防同于君臣之义”,认识到“明亡于清,反不如亡于李闯”(王玉华《章太炎思想的阐释》第563页),更不说郭沫若后来的《甲申三百年祭》的确实结论,精通经史的王国维不能不说在这方面是弱智。深受近代新学影响的王国维决不是文化上的复古派,也不能说王国维是文化的完全意义上的遗老,因为早期他的近代新学思想里也反对康有为定孔教为国教,提倡学术研究的独立价值,“学术为目的,而不视为手段”(《论近年之学术界》),甚至说出如此大胆的话“今日之时代,已入研究自由之时代,而非教权专制之时代”(《〈奏定经学科大学文学科大学章程〉书后》)。在他作为典型遗老的二十年代,他的某些思想比过去倒是退步了,这在他的上给溥仪的《论政学疏》中可以看到,这也是研究王国维后期思想的重要文本。在文中,王国维首先不满辛亥之变后的中国几被新说所统一,以“新旧不足论,论事之是非而已”分析出君主专制不让立宪共和之国的结论,而欧战后西方人热心研究中国,则强化了他的东方君主制文化优越论。文中直接为满清统治辩护:“皇上俯临天下十五年矣。天下者,祖宗之天下也。孝定景皇后以不忍生民争战之故,让政权于民国,然宫禁未移,位号如故,此位号宫禁者,亦祖宗之位号宫禁也”,这明显是效忠于满清一姓异族之朝廷而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