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终审李亚静(1)《后宫》续147]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终审李亚静(1)《后宫》续147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47
   
   
    第63章:终审李亚静(1)

   
   
   历史的沉闷总是无色的,尴尬的。
   穿梭在时空中的大大小小的事件,有时只是一些龛影。因为被压抑,被窒息。
   
   李亚静被一审法庭判死刑后,由于各方反映太大,抗议声此起彼伏。
   二审法庭接到上级指示,“尽可能地降低社会震荡”,于是,改变策略,允许媒体采访,也准备让李亚静说话。
   
   母夜叉也接到通知,可以恢复让李亚静说话。她凶煞恶神的脸上,勉强地挤出了一丝笑容:“我上次就说过,我也可以恢复你说话的权力。妈的,上次你表现还不错。不过呢,我要问你:你这次被捕,执法人员打过你没有?”
   
   李亚静痛苦地摇了摇头。
   母夜叉笑了:“好吧,这次我就不准备卡住你的声带了。不过,我也不怕你在二审法庭说犯人虐待了你,老娘是死囚,死猪不怕开水烫,惹毛了我回来有你好戏看。”
   
   终于又开庭了。
   律师换了,可李亚静的母亲还是不见踪影。不管问谁,都说不知道。
   律师是母亲请的,应该知道母亲的下落,可律师也避而不答。好象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这个人。
   
   法官依然是那种冠冕堂皇的尊贵派头,他大致问了一下李亚静的基本情况后,拖长声调:“你为什么要用刀子割李华的喉管?”
   
   李亚静平静地:“跟他学的。”
   法官:“如何叫跟他学的。”
   
   李亚静目光明亮地:“我姐姐被活体摘除器官时,我大声抗议:‘你们为什么不采用正常程序?’而我亲耳听到李华说:‘这就是正常程序’,他正常得,我为什么正常不得?”
   
   法官冷冷地:“你姐姐是被法律判处的死刑犯,而李华并未被法律判处死刑呀!”
   李亚静:“我姐姐虽然被判处死刑,可她是冤枉的,无辜的哩,李华虽然未被法律判处死刑,可他死有余辜哩!”
   
   公诉人:“被告的言论依然在挑战法律。”
   李亚静:“执法不公哩,法律在我们老百姓看来,就是宰割老百姓的工具,与其让你宰割,不如我来宰割。”
   
   法庭内外引起轰动。
   法官、公诉人、律师、记者、旁听人乱作一团。间杂着不知从那个窗户里钻进来的喧闹声,法庭内一片唏嘘。
   
   法官的脸色很难看。就象一瓶酱油不小心从高处泼洒在尊容上,一塌糊涂,还透着一股油腻味。
   
    ---未晚待续---
   

此文于2008年11月0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