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终审李亚静(1)《后宫》续147]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终审李亚静(1)《后宫》续147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47
   
   
    第63章:终审李亚静(1)

   
   
   历史的沉闷总是无色的,尴尬的。
   穿梭在时空中的大大小小的事件,有时只是一些龛影。因为被压抑,被窒息。
   
   李亚静被一审法庭判死刑后,由于各方反映太大,抗议声此起彼伏。
   二审法庭接到上级指示,“尽可能地降低社会震荡”,于是,改变策略,允许媒体采访,也准备让李亚静说话。
   
   母夜叉也接到通知,可以恢复让李亚静说话。她凶煞恶神的脸上,勉强地挤出了一丝笑容:“我上次就说过,我也可以恢复你说话的权力。妈的,上次你表现还不错。不过呢,我要问你:你这次被捕,执法人员打过你没有?”
   
   李亚静痛苦地摇了摇头。
   母夜叉笑了:“好吧,这次我就不准备卡住你的声带了。不过,我也不怕你在二审法庭说犯人虐待了你,老娘是死囚,死猪不怕开水烫,惹毛了我回来有你好戏看。”
   
   终于又开庭了。
   律师换了,可李亚静的母亲还是不见踪影。不管问谁,都说不知道。
   律师是母亲请的,应该知道母亲的下落,可律师也避而不答。好象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这个人。
   
   法官依然是那种冠冕堂皇的尊贵派头,他大致问了一下李亚静的基本情况后,拖长声调:“你为什么要用刀子割李华的喉管?”
   
   李亚静平静地:“跟他学的。”
   法官:“如何叫跟他学的。”
   
   李亚静目光明亮地:“我姐姐被活体摘除器官时,我大声抗议:‘你们为什么不采用正常程序?’而我亲耳听到李华说:‘这就是正常程序’,他正常得,我为什么正常不得?”
   
   法官冷冷地:“你姐姐是被法律判处的死刑犯,而李华并未被法律判处死刑呀!”
   李亚静:“我姐姐虽然被判处死刑,可她是冤枉的,无辜的哩,李华虽然未被法律判处死刑,可他死有余辜哩!”
   
   公诉人:“被告的言论依然在挑战法律。”
   李亚静:“执法不公哩,法律在我们老百姓看来,就是宰割老百姓的工具,与其让你宰割,不如我来宰割。”
   
   法庭内外引起轰动。
   法官、公诉人、律师、记者、旁听人乱作一团。间杂着不知从那个窗户里钻进来的喧闹声,法庭内一片唏嘘。
   
   法官的脸色很难看。就象一瓶酱油不小心从高处泼洒在尊容上,一塌糊涂,还透着一股油腻味。
   
    ---未晚待续---
   

此文于2008年11月0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