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终审李亚静(1)《后宫》续147]
艾鸽文集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艾鸽油画《美人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油画《美人蝶》--曾经活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之背影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油画《孔雀心语》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6)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终审李亚静(1)《后宫》续147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47
   
   
    第63章:终审李亚静(1)

   
   
   历史的沉闷总是无色的,尴尬的。
   穿梭在时空中的大大小小的事件,有时只是一些龛影。因为被压抑,被窒息。
   
   李亚静被一审法庭判死刑后,由于各方反映太大,抗议声此起彼伏。
   二审法庭接到上级指示,“尽可能地降低社会震荡”,于是,改变策略,允许媒体采访,也准备让李亚静说话。
   
   母夜叉也接到通知,可以恢复让李亚静说话。她凶煞恶神的脸上,勉强地挤出了一丝笑容:“我上次就说过,我也可以恢复你说话的权力。妈的,上次你表现还不错。不过呢,我要问你:你这次被捕,执法人员打过你没有?”
   
   李亚静痛苦地摇了摇头。
   母夜叉笑了:“好吧,这次我就不准备卡住你的声带了。不过,我也不怕你在二审法庭说犯人虐待了你,老娘是死囚,死猪不怕开水烫,惹毛了我回来有你好戏看。”
   
   终于又开庭了。
   律师换了,可李亚静的母亲还是不见踪影。不管问谁,都说不知道。
   律师是母亲请的,应该知道母亲的下落,可律师也避而不答。好象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这个人。
   
   法官依然是那种冠冕堂皇的尊贵派头,他大致问了一下李亚静的基本情况后,拖长声调:“你为什么要用刀子割李华的喉管?”
   
   李亚静平静地:“跟他学的。”
   法官:“如何叫跟他学的。”
   
   李亚静目光明亮地:“我姐姐被活体摘除器官时,我大声抗议:‘你们为什么不采用正常程序?’而我亲耳听到李华说:‘这就是正常程序’,他正常得,我为什么正常不得?”
   
   法官冷冷地:“你姐姐是被法律判处的死刑犯,而李华并未被法律判处死刑呀!”
   李亚静:“我姐姐虽然被判处死刑,可她是冤枉的,无辜的哩,李华虽然未被法律判处死刑,可他死有余辜哩!”
   
   公诉人:“被告的言论依然在挑战法律。”
   李亚静:“执法不公哩,法律在我们老百姓看来,就是宰割老百姓的工具,与其让你宰割,不如我来宰割。”
   
   法庭内外引起轰动。
   法官、公诉人、律师、记者、旁听人乱作一团。间杂着不知从那个窗户里钻进来的喧闹声,法庭内一片唏嘘。
   
   法官的脸色很难看。就象一瓶酱油不小心从高处泼洒在尊容上,一塌糊涂,还透着一股油腻味。
   
    ---未晚待续---
   

此文于2008年11月0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