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孤魂俏佳人(1)《后宫》续158]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艾鸽油画《美人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油画《美人蝶》--曾经活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之背影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油画《孔雀心语》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6)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孤魂俏佳人(1)《后宫》续158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58
   
   

   第67章:孤魂俏佳人(1)
   
   
   地下室到处弥漫着凄楚的昏暗。令人不安的空气到处乱钻,纷纷洒洒的碎光从一个少女的身躯上爬过,留下些孤痕。那身躯无声无息的,可以感觉到芳泽在挣扎着,挣扎着......
   
   田甜自从受到双重的惩罚后,整个生命象散了架的似的,她发现自己的青春象熄灭了的太阳,正在地平线上坠落。
   可她才20岁,一朵花才刚刚绽开,就经历了生与死的折磨。
   
   她躺在睡垫上,两只眼睛半闭着,寂寞的天地里,除了罪恶,没有别的。
   衣裙早被撕烂,也不记得是被谁撕开的了。
   肉体里始终是钻心的痛,人与狗都等同了的待遇。
   
   不明白自己遭遇的究竟是黑社会还是社会黑?她只知道自己不断地被人强奸。每经历一次,就死亡一次。
   记不得死亡了多少次了,可不幸却还活着。
   
   第一次破处的那个人明显是个大官员,好象在电视上还见过,可正是他毁灭了自己的对人生的最美丽的梦想。田甜无意识地抚摸着自己腰身,好象想证实这仅仅是个梦魇。
   
   人还是那样美。就象被摧毁的牡丹依然流芳不散。
   她不甘心自己的青春才刚刚开始,就凋谢。
   她跌跌撞撞地来到卫生间,又一次清洗自己的身躯,真想洗涤掉人世间的一切污浊,可这是无法完成的。
   
   她太柔弱,要一个少女去把世间的公道找回来,是难以想象的。
   用泪水洗身,她一边哭一边洗。
   
   这别墅已经安装了全方位的摄像头,监控着田甜。
   在客厅里,这监控的任务已经移交给老G了,他正津津有味地欣赏着这美妙的少女。自然,他是有权力随时发泄的,就象一条公狗。
   
   老E们把他安排到这里来,一方面是出自安全的考虑,另一方面也是奖赏他。他把老C们的政敌搞死掉了,这功劳不小。但另一种设想其实也存在着:就是如果外面摆不平,不排除连他一起被解决掉。
   
   可眼下,他是很有性福。这性奴就在别墅里,而他随时可以象抓小猫一样把她抓起。此时,他兴致又来了。
   哼着下流小调走入地下室。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11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