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交锋白热化(2)《后宫》续155]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6老C获高升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交锋白热化(2)《后宫》续155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55
   
   
    第65章:交锋白热化(2)

   
   
   老C的心已经太累,被人折腾的,那红不红白不白的肉块,不清不楚地依然跳动着。居然被一个小记者呛着了喉咙,导致全身白细胞减少无数。
   他终于拨响了老A的话机。
   
   只有他能请动老A。在这惊悸的时光中,为降低追究谋杀案的声浪,最能大事化小的办法就是高压政策。让老A训斥苏海几句,恐怕就能灭火了!老A是何人?省委书记看见他腿也会不自主地抖颤。
   
   几天后,苏海很快接到一个通知,到某处报道领导人物的重要讲话。他赶去一看,原来是老A专门从京都赶来,祝贺该省司法系统获全国“十佳模范司法”称号,老A还特意挥毫提写了一个横幅:“大力发展劳教事业”。
   
   苏海心想:“超级搞笑,这那有什么新闻价值?”
   不到半小时,新闻发布会就结束了。苏海正准备离开,突然有人告诉他:“苏海同志,请留步。领导上想和你单独聊几句。”苏海吃惊不小:“和我聊?我算老几?”
   
   可他确实看见了大腹便便的老A,在等待着见他。对这位领导,有谁不认识呢?常在电视上露面,暴光频率超过网球明星。苏海既然来了,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堂堂记者即便是会见北极熊,也不能扭头就跑。
   
   老A微笑着握住他的手。不过,那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他的嘴唇抖动了一下:“记者同志,参加了刚才的会议,有何感想呀!”
   苏海迅速地调整好心态:“领导同志,想听真话呢,还是想听假话?”
   
   老A依然皮笑肉不笑:“当然听真话!真话万岁!”说着还挥动了一下胳臂。
   苏海眼波掀浪:“你干吗不题写‘大力发展科教事业’,而要题写‘大力发展劳教事业’,容易使人领会为‘抓人越多越好,及杀人越多越好’。我以为是不是错别字?”
   
   老A终于停止了微笑:“不是错别字。我题写的正是‘大力发展劳教事业’,你想想看,我国有13亿人,不‘大力发展劳教事业’,能保持安定团结吗?”
   苏海想了想:“想必大力发展劳教事业,也给阁下带来不少好处吧!”
   
   老A居然双腮充血,看上去就象涂了一层油漆。他“啊,啊,......”了半天,没有说出什么来。老A心想:这记者果然不好对付,难怪老C们居然把我请来了。不过,老A板起了面孔:“记者同志,听我一句忠告,男人嘛,该硬就硬,该软就软,不要总是尾巴翘到天上!”
   
   苏海没想到这领导离开讲话稿,也是一个大俗人。苏海也就入山随俗:“可中国的记者们总是该软的时候硬,该硬的时候软。”老A:“好啦,好啦,书归正传。知道我为什么要见你吗?”
   苏海:“想表示亲民。”
   
   老A:“对了一半。离开京城前,我特意召开了党报吹风会,现在新闻系统都在落实我的5点指示精神。你学了没有?”
   苏海:“我承认是政治学习方面的落后分子。”
   
   老A不耐烦地:“难怪!我走之前,单独给你吹个风:我不是代表我本人,而是代表一级组织说话:从今天此时此刻起,你对该省萧强一案请闭嘴。”
   苏海双眸燃焰:“从宪法和党章上看,你好象没有这个权力吧!”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11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