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交锋白热化(1)《后宫》续154]
艾鸽文集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交锋白热化(1)《后宫》续154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54
   
   

    第65章:交锋白热化(1)
   
   
   政治,就如女人的下身,可以纯真,可以美好,也可能污秽不堪。
   由于省委副书记出面仍未能压住苏海,对政治黑幕撕破的担心使一帮人若热锅里的蚂蚁,惶恐不安。
   
   海滨市到处有小道消息在流传。“谋杀论”不径而走。
   空气里已经有太多的不满,对高官的不信任,如同一根根雷管在爆破。
   网络舆论排山倒海似的,抽刀断水水更流。
   
   老C们紧急研究对策,甚至琢磨过极端手法。考虑过交出录象带,同时处死老G。也考虑过处置苏海的各种可能性。可都缺乏可行性。交出录象带,人们可能会追老G的‘幕后黑手’。处置苏海,考虑到他的中央报刊记者身份及与中纪委老李的关系,风险太大。
   
   政治谋杀,对于老C们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可如果铁幕被掀开,人们就会发现在一圈圈漂亮的政治光环中,竟然还有贪污,盗窃,强奸,非法拘禁,谋杀,换血,食美女活体等,人们就会发现在这十多条命案中的猫腻。搞不好会引发18级海啸。
   
   官圈子最后决定:请省城的司法专家和新闻界前辈“帮助说服”苏海,让他偃旗息鼓。如再不行,就直接请京都的高官老A和大哥大出面,采高压手段教训苏海。
   
   一天,在一次省司法专家和新闻界联合召开的学术交流会上,苏海出席后才发现。这几乎是一次针对他的批判会。一司法专家不点名地说到:“在我们省的司法实践中,发现有一股干扰司法的逆流。如有的记者,搞什么‘揭司法黑幕’,甚至怀疑有什么政治谋杀,真是荒唐可笑!根本不懂社会主义的司法制度。”
   
   苏海双眸熠熠发亮,既然在批判他,他只好应战了。苏海道:“按照刚才这位专家的说法,根本就不存在有什么社会的阴暗面。如果他不是不了解当代历史,就是在玩弄当代历史。”
   
   另一位司法专家也坐不住了,在为前者帮腔:“不错,是有社会的阴暗面。可是,作为一个新闻记者,为什么对司法战线的大好形势视而不见,非要去刨粪?”
   
   苏海:“人民养活司法机构。做得好的地方是应该的,有什么好报道的?做不好的地方是不应该的,就应该报道。”
   一位名记者终于也加入论战:“我不认为记者做党的喉舌是错误的!相反,不做党的喉舌就不可避免地会犯错误!”
   
   苏海沉静地:“喉舌论可以休唉!新闻记者报道的是新闻,与宣传干部做宣传有别。”
   另一新闻界老前辈愤怒地站了起来:“我干了几十年新闻工作了,也搞了几十年宣传了,难道我干的不是记者工作?!”
   苏海:“请问什么是新闻?新闻就是歌功颂德吗?严格地说,你可以算一个称职的党的宣传干部,但称真正的新闻记者恐怕还要打个问号?”
   主持会议的人见状高声嚷道:“某同志恐怕在犯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想拉也拉不回来了!”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11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