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以人的名义(3)《后宫》续153 ]
艾鸽文集
·散曲:新好了歌
·公民悼词
·回复读者来信
·转发读者于佃荣来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光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并蒂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章子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衣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李佳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玫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茵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李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志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朱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巩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枉凝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瓮安15岁女生李树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合成人体艺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贝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百雪公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街头无臂乞丐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凝眸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季模特周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媛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辣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小龙女彤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貌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面若桃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醇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洪小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凤凰卫视美女主播谢亚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人的名义(3)《后宫》续153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53
   
   

    第64章:以人的名义(3)
   
   
   张芥突然发现自己失色于他人。
   他的眼球在无奈地滚动着,思索着。对付一个区区记者,何必动怒呢?
   可这是一个无论如何想寻求真相的人。
   
   此案不同于以往的案件,如果真相大白于天下.......,简直不敢想象!
   本来一切都按计划发展,可竟然还有人来挑战。老C早就说过,应把此人拉作朋友,可机关算尽,未能如愿。
   
   张芥忽然粲然一笑:“大记者,何必与我刀枪相见?有话好说嘛!”
   苏海镇静地:“我还是那句话:你有责任把站台监控录像带调来,我要查看。”
   张芥请苏海喝着茶,利用上厕所的机会,给老C打去了电话求援。
   
   果然,不一会,老C的电话打到办公室来了。
   张芥苦笑着:“苏大记者,省委副书记请你接电话。”
   
   这一招出乎意料,苏海确实没有思想准备。可省委副书记的电话不能不接。
   他拿过电话,只听里面怪怪的声音,不过能听出是谁。
   老C:“到底是无冕之王啦,政法委书记也不放在眼里。我可能级别也不够啦!”
   
   苏海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记者嘛,见官高一级。省委副书记不就是个官吗?
   他见省委副书记是以半开玩笑的口吻来说事,就也就调侃道:“不是说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吗?大家是不是先把级别放一放?省委书记如果把记者吓死了,会成国际新闻的。”
   
   老C哈哈大笑:“小同志,你真是乳臭未干,浑身是胆。有点象孟子所说:‘生吾所欲也,义亦吾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身而取义者也。’”
   
   苏海道:“老子日: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
   
   老C故作文雅:“我的朋友都是文人呀!不过,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听我一句话:就不要为难政法委书记啦,他一天日理万机,那有时间去帮你去找录象带?”
   
   苏海依然坚持:“省委书记应该比我清楚:这不是一盘普通的录象带!它记录的也不是风花雪月,而是社会的背景!”
   老C:“我们知道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记者,记者站工作环境也辛苦,我们准备嘉奖你。我一句话:车子,房子,票子,给你配齐......”
   
   苏海:“书记的话离主题太远。我目前最急需的不是车子,房子,票子,而是那一盘录象带!”
   
   老C的口气变了:“说大一点,我们是共和国体制,不是欧美式的虚伪民主。我们的司法是人民司法,要想挑什么漏子,恐怕达不到你的目的!”
   
   苏海:“人民不是用来做装饰品的。是共和国体制,就不应该让人民流出一滴无辜的鲜血!”
   老C重重地摔了电话。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