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以人的名义(2)《后宫》续152 ]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6何处觅芳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7终审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8终审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9隐形人老G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0隐形人老G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1以人的名义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2以人的名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以人的名义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交锋白热化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4交锋白热化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5巨额封口费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6巨额封口费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7孤魂俏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8孤魂俏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9孤魂俏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0处决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1处决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2处决李亚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3苏海被软禁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4苏海被软禁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5百里追围堵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6百里追围堵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7发现郁金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8发现郁金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9发现郁金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0最后一文钱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1最后一文钱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2情真梦难圆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3情真梦难圆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4丧钟已奏响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5丧钟已奏响2(剧终)
·《后宫》被盗版及出售“正版”
·《后宫》等点击率突破一千万
·艾鸽关于《后宫》被人侵权及盗版的声明
·油画地平线
·遗爱(清明节为祭民族魂)
·诡谲派短篇小说《躲避天堂》
·诡谲派短篇小说《那块面包》
·诡谲派短篇小说《短期进修》
·诡谲派短篇小说《先富起来》
·诡谲派短篇小说《土皇帝的棺材》
·诡谲派短篇小说《绝非虚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视频(第一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显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恩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菡萏菲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芳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吐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湛如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乡缅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童话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嫣然一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翠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怀如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闺中媚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欲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怯情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黛色依依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铃兰花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枝飘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树神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伊人远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有余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睡莲垂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声娇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天何归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康乃馨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茉莉迷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吊钟海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人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女车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幽兰安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仿古仕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牡丹花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蹄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丝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蝴蝶欲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第一美女刘羽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碧波红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汤加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兜兰芳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演绎性感奥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翠幽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旋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仙倩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范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紫藤女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萱草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宋祖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梦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垂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赵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司雯
·新语丝(01)
·新语丝(2)
·新语丝(3)
·新语丝(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人的名义(2)《后宫》续152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52
   
   

   第64章:以人的名义(2)
   
   
   
   深宫大院里总是那么肃穆,那么庄重,那么严谨,甚至看不到一丝的轻浮,官员的面孔都菩萨似的,等待着人们来朝拜。
   
   张芥没料到苏海这小子竟然敢到政法委来发难。
   他眯着眼睛心想:这世界不就是权力者的世界吗?他怎么连这个都不懂?
   张芥一字一顿地:“苏海同志,你的新闻工作者的党性在哪里?”
   
   苏海摇摇头:“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这是执政常识。请问政法委书记,你的人民性在哪里?”
   
   张芥的脸上若魔方变换着颜色,他一本正经地:“我们的组织,是合法确定的。我们的官员,是合法任命的。如果挑战这一点,就是挑战法律。”
   
   苏海:“公权必须有公信力。一个组织或一个官员的合法性,人民永远有再确认的权力。凡人民验收不合格的即可视为丧失合法性。”
   
   张芥:“谁说的?”
   苏海:“我说的。”
   
   张芥:“你说的有用吗?”
   苏海:“我说的是没用,可如果人民说的也没有用,那语言就是多余的。”
   张芥:“难道你要和我探讨执政的合法性?”
   苏海:“没有。和你探讨有用吗?”
   
   张芥:“作为新闻记者,请不要超越你的职权范围!”
   苏海:“新闻记者是历史的见证人。为对历史负责,就萧翔一案我调查过,发现重大疑问:车站那天下午出事时的站台监控录像带,为什么不见了?!车站站长,技术人员和司法部门都说不知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张芥:“当地媒体和其他中央报刊都发了统一口径的稿件了,你为什么还要节外生枝呢?”
   苏海:“你以为历史是任其打扮的妓女吗?”
   张芥:“那你还想怎么样?”
   
   苏海:“作为省政法委书记,你有责任把站台监控录像带调来,我要查看。”
   张芥呆滞地望着苏海,要不是考虑到他与中纪委老李关系密切,他真想一口把他吞了下去!
   
   张芥拍了拍桌子:“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新闻记者!”
   苏海微笑着:“你这样的官员我可见得太多了!”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