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改革开放首功应属谁]
张成觉文集
·郝部長的高論
·郝/好部長說真話
·中日總理/航母何用
·鵲巢鳩占/三代北大人
·我看辛子陵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勇哉90後/南北呼應
·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一)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兩制”之優越性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改革开放首功应属谁

   
   今年正当改革开放30周年,10月6日则是粉碎“四人帮”32周年。“四害” 不除,改革开放无从谈起。这两者密切相关,不可分割,应无异议。但在凌烟阁的功劳簿上应当怎么记载,却是见仁见智。亟需拨乱反正,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
   
   粉碎“四人帮”首功应归华国锋、叶剑英和汪东兴。三位缺一不可。自华81年下台后,大陆文献对此往往只突出叶帅,那是不公允的。现任中共领导总算能够正视历史,说华“在这场关系党和国家命运的斗争中起了决定性作用”,还他一个公道。
   

   改革开放的首功呢?笔者以为应归华国锋、陈云、叶剑英和胡耀邦。他们四位分别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使十一届三中全会及此前的中央工作会议取得突破性的成果,邓小平只是顺水推舟,巩固了会议的成果,却贪天之功为己功,戴上了“总设计师”的桂冠。
   
   无可讳言,就中国的国情而论,邓自1977年8月间复出,至1997年去世,这20年间其历史作用无人可以取代。事实上,自改革开放的方针确定之后,他也始终坚持经济改革不变。但依历史的真实,他既非首先提出该方针,而且对于政治改革更是只放空炮,以夸夸其谈始,以停滞不前终。
   
   所以,邓可称为有大功于改革开放,但须恰如其分,实事求是。以往对其于此的种种赞颂不乏溢美之词,且极力隐恶扬善。比如邓提出的“四项基本原则”,实质与毛的“基本路线”一脉相承,等于一道紧箍咒,是对政治上的开放无形的束缚。从这点上,邓堪称为最大的“凡是派”,却被官方塑造成力抗“凡是派”的英雄。
   
   反之,按照北京的宣传口径,直到最近华国锋去世的27年间,他都被指站在改革开放的对立面,成了“凡是派”的代表,此乃天大的冤枉,是对历史的极大歪曲。
   
   诚然,作为土生土长的地方干部出身,被毛一手提拔到“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兼国务院总理”的显赫地位,华当然对“伟大领袖”感戴不已,实行“照过去方针办”。但他坐上第一把交椅后不久,就让一批元老复出,此一行动证明他并非坚持“两个凡是”。尤其上述三中全会的成功更表明他顺应潮流,接受改革开放。
   
   这里还要特别指出华的两大功绩:一是率先走出国门,到东西欧考察;二是与胡耀邦合作良好,促成了胡的一系列巨大建树。
   
   1978年8月16日至9月1日,华率纪登奎、赵紫阳和黄华等,访问罗马尼亚、南斯拉夫和伊朗三国。1979年10月15日至11月5日,他出访法国、西德、英国和意大利等西欧四国。其间表现稳重得体,受到西方传媒好评,改善了大陆的国际形象。
   
   非但如此,这还是1949年中共建政后,最高领导人首次到访这些国家,打破了闭关锁国的局面,随行的党政高层要员大开了眼界。此乃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和之后的重大举措,其意义绝非限于外交层面,而是兼及政治、经济、文化诸方面。
   
   在此之前,华已派遣过副总理谷牧、副委员长姬鹏飞等,分别出访上述国家。谷牧思想开明,主管经济、外贸,通过一系列访问大有收获。回国后将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现状作了详实的报告,广泛传达到全国县团级干部,起了对外交往的启蒙作用,令国人如梦初醒。而谷牧本人在其后的开放改革中,也一直以实干家的身分出现,政绩为人称道。他晚年回忆称华“是一个好人,他不整人,他民主,不做坏事”,并举出实例。
   
   华确实作风民主,其主持三中全会等重要会议,让与会者畅所欲言,大受称道。此外突出的一例是充分发挥了胡耀邦的作用。胡发动真理标准的讨论,平反冤假错案,制订发展农业的一号文件等,都得到华的支持。
   
   其中农业问题本是华较熟悉的,他原先高举“农业学大寨”旗帜,本意也想发展生产,改善农民生活。但1975、1976年两次主持全国“农业学大寨”大会,均无法改变农业的困境。故70年代末他能接受“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确是其思想上的一大飞跃。也说明华真正关心农民疾苦,不怕受到“砍旗”的指责。由此也可见华不是什么“凡是派”的代表人物。
   
   从华的出身经历、文化背景等各方面来看,他不属于才智超群的杰出领导人。但也并非邓所云“水平低”的平庸之辈。三国时期蜀后主刘禅,被公认为无能,但他却充分信任与放手使用诸葛亮,以及亮建议的接班人蒋琬、费祎,结果安坐40年君主位。华本身素质毫无疑问高于阿斗,但不幸碰到一个厉害兼“擅权”(叶剑英语)的邓小平,以致只过了4年就被逼下台,“蒙尘”27载,郁郁而终。
   
   公道自在人心。不管怎样,华对改革开放之贡献理应肯定。
   
   (08-1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