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曾节明文集
·高官寡头为什么迄今不敢打出自由民主的旗帜对抗习近平?
·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中共不可能真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的症结是专制,习式反腐只会使专制更高效,更彻底
·东北“人少致贫”的事实,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计划生育理论的根本谬误
·计生维护者巨谬之一:混淆资源和财富的概念
·以减少人口数量的方式来提高人口素质,是南辕北辙
·世间不存在不侵犯人权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的所谓资源和环保依凭,根本站不住脚
·只需三项政策,可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解读徐文立(之三):徐文立体察儒家安邦思想的不足之处
·解读徐文立(之四):徐文立对中国明清政治解读的偏差
·解读徐文立(之五):徐文立对满清“尊儒”的误读
·解读徐文立(之六):徐文立对满清“经济成就”的误读
·“邓计生”已导致中国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国二十年内的大趋势
·兴衰成败天注定
· 中国经济文化重心,为什么会在北宋之后转移到长江流域至今?
·改朝换代的天意体现在何处?
·纪念“六四”是为了胜利
·尊崇理学导致的外交僵硬,是中国三次亡国的要因
·将来推翻中共的,会是什么人?
·警惕中共当局利用“港独”破坏香港民主化
·再探宋教仁案暨其启示
·倾覆中共政权的方式
·曾国藩,一个杀人犯缘何成了圣人?
· 洪秀柱的启示:重建大陆中华民国是推翻中共后的上上选
·6月18日,中南海狙击香港民主化战役遭遇滑铁卢
·试看相:从曾国藩到洪秀柱(修正版)
·由满清灭明战略看中共对台战略
·台湾的统独选项暨中共对台战略前瞻
·由刘邦、朱元璋、吴三桂、洪秀全等之成败看颠覆中共政权之道
·生存才是最高的“天理”
·蓝营二十年内仍占优,洪秀柱有胜机但需调整
·中国今后五十年的趋势:合久必分,最终联邦制
·理学无道,滥杀造业,历史报应几人能参透?
·同性恋者应保护但不宜鼓励
· 为什么中国人中恨恶本国传统文化的特别多?
·中共垮台后,惟有国民党能够凝聚起大陆人重新建国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善本)
·2016年的总统选战,是国民党死里求生的荣誉之战
· 极权的主要精神基础:无神论+理想主义
·暴力救市暴露:中共政权依旧是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列宁式政权
·暴力救市的中共习政权岌岌可危
·就陈泰和律师被抓,致桂林市国保支队教导员赵柯公开信
· 安大略湖仲夏游感悟:国民党要继承檀香山精神
·无神论是一种愚昧的形而下宇宙观
·攻击“民运组织不民主”是共特的一贯伎俩
·中共国进攻台湾的可能性
·中共对互联网正作重大调整,民运应该及时应变
·以个人私德否定反对派事业,是完全荒谬的
·抗日阅兵仪式的困境,反应出中共不久于人世的前景
·南京国安线人徐不良十九年别动律
·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惯用伎俩之三:贼喊抓贼
·本人电脑今天被黑客攻陷
·论建政风水选取:赵构的顺势和蒋介石的逞强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飞碟之谜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南极基地之谜
·惆怅的圆满——读柴玲自传有感
·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反华势力
·去纽约市两天小记
·天津大爆炸和《开罗宣言》的双双登场预示了什么?
· “六四”学生领袖在屠城中全部幸存是天意
· 八十年代与现今时代异同点
· “八九”民运的策略教训
·习近平当局的“特赦”鲜有意义、毫无诚意
· 习正恩重开“特赦”意欲何为?
·江泽民快了——多位大佬死去是中共快落幕的标志
·体制内谁是敌友?1989年和今天的异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 “反法西斯阅兵”的反效果,反映出的中共亡党危机
·对战争罪行的认罪态度,日本为何远不如德国?
· 习近平欲裁撤国保系统预示着什么?
· 由姓名断谁是当年打入天安门广场指挥部的内鬼
·民国复立之兆:“九三”阅兵式搞成怀念民国的民间盛会
·谁是真正的反动派?
·《红楼梦》是一本荟萃东方独特价值的天书
·唯一具体预见中国“六四”之变的预言
·为什么大陆民众仇美远甚于仇俄?
·习近平救垮共产党
·中国的北龙劫运即将结束
·取代中共政权的新政权将是什么政权?
·也谈孤独
·危机深重前所未有,中国亟需废除计生接纳移民!!
·卦象显示“邓计生”必被彻底废除
· 气数衰旺的标志是什么?
·以周易的均衡观看中国历史
·政治人物真面目如何?颅相告诉我们
·台湾大势观察:国民党将持续衰落
·年龄是决定是否被洗脑的最重要的因素
·年龄是决定是否被洗脑的最重要的因素(善本)
·王岐山的“九千岁”地位已经依稀可见
·由九宫飞星的神奇看周易的博大精深
·反移民的本性,令老龄化问题成为勒毙共产党政权的最后绞索
·“邓计生”深远危害超越“毛文革”,必须尽快废除计生委
·由全面废除“一胎化”看习近平
·废除“一胎化”打开了否定邓小平的缺口
·中共当局抓捕姜野飞之背景分析和前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曾节明: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10/29/2008
   一,反共,不应该是反对共产党的理想和信仰——为了反共而反共的容易衍生出没有共产党的共产党式的专制独裁;
   二,为什么不应该反对共产党的理想和信仰?
   三,马克思主义的原罪究竟在哪里?
   四,为了“好”的目的而不择手段为什么必然导致灾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共产党邪恶的根子
   五,以反对马克思共产主义公有制去反对中共,在今天已成无的放矢
   六,真正危险的“党文化”毒素,反共人士最该自我警惕中共流毒
   
    一,
    我们为什么要反共?我们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的什么?这两个问题是非常重大的问题,同时又是很容易想当然的问题;因为容易想当然,也是很容易受到忽视的问题。
    一些人,包括某些老资格民运人士在内,至今想当然地认为:因为共产主义的那套是错误的,共产主义理想是虚幻的乌托邦,所以必须反对共产党,应该反对共产党所信奉的马克思主义。这种看法貌似深刻,实则荒谬。
    许多人能够看到:反共是为了在中国实现自由民主,也懂得应该反对共产党的专制独裁,但对于当权的各国共产党为什么无一例外地厉行专制独裁统治,则又不知其所以然了;对此,他们或者归咎于马克思主义的原罪,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至于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导致专制独裁、马克思理论的哪个部分会导致专制独裁,他们要么一团迷糊,要么不求甚解。
    这样的反共认识状态潜伏着不容小视的危险:不搞清楚为什么而反共、不搞清楚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不搞清楚共产党专制独裁的根本原因,我们就无法挖除中国的专制独裁根子,难道我们反对中共,是要在推翻中共之后,建立一个反共政党的一党专制吗?要知道,当年纳粹党是死硬反共的,当今缅甸的军政府也是死硬反共的……但是,纳粹党政府、缅甸军政府的专制独裁与共产党有多大区别呢?
    这决不是危言耸听,如果中国民运为了反共而反共的话,很难不出现这样的局面;如果反共光是反对共产乌托邦理想、光是反对马克思主义,就难保今后中国不会产生某种新的光鲜奇幻的美妙理想、某种富于盅惑力的理论继续为独裁、专制、极权张目、正名,继续支撑着专制政权祸害中国,尽管这种新的光鲜奇幻的美妙理想、新的富于盅惑力的理论没有赤色的色彩。
    曾经风靡一时的尼采的“超人”理想、作为纳粹的理论基础、曾经甚嚣尘上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尽管与马克思主义格格不入,难道不同样为独裁、专制、极权张目、正名?
    如果反共光是反对共产乌托邦理想、光是反对马克思主义,我们这些反共人士难道要在彻底否定马克思主义、共产乌托邦之后,找出新理想、新理论来支持新的专制独裁?
    
    二,
    那么,为什么反共不应该是反对共产主义理想和共产党所信奉的马克思主义信仰?因为某种理想、某种信仰本身并不会造成罪恶,可能造成罪恶的是某种信仰的实践、为了实现某种理想所采取的手段。
    而且,一个政治文明的社会(宪政民主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必须享有思想信仰自由,只要不损害他人,人们有权信奉任何主义、树立任何理想,对此,他人和国家都无权干涉。
    因此,以共产主义理想和信仰的反共既无必要,也与自由民主的原则不相符,这样的反共,不能不说与实现自由民主的大前提——建立宪政民主政权背道而驰。
    再说,共产主义的理想、马克思主义信仰的实施、 实践也不一定会造成罪恶。如果遵照自愿的原则进行共产公有化的尝试,并不会造成罪恶: 在自愿的情况下,个人交出自己的权利去组建那种限制个人自由的公有制社会体制,这种自愿前提下的尝试尽管会给尝试者带来苦痛和损失,却不会造成社会性的损害,因为这种损害不会强加给尝试者以外的其他社会群体;而且,尝试者所遭受的苦痛和损失也是他(她)自己的选择,因为共产试验的自愿性质,他(她)可以自由退出试验。
    比马克思还早的共产主义祖宗傅立叶和欧文,都进行过这种自愿的试验:法国人傅立叶登广告征求建设共产主义的赞助商、英国人欧文更是在美国投资建立了共产主义的农场和工厂,他们的实践并没有给社会带来任何灾难;以色列曾经有实施自愿共产主义试验的农场,日本也有自愿的共产村,他们的他们的共产主义实践也没有给社会带来任何灾难。
    以上可见:在自愿前提下进行的共产主义试验对社会并没有损害,我们犯不着把反共的范围,锁定在共产党带来的公有制身上。何况,在一个政治文明的社会里,人们有权在自愿的原则下尝试公有制经济体制、政治体制,及任何经济体制、政治体制,因此,反对公有制、反对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尝试,与建设宪政民主社会的目标相悖离。 
    反共,是不是应该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实践呢?也不应该。
    的确,马克思主义的实践,给全世界带来了空前的灾难,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国家,无一例外地祸国殃民,铁的事实证明:马克思的理论是有原罪的。那么,马克思理论的原罪究竟在哪里?究竟整个马克思理论是邪恶的,还是马克思的一部分理论是邪恶的?搞清这些问题非常重要,否则,我们就算把马克思主义批倒批臭,也难免受到新的、甚至高举反马克思旗帜的邪恶理论的迷惑,这很可能造成专制独裁政治在共产党倒台后倒台后,以新的面目、甚至以坚决反共的面目继续存在。当年南斯拉夫共产党倒台后,米洛舍维奇政权难道不是高举民族主义的旗帜继续其暴虐的专制统治吗?
    马克思的理论整个都是邪恶的吗?非也。马克思的理论有追求个人解放的一面;马克思对原始资本主义罪恶的揭示、对垄断弊病的揭示、对资本主义诸多局限性的揭示,基本上是正确的,马克思主义的这些东西,无疑是正义的。马克思死后,西方发达国家政府实施的许多缓和阶级矛盾、改善人权状况等改良措施,都或多或少受了马克思主义的启发,比如大众社会保障体系的创建和不断完善、劳工权益保障制度的创建和完善、工人入股分红等等,在这些改良措施中,美国率先实行的反垄断与马克思主张是完全一致的…这表明:马克思的理论并非整个都是邪恶的,马克思的理论有其可取之处,不应该全盘否定。
    三,
    马克思主义的邪恶之处究竟在哪里?就在其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就是说:马克思所主张的无产阶级专政是邪恶的;无产阶级专政为什么是邪恶的?不在于专政由“无产阶级”或哪一个阶级来实行(难道资产阶级专政就不邪恶?),而是“专政”本身是邪恶的;为什么“专政”本身是邪恶的?是因为专政之不择手段:
    专政,无视人(专政对象)的人权,把不同阶级的人、不同政见的“敌人”当作“毒蛇猛兽”,肆意屠杀消灭!为了“解放”无产阶级,居然可以把其他阶级实施阶级绝灭,为了把一半俄国人赶进“共产天堂”,列宁不惜杀掉另一半俄国人;毛泽东在窃国后也冷血狂妄地然宣称:如果他的共产计划一起实施,中国至少要死一半人。
    马克思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就是鼓吹不择手段夺取政权的理论、鼓吹夺权后的“无产阶级政党”不择手段暴力共产的理论,因此,马克思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就是一部鼓动大规模抢劫屠杀的理论!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各个阶级都有好人和坏人,有产阶级中具体的坏人应当具体地加以追究,马克思却为了实现理想的“正义目标”,鼓动民众全盘否定“旧社会”(砸烂旧世界),不要程序、不择手段,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有产阶级进行抢劫和大屠杀,结果,共产主义天堂不仅没有产生,反倒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的人间地狱!马克思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之邪恶,怎么不令人发指? 
    既然人都可以杀,还有什么做不出来?还有什么手段用不出来?既然为了无产阶级的“解放”,人可以尽情地杀,还有什么不可以做?所以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实践必然导致专制独, 一般的专制独裁还不够,还必须造就一个普通人如螺丝钉、铺路石一般,可以任由统治者驱使和用作牺牲的极权社会。
    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为什么不择手段?因为其宣称不择手段是为了实现“好”的目的,如“解放全人类”、建立共产主义天堂等等。目的之“好”,就成为不择手段的最主要的道义理由。
    具体来说,为了“好”的目的而不择手段,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之所以邪恶的根本原因,也是马克思主义真正邪恶之所在!
    四,
    为了“好”的目的而不择手段,乍听起来好像合乎情理,实则既不合情、也不合道、更不合理。试问:同样获得一台电脑,买来、借来、偷来,可能一样吗?为人父母者,为了孩子成才,就可以棍棒教育、拔苗助长?一个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就可以纵容和鼓励本校学生作弊?一个国家,为了造原子弹(国家强大),就可以强迫老百姓节衣缩食、饿肚子?为了更快的“发展经济”、“减员增效”,就可以有计划谋杀千千万万的婴儿?为了所谓的政治的稳定,国家就剥夺和变相民众的知情权、选举权?为了GDP的快速增长,就可以“先污染,后治理”,牺牲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为了奥运脸面、“国家形象”,胡锦涛等人就可以蓄意压制毒奶粉消息的即使发布,平白增添成千上万的婴幼儿患病、死亡!?… …
    因为“好的目的”之“好”的不可靠性、不确定性、不现实性,和不择手段危害的难以估量,为了“好”的目的而不择手段,几乎总是带来得不偿失的坏结果,甚至造成巨大的灾难和罪恶。
    为人父母者,为了孩子成才而不择手段,结果把孩子打伤、打残、甚至逼疯累见不鲜,造成心理伤害、性格扭曲的就更多了;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而纵容和鼓励本校学生作弊,结果造成学风败坏、道德沦丧,学校声誉扫地;中共为造原子弹而强迫老百姓勒紧裤腰带,结果造成轻重工业比例严重失调、人民生活痛苦、国家也没有真正强大起来;中共为了提高经济效而大搞强迫计生,二十年来谋杀上亿婴儿,结果经济效益提高有限,反而造成了严重性别失调、社会老龄化、劳动力短缺,现在诸般恶果开始显现,中国“未富先老”,不择手段限制人口的中共国,反倒不如没有不择手段限制人口的越南、印度等国家,更有活力和发展后劲;中共为了所谓的政治的稳定而顽固剥夺和变相剥夺民众的知情权、选举权…结果弄得官是奸佞、屠夫、贪官、党棍、酷吏、汉奸…民是愚民、刁民、暴民、股民、访民、“蚁民”…唯独没有公仆、就是没有公民!整个社会毫无修错能力: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冲突越来越暴力化、社会矛盾越来具有爆炸性…这就是“稳定”的代价,“稳定”的表象下,不断堆积着今后大动乱、大崩溃的炸药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