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曾节明: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10/29/2008
   一,反共,不应该是反对共产党的理想和信仰——为了反共而反共的容易衍生出没有共产党的共产党式的专制独裁;
   二,为什么不应该反对共产党的理想和信仰?
   三,马克思主义的原罪究竟在哪里?
   四,为了“好”的目的而不择手段为什么必然导致灾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共产党邪恶的根子
   五,以反对马克思共产主义公有制去反对中共,在今天已成无的放矢
   六,真正危险的“党文化”毒素,反共人士最该自我警惕中共流毒
   
    一,
    我们为什么要反共?我们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的什么?这两个问题是非常重大的问题,同时又是很容易想当然的问题;因为容易想当然,也是很容易受到忽视的问题。
    一些人,包括某些老资格民运人士在内,至今想当然地认为:因为共产主义的那套是错误的,共产主义理想是虚幻的乌托邦,所以必须反对共产党,应该反对共产党所信奉的马克思主义。这种看法貌似深刻,实则荒谬。
    许多人能够看到:反共是为了在中国实现自由民主,也懂得应该反对共产党的专制独裁,但对于当权的各国共产党为什么无一例外地厉行专制独裁统治,则又不知其所以然了;对此,他们或者归咎于马克思主义的原罪,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至于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导致专制独裁、马克思理论的哪个部分会导致专制独裁,他们要么一团迷糊,要么不求甚解。
    这样的反共认识状态潜伏着不容小视的危险:不搞清楚为什么而反共、不搞清楚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不搞清楚共产党专制独裁的根本原因,我们就无法挖除中国的专制独裁根子,难道我们反对中共,是要在推翻中共之后,建立一个反共政党的一党专制吗?要知道,当年纳粹党是死硬反共的,当今缅甸的军政府也是死硬反共的……但是,纳粹党政府、缅甸军政府的专制独裁与共产党有多大区别呢?
    这决不是危言耸听,如果中国民运为了反共而反共的话,很难不出现这样的局面;如果反共光是反对共产乌托邦理想、光是反对马克思主义,就难保今后中国不会产生某种新的光鲜奇幻的美妙理想、某种富于盅惑力的理论继续为独裁、专制、极权张目、正名,继续支撑着专制政权祸害中国,尽管这种新的光鲜奇幻的美妙理想、新的富于盅惑力的理论没有赤色的色彩。
    曾经风靡一时的尼采的“超人”理想、作为纳粹的理论基础、曾经甚嚣尘上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尽管与马克思主义格格不入,难道不同样为独裁、专制、极权张目、正名?
    如果反共光是反对共产乌托邦理想、光是反对马克思主义,我们这些反共人士难道要在彻底否定马克思主义、共产乌托邦之后,找出新理想、新理论来支持新的专制独裁?
    
    二,
    那么,为什么反共不应该是反对共产主义理想和共产党所信奉的马克思主义信仰?因为某种理想、某种信仰本身并不会造成罪恶,可能造成罪恶的是某种信仰的实践、为了实现某种理想所采取的手段。
    而且,一个政治文明的社会(宪政民主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必须享有思想信仰自由,只要不损害他人,人们有权信奉任何主义、树立任何理想,对此,他人和国家都无权干涉。
    因此,以共产主义理想和信仰的反共既无必要,也与自由民主的原则不相符,这样的反共,不能不说与实现自由民主的大前提——建立宪政民主政权背道而驰。
    再说,共产主义的理想、马克思主义信仰的实施、 实践也不一定会造成罪恶。如果遵照自愿的原则进行共产公有化的尝试,并不会造成罪恶: 在自愿的情况下,个人交出自己的权利去组建那种限制个人自由的公有制社会体制,这种自愿前提下的尝试尽管会给尝试者带来苦痛和损失,却不会造成社会性的损害,因为这种损害不会强加给尝试者以外的其他社会群体;而且,尝试者所遭受的苦痛和损失也是他(她)自己的选择,因为共产试验的自愿性质,他(她)可以自由退出试验。
    比马克思还早的共产主义祖宗傅立叶和欧文,都进行过这种自愿的试验:法国人傅立叶登广告征求建设共产主义的赞助商、英国人欧文更是在美国投资建立了共产主义的农场和工厂,他们的实践并没有给社会带来任何灾难;以色列曾经有实施自愿共产主义试验的农场,日本也有自愿的共产村,他们的他们的共产主义实践也没有给社会带来任何灾难。
    以上可见:在自愿前提下进行的共产主义试验对社会并没有损害,我们犯不着把反共的范围,锁定在共产党带来的公有制身上。何况,在一个政治文明的社会里,人们有权在自愿的原则下尝试公有制经济体制、政治体制,及任何经济体制、政治体制,因此,反对公有制、反对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尝试,与建设宪政民主社会的目标相悖离。 
    反共,是不是应该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实践呢?也不应该。
    的确,马克思主义的实践,给全世界带来了空前的灾难,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国家,无一例外地祸国殃民,铁的事实证明:马克思的理论是有原罪的。那么,马克思理论的原罪究竟在哪里?究竟整个马克思理论是邪恶的,还是马克思的一部分理论是邪恶的?搞清这些问题非常重要,否则,我们就算把马克思主义批倒批臭,也难免受到新的、甚至高举反马克思旗帜的邪恶理论的迷惑,这很可能造成专制独裁政治在共产党倒台后倒台后,以新的面目、甚至以坚决反共的面目继续存在。当年南斯拉夫共产党倒台后,米洛舍维奇政权难道不是高举民族主义的旗帜继续其暴虐的专制统治吗?
    马克思的理论整个都是邪恶的吗?非也。马克思的理论有追求个人解放的一面;马克思对原始资本主义罪恶的揭示、对垄断弊病的揭示、对资本主义诸多局限性的揭示,基本上是正确的,马克思主义的这些东西,无疑是正义的。马克思死后,西方发达国家政府实施的许多缓和阶级矛盾、改善人权状况等改良措施,都或多或少受了马克思主义的启发,比如大众社会保障体系的创建和不断完善、劳工权益保障制度的创建和完善、工人入股分红等等,在这些改良措施中,美国率先实行的反垄断与马克思主张是完全一致的…这表明:马克思的理论并非整个都是邪恶的,马克思的理论有其可取之处,不应该全盘否定。
    三,
    马克思主义的邪恶之处究竟在哪里?就在其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就是说:马克思所主张的无产阶级专政是邪恶的;无产阶级专政为什么是邪恶的?不在于专政由“无产阶级”或哪一个阶级来实行(难道资产阶级专政就不邪恶?),而是“专政”本身是邪恶的;为什么“专政”本身是邪恶的?是因为专政之不择手段:
    专政,无视人(专政对象)的人权,把不同阶级的人、不同政见的“敌人”当作“毒蛇猛兽”,肆意屠杀消灭!为了“解放”无产阶级,居然可以把其他阶级实施阶级绝灭,为了把一半俄国人赶进“共产天堂”,列宁不惜杀掉另一半俄国人;毛泽东在窃国后也冷血狂妄地然宣称:如果他的共产计划一起实施,中国至少要死一半人。
    马克思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就是鼓吹不择手段夺取政权的理论、鼓吹夺权后的“无产阶级政党”不择手段暴力共产的理论,因此,马克思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就是一部鼓动大规模抢劫屠杀的理论!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各个阶级都有好人和坏人,有产阶级中具体的坏人应当具体地加以追究,马克思却为了实现理想的“正义目标”,鼓动民众全盘否定“旧社会”(砸烂旧世界),不要程序、不择手段,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有产阶级进行抢劫和大屠杀,结果,共产主义天堂不仅没有产生,反倒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的人间地狱!马克思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之邪恶,怎么不令人发指? 
    既然人都可以杀,还有什么做不出来?还有什么手段用不出来?既然为了无产阶级的“解放”,人可以尽情地杀,还有什么不可以做?所以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实践必然导致专制独, 一般的专制独裁还不够,还必须造就一个普通人如螺丝钉、铺路石一般,可以任由统治者驱使和用作牺牲的极权社会。
    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为什么不择手段?因为其宣称不择手段是为了实现“好”的目的,如“解放全人类”、建立共产主义天堂等等。目的之“好”,就成为不择手段的最主要的道义理由。
    具体来说,为了“好”的目的而不择手段,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之所以邪恶的根本原因,也是马克思主义真正邪恶之所在!
    四,
    为了“好”的目的而不择手段,乍听起来好像合乎情理,实则既不合情、也不合道、更不合理。试问:同样获得一台电脑,买来、借来、偷来,可能一样吗?为人父母者,为了孩子成才,就可以棍棒教育、拔苗助长?一个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就可以纵容和鼓励本校学生作弊?一个国家,为了造原子弹(国家强大),就可以强迫老百姓节衣缩食、饿肚子?为了更快的“发展经济”、“减员增效”,就可以有计划谋杀千千万万的婴儿?为了所谓的政治的稳定,国家就剥夺和变相民众的知情权、选举权?为了GDP的快速增长,就可以“先污染,后治理”,牺牲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为了奥运脸面、“国家形象”,胡锦涛等人就可以蓄意压制毒奶粉消息的即使发布,平白增添成千上万的婴幼儿患病、死亡!?… …
    因为“好的目的”之“好”的不可靠性、不确定性、不现实性,和不择手段危害的难以估量,为了“好”的目的而不择手段,几乎总是带来得不偿失的坏结果,甚至造成巨大的灾难和罪恶。
    为人父母者,为了孩子成才而不择手段,结果把孩子打伤、打残、甚至逼疯累见不鲜,造成心理伤害、性格扭曲的就更多了;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而纵容和鼓励本校学生作弊,结果造成学风败坏、道德沦丧,学校声誉扫地;中共为造原子弹而强迫老百姓勒紧裤腰带,结果造成轻重工业比例严重失调、人民生活痛苦、国家也没有真正强大起来;中共为了提高经济效而大搞强迫计生,二十年来谋杀上亿婴儿,结果经济效益提高有限,反而造成了严重性别失调、社会老龄化、劳动力短缺,现在诸般恶果开始显现,中国“未富先老”,不择手段限制人口的中共国,反倒不如没有不择手段限制人口的越南、印度等国家,更有活力和发展后劲;中共为了所谓的政治的稳定而顽固剥夺和变相剥夺民众的知情权、选举权…结果弄得官是奸佞、屠夫、贪官、党棍、酷吏、汉奸…民是愚民、刁民、暴民、股民、访民、“蚁民”…唯独没有公仆、就是没有公民!整个社会毫无修错能力: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冲突越来越暴力化、社会矛盾越来具有爆炸性…这就是“稳定”的代价,“稳定”的表象下,不断堆积着今后大动乱、大崩溃的炸药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