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
曾节明文集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10/12/2008
   对稍许客观一些的人来说,今天的胡锦涛肯定早已不是个什么“迷”,其人上台六年来的丑恶表演,已经把其真面目够清楚地呈现在世人面前。但是六年后的今天,依然有一批人物、媒体、团体,莫名其妙地继续痴情呼唤胡锦涛,这个胸怀卓娅、苏拉的左棍,去“解体中共”,再造中国,他们对“胡哥”的幻想,痴情不减当年。
   奥运会前后,眼见中共胡锦涛中央变本加厉地践踏人权,十七大前后狂热捧胡的笔杆子昭明好不容易后悔了、转向了,现在正值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冲击波将“胡温新政”的假花道具冲得七零八落之际,又冒出一个恋胡挺胡的大秀才“亚笛多星”,居然逆风而上、连篇累牍、巧舌如簧,变着戏法为胡锦涛的罪行推过诿责1,甚至把心向金正日、斯大林的胡锦涛曲笔为受制于江泽民、有志不能伸的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挺胡的大秀才“亚笛多星”这样出离的荒唐,本可以一笑置之,但这样的出离荒唐,却很适合许多中国人的胃口:中国人素来还在位掌权有迷信圣人的传统,引申而出,也就是痴迷于最高掌权者、迷信政府。至今,对许多中国人来说,一个恶棍,哪怕再坏,只要其人还在位掌权,就还“有救”,就值得寄望、值得痴迷,在这些人看来,如果谁严厉地揭露和谴责这个恶棍,谁反倒是在做坏事、在把一个有救的“生命”推到“对立面”...而对于那些下了台的的恶棍,中国人则喜欢一哄而上、拳脚刀枪棍棒齐下、全盘否定、狠力挞伐,不遗余力...中国人的这种势利的习惯,貌似聪明,实则大愚若智,害苦了自己。
   “亚笛多星”有可能是胡共写手,也有可能是位真诚的反专制者,只是其人内心痴迷于胡锦涛,不管此人是那种人,他的文章都道出了一些受迫害者追求人治的习惯心声;因为适合许多中国人的胃口,挺胡的大秀才“亚笛多星”的荒唐,实际上就起着或者害苦自己、或者误导别的受害者、受迫害群体的作用,当此中国反专制关键时期,我不能不出来说几句,试就其要害之处析其荒谬:
   大谬之一,盲目地把胡锦涛当作中共党内的戈尔巴乔夫来期待。而铁的事实表明:胡锦涛与戈尔巴乔夫完全是两种人,青年时期是人的思想理念成型的最重要时期,戈尔巴乔夫在其思想理念形成的大学时期,深受赫鲁晓夫否定斯大林运动的启蒙,而胡锦涛在其思想理念形成的大学时期,却受到毛共这种最极端的专制暴政愚民宣传和教育的彻底洗脑;同为辅导员、团委书记,法律系毕业的戈尔巴乔夫博览群书、思想开放、观念超前,水利工程毕业生胡锦涛却几乎不读书不看报,所读所看只有人民日报、毛选、卓娅与苏拉的故事,其人思想观念之闭塞落后、人文素养之低下,可想而知。
   戈尔巴乔夫在任斯塔夫罗波尔州团委书记和州委书记时期,作风开明、政绩斐然,在干部培养、发展农业上,都有一系列开明表现,“新思维”显露端倪;胡锦涛在仕途上,除了遵从胡耀邦路线不得不“开明”过一阵子以外,从未有过任何自主性的开明作为,胡锦涛没有政绩,有的只是屠杀和镇压;至今,胡锦涛所做的,不是截访抓人,就是禁书封网。
   戈尔巴乔夫没有把自由民主光挂在嘴上,他言行一致、身体力行,真的破天荒地给苏联人带来了民主和新闻自由,奠定了新俄国叶利钦时期自由民主的基础;胡锦涛所说的“ 依宪治国”、“以人为本”、“和谐社会”不过是唱高调糊弄人,不仅根本不想实行,他还在继续加强封锁和镇压,拼命抗拒这些理念的被动实行——政治体制的些许改良。相反,对于扬言学朝鲜的“九一九”讲话,胡锦涛倒是不声不吭地坚决实行:两年多来,对高智晟、胡佳等人的迫害、对访民的扫荡、对北京奥运会准军管式的安保等措施,一个比一个象朝鲜,三鹿毒奶粉事件爆发前后,为了保住自己的团派亲信,胡锦涛故伎重演,象隐瞒地震信息一样地隐瞒奶粉有毒的信息、隐瞒疫情,罔顾人命,要不是新西兰总理的亲自交涉,毒奶粉的黑盖子还不见得揭得开;毒奶粉事件爆发后,胡锦涛连律师接受受害者委托,代理毒奶粉受害者索赔案件都要禁止,其手法之专制流氓,现在恐怕也只有朝鲜能出乎其右。
   由于民怨的加深,胡锦涛有时也唱唱民主的高调糊弄人,但都煞有介事地在前面加上“社会主义(民主)”——一面毛泽东、周恩来六十年前就开始招摇的臭破旗帜。
   总之,两个人的仕途和施政无可辩驳地表明:戈尔巴乔夫是一个有德行、有才华、有理想、有抱负的政治家,胡锦涛则完全是一个只有法术、没有才德的屠夫刽子手和政治流氓。由于完全是两种人,因此,期望胡锦涛去效法戈尔巴乔夫,停止迫害、解体中共,就好比用一台运行DOS系统的陈旧电脑去使用最新版的XP、vista软件一样荒谬。
   大谬之二,把胡锦涛个人同中共政权剥离开来看待。包括一些精英人士在内的受迫害群体和个人,认为胡锦涛是一个需要拯救的生命、或者认为胡锦涛只是一个党员,而一个中共党员不等同于整个中共集团,他们据此而无限期地寄望于胡锦涛“悔改”,并以为这种痴迷合理。
   这种认识不过是自己骗自己。胡锦涛固然只是中共的一分子,但他决不是普通的一分子,他不是普通的中共党员,而是大权在握的中共党魁,而且是一个一直以来死心塌地维护专制体制的中共党魁!胡锦涛固然是一个生命,在生理上与普通老百姓没有什么分别,但从他对别人、对社会的看法和影响上看,他决不是一个普通生命,而是一个共产专制邪毒深入骨髓的生命,这个生命无可救药;这个邪恶的生命,更由于窃据着最高国家权力,从而给中国千千万万的生命带来杀戮、迫害和灾难。
   有人硬说胡锦涛没有实权,并以此为由,将胡锦涛与江泽民、与中共政权区别看待,这完全是糊涂。不管胡锦涛掌握着多大的最高权力,他身为中共党魁,而且死心塌地维护中共专制政权,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单凭这一点,就不能把胡锦涛个人同中共政权剥离开来看待,凭这一点胡锦涛就是中共犯罪集团忠实工具、神经中枢。
   大谬三,认为胡锦涛被上海帮、太子党架空,没有实权。这种说法是经不起推敲的:胡锦涛上台以来,禁书、封网、抓人、杀喇嘛样样雷厉风行、令行禁止、霸气十足,怎么一碰上减轻迫害、改革政治体制等事情就“没有实权”了?
   再说,一个没有实权的总书记,如何能够那样轻松地抓捕自己的政敌、江泽民的亲信、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相反,陈良宇的迅速垮台,暴露出江泽民的缺乏权威——江泽民不仅没有邓小平那种垂帘听政的威信,而且连自己的头号亲信干将都保不了;连陈良宇都保不了的江泽民,如何有能力有能力“架空胡温”?再说,江泽民要是真地架空了“胡温”,怎么会连陈良宇都保不住?
   再则,一个“没有实权”的总书记,如何能够让野心勃勃的曾庆红退休?曾庆红在十七大上的无奈谢幕,反映了他挑战胡锦涛实力的不足,曾庆红这样一个自己地位都保不住的人的人,如何有能力去“架空胡温”?
   亚笛多星等人认定:李长春、贾庆林、周永康、吴邦国、习近平都听命于江泽民、曾庆红,温家宝和贺国强是骑墙派、老滑头,胡锦涛只有李克强可以倚靠,完全被架空了。
   亚笛多星的这个见识,完全是捕风捉影的臆断,反映了他对中共政权运作和中共官场现实的无知。当今的中共官场,既没有了意识形态支撑,又缺少了邓小平、陈云等强势元老左右大局,完全是一种利益驱动的形态,不管江泽民、胡锦涛还是谁,都没有脱离职位的权威,对现今中共众官僚来说,谁在位就听谁的,不管你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因为犯不着去冒损害自己既得利益的危险去同你叫板;而一旦你下了台,你就什么也不是,因为没了职权,你既不能威胁我,也不能给我好处了。在这样的官场形态中, 李长春、贾庆林、周永康等人决不会冒着损害自己地位和既得利益的风险,效忠江泽民这样一个过气的老贼,去和在位的顶头上司过不去,他。们决不愿意为了捍卫江泽民的利益而去做陈良宇第二。
   中共国的组织制度是所谓“民主集中制”的独裁集权,制度,制度给予了总书记极大的权力,这种由制度支撑的巨大独裁权力,是除了邓小平、陈云等强势元老以外的人所无法颠覆的,而且当年邓小平、陈云颠覆总书记赵紫阳的权力,自己差一点还翻了船,还得制造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六四屠杀(等于军事政变)才解决问题。
   由此可见,江泽民、曾庆红根本没有能力架空胡锦涛,李长春、贾庆林、周永康、吴邦国、习近平为了自己的地位和巨大的既得利益,犯不着与胡锦涛对着干,已经身为“接班人”的习近平,为了自己能顺利接班,更不可能不听胡锦涛的指示。
   可见,所谓胡锦涛被架空的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至于亚笛星多所说的:胡锦涛因被架空而有志不能伸、想做戈尔巴乔夫而不能,甚至比胡耀邦、赵紫阳还没有实权云云,就更离谱了。
   总之,把胡锦涛犯下的罪行都能归到江泽民头上是糊涂的;江泽民的罪归江泽民,胡锦涛的罪归胡锦涛,胡锦涛必须要为其上台六年来的暴政负首要责任。
   大谬四,认为胡锦涛与江泽民、曾庆红有根本区别。这完全是昏聩的见识,胡锦涛六年来的施政那一点比江泽民、曾庆红开明?在维护一党专制上胡锦涛与江泽民、曾庆红可有任何本质区别?六年来中国人权状况的大倒退说明,要说有区别的话,那就是:胡锦涛比江泽民、曾庆红更左、更坏、更阴、更狠!试问:胡锦涛抓的法轮功难道比江泽民少?胡锦涛的禁书、封网难道不比江泽民更严、更硬?胡锦涛对民运人士的打压、迫害、抓判难道比江泽民为轻?胡锦涛时期中共对社会、文化、经济的专制管控比起江泽民时期是减轻了、还是大大收紧了?
   有人认为:胡锦涛上台以来的暴政都是江泽民、曾庆红的人马干的,为的是栽赃和抹黑胡温。这就怪了,如果建设象现在这种紧套子一般专制的“和谐社会”是江泽民的意思,江泽民为何不在自己在位的时候大干一番,以顺便把接班人胡锦涛也“套住”,还要等自己退位后来更费力地实现?再说,中共政权是个与民意无关的政权,历来以“宁左勿右”为通行准则,江泽民若是选择在自己退位后通过自己的马仔实施“紧套”左倾倒退,以“栽赃”、“抹黑胡温”,能够损害胡锦涛什么呢?
   事实上,在维护中共专制统治上,胡锦涛不仅与江泽民、曾庆红没有大的区别,而且比江、曾更坏。但因为对胡锦涛的痴迷,某些人士、群体却总是闭着眼睛不分青红皂白地捧胡打江,盲目地为胡锦涛抓权喝彩,似乎侵犯人权的不是专制体制,而仅仅是上海的某几个“坏人”,似乎只要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就擒,中国的专制制度就不再吃人了。我倒想提醒这些糊里糊涂的健忘症患者:当年江青等“四人帮”就擒之后,中共国继续发生着什么——枪毙残杀思想犯王申酉、李九莲、钟海源、发动援救红色高棉的对越不义战争、暴力计生、“严打”、六四屠杀、镇压法轮功、截访、大抓异已分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