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研韬观察
[主页]->[百家争鸣]->[研韬观察]->[我看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
研韬观察
·关于“西藏问题”的国际博弈
·八成港人反对台独藏独/毕研韬
·卫藏、康巴和安多/毕研韬
·神秘的海南黎族文化
·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
·毕研韬:我为什么关注西藏
·毕研韬:新疆人抗议境外记者蓄意挑拨
·谁会相信高雄市政府?
·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毕研韬
网络传播
·社交性网站——没有硝烟的战场
文化教育
·给2013级同学的九条建议
·文化的翅膀在哪里?
·如何推动全球华文大融合?/毕研韬
·抢救皮影艺术的民间艺人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记季羡林先生的两次题词
·被学生误解是常态/毕研韬
政治传播
·领导人卡通片是政治传播的可贵突破
·中国亟需政治传播学
·中国的政治传播新纪元
·权力与传媒关系散论
·传媒,权力博弈的舞台
·媒体,客观公正性何在?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的朋友们
·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新闻,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毕研韬:谁来推进公民的话语权?
·权力运行:阳光下的“阴谋”
·中国媒体是“第N权”?
·试析NGO会议传播
·中国需要传播学吗?
·中国的“王道”与“软实力”
·重新审视美式“宣传”
·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政治传播学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政治传播学研究
·略论《中华新闻报》的倒闭/毕研韬
·从李肇星写诗看中国政客形象
·美国专家称赞中国信息公开
·传播学视角下的民意与管治
·《多维新闻网》易主的警示/毕研韬
·周恩来陈毅批左派报纸/毕研韬
·毕研韬:民调是新闻的宿敌?
·毕研韬:中国特色的政治传播
国际传播
·自由亚洲电台背景分析
·毕研韬:美国外宣媒体的变革与启示
·新媒体时代的舆论战
·亚太世纪中国媒体的使命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美关系的真正威胁?/毕研韬
·“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美国“外宣”理念值得解剖
·中国“外宣”亟需脱胎换骨/毕研韬
·对外宣传与国家软实力
·中国能否收购《新闻周刊》?
·毕研韬:媒体阻碍世界和平?
·国际博弈讲究“期望管理”
·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陷阱
·[书评]美国,以宣传统治世界?
·书评:洞察全球传播的本质
·《用信息颠覆世界》序
·传播的动机是颠覆
·书评:舆论外交时代的危机
·谁会关注中国形象?
·迷雾下的中国国际形象
·剧变中的美国公共外交/毕研韬
·美国公共外交女掌门
·提升中国形象的三大法门
·谁来挽救中国形象?
·毕研韬:影响中国形象的三大要素
·胡锦涛“困惑”了谁?/毕研韬
·欧洲学者为啥关注中国/毕研韬
·欧洲社会科学研究对我国的启示
·毕研韬:美国是中国的头号敌人?
·“教育外交”的格局不够大
环球掠影
·亚太“江湖”,何以动荡?
·21世纪的战争型态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爱尔兰科克市举办中国新年晚会
·西方真的“新闻自由”?
·让我吃惊的爱尔兰女总统/毕研韬
·美国Editor & Publisher停刊之警示
·必须严控“德新海”人质报道/毕研韬
·爱尔兰全国大游行 抗议政府劫贫济富/毕研韬
·揭秘:劫持中国货轮的索马里海盗/毕研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看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

   毕研韬 (海南大学)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是,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地承认,这些变化不仅有令人称道的积极效果,同时也有不容忽视的消极影响。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的经济总量得到了极大提升,群众的物质生活水平有了明显改

   善,但老百姓承担的成本压力与其分享到的改革成果却不成比例。财富分配严重不均、生活成本不断增加、生态环境急剧恶化、官员贪腐蔑视苍生、官商合谋巧取豪夺、社会矛盾日趋显化。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得以极大丰富,文化生活水平得到迅速提高,但离老百姓的需求还有很大的距离。市场化和全球化浪潮击垮了中国人原有的精神支柱,而新的信仰体系却未能及时建立起来。官方媒体提供的各类节目依然高唱“主旋律”,新闻媒体仍长于“下达”而短于“上传”。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人的商品意识已深入骨髓。官位、批文、教育、文凭、论文不同程度地沦为商品,贪腐、虐童、矿难、毒奶成为金钱至上价值观的副产品。中国的发展似乎已证明了一位日本学者的断言:世界上任何大国的经济腾飞无不以道德的沦丧为代价。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已淹没在全球化浪潮中。“公民社会”(civil society)已经全球化,国际因素对国内事务的影响日益深刻而复杂,“干预权”理念已经浮出水面。无论是国内治理还是全球治理,中国都不能无视国际游戏规则的存在。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公民的权利意识和参与意识空前高涨。网络、手机的迅速普及使信息传播更加快捷便利,利益多化化伴随价值多元化,民意已成为不容决策者忽视的社会力量。更多的独立知识分子开始仗义执言,普通大众业已习惯了“集体散步”。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华民族对民主的呼唤如此急迫,以致于温家宝总理近日承诺:逐步完善民主选举制度,使国家权力真正属于人民、真正服务于人民;改善法制,依法治国,建立独立公正的司法系统;政府接受群众监督,政务透明,特别是要接受新闻媒体的监督。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在剧烈的阵痛中摸索前行。中国的利益集团早已形成,而“公民社会”尚未建立。中国的各界精英对政府决策的影响日趋明显,而普通民众尚缺乏有效的利益诉求机制。中国的改革开放将向何处去?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有多少人意识到了危机的严重性并愿意采取行动来改变中国的未来进程。
   
   (原载《联合早报网》2008年10月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