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世界是一個“騙局”]
严家祺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南海的四种海域
·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中国也应当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
海外民运
·
·1993年海外民运大分裂旧文
·《苹果日报》文章《伦敦会见方励之》
·逮捕刘晓波更扩大了《08宪章》的影响
·零八宪章和刘晓波面对中国的“非人政治”(2009-12-25)
·中国民主党人的“千年刑期”
·中共當局三次迫害高瑜
·釋放王炳章!“釋放”王軍濤!
·嚴家祺:王炳章和時代廣場的鐵籠
·王炳章朋友遍天下,我们的心因王炳章的苦难而滴血
·维权律师是缔造中国法治的中流砥柱
·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
·刘晓波和08宪章的精神永垂不朽!
·刘晓波永远与08宪章不可分离
·輓聯配空椅大華府公祭劉曉波
·
新贴文章
·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政治十年一变(东部论)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严家祺谈钱钟书——致北京友人书
·什么是感觉的『死而复生』?什么是生活的『极简主义』?
·怎样看待中国金融的『世界接轨』?
·文革三大根源
·五十年後谈文革 香港《信报财经新闻》
·五十年後谈文革 香港《信报财经新闻》
·“老红卫兵”遇到了“新问题”
·《文革十年史》资料搜集记
·敏感的文革五十周年
· 博讯网址: http://blog.boxun.com/hero/yanjiaqi99
·人性并未泯灭,乌云镶着金边
·资本主义的弊病要用资本主义的办法来解决
·中央政治局要取消常委
·李洪林去世标志一个时期的结束
·“红朝”的皇位更迭类同“元朝”
·关于“民阵已亡”的声明
·政治气象学
· 转发中国国内谈“人生”作品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暴风雨後的晚霞
·傍晚暴风雨後的晚霞
·民主与社会公正:政府作用的比较分析
·就纽约召开中国前途研讨会致友人的信
·给半个世纪前老同学的信
·读严家其的哲学政治幻想小说
·地球的全球化与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被太阳吞没的命运
·沉痛悼念白玛旺杰先生
·严家祺長期寫作計劃
·12篇经济学金融学文章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策根源
·特朗普胜选的四大因素
·“青联”时期的胡锦涛
·外資撤離中國將成潮流
·“权力”往往放大了人的“动物性”
· 儒家和三大宗教的极简概括
·关于文章作者的说明
· “新舊重商主义”的四个共同点
·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摘要
·人类史上的三大灾难
·特朗普代表谁的利益?
·赵克强文章《韩国总统这活儿,真不是人干的》
·严家祺30年後的随想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1056篇文章目录
·文章目录——为存储网上而用
·政治从根本上来讲是人类的“动物行为”
·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严家祺:数字货币和全球总账本
·TG:把「贪官公敌」王岐山推上审判台
·超越唯物论和唯心论
·耶路撒冷的前途:一城两国
· 耶路撒冷可实行“一城两国”
·纽约世界日报:吳敦義將帶國民黨重執政
·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祖先是兄弟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2005年)
·我们的邻居
·一位反对中国民主化的美国“埃里克”
·香港《明报》邓小平毛泽东对话录
·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严家祺:权力与权利
·阮耀钟谈科大校长管惟炎
·全球化中的商品技术资本和人的流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是一個“騙局”

世界是一個“騙局”


(香港《前哨》月刊2008-11-1)


嚴家祺


閉塞的村寨民風淳樸


   一個閉塞的、只有數十、數百人的村寨,人們世世代代居住在那里,與臨近村寨的交往十分有限。這樣的村寨,民風淳樸,少有欺騙。由于同一村寨都互相認識,“抬頭不見低頭見”,如果有一人欺騙了他人,這個人就會失去人們對他的信任。要恢復信任,這個人要作很大努力。
   在大城市,每一個人認識的人十分有限。如果城市中的人口流動性高,就是在一個小社區,也難維持村寨的淳樸民風。在紐約,往往可以看到這樣的情景,一家集資公司開辦了幾年,當它經營得有聲有色、集得了大量資金後,突然有一天,這家公司的老板失蹤了。紐約曼哈頓高樓林立,雷曼兄弟投資銀行、美林公司曾在這里,全世界最大的保險業巨頭——美國國際集團(AIG)也在這里。一家家投資銀行的破產、保險公司的倒閉,在本質上與一家小小的集資公司的垮臺大同小異。

金融風暴是一連串大騙局形成的


   動物個體之間、人類和動物之間都能建立信任關系,而唯有人類才能在群體之間建立、發展“信任體系”。家庭、社團、企業、國家都是“信任體系”。金融市場的關鍵在于信任。
   美國波爾大學教授鄭竹園說,金融風暴是一連串大騙局形成的。經濟學專家認為,這次金融風暴的源頭在房地產投機,營建商、房貸公司只顧賺錢,不管買主是否負擔得起;銀行將房貸債券打包,轉賣給房利美、房地美和投資銀行,這些公司和投資銀行再將這些貸款賣給只顧賣數以千萬計的投資人。
   現代市場經濟充斥騙局。所有騙局都是“騙子”與“受騙人”共同造成的成果。在現代社會中,投資人數以千萬計,投資銀行或證券公司使借款人與債權人之間產生許許多多中間環節,借款人還不起錢時,債權人根本不知道是誰借的錢。投資銀行還創造許多復雜的金融衍生產品。這些投資銀行或證券公司往往是用復雜的管理機構、規章、程序、報表來迷惑數以千萬計的投資人,以取得投資人的信任,而在投資銀行或證券公司不斷擴張、發展的過程中,投資銀行或證券公司中的高層人士,通過各種合法的和非法的、看得見的和看不見的方法攫取巨大利益。那位把美國雷曼兄弟投資銀行搞垮的、長期任職的首席執行長理查•富爾德(Richard Fuld)在過去幾年中,他共得到5億美元的紅利和報酬,僅去年他就賺了4500萬美元。美林公司的首席執行長歐尼爾(E.Stanley O’Neal)去年拿到1億6100萬美元年薪。一些人還會利用金融系統的漏洞,進行欺詐。據《紐約郵報》10月4日報道,一個俄羅斯移民家庭利用銀行的次貸漏洞,近幾年共騙到2億美元的貸款。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認為,当前的这场堪比1929年华尔街大崩盘的新金融危机,
   
世界是一個“騙局”

   (圖1)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
   是一种金融机构不诚实加上决策者无能的模式结出的恶果。银行方面相互间在贷款和资产上投下了巨大的赌注。而所设计的各种复杂的交易,只是为了转移风险,以及掩盖资产价值的下跌。投資銀行或證券公司的倒閉,是投資銀行或證券公司歷經數十年建立的“信任體系”的崩潰。所以,在缺乏政府有效監管的情況下,投資銀行或證券公司中層出不窮的“金融欺騙”是現代社會對大多數投資者財產的一種掠奪方式。
   
世界是一個“騙局”

   (圖2)紐約華爾街
   

“一只看不見的手”不足以調節現代市場


    實際的市場經濟與“理想市場”(Perfect Market)有一個根本區別,在“理想市場”中,交易是即刻進行的,沒有風險因素。而實際的市場經濟,存在大量的“非即刻交易”,交易的一方作出“單方行動”和在獲得報酬之間,有一個“時滯”(Time Lag),在投入資源後存在著風險。而且,實際的市場經濟中,存在著許多“非經濟交易”,無法訂立一般合同,交易必須建立在信任基礎之上。現代經濟中为了转移风险而形成的各种复杂的交易,包含著一個接一個“時滯”,使人們無法弄清楚風險的大小,也無法弄清楚“信任對象”。所以光憑亞當•斯密的“一只看不見的手”,無法使現代市場經濟長期維持正常秩序,美國今日的金融風暴既是“金融机构不诚实”的產物,也是把實際市場經濟“理想化”、政府對金融市場過少規管的結果。
    在今日中國,許許多多食品生產者的商業道德蕩然無存,假冒偽劣的商品,在現代化的商品包裝下,已泛濫成災,三鹿毒奶粉事件就是典型。在數十家國產奶粉廠的嬰幼兒配方奶粉中,檢驗出三聚氰胺這種原本用于涂料、皮革加工的有機化學原料,其中,三鹿奶粉最為嚴重。全國數以萬計的嬰幼兒因食用有毒奶而患上了腎結石。在政治領域,假話、大話、空話、套話充斥官場,掩蓋造假司空見慣,說的與做的完全不同,政治上的虛假加劇了商業欺詐。中國的金融欺騙也相當嚴重,在全球金融風暴中,中國的投資者實際上受到了雙重的“金融欺騙”。

動物的擬態現象


   欺騙現象在人類群體中獲得了比任何動物群體中高度的發展﹐“金融欺騙”則是現代社會中高度發展的欺騙。但在動物中﹐可以找到許多帶有欺騙因素的現象。最典型的就是擬態(mimicry)現象﹐即一種生物在形態﹑行為等特徵上模仿另一種生物而從中獲益的生態適應現象。里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自私的基因》一書中談到“擬態”現象時說﹕有的蝴蝶 “為了保護自己而模擬其他味道惡劣的或帶刺的昆蟲的外貌。我們自己也經常受騙﹐以為有黃黑條紋相间的食蚜蠅就是胡蜂。有些蒼蠅在模擬蜜蜂時更惟妙惟肖。肉食動物也會說謊。琵琶魚在海底耐著性子對待﹐將自己隱蔽在週圍環境中﹐唯一觸目的部份是一塊蟲一樣蠕動的肌肉﹐它掛在魚頭上凸出
   
   (图3)琵琶鱼
   的一條長長的”釣魚竿”的末端。小魚游近時﹐琵琶魚會在小魚面前抖動它那蟲一樣的釣餌﹐把小魚引到自己隱而不見的嘴巴旁﹐然後大嘴突然張開﹐小魚被囫圇吞下。”不過擬態現象是生物本能的表現﹐它與人類有意的欺騙行為是不同的。但兩者的相同點是﹐都是“偽裝”。那些滑向倒閉的投資銀行或證券公司復雜的管理規章、形形色色復雜的金融衍生產品,在“功能”上與假冒偽劣商品的美觀的包裝、與動物的“擬態現象”是一樣的,而且比動物進了許多步,從無意的﹑本能的、個體的“偽裝”﹐到有意的、通過復雜的社會組織機構來進行“欺騙”和“偽裝”。
    人類是一種能改造環境的動物。人類生存的環境,有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社會環境是一種“活環境”。馬克思主義的產生是人類企圖改造資本主義“活環境”的一次努力。二十世紀蘇聯、東歐、中國“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實踐表明,政府對經濟的“全能主義”控制,不僅扼殺了市場和人的經濟積極性,而且,扼殺了人的自由。當蘇聯解體、中國放棄“計劃經濟”後,“自由放任”成了主宰全球的經濟思想,在中國到處泛濫18、19世紀“老資本主義”弊端的同時,西方世界則卷入空前的金融風暴之中。可以說,今日的世界,除了科學藝術和專門領域外,除了家庭朋友和淳樸的山村社區外,人與人通過信息交流而不能直接接觸的世界,到處都是“騙局”。在這樣的意義上,可以說,“世界是一個騙局”。
   

所有禮儀都可能是一場騙局


   與動物相比﹐人的偽裝不僅表現在經濟領域,而且,在政治領域也充斥形形色色的偽裝。經濟領域中充斥騙局,政治領域中,同樣充斥騙局。
   專制制度是人類最早發明的“偽裝制度”, 金碧輝煌的宮殿、各種各樣隆重的宮廷禮儀,帝王崇拜,都是為了刻意拉開“帝王”、大臣與民眾之間的距離,營造民眾對專制者的“信任”。就是在今天, 豪華的辦公室,也是為了拉開“主人”和“來賓”之間的距離,增加“來賓”對“主人”的信任度而人為地設計出來的。而現代傳媒的發展,又大大拉開了本來平平常常的、但被媒體“焦聚”的“大人物”與民眾之間的距離,使人們形成對這些“大人物”的“假象”。
   
世界是一個“騙局”

   (圖4)法國的楓丹白露宮
   多年前,我應邀到匈牙利參加一次會議。會議開幕式使我大開眼界。在隆重的歡迎儀式下,會議主持人和一行“貴賓”沿著百米長的紅地毯步入會場。在紅地毯的兩側,站立著兩排中世紀歐洲宮廷身穿華麗服裝的“侍從”。近處還有七、八名騎兵在緩步走動。我仿佛覺得置身于中世紀歐洲的王宮一般。我原以為,如此隆重的開幕式是匈牙利官方機構主辦的。事後,我了解到,歡迎儀式是會議主持人花錢請專門的公司操辦的。這時,我隱約感到,這是一場“善意的騙局”,借此抬高會議主持人在“來賓”心目中的地位。“儀式”的主要功能是為了形成共同注視中心。這也使我想到,就是官方儀式,除了為了形成共同注視中心外,與私人舉辦的儀式一樣,也帶有 “自我顯耀”的因素。

“受騙人”都是在利益驅動下自愿受騙


   人類社會的規范,從家庭、社團到國家、國際組織的規范,不同于自然界的規律,帶有人為的性質。許多規范是長期自然形成的,這些規范適合人性、適合人類群體的特性,即使有人要改變它,經過反復,許多規范還會維持下來。英國思想家邁克爾•歐克肖特(Michael Oakeshott,1901-1990)在談“保守”時說:“保守就是寧要熟悉的東西不要未知的東西,寧要試過的東西不要未試的東西。”然而,人類社會中總是存在著變革的要求,而變革就是人的“有意行為”,就是確立新的“人為規范”。
   人類社會中的一切“騙局”,都是“騙子”使“受騙人”相信,他們可能獲得的利益遠遠大于可能的損失,在這樣情況下,“受騙人”把“控制資源”的權利轉讓給“騙子”。“受騙人”都是在利益驅動下自愿受騙。在金融領域,投資人永遠在冒風險,華爾街的企業不過是在賺他們的錢而已。在政治領域中,“騙局”也是這樣的。專制制度用國家權力掩蓋欺騙,就是在民主制度下,仍然無法根絕政客、獵取權力者的欺騙和偽裝。民主的好處是可以通過自由的媒體及時擊穿欺騙和偽裝。與動物不同,人類有復雜的“內心世界”。人能夠掩飾自己內心真實的思想或秘密的願望﹐會戴著假面具出現在他人和人群中。戴著假面具的商人和政客充斥商場和官場﹐他們心懷叵測﹐卻用熱情友好的態度和甜言蜜語使人陶醉﹐而在背後拆臺﹐使人掉人陷阱﹐造成無可挽回的失敗。在權力世界中﹐每個人都設法掩蓋自己的缺點﹑弱點﹐隱藏自己的真實動機﹐卻想各種辦法揭開別人的假面具。由於人的偽裝並非本能﹐而是一種有意行為﹐這是一種費力費心的事﹐時間一久﹐偽裝就會在不經意中暴露出馬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