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徐水良文集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驳蔡贤斌
·我对蔡英文就职演说的几点感觉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随感、随想和随笔(一)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徐水良


   

2008-10-7


   
   (一)人的三种境界
   
   人有三种境界:
   
   1、最差的,就是流氓无赖中、最低档的那一类流氓无赖,不要脸皮,不考虑大家的观感,很无耻的那一种。人到不要脸,就没有救了。
   
   流氓有两大类,一类还保留江湖义气及流氓规矩,如中国传统黑社会的大多数。一类不遵守江湖义气和流氓规矩。
   
   后一类不遵守江湖义气和流氓规矩的,又分成两小类:一小类是死要脸皮的,如毛泽东;一类是死不要脸的,如邓小平。
   
   中国社会上不入流的流氓无赖,特别是当代那些流氓无赖,往往属于不要脸皮的一类。
   
   2、中间境界,是绝大多数。世界上的人,绝大多数,是要脸皮的。当然,要脸皮的人,又有不同的层次。
   
   粗糙一点,可以分成两大层次。就是虚伪型和朴实型。
   
   一般老百姓,大多数人属于朴实型。他们只是实实在在做人,实实在在维护自己的声誉。
   
   虚伪型的,有各种小类型,其中有一个类型,就是政客型人物。
   
   3、人的高境界,也是不考虑脸皮,不考虑自己的名誉,不考虑多数少数,不向多数献媚,只服从正义和事业的需要。
   
   表面上,他们也像第一种境界,连名誉都不要。但第一种境界,是流氓,是无赖,一切为了个人私利。第三种境界,他们连名誉都可以不要,却需要极大的勇气,需要忘我,需要不顾自己的一切利益,只顾正义和事业。
   
   这种高境界,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做到。
   
   
   (二)如何看待政客型人物
   
   如何看待只顾自己“形象”,只顾争取“多数”,不管原则的政客型人物?
   
   有的人,内心深处,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想当头,想出名。他们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所以他们比那些不要脸皮,“我是流氓我怕谁”的人,要好得多。
   
   他们往往给人一种正人君子的形象。但是,他们注意形象,主要不是为了自己的良心和道德,不是为了民主事业的根本需要,而是为了自己出名和当头,因此,他们的一切,都围绕出名和当头需要,平时到处拉人,拉关系,招降纳叛,都是为了别人讲好话,有好形象,壮大自己的势力。他们一般不批评坏人坏事,尽可能不得罪人。
   
   在对待整个民主事业上,也是这样,他们尽可能采取机会主义策略。尽可能献媚和屈从有强大力量的一方。他们不是首先考虑正义原则,来决定自己的立场。根据正义原则,如果正义在少数一方,义无反顾地站到少数一方。他们的考虑的是未来帮助他们当头的“选举”,而不是考虑正义和事业的需要,不是考虑正义和事业需要的有机结合,而是一切服从争取当选的需要。
   
   在政治上,他们是典型的政客,而不是政治家。
   
   所以,在许多问题上,例如在民族问题上,他们首先考虑的,不是民族平等、人性、人权、和人类的正义,而是他们的“选票”。所以,在中国,他们一般不敢得罪国家主义(民族主义),不敢坚决站到人权受到侵犯的少数民族一边,为了人类的正义事业,义无反顾地站到被压迫被侵犯者一边为被侵犯者呼吁。
   
   中国民主派当然要考虑策略,要考虑未来争取多数老百姓的支持。但是,策略考虑不是根本的,正义原则才是根本的。如果策略考虑违反正义原则,那就要义无反顾地服从正义,在服从正义的条件下,适当考虑策略需要。而不是像这些人那样,把策略需要放在第一位,为了策略需要,可以抛弃正义,抛弃原则。
   
   
   (三)人的四种类型
   
   严家其先生说,人有四类:
   
   1、不可以交朋友,也不可以合作的;
   
   2、可以交朋友,但不可以合作的;
   
   3、不可以交朋友,但可以合作的;
   
   4、可以交朋友,也可以合作的。
   
   我认为:
   
   第三种高境界的人,当然属于第4类,可以合作,也可以交朋友。
   
   第二种境界的,要脸皮的人,大多数也属于第4类。
   
   朴实型中的全部,都属于第四类,即可以交朋友,也可以合作。
   
   虚伪型中,不少也属于第四类,少数属于第2类或第3类。
   
   只有第一种境界的人,才属于第1类,不可以交朋友,也不可以合作。
   
   上面这种政客型人物,超常注意自己形象的人,大多也属于第4类。但是,会有矛盾,会有纠纷。当他们违反重大原则、或拼命招降纳叛,藏污纳垢,严重损害民主阵营的形象时,你可能就不得不与他们分开。
   
   
   (四)、破我执,破一切执
   
   这里的执,主要意思是执著。佛门强调破我执,然后逐步向破一切执发展。到后来,连对佛法的执著,连佛法本身,也要破除。
   
   人的低级阶段,没有执,没有理想,没有坚持,没有奋斗目标,浑浑噩噩,是一种悲哀。
   
   人的中级阶段,有了思想,有了理想,有了奋斗目标,有了执。
   
   如果这思想,这理想,这奋斗目标,是错误的,如社会主义马列主义共产主义,那就走上邪路。
   
   如果这思想,这理想,这奋斗目标,是正确的、正当的,那就走上正路。就应该执著去奋斗。
   
   但是,这种执著,应该适度,不可过分。
   
   人们为了生存,追求金钱,是正当的。但是,如果无限制地,甚至不择手段的去追求,那就走向反面。中国的富豪们,往往属于这一类。
   
   美国最富裕的富豪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全世界最富。但最后,他们将他们财富的大多数,捐出来做慈善,破了对财富的执,就走向了新的高境界。
   
   对其他名、利,地位的追求,也是一样。
   
   坚持对金钱、名利、地位的执,一天到晚挖空心思,提心吊胆,殚精竭力,费尽心思和体力,其实是很苦的事情。佛门讲究四大皆空,要摆脱苦海,虽属消极哲学,但有它的道理。
   
   对于思想、理论的坚持,也是同样。有的朋友,一天到晚宣传推销儒家思想,别人不接受,就把别人一律说成傻子、疯子、骗子。这样,他们就自己丑化自己,在大家心目中的印象,就从才子之类,逐步向丑角转化。这就是执得过分了。
   
   无论你的理论多么正确,都应该允许别人反对,你可以辩护,但不可过分。更不可以像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那样,把自己的思想理论强行规定为指导思想,搞思想专制。任何理论,无论这种理论多么正确,都不可以用法律规定为指导思想。因为这违反所有人人人平等的原则,违反所有人的个人、组织、群体、政党、思想,意识形态一律平等的原则,是典型的思想专制。
   
   无论是把宗教、把儒教、把马列、把自由主义,也包括把笔者提倡的人本主义,或者其它任何一种意识形态定为国家指导思想,尤其是定为国教,都是典型的思想专制,都是不可接受的。
   
   任何一种意识形态,成为指导思想,或者被人们抛弃,都只能出于相关人们的自愿选择,不能使用法律或其他强制规定。既不能强制别人接受,也不能强制别人放弃,更不可实行歧视。你可以自由推崇或自由批评,但不可以强制。
   
   甚至,上面提到的第三种高境界本身,不考虑个人私利、个人毁誉,也不可过分执著去追求,只可顺其自然。这就像佛法本身,也不可过分执著,也要破执。
   
   “古来圣贤皆寂寞”,如果你没有平常心,即使达到理论上的最高水平,你连可以进行理论探讨的水平相当的人也找不到;即使你的道德达到高境界,你也会感到被俗不可耐的低级境界包围所烦恼,你就会感觉非常寂寞。
   
   破一切执,顺其自然,你才能与世界和谐共处,自得其乐,没有寂寞。
   
   我们从对理想和奋斗目标的追求中走过来,要破一切执,更是非常非常不容易,我们一般都很难达到这个境界。这个境界,也许可以联系上面提到的第三境界,称为第四境界,最高境界。我们应该向这个境界前进,但同样要顺其自然,不可过执。

此文于2008年10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