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徐水良文集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大陆网友继续以激愤情绪抨击林嘉祥和中共当局
·网上评论两则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读帖有感:贵和贱
·问几个问题,有人信吗?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金融海啸的相关理论和解救法宝
·对魏京生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与台独人士的一次网上争论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对《08宪章》的初步看法
·分清两种不同性质的暴力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
·网文两则
·人权高于主权也是中共宪法条文的必然推论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界历史上多数情况是落后野蛮民族欺负先进文明民族
·台独分子喋喋不休的保贪腐谎言真让人烦
·台湾道路硬搬大陆是民族精神的自杀
·答害羞人儿:我为什么要反对台独?
·台湾人,追杀贪腐,切勿松懈!
·读“精英”奇文有感
·08宪章,中共偷鸡不着蚀把米
·谈民运圈现存问题的根本原因
·答格丘山先生:格老闭眼睛讲话
·书生误国
·思想自由和知识精英的道德责任
·金融海啸提出的新课题
·悼戈扬
·美国的经验给我们的教育
·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对洪哲胜先生的一个建议
·驳中国革命道路走不通、只能走改良道路的胡话
·江棋生兄糊涂
·中国异议人士应该关心老百姓切身利益
·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
·论突发庆典式革命
·关于未来中国的国号
·北方大旱给我们的教训
·关于联邦制问题
·"小英雄"林浩事迹被曝是骗局(相关文章并按语)
·关于文革屠杀
·为中国奴才正个名,为犬儒学派平个反
·简要概括:当代中国人造反的六个阶段
·08宪章为反对派分清阵线
·关于GOOGLE的反面参考作用
·答上海国保“新中国”
·胡安宁反咬一口,什么逻辑?
·中国狭义反对派沦陷区的一个奇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随感、随想和随笔(一)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徐水良


   

2008-10-7


   
   (一)人的三种境界
   
   人有三种境界:
   
   1、最差的,就是流氓无赖中、最低档的那一类流氓无赖,不要脸皮,不考虑大家的观感,很无耻的那一种。人到不要脸,就没有救了。
   
   流氓有两大类,一类还保留江湖义气及流氓规矩,如中国传统黑社会的大多数。一类不遵守江湖义气和流氓规矩。
   
   后一类不遵守江湖义气和流氓规矩的,又分成两小类:一小类是死要脸皮的,如毛泽东;一类是死不要脸的,如邓小平。
   
   中国社会上不入流的流氓无赖,特别是当代那些流氓无赖,往往属于不要脸皮的一类。
   
   2、中间境界,是绝大多数。世界上的人,绝大多数,是要脸皮的。当然,要脸皮的人,又有不同的层次。
   
   粗糙一点,可以分成两大层次。就是虚伪型和朴实型。
   
   一般老百姓,大多数人属于朴实型。他们只是实实在在做人,实实在在维护自己的声誉。
   
   虚伪型的,有各种小类型,其中有一个类型,就是政客型人物。
   
   3、人的高境界,也是不考虑脸皮,不考虑自己的名誉,不考虑多数少数,不向多数献媚,只服从正义和事业的需要。
   
   表面上,他们也像第一种境界,连名誉都不要。但第一种境界,是流氓,是无赖,一切为了个人私利。第三种境界,他们连名誉都可以不要,却需要极大的勇气,需要忘我,需要不顾自己的一切利益,只顾正义和事业。
   
   这种高境界,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做到。
   
   
   (二)如何看待政客型人物
   
   如何看待只顾自己“形象”,只顾争取“多数”,不管原则的政客型人物?
   
   有的人,内心深处,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想当头,想出名。他们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所以他们比那些不要脸皮,“我是流氓我怕谁”的人,要好得多。
   
   他们往往给人一种正人君子的形象。但是,他们注意形象,主要不是为了自己的良心和道德,不是为了民主事业的根本需要,而是为了自己出名和当头,因此,他们的一切,都围绕出名和当头需要,平时到处拉人,拉关系,招降纳叛,都是为了别人讲好话,有好形象,壮大自己的势力。他们一般不批评坏人坏事,尽可能不得罪人。
   
   在对待整个民主事业上,也是这样,他们尽可能采取机会主义策略。尽可能献媚和屈从有强大力量的一方。他们不是首先考虑正义原则,来决定自己的立场。根据正义原则,如果正义在少数一方,义无反顾地站到少数一方。他们的考虑的是未来帮助他们当头的“选举”,而不是考虑正义和事业的需要,不是考虑正义和事业需要的有机结合,而是一切服从争取当选的需要。
   
   在政治上,他们是典型的政客,而不是政治家。
   
   所以,在许多问题上,例如在民族问题上,他们首先考虑的,不是民族平等、人性、人权、和人类的正义,而是他们的“选票”。所以,在中国,他们一般不敢得罪国家主义(民族主义),不敢坚决站到人权受到侵犯的少数民族一边,为了人类的正义事业,义无反顾地站到被压迫被侵犯者一边为被侵犯者呼吁。
   
   中国民主派当然要考虑策略,要考虑未来争取多数老百姓的支持。但是,策略考虑不是根本的,正义原则才是根本的。如果策略考虑违反正义原则,那就要义无反顾地服从正义,在服从正义的条件下,适当考虑策略需要。而不是像这些人那样,把策略需要放在第一位,为了策略需要,可以抛弃正义,抛弃原则。
   
   
   (三)人的四种类型
   
   严家其先生说,人有四类:
   
   1、不可以交朋友,也不可以合作的;
   
   2、可以交朋友,但不可以合作的;
   
   3、不可以交朋友,但可以合作的;
   
   4、可以交朋友,也可以合作的。
   
   我认为:
   
   第三种高境界的人,当然属于第4类,可以合作,也可以交朋友。
   
   第二种境界的,要脸皮的人,大多数也属于第4类。
   
   朴实型中的全部,都属于第四类,即可以交朋友,也可以合作。
   
   虚伪型中,不少也属于第四类,少数属于第2类或第3类。
   
   只有第一种境界的人,才属于第1类,不可以交朋友,也不可以合作。
   
   上面这种政客型人物,超常注意自己形象的人,大多也属于第4类。但是,会有矛盾,会有纠纷。当他们违反重大原则、或拼命招降纳叛,藏污纳垢,严重损害民主阵营的形象时,你可能就不得不与他们分开。
   
   
   (四)、破我执,破一切执
   
   这里的执,主要意思是执著。佛门强调破我执,然后逐步向破一切执发展。到后来,连对佛法的执著,连佛法本身,也要破除。
   
   人的低级阶段,没有执,没有理想,没有坚持,没有奋斗目标,浑浑噩噩,是一种悲哀。
   
   人的中级阶段,有了思想,有了理想,有了奋斗目标,有了执。
   
   如果这思想,这理想,这奋斗目标,是错误的,如社会主义马列主义共产主义,那就走上邪路。
   
   如果这思想,这理想,这奋斗目标,是正确的、正当的,那就走上正路。就应该执著去奋斗。
   
   但是,这种执著,应该适度,不可过分。
   
   人们为了生存,追求金钱,是正当的。但是,如果无限制地,甚至不择手段的去追求,那就走向反面。中国的富豪们,往往属于这一类。
   
   美国最富裕的富豪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全世界最富。但最后,他们将他们财富的大多数,捐出来做慈善,破了对财富的执,就走向了新的高境界。
   
   对其他名、利,地位的追求,也是一样。
   
   坚持对金钱、名利、地位的执,一天到晚挖空心思,提心吊胆,殚精竭力,费尽心思和体力,其实是很苦的事情。佛门讲究四大皆空,要摆脱苦海,虽属消极哲学,但有它的道理。
   
   对于思想、理论的坚持,也是同样。有的朋友,一天到晚宣传推销儒家思想,别人不接受,就把别人一律说成傻子、疯子、骗子。这样,他们就自己丑化自己,在大家心目中的印象,就从才子之类,逐步向丑角转化。这就是执得过分了。
   
   无论你的理论多么正确,都应该允许别人反对,你可以辩护,但不可过分。更不可以像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那样,把自己的思想理论强行规定为指导思想,搞思想专制。任何理论,无论这种理论多么正确,都不可以用法律规定为指导思想。因为这违反所有人人人平等的原则,违反所有人的个人、组织、群体、政党、思想,意识形态一律平等的原则,是典型的思想专制。
   
   无论是把宗教、把儒教、把马列、把自由主义,也包括把笔者提倡的人本主义,或者其它任何一种意识形态定为国家指导思想,尤其是定为国教,都是典型的思想专制,都是不可接受的。
   
   任何一种意识形态,成为指导思想,或者被人们抛弃,都只能出于相关人们的自愿选择,不能使用法律或其他强制规定。既不能强制别人接受,也不能强制别人放弃,更不可实行歧视。你可以自由推崇或自由批评,但不可以强制。
   
   甚至,上面提到的第三种高境界本身,不考虑个人私利、个人毁誉,也不可过分执著去追求,只可顺其自然。这就像佛法本身,也不可过分执著,也要破执。
   
   “古来圣贤皆寂寞”,如果你没有平常心,即使达到理论上的最高水平,你连可以进行理论探讨的水平相当的人也找不到;即使你的道德达到高境界,你也会感到被俗不可耐的低级境界包围所烦恼,你就会感觉非常寂寞。
   
   破一切执,顺其自然,你才能与世界和谐共处,自得其乐,没有寂寞。
   
   我们从对理想和奋斗目标的追求中走过来,要破一切执,更是非常非常不容易,我们一般都很难达到这个境界。这个境界,也许可以联系上面提到的第三境界,称为第四境界,最高境界。我们应该向这个境界前进,但同样要顺其自然,不可过执。

此文于2008年10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