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徐水良文集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为革命呐喊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关於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两点建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再驳中产阶级理论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真假爱国主义
·批判“超限战”法西斯恐怖主义战争理论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高薪养贪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随感、随想和随笔(一)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徐水良


   

2008-10-7


   
   (一)人的三种境界
   
   人有三种境界:
   
   1、最差的,就是流氓无赖中、最低档的那一类流氓无赖,不要脸皮,不考虑大家的观感,很无耻的那一种。人到不要脸,就没有救了。
   
   流氓有两大类,一类还保留江湖义气及流氓规矩,如中国传统黑社会的大多数。一类不遵守江湖义气和流氓规矩。
   
   后一类不遵守江湖义气和流氓规矩的,又分成两小类:一小类是死要脸皮的,如毛泽东;一类是死不要脸的,如邓小平。
   
   中国社会上不入流的流氓无赖,特别是当代那些流氓无赖,往往属于不要脸皮的一类。
   
   2、中间境界,是绝大多数。世界上的人,绝大多数,是要脸皮的。当然,要脸皮的人,又有不同的层次。
   
   粗糙一点,可以分成两大层次。就是虚伪型和朴实型。
   
   一般老百姓,大多数人属于朴实型。他们只是实实在在做人,实实在在维护自己的声誉。
   
   虚伪型的,有各种小类型,其中有一个类型,就是政客型人物。
   
   3、人的高境界,也是不考虑脸皮,不考虑自己的名誉,不考虑多数少数,不向多数献媚,只服从正义和事业的需要。
   
   表面上,他们也像第一种境界,连名誉都不要。但第一种境界,是流氓,是无赖,一切为了个人私利。第三种境界,他们连名誉都可以不要,却需要极大的勇气,需要忘我,需要不顾自己的一切利益,只顾正义和事业。
   
   这种高境界,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做到。
   
   
   (二)如何看待政客型人物
   
   如何看待只顾自己“形象”,只顾争取“多数”,不管原则的政客型人物?
   
   有的人,内心深处,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想当头,想出名。他们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所以他们比那些不要脸皮,“我是流氓我怕谁”的人,要好得多。
   
   他们往往给人一种正人君子的形象。但是,他们注意形象,主要不是为了自己的良心和道德,不是为了民主事业的根本需要,而是为了自己出名和当头,因此,他们的一切,都围绕出名和当头需要,平时到处拉人,拉关系,招降纳叛,都是为了别人讲好话,有好形象,壮大自己的势力。他们一般不批评坏人坏事,尽可能不得罪人。
   
   在对待整个民主事业上,也是这样,他们尽可能采取机会主义策略。尽可能献媚和屈从有强大力量的一方。他们不是首先考虑正义原则,来决定自己的立场。根据正义原则,如果正义在少数一方,义无反顾地站到少数一方。他们的考虑的是未来帮助他们当头的“选举”,而不是考虑正义和事业的需要,不是考虑正义和事业需要的有机结合,而是一切服从争取当选的需要。
   
   在政治上,他们是典型的政客,而不是政治家。
   
   所以,在许多问题上,例如在民族问题上,他们首先考虑的,不是民族平等、人性、人权、和人类的正义,而是他们的“选票”。所以,在中国,他们一般不敢得罪国家主义(民族主义),不敢坚决站到人权受到侵犯的少数民族一边,为了人类的正义事业,义无反顾地站到被压迫被侵犯者一边为被侵犯者呼吁。
   
   中国民主派当然要考虑策略,要考虑未来争取多数老百姓的支持。但是,策略考虑不是根本的,正义原则才是根本的。如果策略考虑违反正义原则,那就要义无反顾地服从正义,在服从正义的条件下,适当考虑策略需要。而不是像这些人那样,把策略需要放在第一位,为了策略需要,可以抛弃正义,抛弃原则。
   
   
   (三)人的四种类型
   
   严家其先生说,人有四类:
   
   1、不可以交朋友,也不可以合作的;
   
   2、可以交朋友,但不可以合作的;
   
   3、不可以交朋友,但可以合作的;
   
   4、可以交朋友,也可以合作的。
   
   我认为:
   
   第三种高境界的人,当然属于第4类,可以合作,也可以交朋友。
   
   第二种境界的,要脸皮的人,大多数也属于第4类。
   
   朴实型中的全部,都属于第四类,即可以交朋友,也可以合作。
   
   虚伪型中,不少也属于第四类,少数属于第2类或第3类。
   
   只有第一种境界的人,才属于第1类,不可以交朋友,也不可以合作。
   
   上面这种政客型人物,超常注意自己形象的人,大多也属于第4类。但是,会有矛盾,会有纠纷。当他们违反重大原则、或拼命招降纳叛,藏污纳垢,严重损害民主阵营的形象时,你可能就不得不与他们分开。
   
   
   (四)、破我执,破一切执
   
   这里的执,主要意思是执著。佛门强调破我执,然后逐步向破一切执发展。到后来,连对佛法的执著,连佛法本身,也要破除。
   
   人的低级阶段,没有执,没有理想,没有坚持,没有奋斗目标,浑浑噩噩,是一种悲哀。
   
   人的中级阶段,有了思想,有了理想,有了奋斗目标,有了执。
   
   如果这思想,这理想,这奋斗目标,是错误的,如社会主义马列主义共产主义,那就走上邪路。
   
   如果这思想,这理想,这奋斗目标,是正确的、正当的,那就走上正路。就应该执著去奋斗。
   
   但是,这种执著,应该适度,不可过分。
   
   人们为了生存,追求金钱,是正当的。但是,如果无限制地,甚至不择手段的去追求,那就走向反面。中国的富豪们,往往属于这一类。
   
   美国最富裕的富豪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全世界最富。但最后,他们将他们财富的大多数,捐出来做慈善,破了对财富的执,就走向了新的高境界。
   
   对其他名、利,地位的追求,也是一样。
   
   坚持对金钱、名利、地位的执,一天到晚挖空心思,提心吊胆,殚精竭力,费尽心思和体力,其实是很苦的事情。佛门讲究四大皆空,要摆脱苦海,虽属消极哲学,但有它的道理。
   
   对于思想、理论的坚持,也是同样。有的朋友,一天到晚宣传推销儒家思想,别人不接受,就把别人一律说成傻子、疯子、骗子。这样,他们就自己丑化自己,在大家心目中的印象,就从才子之类,逐步向丑角转化。这就是执得过分了。
   
   无论你的理论多么正确,都应该允许别人反对,你可以辩护,但不可过分。更不可以像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那样,把自己的思想理论强行规定为指导思想,搞思想专制。任何理论,无论这种理论多么正确,都不可以用法律规定为指导思想。因为这违反所有人人人平等的原则,违反所有人的个人、组织、群体、政党、思想,意识形态一律平等的原则,是典型的思想专制。
   
   无论是把宗教、把儒教、把马列、把自由主义,也包括把笔者提倡的人本主义,或者其它任何一种意识形态定为国家指导思想,尤其是定为国教,都是典型的思想专制,都是不可接受的。
   
   任何一种意识形态,成为指导思想,或者被人们抛弃,都只能出于相关人们的自愿选择,不能使用法律或其他强制规定。既不能强制别人接受,也不能强制别人放弃,更不可实行歧视。你可以自由推崇或自由批评,但不可以强制。
   
   甚至,上面提到的第三种高境界本身,不考虑个人私利、个人毁誉,也不可过分执著去追求,只可顺其自然。这就像佛法本身,也不可过分执著,也要破执。
   
   “古来圣贤皆寂寞”,如果你没有平常心,即使达到理论上的最高水平,你连可以进行理论探讨的水平相当的人也找不到;即使你的道德达到高境界,你也会感到被俗不可耐的低级境界包围所烦恼,你就会感觉非常寂寞。
   
   破一切执,顺其自然,你才能与世界和谐共处,自得其乐,没有寂寞。
   
   我们从对理想和奋斗目标的追求中走过来,要破一切执,更是非常非常不容易,我们一般都很难达到这个境界。这个境界,也许可以联系上面提到的第三境界,称为第四境界,最高境界。我们应该向这个境界前进,但同样要顺其自然,不可过执。

此文于2008年10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