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謝田文集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三鹿奶粉的消息,陡然给人们一种悲哀,一种窒息性的、无声的愤怒。图为今年9月12日北京敬客隆超市内从货架上撤下的三鹿牌奶粉。(Getty Images)

   那天与朋友一起吃饭,他是做中美贸易生意的。席间,还没等酒足饭饱,他就大倒苦水,说产品在中国的原材料涨价,从中国到美国的海运货柜运费翻了一番,人民币又升值两成,原本的利润被榨干,这生意简直就是没办法做了。我说那你就干脆涨价不就得了,把成本转嫁到你的客户、消费者头上,如何?而且,与你竞争的其他进口商、中国的制造商,也不都面临着跟你一样的问题嘛。他说那可不行,不管中国市场那面怎么折腾,美国市场这面不能涨价,涨价了生意可能就没了。

   这是在美国做中国产品生意不能涨价的故事。最近三鹿奶粉的事情沸沸扬扬,居然是一个中国产品在中国也不能涨价的事例。

   三鹿奶粉的消息一出,陡然感到一种巨大的悲哀,那是一种窒息性的、无声的愤怒,或者更准确的说,已经愤怒到说不出什么愤怒的地步了。从个人自私和自我保护的本性看,当时第一个念头是,还好我们女儿已经大了,而且在美国,没有什么问题,在中国的侄女、外甥们,都早已过了吃奶粉的年龄;但随后而来的念头则是,哎呀坏了,那些待哺的独生子女呢?他们的父母们该怎么耽心呢?

   “猫眼看人”论坛上有位先生,知道三鹿奶粉事件后,让媳妇给老家的妹妹打了个电话,让带孩子去检查一下。后来妻妹打来电话,说检查了,确诊得了肾结石,一起检查的还有两个孩子,也都得了肾结石。他们一个小小的县级医院里,就在那么一会儿,就检查出了三个。这位先生觉得,三鹿奶粉恐怕是一场国家级的灾难。随后,他还猛然想起了一句老生常谈:当什么什么的时候,我不说话;当什么什么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可以说话了。

   从媒体报导的三鹿公司以300万元收买、贿赂百度来删除负面的报导,以及河北省政府接到三鹿公司的少数持股者、新西兰一家公司要求召回搀毒奶粉的请求之后,刻意拖延、压制召回直到奥运之后的卑鄙做法看来,搀三聚氰胺以膨胀蛋白质含量的做法应该是人为和故意的。而这,就更让人感到心寒。

   说公司少数管理层人员没有良心,害人赚钱,我们都不吃惊,这个社会的道德水准在这样的水平上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让人们真正震惊的是,这三鹿公司那么多员工,就算总裁混帐,那一群副总裁呢?会计师呢?质量管理人员?生产线的经理、段长、工头、每一个工人?一个公司里成百上千的人们,他们都是怎么样想的呢?而且三鹿员工坦言,他们从不给自己的宝宝吃自产的奶粉。这样大面积的人们昧着良心做事,这简直是太恐怖了。而这样的社会会怎么样发展下去,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前景,善良的人们真是不愿意、也不敢再想下去了。

   中国的三鹿奶粉事件,让人想起了许多年前,世界快餐业巨头麦当劳遭受的一次严峻考验。麦当劳自问世以来,一直有许多传言跟它如影随形。其实,许多美国的大公司、快餐连锁店也都有类似的经历。有各种居心的人散布说,这些公司用奇奇怪怪的、甚至不道德的东西搀在汉堡包、三明治里,使得每个汉堡包、三明治可以省下公司几分钱。

   最惊心动魄的,是七十年代末有人说,他们在麦当劳的汉堡包里发现了蠕虫(Worms),公司在用虫子代替牛肉,广泛用在大麦克等汉堡包里;更滑稽的传言说,麦当劳使用牛的眼球,把它们搀在绞碎的牛肉里。更离谱的,是2000年前后在巴西的互联网上有一则传言,说麦当劳的牛肉是实验室里生产出来的,他们有那么一个产肉的怪物,怪物没有腿也没有角,甚至没有骨头,更没有眼睛、尾巴、和皮毛,只有一个网球大小的脑袋,与输送营养的管道联着,怪物能迅速的长肉,而人们则把饲料从管道直接送到怪物的胃里……

   
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中国低迷的房市中,居然有许多势力不许房子降价,这个任何国家、任何自由市场经济中最正常不过的市场反应。也因此,数量众多的民众对自有住宅更是可望而不可及。图为安徽农村的古老民宅。(Getty Images)

   麦当劳汉堡包里发现蠕虫(Worms),公司用虫子代替牛肉,甚至麦当劳把牛眼球搀在绞碎的牛肉里的传言,对公司的形象和销售的巨大负面影响,可想而知。但麦当劳没有因此而倒下,是因为假的就是假的,而真正诚实做生意的人们,一定会有良善的回报。

   谣言之初的混乱过后,人们从理智上就可以看清,这些传言都是恶意的谎言。要知道,蠕虫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远比牛肉要贵。麦当劳每年买大量的牛肉,假设他们真要用虫子来代替牛肉,就必须有许多生产虫子的“农民”。而在自由社会,要掩住成千上万“虫民”的嘴,是根本不可能的,纸是包不住火的。

   麦当劳公司的发言人当年说过的一句话,也是意味深长。他说,我们没有这样做,没有用虫子代替牛肉,因为那太昂贵了。这话有至少两层涵义,一个是造假的法律和道德成本太高,另一个是用蠕虫代替牛肉,比牛肉本身还贵,从经济上都不合算。

   在中国三鹿奶粉事件中,显然,管理层不是这样认为的,不然的话,他们就不会试图贿赂百度来删除负面报导、掩盖真相了。他们的三聚氰胺成本比牛奶要低,而造假的法律和道德成本对他们来说,更是低得可以不予考虑。另一种可能,就是他们不得不这样做,因为有来自上面、政府的压力。

   从企业内部管理来看,为公司辩解的人们说,今年以来奶粉原料大涨,翻了将近一倍,国家又不允许奶粉企业涨价,所以就加大了三聚氰胺的投放量,导致问题出大了。三聚氰胺的“含量非常的高,心也非常的黑”,小孩肾脏长石头都不管了。

   按理说,奶粉原料价格上涨,按市场规律,奶粉价格也应该水涨船高。虽然从一时看来,消费者会受害一时,但涨价的长久效应会是好的。因为利润空间大,其它企业会进入,其它材料来源也得以被开发,只要市场在,价格终究会降下来,人们应该允许市场有时间来做自然的调整。

   在中国的奶粉不许涨价的同时,细心的人们注意到,中国的房子则不许降价。

   在中国低迷的房市中,上海万科准备削价售房,出清手头的存货。这本来是最正常不过的市场反应,在任何国家、任何自由市场经济中,削价求售,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想降价的万科王石发现,“周围全是黑洞洞的枪口。”这威胁来自原来高价位买入的业主,来自于众多的炒楼者,更来自房地产业的同行。

   人们不难发现这些形形色色的大地产大享们的背后,是一个什么样的利益集团。一句“降什么不能降房价”的口号,则反映了他们真实的心态。看来,有许多人、许多势力,在中国亿万民众负担不起住房的时候,在房价涨到了荒谬绝伦的时候,最耽心的,不是房价回归自然,而是耽心房地产业整体的下跌。

   从民众的角度看,在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中,会选哪一个呢?无可争议的,当然是房子降价最好,因为那是大头。奶粉对独生子女家庭来说,最多也就吃上个两、三年;奶粉太贵,就母乳喂养好了,母乳其实更好。而房子降价,哪怕是每平方米降五百元,那会值多少袋奶粉呢?(当然,是不搀三聚氰胺的优质奶粉、外国奶粉。)

   中国市场的问题,显然在于“国家不允许奶粉企业涨价”。为什么国家不允许奶粉企业涨价呢?难道是这个国家,或者说这个国家的治理者们,特别热爱买奶粉的消费者吗?显然不是,“国家不许奶粉企业涨价”的背后,是政府用行政力量干预市场、人为的控制通货膨胀;如果允许奶粉涨价,联带着其它食品、生活必需品涨价,通货膨胀失控,会威胁政权的稳定。由此可见,恰恰是这个稳定政权的考量,才是小孩肾脏长石头背后最大的原因。

   而“黑洞洞的枪口”背后的势力不许房子降价的原因,则是不愿失去既得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不管是不许涨价的奶粉,还是不许降价的房子,喂奶的母亲和万科的东主面临的是同一个问题:亦即当局的自保、自肥、和自家天下永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不允许涨价有因,不允许不涨价,亦事出有因。

   人家抓住了权,又抓紧了钱。肾结石的孩子怎么去救呢,也许,先救大人吧。

   

   【市场营销系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