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
王先强著作
·《故国乡土》九、学业
·《故国乡土》十、死别
·《故国乡土》十一、政治风暴
·《故国乡土》十二、爱情/王先强
·《故国乡土》十三、下场
·《故国乡土》十四、人罐头
·《故国乡土》十五.解放了
·《故国乡土》十六.斗争继续
·《故国乡土》十七、结婚
·《故国乡土》十八、变/
·《故国乡土》十九、八哥鸟
·《故国乡土》二十、险中行
·《故国乡土》二十一、血路
·不欢而散/短篇小說
·笑而不答
·长官的悲哀╱短篇小说
·一只金戒指的故事
·半天逛荡
·《姐妹花》
·一家两制/短篇小說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日总是一方权威显赫的大官,日理万机,繁忙得很;最近,他又要出远门,到地球的那头去游转游转,得几天后才回来。他走前总得给家里安排一下,特别是目下毒奶粉结石婴儿甚么的,风头火势,自有人在找岔子,加上到了那头又得说几句高尚的话,表表心迹,万一前不对后,家里露出馅儿,岂不是给人机会大作文章,所以自家功夫必须绝对做得妥贴,不能马虎;这样想着,他就决意于海中央的家里召开一次家庭会议,对家人交待一下得千万注意的事项。
   
   
    日总的家可是金碧辉煌,闪珠光,溢寳气,绝不寻常。家庭成员倒简单,就是夫人和儿子。不过,论起势头来,却又不简单:夫人是有官在身的从商者,儿子是在商界舞弄权势人,都能搅海翻江,浑水摸鱼。一段时间以来,他们就摸到了许多条大鱼拎回家来了。
   

   
    这一天,一家人在家里坐下来,日总便开始了循循的交待。
   
   
    他首先向他的夫人交待:你的二百万元的钻石戒子,千万不要戴出来,更千万不要给记者拍摄到,不然,就露了天机了。
   
   
    随着,他向他的儿子交待:你同香港富豪合作搞生意,还有搞甚么卫生废料回收公司等等,都是有大利可图的,所以只能低调,再低调;你绝对不能站到台前来,绝对不能翻出你的底蕴来。
   
   
    日总接着说:「我离家几天,你们要特别注意!」
   
   
    夫人对丈夫的谨小慎微,很不以为然,道:「你睁大眼睛看看,你的上头,你的属下,有多少家,都是大发特发,发了上千万,上亿,上十亿百亿了,还不是张张扬扬的?人家还携着夫人,带出带入,风风光光;我这个夫人,却是收藏在密室,见不得人。如今我买了只钻石戒子,还不能戴出来,有这个理吗?」
   
   
    日总连连摇头,说:「妇人之见,妇人之见!请问你,你手里也是上亿了吧?你又官又商,怎么带你出来?叫你站到台上,让人品头论足?我得告诉你,我在外面给人的印象是清亷洁白、为平民尽忠的嘛,你要是爆了煲,爆出你手段高明家里藏着上箩的纸币,岂不是也毁了我?我丢了这个老总,丢了这个官,你们不也跟着完了?这点厉害关系你都不懂?」
   
   
    夫人心里不服,但默然不语了。
   
   
    日总叹了口气,接着又说:「你该知道,我官运得以亨通,首先是我看风使帆、小心翼翼,其次是面对大众,我又一片诚恳,说得头头是道,像勇于担勇于进取似的。这种艺术,说来简单,学来不易啊!我修炼得来今日,你们才有今日;你们是妇凭夫贵,子假父威呀……」
   
   
    他最后交待:对奶粉要千筛选,万筛选,只能用外国货;切记千万千万不要给囡囡沾上毒奶粉,肾里结了石就麻烦了。
   
   
    他有个孙,对孙爱护有加,称孙为囡囡。
   
   
    两天后,日总就到了地球的另一边。绕了半个大大的圈,彷佛走了很远很远,不想那里的人也都在议论毒奶粉的事,又像是在邻村似的;人们见到日总,话题也离不开结石婴儿,关切之外也有攻击污蔑。好在日总早有准备,翻出老一套,还是诚诚恳恳之下表示一番痛心……
   
   
    日总沉着脸、表情痛苦又诚实的说:「我们讯息公开、透明……毒奶品都下架了……我们是负责任的。」
   
   
    在数万个婴儿患了肾结石之后,讯息才公开,才透明,毒奶品才下架,这叫做负责任──那些善心的人听了尚且掩脸悄悄的表愕然,心中都不免发颤。
   
   
    在一次的会见之中,日总表现得很博学又很谦虚。他说他很喜欢《沉思录》,并引用了当中的一段话:「请看看那些所谓的伟大人物,他们现在都到哪里去?都烟消云散了。有的成为故事,有些甚至连半个故事都算不上。」这大概表明,他也是个伟大人物,不过已准备烟消云散,不留半个故事了。
   
   
    可是,日总接着又说,他有两点精神要留下来:一是遇到灾难时不要退缩……;二是一个政府要对人民负责……不应有任何特权。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一切权力都为了人民。
   
   
    日总还说:「我希望在我离世之后,人们能记住这位老总……」
   
   
    说得好听极了,可这说的又是甚么意思?说政府,说人民,实际上是在说他自己吧!?他自己不退缩,负责任,无特权,一切为人民……然而,刚在两天之前,在海中央的家庭会议上,他又扮的是甚么角色,交待了甚么,说了甚么,回答了他夫人甚么?他内实实在在一套,外虚虚晃晃又一套;内一套,外一套,人们真得细心的去辨别他的一套套。他跑到彼岸人家的地方手舞足蹈的又唱又念,无非是要瞒骗天下人吧?他在大庭广众之中委婉的表述这样的心路历程,不是在耍包装精巧的花招伎俩吗?
   
   
    意似不留半个故事,可又要留下两点精神,还要人们记住他──到底要咋办?原来是扮一番客气,却要立一座丰碑。
   
   
    日总的理想不失远大,精神不失高尚,但当他回到海中央的时候,周围的一些人可会瞧他不起,视他只是会向主人摇尾巴的一只看门狗……立碑,这些人首先就不会表示赞同,因为这些人之中有人总是想着给自己立碑的,哪轮得到看门狗……至于数万个结石婴儿的母亲、以至远一点的十万「幸福鬼」的阳间人,也有话要说……
   
   
    日总回到金碧辉煌的家;家人甚至都要在另一个角度上取笑他──修炼了一辈子,原来只成了一条海中央的看门狗,羞不羞人啊?人们哪里会记住一只狗啊?
   
   
    日总终究是要露出前不对后、或是后不对前的馅儿,留给人们话把儿……无数人们正在睁大双眼,看世事变幻……
   
   
    落得个烟消云散,还是个正常的、很好的结局,倘若弄巧成拙,搞到像其始祖那般的被订在历史罪恶柱上,遗臭千年,那才悲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