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耕文集]->[“科学发展观”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秦耕文集
·第二十四章:高墙内外:我父亲的1989
·第二十五章:审讯中的交锋
·第二十六章:当官方报纸发行到囚室
·第二十七章:具体的自由
·第二十八章:我在监狱里最漫长的一天
·第二十九章:梦里不知身是囚
·第三十章:肥美的臀部像书一样向两边打开……
·第三十一章:观看一只监狱苍蝇的飞行表演
·第三十二章:我无法体会一个罪犯的那份自豪
·第三十三章:能够直接抵达监狱深处的爱情
·第三十四章:铁打的监狱流水的囚犯
·狱中纪实终结篇:仰天大笑出狱去
·附录之一:监狱:中国人的自由之门(外三篇)
·附录之二:2005年1月21日抓捕秦耕始末
·附录之三:狱中诗草二章
法治时评
·12月4日:“宪法日”变成了“法宣日”
·我与法官的亲密接触
·也谈“作为执政党的法理基础”——批11月7日的《南方周末》
·中国焚烧国旗第一案
·选举制度:中国人心中永久的羞辱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上)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下)
·宪政百年轮回:用脚“走向共和”还是用嘴“走向共和”?
·民间公民维权运动的法治主义原则
·公民宪法权利:从书面文字到日常生活
·“全国哀悼日”:争取公开表达痛苦的天赋权利
·“选举年”:世界民主地图上的香港
·给警察“更高信任”还是“更低信任”?
·公民的言论自由之“矛”与政府的言论控制之“盾”
·我国宪法中“罢工权”的存与废
·公共权力是如何自我扩张的?_____评车管所立法
·质疑政府的“道德教育权”
·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城市的羞耻:评上海“三月四日事件”
国际漫笔
·911周年:恐怖袭击的不仅仅是美国
·911周年:认识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911周年:美中反恐合作中的不对称
·朝鲜为何突然主动承认核武计划?
·民族主义还是民主主义?
·俄罗斯如果加入北约
·从美国《纽约时报》丑闻看中国的新闻真实
·车臣绑匪的人质与极权政府的人质
·“别开枪,我是萨达姆!”
·谁与缅甸军政权沆瀣一气?
·呼吁中国武力解救巴基斯坦被绑人质的紧急声明
·与巴格达人一起分享美军到来的喜悦
·“虐俘事件”是“美国的”还是“人性的”?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2003:中国“公民不服从”实践简评
文化之痒
·从恐怖杀手到北大校长的传奇(并非学术之一)
·100年前的美国问题和今日的中国问题(并非学术之二)
·1957:中国第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末日(并非学术之三)
·“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评委事件”之外的余秋雨
·锦瑟“无端”哭泣与关天上的失语
·全盘西化:一个倍受诽谤与误解的口号
·商榷槟榔:思想地图的分界线在那里?
·“中国观音塑像比美国自由女神还高出一米”?!
·隐藏在日常口语里的中国
·“新左”:中国未来可能的祸根
·“文化衫”里到底有什么文化?
·是谁在与“建设政治文明”唱反调?——评电视剧《郭秀明》
·李肇星与胡愚文有什么直接关系?
·质疑党报党刊的发行特权
·萧功秦的现代化与我想要的现代化
· 警惕儿童歌曲中的“反智主义”
·中国知识分子必须面对的三道考题
·官方荣誉与民间荣誉——致王怡与任不寐两先生
·2004年的10个关键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科学发展观”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来源:民主中国

    2008年10月9日,中共突然发动一场学习“科学发展观”的运动,党魁胡氏此前亲自在全国动员大会上吹响运动号角,中共中央立即派出23个督促小组,同一天到达各个部委,现场督阵,于是中国大陆突然掀起一场“科学发展观”风暴,来势凶猛。

   我所在的省份,10月9日各个厅局同时召开动员大会,电视记者分身乏术,一组人马需要跑多个会场,中共省级电视的黄金频道和报纸头版,全部被“科学发展观”占领。此情此景,直让人觉得一夜回到毛氏当年发动文革、发动批林批孔、邓氏发动实践检验论、江氏发动三讲、三代表运动之时,不免大发今夕何夕之感。风暴初起,大小喉舌,齐声鼓嘈,一时之间,充耳皆是“科学发展观”,对人听觉和视觉的轰炸冲击,远远超过脑白金广告。如果把“科学发展观”在电视媒体、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上的投放量换算成广告价格,估计24小时的实际费用可能就会超过一亿元。

   不知道动员大会现场里那些亲历者感觉如何,我作为旁观者只觉得如坠雾里,莫名其妙。按说科学发展观是个好东西,科学发展,当然不是什么坑人害人的假冒伪劣产品,按照市场主义原则,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是好东西,自然不愁销路。让人起疑心的是,如果“科学发展观”是个好东西,那为什么还需要以比脑白金更过分的样子,靠广告凶猛促销?

   上百度搜索一下,就会发现“科学发展观”已入百度百科词条,但读完全部解释文字,仍不得要领。所谓科学发展观,在中共发动的这场运动里,并未承载任何新鲜内容,从字面上和众多官员在会场上反复阐述中得到的,也不过是人人明白的常识。东西并不新奇,叫卖的动作却异乎寻常,那么胡记药店“科学发展观”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表面看来,胡记“科学发展观”强调以人为本,和谐发展,似乎是冲着GDP崇拜而来,意在打破30年来在中国横行霸道的 GDP 神话,并提出“橙色 GDP”的概念,对30年来片面追求经济增长的“野蛮发展观”进行总清算,摆出今后要走“绿色 GDP”的发展道路的样子。但胡记“科学发展观”早在2003年就出炉上市,并在2007年中共17大上写入中共党章,已经像下午的面包,不再新鲜,为何此时突然拿出来当作拳头产品,强势销售?我以为与当前愈演愈烈的全球性经济危机有直接关系。胡记药店可能想用“科学发展观”这粒药丸,治疗全球性经济危机给中国带来的潜在政治危机。中共御用学者曾总结说,1949以前,中共以“打胜仗”为取得政权的合法性依据,1949之后,尤其是1978之后,中共以“拼经济”为执政合法性依据。事实上中共这30年来,也的确是以经济发展来搪塞政治体制改革,用经济指标的持续高速增长来取消人民对执政者的选择权的。

   这种GDP药丸已经吃了30年,今后是否还有疗效?全球经济危机一旦拖累中国经济同步陷入停滞状态,被“GDP药丸”长期掩盖的政治危机可能就会被民众的不满所引爆。于是,近日在全国范围突然发动的“科学发展观”攻势,就使人联想到流感爆发前紧急采购、储存大量抗病毒药品的情景。“科学发展观”的大药丸一旦广泛服用,产生抗体,当经济增长放缓时,民众的不满就可以得到抑制和引导,政治体制改革的民间诉求就可以继续被搪塞和拖延。但在各种促销“科学发展观”的现场,这些话又不便明说,于是宣讲动员者姑且昏昏布道,把正确但无用的废话讲了又讲,大有不把“科学发展观”讲成人人生厌的贬义词不罢休的势头,而被集中在各种会场的大小官员虽装模做样洗耳恭听,却一头雾水,昏昏欲睡。

   除此之外,胡记药店还有三年多的经营期限,胡氏可能也想在经营期满前,盘点自己的经营业绩,把“科学发展观”作为自己的重大贡献,以确立自己未来的历史地位。马主义、毛思想、邓理论、江“重要理论”已经成为中共宗祠里的牌位,胡氏也想为自己量身制作一块“科学发展观”的牌位,给自己在宗祠里争得一席之地。邓开创了改革时代,为中国谋得30年的经济增长,功莫大焉。但局限于跛足改革,经济发展的同时,为中共保留了集权地位,以至于造成今日中国经济市场化与公共权力集中化之间的巨大危机。经济市场化之后,公共权力未能得到有效的制衡与约束,像猛兽一样纵身扑进市场经济的羊群,于是造成了经济发展成果被权力独吞,造成了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之间的对立。这一切的不和谐,都发端于邓氏的跛足改革。江氏主政12年,胸无大志,“邓规江随”,勉强做了12年维持会长,经济虽延续了增长势头,但各种潜在危机也被同步加剧和放大。现在轮到胡氏坐庄,先提出“和谐社会”,以为可以大事化小,再推出“科学发展观”,以为小事可以化了。左抹一下,右抹一下,看来看去,都像一个苯手苯脚的泥水匠,以为凭他这几手就可以把一切问题都抹平。如果提出一个“科学发展观”,对30年经济改革问题进行必要总结,就是胡氏的人生梦想和伟大抱负,不免令人发笑。“科学发展观”承认了30年经济发展对环境的破坏,也含蓄的承认了经济发展是以维护中共执政地位为宗旨,而没有以人为中心。这固然是科学发展观的正面价值所在,但“学发展观”仍是一个“驼鸟方案”,治标不治本。

   经济发展成果为权力独吞,不能为民众共享,是不科学。经济发展对环境造成破坏,也不科学。但最大的不科学,还是追求经济增长,但拒绝政治体制改革,跛足改革是当前中国一切问题的总根源。胡记药店卖出的药丸,只能治疗经济与环境之间的标,不能治疗政治体制与市场化之间的本,甚至像鸵鸟一样,故意把自己的脑袋埋进经济沙漠,又如何能自诩为“科学发展观”?如果胡氏崇尚科学发展,就应该脚踏实际,敢说真话,发动政治体制改革,治疗集权体制的权力垄断之癌,为中国建立宪政体制,把公共权力像猛兽一样关进宪法的笼子,结束一党专政,还权于民。如此一来,胡氏非但不用为自己日后在中共宗祠里的地位发愁,而且在中国的历史上,也将留下千古第一的地位。

   但胡氏舍其本而逐其末,鼓嘈“科学发展观”,而且了无新意,发动运动的方式,甚至与60多年前的延安整风类似,连及格的广告策划都算不上,足见其思维的僵化、政治智慧的贫困和胆识之狭小,也让人对中共自我改革和脱胎换骨的期待持悲观态度。

   2008-10-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