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李对龙
·面对汶川大地震,请少一些煽情和感恩,多一些理性和问责
·平庸的恶可以毁掉整个世界
·中国,路在何方?——评达赖喇嘛、胡锦涛和马英九对中国的影响力
·西藏事件的根源并非民族矛盾,而是共产党专制
·从公民爱国主义看西藏事件
·公民美德和厦门模式
·一个不受制约的政府何来民主与善治可言?
·最深的羞耻以及无耻——读拉什迪《羞耻》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电影《斗牛》
·希望,希望——兼小议鲁迅“反抗绝望的哲学”
·伸展汉语言说的螳臂——读朱大可《记忆的红皮书》
·你是否感觉到了饥饿?——身体饥饿和精神饥饿
·我们有权审判你——读杰弗里·罗伯逊《弑君者:把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的人》
·仁爱之心使你富有——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推石上山的西西弗 ——读朱大可《流氓的盛宴——当代中国的流氓叙事》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电影《刺杀肯尼迪》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当我们成为提线木偶——电影《疯狂的赛车》
·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为小人物撰墓志铭——读廖亦武的访谈作品
·我有憧憬如沧海——写在2008年的6月伊始
·悼送叶利钦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1

   单从词义而言,“宝藏”一词蕴含着一种藏匿的神秘性。从静态意义上讲,宝藏的价值正在于这种高贵的神秘性;从动态意义上讲,宝藏的价值则在于对这种神秘性的探寻。但探寻也就意味着对神秘的破坏,探寻的过程也就是神秘被蚕食的过程。宝藏自身价值的最大化,体现在覆于其上的神秘面纱被揭开的那一瞬间。一旦面纱被揭去,宝藏的神秘性也就消失殆尽,宝藏自身所具有的形而上的价值荡然无存。那些喜不自禁的探寻者所最终满足的,也只是世俗意义的欲念而已。

   寻宝,是个源远流长的话题。人类的流浪、文明的发展、野心家的征战、航海家的远行等等,都是对未知的神秘世界的探寻,是一次次寻宝的历程。寻宝的行为,是对蒙昧和平庸的反抗,是与自身命运的抗争。而一旦宝物被寻到,面对自己曾梦寐以求的东西,真正的探寻者也许会怅然若失,然后悻悻离去。更多的人则会沉迷于占有欲的满足,固步自封,并为捍卫自己对宝物的占有而不择手段。

   盘古和女娲、夸父和精卫、炎帝和黄帝、大禹和夏启等等,他们都是最初的寻宝探险者。他们寻到了美,寻到了自由,寻到了光明,寻到了精神,寻到了情谊,寻到了生命之存在和文明之曙光。但寻宝者在成功后却蜕变为宝藏的禁锢者,他们舍弃了宝藏的精神价值,成为贪得无厌的独占者。宝藏失去了夺目的光彩,蜕化为满足私欲的物件。寻宝领袖们建立了国家,制定了规则,控制了暴力机器,所以这一切都是为了对宝藏的垄断,压制新的探寻者寻宝的步伐。自此压制与反压制的斗争,轰轰烈烈而又生生不息地延续着,成为迄今为止人类历史最主要的内容。从对那梦寐以求的宝藏的神往中,一场又一场的乌托邦大梦衍生出来。不时有人跳出来告诉跃跃欲试的人们,看哪,宝藏就在前方,快去找寻它得到它吧!人们的头顶冒起了青烟,幻化出一幅幅奇异的场景,推着他们前仆后继地去送命。

   如今在各类文艺作品中,关于寻宝探险的素材已泛滥成灾,吸引着平庸的世界里芸芸众生的眼球。失了那份高贵的神秘性,也没有了积极的探寻精神,而只是平庸者们闲暇之余的精神抚慰剂,供他们猎奇与把玩。只有孩童还能探得宝藏和寻宝的真谛。我还记得小时候与同伴们玩的那些“藏宝”和“寻宝”的游戏,那种探索未知的新奇感与急迫感让我记忆犹新。我们把“寻宝图”画成迷宫图,我曾费劲精力画了一大张谁都“走”不出的迷宫图,以至于最后连我都“迷失”于其中了。

   2

   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里那些关于寻宝的故事,“寻宝”的孩子们在费尽周折终于到达寻宝图所标示的藏宝地点后,却陡然发现所谓的宝物只是一件极其普通的物件,或是设计者留下的一段干巴巴的说教。令人无限神往的寻宝行动,却在终点骤然蜕化为一出让人哭笑不得的恶作剧。虽然生活复归于平静,但这段经历却是难忘的。

   在堪称经典的寻宝动画片《七龙珠》(日本动漫作品)里,七颗珠子散落于世界各地,寻宝者只要集齐它们便能召唤出传说中的神龙,它可以满足你提出的任何一个愿望。在这个诱人的馅饼面前,以一个小猴子为首的正派和以一个丑八怪为首的反派之间展开了殊死搏斗。在第一次较量中,妄图拥有整个地球的丑八怪最终夺取了所有珠子,而小猴子们则被囚禁在了城堡里——除了一头懒惰好色、不学无术但心地善良的小猪还在外头。

   当丑八怪如愿召唤出神龙时,他却哆嗦着他那张丑嘴,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自己那统治世界的狂野愿望来。这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头一向很不讨人喜欢的小色猪奋勇奔跑到神龙跟前,纵身一跃,抢在丑八怪开口之前,向盘旋在半空中的神龙喊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条花内裤!

   刹那间,世界静止了,时间静止了。在悠扬的乐声中,一条鲜艳的花内裤从天而降,犹如一根轻盈的羽毛,徐徐飘落到了小猪的猪头上,小猪露出了无比幸福与满足的表情。无论对丑八怪们而言,还是对小猴子们而言,这都是一个让他们跌得满地找眼镜的结果。

   就如小于连用一泡尿拯救了他的同胞们一样,小色猪用一条花裤衩拯救了全世界。之前谁都不会寄希望于他们,但他们最终却用本色表演充当了救世者的角色。中国的动画片一直都是大人向孩子们灌输国家主义的乌托邦美梦的工具,而在这部充满黑色幽默的日本动漫里,一个狂野的乌托邦大梦却被一条轻盈的花裤衩所击碎。小猪寻到了真正属于他自己的、能让他感到幸福和快乐的宝藏。

   3

   我还要讲述一个关于宝藏和寻宝的故事,它也许只是野史杂记,也许只是民间传说,还也许纯粹就是我自己的杜撰。

   公元1402年,明朝皇室集团在经历了一场内战后,最终北方的朱棣打败了自己的侄子朱允炆,问鼎南京城。成王败寇,失败者落荒而逃,成为坐在龙椅上的新皇帝的一块心病。更糟糕的是,胜利者惊讶地发现国库已几近空虚。据传在大军临近前,朱允炆的拥戴者们已将宫内的金银珠宝悉数转移,这些财宝足足装了两百箱,它们与皇帝一起消失在了破城之前的黑夜里。这一传闻无疑让朱棣更加寝食难安,他明白,只要有足够的财力支持,他这个威信尚存的侄子无疑随时都可能卷土重来。散落于民间的朱允炆的余党们也很快放出风来,自信满满地扬言他们有实力再杀回来!篡权者朱棣展开了对前朝余党的不懈追剿,当然更重要的是要找到朱允炆和那批财宝。

   民间虽无法窥得庙堂权力争斗的玄机,更无法自由地谈论它们,但各种各样的传说已不胫而走,犹如一股股驱散不尽的邪风。据说朱允炆将财宝深埋在了南方崇山峻岭内的一个洞府内,并有一条从天而降的巨蟒来为这位落魄的真龙天子看护财宝。自此那座洞府附近的山岭上便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毒蛇,全是被巨蟒召来看护财宝的。朱棣的军队曾寻到了那个地方,但千军万马却敌不过漫山遍野的毒蛇。尤其是巨蟒口中所呼出的毒气,凡是吸到的人必死无疑。成千上万的人殒命于那座山岭上,深宫内的朱棣也夜夜做噩梦,梦到一条巨蟒将自己这个篡权者捆缚而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朱棣死了,朱允炆死了,他们各自的拥戴者们也都死了,有了新的皇帝、新的拥戴者和新的权力觊觎者。那个关于财宝与巨蟒的传说仍继续演绎着。无论做皇帝的还是想做皇帝的,都疯狂地想得到那批传说中的财宝,都为它寝食不安、上蹿下跳,发动着一场又一场寻宝和夺宝的行动,无数人为此丧命。李自成、吴三桂、康熙、嘉庆、慈溪太后等等,甚至包括西方列强们,都为那批财宝和那条巨蟒而疯狂过,后来各派军阀、国民党和共产党也都加入了这一行列。扑朔迷离的寻宝行动令传说更加的诡谲,悄悄流传于民间的每个角落,让平凡的人们悸动不已。

   直至上世纪90年代,据说科学家们发明了一种专门对付蛇类的药液,在通过先进的仪器确定了宝藏所在的大体位置后,五六架直升飞机带着这种比蛇毒还毒的药液,在山岭上空喷洒了数天。那些天里山上出现了大量的死蛇,剩下的也都已逃窜。之后政府派过去了一支军队,将山岭挖了个底朝天。等他们发现那个传说中的藏宝洞府后,却看到里头空空如也。他们上了历史的当,难以计数的人为这个空空的山洞而命丧黄泉。

   我猜测,编造这个谎言的应该是朱允炆的余党们。为了威吓朱棣,更为了使更多的人投靠他们,诱惑那些庸碌的顺民们走上反叛之路,为他们卖命。掌权者们、叛乱者们,还有无数庸碌的人们,共同捏造了这么个自欺欺人的弥天大谎,时间与历史使它发酵、膨胀、变形。但我对自己的这种猜测也是存疑的,军队真的就什么都没挖到吗?难道这真的只是一场骗局?也许,骗局里头还有着更大的骗局,我想这就是我们这个平淡而奇异、庸碌而伟大、正统而荒诞的世界。

   据说在军队撤走后,那座已被破坏得面目全非的山岭,在一个寂静的夜里突然山崩地裂,塌陷了下去。很远之外的人们甚至惊悚地看到,一条大蛇一样的东西从塌陷处腾空而起,飞驰而去,消失在了遥远的夜空中。同我讲的这个故事一样,这当然是一种非常不足为信的传闻,更是不可随意谈论的。

   我真该结束我的臆语了,但透过窗户我似乎看到了那条巨蟒。它盘伏于茫茫夜空中,用苍老而倦怠的眼神望着我,诡异而荒诞。我心跳不已,却又马上平静下来,如黑夜一样的平静。最后我看到巨蟒舒展开衰老的躯体,头也不回地飞去了它的去处,舍弃了这个世界,或者说是这个世界舍弃了它。

   2008年10月28日

   《自由圣火》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