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李对龙
·要聚义厅还是要议会厅——评贵州瓮安事件
·惟当独立于他人的意志时,才有自由可言——无干涉的自由观念和无支配的自由观念
·余秋雨,你含的不是眼泪而是毒液
·面对汶川大地震,请少一些煽情和感恩,多一些理性和问责
·平庸的恶可以毁掉整个世界
·中国,路在何方?——评达赖喇嘛、胡锦涛和马英九对中国的影响力
·西藏事件的根源并非民族矛盾,而是共产党专制
·从公民爱国主义看西藏事件
·公民美德和厦门模式
·一个不受制约的政府何来民主与善治可言?
·最深的羞耻以及无耻——读拉什迪《羞耻》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电影《斗牛》
·希望,希望——兼小议鲁迅“反抗绝望的哲学”
·伸展汉语言说的螳臂——读朱大可《记忆的红皮书》
·你是否感觉到了饥饿?——身体饥饿和精神饥饿
·我们有权审判你——读杰弗里·罗伯逊《弑君者:把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的人》
·仁爱之心使你富有——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推石上山的西西弗 ——读朱大可《流氓的盛宴——当代中国的流氓叙事》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电影《刺杀肯尼迪》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当我们成为提线木偶——电影《疯狂的赛车》
·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为小人物撰墓志铭——读廖亦武的访谈作品
·我有憧憬如沧海——写在2008年的6月伊始
·悼送叶利钦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记得小时候翻看《史记》时,我曾对《高祖本纪》中刘邦那神奇的降生百思不得其解:“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姓刘氏,字季。父曰太公,母曰刘媪。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当时我还很认真地向语文老师请教这段话的意思,他憋了半天,最后有点不耐烦地说:“反正它就是在告诉你汉高祖是天生龙种,是生下来就要做皇帝的人。”我似有所悟地“哦”了一声,其实还是不太明白。

   后来我终于知道,这段话所讲述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刘邦之母在湖边休息,梦中遇到了神。当时雷电交加、风雨晦暝,其父前往探视,却看到一条蛟龙正伏在其母身上。接着怀孕,便生下了刘邦——这个名正言顺、货真价实的天之子。

   现在看来,语文老师其实只说了事件的结果(也真难为了他)。但我一度还是以特别严肃的态度来看待和分析这段记载,毕竟潜意识里我觉得《史记》是本严肃而伟大的书,太史公他老人家是个严肃而伟大的人,我们的煌煌历史更是严肃而伟大的。总之,即使是传说它也应是严肃而伟大的一次事件,是不容亵渎的,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

   可是,我越想越觉得别扭,越想越严肃不起来,我知道我在滑向危险的边缘。终于有一天,我再也憋不住了,在寂静的夜里哈哈大笑起来,笑我自己,笑刘邦,笑太史公,笑我们的历史。

   我不无恶毒地觉得,这实在是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天上的一条龙不知发什么神经,飞到人间来冲刘邦他老妈耍起了流氓,这事还让刘邦他老爸给逮了个现场。更严重的是,过后刘邦他老妈的肚子还大了起来。但对方可是神龙,自己惹不起,刘邦他老爸这个窝囊废也只得忍气吞声,把生下来的这个“龙种”当亲儿子养,没想到竟养出了大汉朝的开国皇帝来。

   小流氓刘邦为了证明自己做皇帝的合法性和权威性,就这样给自己的父亲戴上了一顶名扬千古的绿帽子。在那个万恶的封建时代,这起本会遭人唾弃的流氓事件,却因行为者是一条神龙、行为后果是诞生了一位未来的帝王——而具有了无限的正面意义——它是励志的、进取的,是值得传颂的,是心灵鸡汤,让平凡的人们无限羡慕与神往。它让刘邦这个酒色之徒顿时变得尊贵无比,它成了大汉朝立国的理论之基,它使历代“龙种”们都可以冠冕堂皇地耍弄权力的流氓。

   我还不无恶毒地联想,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太史公正襟危坐于桌案前,一脸严肃地提起笔来,用凝重的笔触给刘邦他爹、给我们的历史戴上了绿帽子。这一行为本身要比它所记下的流氓事件严肃而又滑稽得多。而且更滑稽的是,那顶神奇的绿帽子浸泡于我们悠久的历史酱缸中,逐渐散发出腐朽而奇异的气味来,让嗅觉奇特的后人为之迷醉、为之癫狂,犹如一群群在厕所里享受大餐的苍蝇。

   我的恶毒想法还没有结束。透过司马迁这段匪夷所思的载录(不管载录者当真与否),剥除置于其上的神秘与奇异的光环,喜欢想入非非的人是否能捕捉到史书之外的一点蛛丝马迹?也许,如果反着看这段记载,我们未尝不可得出一种恶毒的结论:汉高祖刘邦不但不是“龙种”,而且还是实实在在的“野种”;不是刘老妇“梦与神遇”的结果,而是她“红杏出墙”的结果。也许,最初正是为了掩盖这么件很不光彩的事,刘邦和他的子孙们才发挥想象力编造出这么个神话故事来。当然,个人私生活我们不便过问,我的意思只是,刘邦不是天之子,他这个“龙种”是假冒伪劣的,他同任何普通人都一样。

   总之,经过酱缸的发酵,这起湖边的偷情事件已跃出私人的范畴,而上升到国家、政治和历史、文化的高度,成了维系一种宏观的国家政治体系和历史文化体系的根基之一。“蛟龙于其上”这一流氓场景由此变得严肃而伟大,热闹而和谐。

   我想说的是,那些看似冠冕堂皇、强大可怕的东西,当你从另一个视角来审视,抽丝剥茧、追根溯源,也许你会惊讶地发现,原来一切都源于一起流氓事件。明白了这一点,那些庞然大物便会在瞬间轰然倒塌,化为一片严肃而滑稽的废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