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恶毒的诅咒标语不应该引起公愤]
刘逸明文集
·中国媒体是世界上最能创造奇迹的媒体
·和人妖合影的官员自己更像“人妖”
·大嘴宋祖德,你准备好了吗?
·还有多少彩民在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
·更期待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泳装美女“钓”的是老板,更是色狼
·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阎崇年和于丹不妨大胆地将刘水告上法庭
·是谁给了煤老板雇凶杀人的勇气?
·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穿透视装“钓情郎”比穿泳装“钓老板”更无聊
·罚学生裸站羞辱的是整个教师群体
·裸女站在吃饭民工中间是色情对艺术的玷污
·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荆州溺亡事件,有谴责更应该有反思
·陈琳,你的柔情我们永远怀念
·上海已经成为中国的“首恶之区”
·敬告有些媒体,请别再把我当标本
·少林方丈释永信的“悔过书”情真意切
·禁止“非正常上访”,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2009年的第一场雪
·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荒唐的罪名,无耻的审判
·感恩节
·中宣部是阻拦中国社会进步的拦路虎
·新闻封锁是导致瘟疫迅速蔓延的罪魁祸首
·《蜗居》照出了部分中国女人的丑恶嘴脸
·“宋思明”为何不愿蜗居而甘当房奴?
·中国的年轻一代应当勇敢地践行《零八宪章》
·“中星九号”升级凸显广电总局的霸道与癫狂
·应当解散中国的各级地震局
·深圳火车站何不公布900多位未上座乘客名单?
·脚踢农妇,县政府的保安为什么这样狠?
·诈捐门进一步暴露了中国女明星的低劣品质
·就诈捐门事件致尚雯婕的忠实歌迷
·毒奶粉重出江湖,监管部门难辞其咎
·出语惊人,“脑残教主”杨丞琳真的“脑残”?
·“80后”干部集体上任为何如此吸引眼球?
·别让“喝水死亡”论为酷刑逼供的替罪羊
·官方才是山西地震谣言的始作俑者
·日理万机的刘翔何不找个替身参加“两会”?
·召开“两会”,中共当局何必如临大敌?
·“八零后”是中共专制体制掘墓人
·暴力拆迁与血染的GDP
·疫苗事件,山西省卫生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离别的谷歌明日还会更好地重逢
·降半旗致哀掩盖不了玉树地震的人祸本质
·名酒专卖店卖假烟,传说中的挂羊头卖狗肉?
·体操运动员董芳霄年龄造假只是冰山一角
·中国又进入了乱伦时代?
·上海世博会无法撑起崛起的大国形象
·急功近利让新版《三国演义》无法成为经典
·宋山木就是传说中的衣冠禽兽?
·宋山木夫妇的名字暗藏玄机
·赵作海蒙冤再现中国法制之耻
·富士康“十连跳”折射台企非人化管理
·“宋山木楼”到底要不要改名?
·余秋雨大师已经成了娱乐明星
·富士康的连跳悲剧不仅仅属于富士康
·宋山木楼被除名,山木培训岂能无动于衷?
·诸葛亮隐居地之争可以休矣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让谁不痛快?
·青少年热爱暴力与鲁提辖无关
·风水为何在中国被妖魔化?
·从杀儿童到杀法官,中国社会怎么了?
·是记者无文化还是孙东东不正常?
·要学生行跪拜礼,教师也想娱乐至死?
·轮奸是怎样变为“通奸”的?
·阎崇年悬赏挑错与商鞅立木为信
·罢工是解决劳资纠纷的最有效途径
·严打,请不要挂羊头卖狗肉
·逼少女卖淫案频发,河南能否打出几个“天上人间”?
·方玄昌遇袭,都是文章惹的祸?
·“天体浴场”里的裸泳者更像是在聚众淫乱
·“鸟人”变“罪人”令“法治社会”蒙羞
·妙龄少女身陷“艳照门”,自己该不该反省?
·美女作家为何让新浪网编辑动了邪念?
·山寨机骗人,银监会真的没有责任?
·成功人士非得搞三妻四妾?
·谁给了这个农民“敲诈政府”的胆子?
·文强在临死前为什么不喊冤?
·文强在临死前和王立军说了什么?
·因救母失踪,与见义勇为何干?
·“小姐大阅兵”是一道什么样的风景?
·两陷“带走门”,柴静何以如此平静?
·女人在夏天该穿裙子还是该穿牛仔裤?
·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想移民?
·张国立何不向陈宝国推荐六味地黄丸?
·中国缘何成为“野鸡文凭”的最大市场?
·韩寒去香港为何最想见张柏芝?
·群杀知名人士博客传递重要信号
·汪精卫到底是不是“卖国贼”?
·小沈阳被称“最低俗的中国人”当之无愧
·局长想与“小三”结婚何必“向党保证”?
·殴打记者,霸王集团要称王称霸?
·记者成通缉犯,文章惹祸何时休?
·吴三桂冲冠一怒真是为红颜?
·郭德纲离臧天朔还有多远?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封杀郭德纲,北京电视台怎能孤军奋战?
·“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恶毒的诅咒标语不应该引起公愤

   10月8日,当我登陆互联网查看新闻时,突然看到一则标题为“居民挂横幅称‘乱倒垃圾全家死光’引起公愤”的报道。仔细阅读该报道的内容,事情竟然就发生在距离我的住所不到5分钟车程的武汉市洪山区小何西村。据称,该恶毒标语已经悬挂了10余天,并引起周围居民的公愤。
   
   身处中国社会,以恶语诅咒他人的事情可以说时有耳闻,一些媒体在报道此类事件的时候往往只知道对这些标语的制造者进行道德上的责骂,而不懂得探究事件发生的深层原因。发生这样的事情确实十分影响目击者的视觉和一个城市的形象,但是,从现实情况看,悬挂恶毒标语的人不见得就是道德低下的人,很多时候,这种事情发生在他们的身上是因为他们的忍耐力到达了极限。
   
   曾经看过这样一幅漫画,上面画着两个地球,一个是被污染的,另一个是洁净的,画的旁边配有一行字:“我们拥有两个地球,一个是美丽的地球,另一个是被污染的地球,我们热爱前者,但不幸,我们却选择了后者”。这幅画道出了人类面临的环境问题困境,事实确实如此,虽然每个人都向往在美丽的环境中生活,但很多时候,自己却不由自主地参与到对环境的破坏活动当中。

   
   因为写报道得罪了深圳警方,我在2006年不得不返回老家湖北,回到渴别多年的故乡,虽然只能和深圳的朋友天各一方,但故乡的土地和亲人仍然能够给我几丝安慰。居住在省会武汉,感觉这个城市和之前相比,除了人更多了以外,几乎没有多大变化,一些城区的主干道依然破破烂烂和布满灰尘,走在大街小巷,依然可以经常看到一些市民大声吵架的情景。最为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在这个城市的很多角落,都堆满了臭气熏天的垃圾,一些小巷子俨然成了垃圾场,人们随手乱扔东西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虽然每个人都很爱自己的家乡,但在看到家乡人多年来陋习不改的情形后,我平静的心湖仍然会时不时地激起几朵愤怒的浪花,对于家乡人,大有近似于鲁迅当年那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慨。看惯了中国南方都市的整洁和大气,回头再看昔日的华中重镇武汉,你全然找不到都市的感觉,难怪有人将武汉称之为“中国最大的县城”。这里的城市面貌暂且不说,因为经济条件限制,武汉的城市硬件设施远不如其他城市完备和先进。但是,大多数没有走出过武汉的武汉人却时常在言行举止中流露出一种优越感,这种优越感便成就了这个城市很多人的小市民形象。
   
   武汉在中国的历史上曾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不论是在民国时期还是在中共建政初期,武汉都是中国顶尖的城市。然而,改革开放以后,武汉发展的脚步似乎赶不上中国的其它地方,一些原来并不知名的城市都跃居武汉之前。武汉不仅在经济上不能名列中国的前茅,而且在城市环境和市民素质上也无法做到与时俱进。“武汉人爱骂人”、“武汉人歧视乡下人和外地人”、“武汉人不讲卫生”等恶评几乎成了包括很多武汉人在内的人的共识。如今,打麻将又成为了武汉城市里一道奇异的风景,于是,“懒惰”也成为了很多人对武汉人的又一不良印象。
   
   我去过很多城市,有深圳、广州、福州、南昌,还有首都北京以及香港,更有泰国的清迈和瑞士的日内瓦,在看到这些地方的风土人情之后,原以为武汉人还不错的我实在再也不敢恭维武汉的城市环境和武汉人的素质了。
   
   曾经在武汉的一些报纸上看到有些记者对城市卫生情况和市民素质的报道,他们竟然将卫生环境的恶劣以及市民整体素质的偏低归咎于外来人口,这种观点实在是让我这个去过很多城市的人不敢苟同。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哪个城市的外来人口不比武汉多?这些城市的情况为什么没有这么糟糕?很显然,一个城市的常住人口,尤其是土著居民应该对这个城市的卫生状况和整体素质负主要责任。武汉的市面上充斥着诸如《楚天都市报》这样发行量大,品味却很低的市民小报,对提高市民素质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反而助长着很多人的小市民情绪。
   
   我不是出生在武汉,但这里有很多我家的亲戚,武汉的亲戚特热情,往往热情得让你有些感动。但武汉的陌生人之间却缺少最起码的信任,倘若你要是在大街上问个路,很有可能就会遭到拒绝,甚至有人故意告诉你错误的方向。武汉的的士司机在我的印象中是道德品质最低的一个群体,不少的士司机拒载乘客,或者是故意兜圈子,服务态度还非常差,尤其是火车站附近的的士司机,这对武汉的城市和武汉人的形象破坏力绝对是最大的。
   
   武汉的服务行业做得很令人失望,服务做得好的商业场所没有几家,记得几年前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去逛商场,那里的营业员竟然用极为不屑的眼神看着我们,这种情形在其它城市简直是不可想象的。还有就是,有一次我在《湖北日报》社旁边的一家理发店理发,标价10元的理发店,在理发师不闻不问地将你的的头发吹好并抹上摩丝后,价格就不一样了,他的理由是,10元只是剪发的钱,吹头发和抹摩丝是要另外加钱的。
   
   每个生活在这个社会上的人都难免会受到环境的影响,从一个相对文明的城市来到一个相对文明程度较低的城市,你会经常被一些人的不文明言行所刺激,一般的时候,你也许还能一笑了之,但久而久之,你就会自然而然地怒上心头。街边出现针对不文明行为的恶毒标语看似有碍观瞻,但实际上,这是当事人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对不遵守社会公德者的一种警示,我们的媒体可以对这种行为进行批评,但更应该给予理解,如果此事真的引起了周围居民的公愤,那只能说明那里乱仍垃圾的人太多。说句实在话,我要是看到这样的标语,不但不会愤怒,反而会觉得大快人心。
   
   自上个世纪90年代至今,中国社会的道德水平可谓是江河日下,也许,只有敢于对不文明行文挺身而出的人多了,社会风气才能得到根本扭转。有时候,标语虽然恶毒,但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一般的理性劝告并不能让很多道德欠缺的人内心有所触动。当我们的社会不需要这种极端行为来告诫我们时,那才有可能真正加入文明社会的行列。
   
   2008年10月9日
   
   --------------------------
   原载《议报》第37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