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深圳的歌舞厅大火没有烧到谁?]
刘逸明文集
·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华国锋的无能注定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应该被“问责”的不仅仅是孟学农
·深圳的歌舞厅大火没有烧到谁?
·恶毒的诅咒标语不应该引起公愤
·为什么落马的是于幼军?
·官权泛滥是官民冲突的罪魁祸首
·官商勾结拯救楼市
·杨佳是当之无愧的时代英雄
·洪山广场,让我多看你一眼
·为深圳的民主勇士叫好
·声援晓波先生 践行《零八宪章》
·签署《零八宪章》比加入“中国过渡政府”还危险?
·让《零八宪章》开创中国民主新时代
·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左翼知识分子也应该践行《零八宪章》
·圣诞节凸显很多中国人的矛盾心理
·我所认识的刘晓波先生
·我的泰国之行(1)--出行
·我的泰国之行(2)——初到清迈
·我的泰国之行(3)--不一样的生活
·我的泰国之行(4)--遇见国际友人
·我的泰国之行(5)--逛街
·我的泰国之行(6)--素铁山佛寺
·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我的泰国之行(8)--篝火晚餐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
·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富家子飙车案车速鉴定结果难以服人
·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抗“日”英雄?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零八宪章》与网络盗窃攻击者
·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罗京英年早逝,央视难辞其咎
·围剿余秋雨的何止“古余肖沙”?
·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信因果报应?
·高考舞弊是治不好的牛皮癣
·许宗衡堪称当代方鸿渐
·人肉搜索让《焦点访谈》原形毕露
·难道连金庸也堕落了?
·最年轻市长的论文是抄来的?
·抄袭论文的周森锋应该辞职
·严晓玲案不应由福州当地警方盖棺论定
·为上海黑心楼盘的倒掉喝彩
·陈良宇在监狱里玩不玩“躲猫猫”?
·远离另类的《葵花宝典》
·买了倒楼的炒房业主不值得同情
·强装“绿坝”是在践踏公民权利
·严晓玲案显示福州警方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杭州法院的“辟谣”难证清白
·胡斌飙车案怎能不让人质疑
·胡斌替身张礼礤扇了谁的耳光?
·《新闻联播》变脸不仅仅是不让领导露脸
·以言治罪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
·摇出经适房“十四连号”是奇迹更是耻辱
·飙车案续发,人间天堂已成死亡天堂
·我们为什么不能仇富?
·周市长的“论文门”,树欲静而风不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深圳的歌舞厅大火没有烧到谁?

   2008年真是中国的多事之秋,山西临汾溃坝事故的死者尸骨未寒,深圳龙岗的歌舞厅就发生了造成40多人死亡、80多人受伤的特大火灾事故。和溃坝事故不一样的是,深圳这次特大火灾后被问责的官员仅仅局限于副局级,其中包括龙岗区副区长黄海广等5人,深圳市委和市政府的官员全都四平八稳、安然无恙。
   
   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这里在招商引资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和政策优势,更在吸引人才方面有着一般中国城市所无法比拟的实力。短短30年时间,深圳这个昔日的边陲小镇如今在中国的的城市综合实力排行榜中已是遥遥领先。深圳的外资企业多如牛毛,因此,来这里打工的各地民众也是恒河沙数,深圳虽然至今仍然在城市面积上和北京上海等地相去甚远,但在人口上,却早已经超过了1千万,成为人口大市。
   
   深圳不仅外资企业多,而且娱乐行业和色情行业也是异常发达,晚上漫步深圳的街头,不管是在关内的繁华市区还是在关外的小镇,你都很容易看到那些鳞次栉比的娱乐场所,如:酒店、宾馆、歌舞厅、夜总会、按摩院、洗脚城、迪厅等等,这些场所实际上都不同程度地在为需要的顾客提供色情服务,甚至于很多发廊都是挂羊头卖狗肉,打着理发的名头暗地里巫山云雨。深圳的色情服务业可以说比中国任何一个城市都繁荣,在深圳街头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性十有八九都是“小姐”,在几年前由深圳市社科院发布的《深圳蓝皮书》中,公开承认深圳的色情服务行业的女性从业者达到20多万,实际上,这个数字要远远低于真实数字。

   
   深圳的色情服务行业发展迅猛不仅因为深圳有不计其数的外来人员,更重要的是,几乎每一个色情服务场所都有官方的影子,至少有官员在充当其保护伞,甚至很多就是官员和警察自己开的,他们从事这种商业活动的风险几乎为零,而且很容易做大,因为顾客觉得来他们的店接受服务可以既开心又放心。
   
   笔者2001年开始在深圳打工,当时恰好在距离发生火灾的“舞王”不远的一家大型商场工作,从那时起,我就开始知道“舞王”在当地的影响力,就连我们商场每逢节假日搞演出,都会经常请舞王夜总会的演职人员出演。他们不仅个个歌声动听,而且舞蹈也是跳得让人赞不绝口,因此,不少人都希望到该夜总会常睹他们的风采。舞王夜总会1998年在龙坪路建成,之后一直生意都非常红火,这里几乎成了喜欢娱乐的年轻人的乐园。据知情的朋友透露,舞王夜总会不仅仅有歌舞表演,而且还有“小姐”出台,可以为客人提供“特殊服务”。
   
   在中国,从90年代开始,各大中城市的色情服务业就如同雨后春笋般纷纷崛起,这个行业有个潜规则,那就是,要想长期经营下去和生意红火,就必须买通公安部门,否则就是吃不完兜着走,被警察罚得你倾家荡产不算,还要蹲大狱。前些年,中国民间盛传这样一句话:“警察是婊子养的”,足可见得公安部门和这个行业如胶似漆的关系。
   
   9月21日上午,当我看到一条新闻中“深圳龙岗一家大型歌舞厅发生火灾”的描述时,我就自然联想到了“舞王”,因为它是当地最大的,也是最为知名的歌舞厅,后来果不其然,发生火灾事故的正是它,只不过是已经迁入新址龙东社区三和市场的舞王俱乐部。很快,又有不少媒体在对此事的后续报道中称该歌舞厅系“无照经营”,并证实该歌舞厅的老板就是于2002年3月从深圳市龙岗公安分局调入深圳海关缉私局工作,现为大鹏分局侦查中队警察的张伟。
   
   舞王俱乐部的老板是警察并不奇怪,相信深圳很多这样的场所都是警察开的或是有警察撑腰,最为让人出乎意料的是,规模如此宏大,名声如此响亮的歌舞厅竟然还是“无照经营”。据媒体报道,新的舞王俱乐部演艺厅面积就达到1800平方米,可容纳1000多人,还有大小豪华包房几十间。2007年9月8日,新“舞王”开业时,场面非常热闹,10位香港和内地演艺界的明星登台表演,日常经营中,也常有一些小有名气的艺人和明星来此演出。据香港《大公报》引述当地人的话说:“舞王”人气旺的主要原因是“节目丰富精彩”,该俱乐部每星期都有不同的节目推介,很有吸引力。而由于其价格适中,吸引了很多消费者前往,消费人群也比较复杂,有打工一族的,也有企业白领和政府公务员,还有一些港人。
   
   舞王俱乐部发生大火以后,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赵铁锤不禁发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这样一个无牌无照、擅自经营的单位能够长期存在?”很显然,这样的歌舞厅能长期无照经营并在广东省的安全生产百日督查专项行动中没有被发现完全是因为得到了官方的保护。“舞王”能够经营十年之久却不被查封,这不仅仅是它的警察老板创造的奇迹,更是中国这种官商勾结体制所创造的奇迹。
   
   奥运会结束之后,中国各地灾难频发,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山西溃坝、河南矿难、石家庄三鹿毒奶粉、深圳歌舞厅特大火灾等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随之而来的问责声中,一大批官员被免职或者引咎辞职。但令人奇怪的是,舞王俱乐部大火之后,深圳当局却只拿一些小官当替罪羊,高级别官员不见一人落马。甚至一些媒体以此为契机,对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和市长许宗衡进行大肆吹捧,盛赞他们在火灾后的表现。和其他地方发生重大事故一样,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和市长许宗衡对此事理当负不可推卸的管理责任,同样,其前任黄丽满和于幼军等人也难辞其咎,如果真要“问责”的话,这些人也都应该被追究。
   
   2008年9月24日
   
   转自《民主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