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罗列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罗列

    中国狱中异议人士胡嘉获欧洲议会颁发的萨哈罗夫奖,按惯例大陆政府发言人肯定又不高兴,果然在新华网上,秦刚冠冕堂皇地痛斥欧洲议会某些人这样做是打着“维护人权”的旗帜,完全颠倒是非,也蒙蔽不了欧洲各国人民等等!

    由于众所周知的国情,关于胡嘉和胡嘉的精神世界,我了解的不是太多,只知道仿佛很久以前的《中国青年报》上,曾用赞美的口气表扬他为西北某地造林捐款,再后来又听说他为河南等地的爱滋病患者做了很多事情,再后来又知道当高智晟先生失去自由时,又是他顽强地向外界传递信息。

    现在的时代与鲁迅活着的时代黑暗程度也没有多少差别,既得利益集团统治的手腕也与那个时代大同小异,——监禁、殴打、拷掠、酷刑,借助黑社会使用黑的手段与方式,普通人只要想生存,就得麻木自己忍辱苟且,胡嘉和他的朋友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异数,别妻弃儿离家亡国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在说真话极为艰难的时代,他们为说出自己内心的真话践行公民社会的基本原则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们的际遇折射出了这个国度虚假表象下真实的中国!他们的行为足令怯弱苟活的我感到惭愧!

    今日论中国人,也是应看地下被摧残被打压那些的。不管当今中国大陆的政客如何诋毁欧洲议会,我总觉得,具有民主传统的现代欧洲,将奖项授给在专制政权下饱受摧残的东方,目的是让那些生活在黑暗时代的人们看到希望!总有一些优秀的政治家,站在人类普世价值的立场上,努力推动整个人类社会往前发展!

                  ——写于08年10月25日

                  ——10月29日修改并录入《博讯》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