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中共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刘晓波文选
·"人质外交"源于独裁政治敌视民间异见的本质——为杨建利被捕两周年而作
·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从新华网民意调查看国人的人权意识
·在大陆,五一是谁的节日?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来源:人与人权
    中共虚构出中华帝国复兴的神话,似乎金牌老大就是世界第一的醒目征兆。
   近两年来,中共的大国外交调门不断升高,御用智囊的大国崛起论所向风靡,虚构出中华帝国复兴的神话,制造出民族主义的话语狂欢:先超越欧洲,再超越日本,最后超越美国。而北京奥运的成功和金牌第一,似乎坐实了这种论调。即便在党国盛宴已经结束多天后,中共喉舌仍然沉浸在金牌老大的辉煌中,喋喋不休地赞扬北京奥运如何开放、中国人如何自信,外国媒体的赞美词更被中国媒体广泛转载,似乎金牌老大就是世界第一的醒目征兆。

   正是在这种幻觉的引导下,一夜暴富的中共政权及其权贵们,全然不顾国民权利极端匮乏和贫富两级分化的日趋严重,也全然不顾中国人均收入的世界排名还在100位之外,尽情展示暴发户的挥金如土。
   一、独裁政府钱包的迅速鼓涨
   独裁寡头和各级政权的暴发户心态,来自近年来官权钱包的迅速鼓涨,有各级政府财政收入的大幅度提高为证。据中共财政部发布的信息,中共政权的财政收入连续多年高增长,2007年已经超过5.1万亿元,同比增长31.4%,占GDP的21%。再创历史新高。党国钱包鼓胀的速度。远远超过11.4%的GDP增长率,13%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率,分别是后二者的3倍和2.4倍。
   以上差别还仅仅是官方公布的数字,如果按照民间经济学者的计算,独裁钱袋鼓涨的速度更为惊人。比如,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教授陈志武先生多次发文,对近年来中共钱袋的迅速鼓胀作了更为具体的数字化分析。
   陈志武先生在《我们的政府有多大?》(2008年2月23日《经济观察报》)中指出:2007年政府的收入相当于3.7亿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12.3亿农民的纯收入。而且,1995年到2007年的12年里,GDP的年均增长速度为10.2%,政府财政税收年均增长16%(去掉通货膨胀率后),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8%,农民的纯收入年均增长6.2%。政府财政收入增加5.7倍,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加1.6倍,农民人均纯收入仅增加1.2倍!
   陈志武先生还指出,中国政府作为中国最大的资产所有者,除了官方公布的财政增长之外,还从国家对土地和高盈利行业的垄断中获得巨额收入。作者指出,财政税收只是政府“最看得见”的收入部分,而政府的预算外收入、资产增值和资产性收入更为庞大,其增值比财政税收更大、增长速度更快。比如,到2006年,国有土地的总价值大约为50万亿元。全国有11.9万家国有企业,平均每家资产为2.4亿元,所有国企资产加在一起值29万亿元。由此,国有土地加国有企业的总价值为79万亿元。假设土地和国有资产以GDP同样的速度升值(11.4%),那么在2007年,国有资产去年增值9万亿,国有企业的总利润为1.6万亿元,二者相加为10.6万亿元,再加上5.1 万亿财政税收,2007年政府可支配的总收入为15.7万亿元。
   陈志武先生在《中国财政不民主,但规模极其巨大》还指出,在中国的115.6万亿元资产财富中,只有 27.6万亿是民间私人的,剩下的88万亿属国家所有。如果2008年中国GDP和资产价值都上升10%,那么,老百姓从资产升值中得到2.76万亿元,而政府能得到8.8万亿元。政府从经济增长所带来的资产财富升值中得到的份额,是民间的三倍。
   由此可见,经济高增长的受益,政府最多,城镇居民次之,农民最少。
   中国社科院在2008年1月3日发布《2008年中国社会形势报告》,也印证了陈志武的分析和结论。该报告显示,近年来,中国经济高增长的主要受益者,第一是政府,第二是老板,第三才是劳工,三者收入占GDP的比例分别为:政府占55%,老板占30%,老工为12%。
   作为对比,美国的相应比例为:劳工占56%,政府占30%,老板占12%。
   二 、暴发户的政绩工程
   中共钱包愈发鼓胀,就越敢于大搞政绩工程和金钱外交,各级官员也越敢挥霍。
   首先是中央寡头们的政绩工程。在江朱时代,有江泽民钦定的“中华世纪坛”和“国家大剧院”,有朱鎔基拍板的上海“磁悬浮”。还有什么“五个一工程”、“爱国主义教育工程”、 “世博工程”、“航天工程”,等等,不一而足。江朱时期,最挥霍浪费的政绩工程,莫过于1999年中共掌权五十周年庆典,耗费上千亿人民币。
   胡温时代,最为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莫过于“奥运工程”。为了在奥运上争金夺银,仅组建奥运队伍投入一项,中共就出台了“奥运争光计划”,建立起一支由17000名专职运动员、4900名专职教练员的庞大北京奥运兵团。北京奥运的总投资高达430亿美元(北京奥组委顾问黄为透露的另一数据是5200亿人民币,也就是700多亿美元)。
   现在,北京奥运已经结束,中国终于超越美国而成为金牌老大,但满世界都知道,支撑这个金牌老大的是独裁政权的花钱第一。可以说,早在奥运开幕之前,中国就已经拿到了百年奥运史上的第一枚金牌——430亿美元的投资金牌。这枚金牌所创造的百年奥运史新纪录,很可能是无人能够打破的永久记录。
   其次上行下效的政绩工程。中央大员们为了自己的政绩而大搞“首长工程”,各级地方官也就必然为了个人乌纱帽和小集团的利益,不计成本,不管劳民伤财,大搞“政绩工程”,在数字上弄虚作假,大树特树经济偶像,只为了用经济发达来证实领导有方,致使各类好大喜功的“工程”泛滥。比如,全中国竟有183个城市提出了建设“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宏伟目标,也有数十所大学提出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甚至,北京大学这样的高等学府,也要在校园边上花大钱建造五星级饭店。
   这种上行下效演化为“奢华攀比”之风,在大剧院的建造中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自江泽民钦定了北京国家大剧院之后,一些省市也争相效仿,不惜劳民伤财而建设各自的大剧院。北京的国家大剧院投资26亿,重庆大剧院15亿,上海东方艺术中心11.4亿,广州歌剧院10亿,武汉琴台大剧院10亿,杭州大剧院9亿,河南艺术中心投资9亿。甚至就连地级市也要建造大剧院,比如浙江的宁波大剧院耗资6.19亿,广东东莞大剧院6亿。
   第三是官员的腐败和挥霍。已经有多种资料表明,权贵们的贪污、受贿、赌博、买官等腐败所涉及的金额,已经占到GDP的20%,占目前国民收入的1/3之多。比如,中共官方媒体指出,近年来,中国每年流失到国外的赌博资金超过六千亿元人民币,其中官员挪用公款豪赌占大头。吃喝、车马、休闲旅游、出国考察、特权福利等消费,合计高达2万亿,占政府财政收入的五分之二,占GDP的十分之一。
   三、暴发户的金钱外交
   自中国对外开放以来,特别是中国加入WTO以来,中国经济从经济全球化中受惠颇丰,它向西方国家和全球资本市场开放,引进西方的资本、资源、信息、技术、甚至人才,也让美国和欧洲的大公司越来越垂涎中国市场,特别是中国新经济的高速发展对高科技产品和国际资本的胃口很大,为美国商家提供众多机会。与此同时,中国的价廉日用品的大量出口,使中国赢得巨大的外贸顺差,在让西方消费者受益匪浅的同时,也让西方国家付出了巨额外贸逆差的代价。
   当经贸关系在中西交往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之时,中共政权也越来越依靠“金钱外交”。 中共用于支撑其合法性的主要资源是“政绩”,政绩的主要标志是“我们正在阔起来”的宣示:一方面炫耀中国的经济增长和财富增加的高速,自我夸耀为世界上的“一支独秀”,进而夸耀综合国力的增强;另一方面在与发达国家的交往中,特别是在涉及到政权利益的台湾问题和人权问题上,中共惯用金钱开路的策略,用大把的订单和政府采购来换取政治利益。由此,政权及其官员的暴发户心态,不仅表现在国内的各类政绩工程和挥霍浪费上,更表现在中共现政权的“大国外交”中。因为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和迅速鼓涨的独裁钱袋,使中共有资本大玩金钱外交。
   君不见,为了讨得西方大国对中共对台政策的支持,也为了让西方人少在中国的人权、政改等问题上说三道四,中共寡头们甚至满世界撒钱。大凡中共党魁及其国家主席和国务院总理出访西方大国时,皆要带上大把的银两抛洒一番。最近的实例,莫过于温家宝的访美和胡锦涛的访法,不但求着西方大国的政要来干涉“中国内政”,还要花上足够的银两才能使哀求奏效。温总理用60亿美元购买布什对台湾的警告,中共政要几次访美的大采购,更是高达数百亿美元;胡主席曾用几十亿欧元换取希拉克对台湾的指责,又用200亿欧元的超级订单换取法国新总统萨科齐在人权问题上的沉默。
   这样的金钱外交,固然可以为中共高官带来到处红地毯的虚荣,也为中共政权换取减缓国际政治压力的实惠,营造出全世界华人心向大陆的假相,却尽透着本末倒置的荒诞:欠发达中国的元首像个腰缠万贯的大款,发达法国的元首倒象个讨好富豪的推销商。在这种荒诞的背后,是中国大多数弱势群体的无望和无奈,为了保住自己的老屋,为了在年终讨回一两千元薪金……不断出现的自焚抗议的极端行为,足见当下中国还没有阔到向世界撒钱的程度!
   其实,金钱外交并非后毛时代的产物,而是中共建政以来的一贯传统。在普遍贫困的毛泽东时代,老毛为争当第三世界的领袖,一面逼着百姓勒紧腰带,一面对那些无赖国家提供无偿援助。直到今天,中共政权仍然是朝鲜、缅甸、古巴等无赖国家的最大金主。这种以一党政权利益为导向的金钱外交,实质上是让全民财富和国家资源服务于特权集团的利益,从效果上讲,也只是一种应对国际压力的权宜之计,只能得到眼前的暂时利益,而无法使中国真正融入世界的主流文明,更无法赢得国际社会发自内心的真正尊重。
   四、爆发户大款的攀比消费
   中国改革一直是“跛足”奔跑,独裁权力主导的改革模式是经济和政治的高度不平衡,是增长模式的极度浪费和分配模式的极度不公。所以,经济的持续高增长非但没有带来共同富裕,做大的蛋糕并没有带来分蛋糕的公平,反而导致极端的两极分化,先富起来的政策带来的是权贵“暴发户”的穷奢极欲。据《新京报》2007年12月31日报道,“中国500富豪榜中榜”在香港发布:中国的亿万富豪数量已经仅次于美国,世界排名第二。拥有10亿美元身价的中国富豪的数量,2006年是85名,2007年是146名,几近翻倍。怪不得有人惊叹:中国不但是“世界经济中心”,也已经变成“富豪大国”。
   2007年中国城镇居民年均可支配收入为11759元,农村居民人均年纯收入3587元。目前中国农村人口起码有7.5亿左右,如此巨大人口的人均年收入才三千余元,扣除通货膨胀,绝大多数百姓的实际收入,在事实上是大幅下降。面对如此贫富悬殊的国情,还在大肆吹嘘中国已经变成“富豪大国”,很有点儿没心没肺的梦呓。更何况,中国的顶级富豪群体的暴富之道,又有几人的手脚干净。看看那些落马的问题富豪,哪一个不是官商勾结的受益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