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海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海]->[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李海
·李海简历
·照片
·照片
资料
·李海母亲的申诉书
·五百二十二名因“六四”而被关押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名单
新闻报道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之母向法院提出申诉
·中央社:李海母亲呼吁给予李海保外就医
·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因收集六四政治犯资料而系狱民运人士李海的母亲呼吁布莱尔关注
·联合国人委会确认对李海和王有才的判刑关押为非法
·中央日报:朱熔基访美期间 人权组织促释150大陆政治犯
·RFA:春节盼当局怀柔,政治犯家属惦念亲人
·BBC:民运人士李海因为海外机构刺探国家机密罪坐牢九年刑满出狱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RFA:民主人士上海访友被警察“请”出上海
·黄琦:田永德、李海被杭州警察押上赴京列车
评论
·徐永海: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欧阳小戎:李海——初逢的故人们
·欧阳小戎:李海(之一)——异乡人笔记
·欧阳小戎:怀李海——故土上的流亡者
·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江棋生:人权、特权与分权
·张晓平:李海出狱
·张晓平:野蛮的抄家 垂死的挣扎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陆祀:向狱中的朋友们拜年
·陆祀:民运斗士李海将于五月三十日出狱
·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朴实的民主斗士——李海
·樊百华:十二年后又见李海
·杨天水: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铁窗思考录
·杨天水:思念李海(五律二首)
·张林:不屈不挠的民主志士李海
·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何人:赠民主人士李海(2008年4月18日)
·何人:赠李海(2008年10月16日)
·妙觉慈智:我们是透明的就没有黑暗,我们是公开的就没有阴谋
·王金波:李海——争取民主的社会活动家,不懈的人权捍卫者
文集
·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使人愤慨的破门殴打案
·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众大侠夜探胡佳,违法者狼狈不堪
·为什么主张使用或不使用暴力?
·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胡石根今天出狱
·孤独地消失在远方
·八九民运的历史功绩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北京朋友祝贺吴义龙、陈树庆俩先生重获自由
·北京朋友祝贺孙文广76岁华诞
·如果当年不开枪
·反对“自由主义”
·素质、制度与社会
·社会自治是否可欲
·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可歌可泣的事业——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库尔斯基法”下的“709要犯”公审
·野蛮时代的精神
·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1日首发-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康玉春

   在我看来,理想的结局是应该开一届人民参与、人民塑造、人民享有的奥运。在我的概念中有几个维度,即理想的奥运,现实的奥运;应然的奥运,实然的奥运;共产党独角戏的奥运,人民参与的奥运……。在奥运面前,我们确实要区分国家、民族、政府、执政党(country,state,nation 都可以译为国家)。在诸多维度下,处理好这个复杂方程并得出最佳解可能会比较困难,也会智者见智,仁者见仁。尤其在现实中,在一个专制政府主导下的奥运举办中,侵犯人民的利益,许多奥运相关项目甚至成了权贵团巧取豪夺甚至公然抢夺人民财产的名目,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人民可以有情绪,甚至可以有极端的情绪,但知识分子,民间活动人士要理性地看待这个问题。我们面临的问题是消极地或积极地抵制这

   奥运实际意义会如何?其本质上与民间民运深层次利益会如何?

   结合多年来的观察,我理解主张抵制奥运的朋友们的想法。首先,奥运占有了太多的资源,其次,伤害了民众权益,第三,实际上成了权贵利益集团巧取豪夺的项目,甚至成为控制异己的借口。这些严重的伤害人民的利益和情感,有的是继承了过去的恶习,有的是开辟了很恶的先例。但对中共应该提醒他,借奥运搞腐败与镇压很可能给他自己带来很多的问题,历史上的先例很多,秦始皇搞长城加快了他的灭亡!大运河没给隋朝带来昌盛!

   就民间而言,应向中共、国际奥委会,明确提出人民的要求、释放政治犯、给拆迁户足额的补助。我们也可以不乏善意的推测中共,我们实际上在帮助他。

   简单的讲,奥运会没错,但在组织的过程中侵害人民的利益,特别是弱者的利益,这一点不能成为不参与奥运的借口。借奥运机制成长自己。

   李海

   分四点来说:

   一,在对奥运的观察中,应该引进民众的角度

   这应该是今天讨论的问题的核心含义。一般来说,在看待奥运的方式上,有三个可能的角度:狭义的民间反对派的角度,当局的角度,还有至今沉默的民众的角度。而我们主张在关于奥运的讨论中,要提出民众的角度,民运应该为民众发出他们的声音。就是说,民运既不仅仅是局限于民运群体自身的直接处境和利益,仅仅作为被迫害者的身份去抗议当局的镇压,只强调当局的非法性这一方面,但是也绝不是混同于当局的角色,站到政府的立场上去说话。原因很简单:就是我们并不是拥有巨大权力的政府,我们的附和声音,对它们已经大量的歌颂声浪来说并不能增加什么,但是沉默的民众,他们的声音却需要表达。

   从民众的角度去要求,就会有些地方和当局有分歧,有些地方和当局相同。但是分歧并不是蓄意敌对,相同也不是有意妥协,两者都只是这个独立的角度面对事实不得不得出的结论而已。

   二,民众是怎样看待奥运的

   他们的态度是怎样的?是认为奥运代表了他们的利益和愿望,还是漠不关心,还是反对呢?各种例子都可能找到,但是为了比较接近真实,我建议做一个调查。这个调查应该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向各种各样的个人了解他们对奥运的态度、期待和利害,另一方面,从宏观上搜集材料了解奥运究竟带给了我们什么。

   现实中民众可能如何看待奥运呢?从奥运中,人们可能有两个方面的需求:情感需求和利益需求。对于缺乏关于奥运进程真实信息的大部分人来说,他们主要是以奥运的理想、以从前关于奥运的报道来想象在中国发生的奥运。而一个真正的、合乎理想的奥运,正是他们真正的追求,也是我们的追求。而违背奥运理想的情况,正是违背他们意愿的,只是由于信息封锁,才使得他们无法做出反应。

   我们期待看到一个合乎理想的奥运,希望在奥运中人民的经济福祉增加,分享奥运带来的利益。希望在奥运中,世界上先进的文化能够在我国广泛传播,当局在思想上政治上的镇压和封锁能够被减少和消除,这样的奥运才是有意义的。

   我们不期望看到通过奥运对民众权益的损害增加了,对异议人士的镇压加强了,这是对民族的损害,是倒退。并不是在任何意义上的奥运都是好的。

   而现在的问题恰恰是缺乏民众的参与和享有,缺乏民众的意志。目前由当局主导的奥运和民众的奥运并不是一回事。现实中的奥运并不是理想的奥运,真实的奥运。

   三,现实的奥运是怎样的?

   我同意康的说法:共产党不是铁板一块。很多人出于美好的愿望做了很多事情,这些会是合乎奥运精神,也有利于民族的。

   但是另一方面,有可能成为主导的甚至可以说是难以容忍的,是有些人做了另一些事情,他们在奥运中的行为1 把利用奥运来提高政权的合法性看做高于民生问题的解决,高于民众实际的经济福祉。2 以奥运为借口为理由多方面的对民众的侵害,如取缔商贩,暴力拆迁等等3 以奥运为理由,在现在和在奥运后对异议人士的强化镇压。

   我们不应该因为当局做了一些合理的事情就容忍他做的不好的事情,因为他垄断了公共权力,不允许别人来做,因为在以往奥运中多数国家已经做到的事情本来就是最基本的要求。而他所做的侵害人权的那些事情却是危害民族进步,是从根本上违背奥运宗旨的。

   四,在奥运活动中民运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民运在中国的社会生活中,应该负起自己应有的责任来。为此要强调:民运对待社会问题的态度应该不是仅仅从理念出发而是从现实的问题出发,从民众和民族的现实利益出发。其次,在我们反对当局的某种行为时,不是出于恶意,不是因为他是共产党我们就要反对,而是为了民族和民众的利益,是因为他们做了不利于民族国家利益的事情。

   因此在奥运中民运的角色除了促成民众利益和意愿的参与,还要与社会进步民族进步的问题结合起来考虑。

   因此,一是要在正面地参与中争取把奥运尽量变成好的对民众有利的奥运;一是要对主办者真实进步加以肯定和对其错误进行揭露。而民运主要应该侧重于揭露,因为当局已经将对他们有利的话说得太多,夸张得太过分了。而另一部分话语,对他们不利,但是对一个好的奥运却恰恰最重要的话语,却被他们全力掩盖着。这是民众的话语。这些话语应该被大声疾呼。

   民众对奥运的参与不仅仅是揭露,也不仅仅是支持。这里的参与是多方面的,多种形式的。其中包括正面的建设,也包括抗争。

   抵制也是一种参与。那些因奥运的名义受到损害又没有途径得到补偿的人,他们的呼声实际上有积极的意义,他们的姿态是正义的也是建设性的。这是因为几乎唯一从奥运中获益最大的是当局者。其它国际国内各方面同它都远不能相比。因此在实际上没有人能阻止奥运举行的背景下,对于那些受到损害又没有途径得到补偿的人来说,抵制几乎是唯一能够推动当局多做好事、少做坏事的方式。也是推动它实现奥实现奥运理想的动力。在这里,他们抵制的不是奥运,而是借奥运之名违背奥运精神的做法,实际上,他们的抵制不是因为当局的侵害而反对奥运,却正是站在奥运理想的基点上去避免当局的侵害。

   陈永苗

   奥运会是民族国家的大事,并不是共产党自己的事情,虽然共产党从奥运会得分很大,但还是国家利益,不能简单地反对。这里民间对奥运会的政治立场,就是涉及到国家利益民族利益的问题。我想讲一个故事,1974年越南占领南沙群岛,大陆海军要通过台湾海峡。当时国民党报告蒋介石,说要不要让通过,蒋介石想了两天,说南海战事紧,就让通过。这里要说的是,民族利益高于政治敌对双方的利益。民间反对专制,其目的是让民族国家变好,必须紧紧记住这个目的。如果反对奥运会,为了反对专制,连民族利益一起牺牲了,这是不负责任的。不能洗澡水和孩子一起倒掉。

   恨不得“与国俱亡”是极为政治幼稚的,民间人士应该是负责任的、理性的,要考虑到民族利益与民间的政治利益的最大化,而不是赌气的,情绪的、愤恨的。不能够搞焦土政策。用余英时的劫机犯比喻,总不能因为消灭劫机犯,连整个飞机和人质全部打掉。奥运会的政治判断,不能因为有共产党的利益而完全否定它。

   共产党能举办奥运,其实有一个与主流文明接轨的“自得”,一直被认为是非文明国家,如今也能举办奥运,那就是步入“世界主流”。能举办奥运,与加入WTO一样,就能变成“民主国家与西方国家一样”,与世界主流民族接轨的意图,向主流转化的意图。举办奥运对于共产党的转轨来说,也有相当积极的意义。例如对外国记者的新闻的规定,例如对奥委会关于人权改进的许诺。这种因素应该加以利用,而不是摧毁。

   专制统治者,利用奥运会来伤害人权,伤害百姓利益,这种坏事,并不是奥运会干的,而是专制统治者干的。奥运会也是一个受害者,为什么要抵制受害者奥运会呢?我们应该用奥运来抵制这种伤害。奥运也是被伤害者。有过错的,是专制统治者,而不是奥运会。

   实际上,以奥运的名义受到伤害的,不一定通过政治反对来实现通过维权政治化来也根本解决不了,只会加重这种伤害。以奥运的名义伤害人权专制统治者,与政治反对者,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把奥运和因奥运名义而受到伤害的人权,进一步伤害了。所以应该通过有效的法律手段,禁止伤害行为,给与充分及时有效的补充。去政治化的会让民间社会取得更好的形象,而不是一个捣蛋鬼和破坏者。

   我们在争取奥运人权的时候,有两种政治取向,一种完善奥运,一种是摧毁。同一种行为,会产生不同的效果。被伤害的老百姓的“要人权不要奥运”,实际上是使用特殊的方式,来改造好奥运,来完善奥运。就像刘晓波近二十年说把中国变为殖民地二三百年,实际上是极端的爱国主义,因为爱才恨。

   很多民间人士有这样的毛病:凡是被共产党抢到手上的,例如民族、国家、爱国主义、人民,他就反对。这样的反对,实际上是帮凶,强化了党国一体的思维方式。是共产党的就反对,可能伤害民族的感情,政治不成熟的。

   民间人士一定要有政治活动空间,否则自娱自乐不是展开政治。对奥运的政治表态而言,这种言论有个市场:广大有爱国心的知识分子和海外华人,他们有朴素的爱国心。赞成专制和反对专制的都是少数,中间摇摆的是大多说,成橄榄球型。我们的民间言论应该争取中间左右摇摆的人群,要考虑长远争取人心的问题,考虑长期道义积累。

   2007年8月7号于红庙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