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律师第五次会见清水君 ]
郭国汀律师专栏
·让英雄的血流在光天化日之下
·声援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强烈反对中共利用司法机器釜底抽薪镇压维权运动征集签名书
·谁是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
·答浦志强对郭国汀的批评
·警惕:中共对郭国汀律师的迫害并没有中止
·从郭国汀案看中国法制的崩毁
·值得大学生与爱国愤青一读的戏剧
·大中学生及爱国愤青的娱乐读物
·刘路与郭国汀之间的友情
·刘路(李建强)共特真相大暴露
·为什么说李建强(刘路)是共特?
·欢迎李建强公开辩污论战
·我与刘晓波先生的恩怨
·我与英雄警官之间的友谊
·律师为英雄辩护的最佳策略
·敬请张耀杰先生公开向郭国汀大律师赔礼道歉的公开函
·郭国汀训斥张耀杰
·怒斥张耀杰----南郭系当之无愧的大律师!
·痛斥張耀傑----予汝真诚道欠的最后通谍!
·郭国汀痛斥假冒伪劣人格低下的[学者]張耀傑
***周游列国 漂泊四海
·我的哥本哈根之旅
·梦幻湖畔之春晖
·加国白雪公主之宫
·雪中加国风情
·圣诞日维多利亚雪宫
·我的总统跑道
·我的超五星级总统跑道之二
·迷人的维多利亚风光
·维多利亚人间仙境
·海上明珠维多利亚精景
·世上最美的往往是大自然
·郭国汀在渥太华和世外桃源
·郭国汀律师在温哥华
·冬吟白雪诗
·山青水秀地灵人杰
·与传统观念彻底决裂?!
·文明与传统
·轻松愉快的国庆节游行
·我的巴黎之旅
·浪际天涯孤独客
·郭国汀律师在纽伦堡
·余之法朗克福之行
·吾之法朗克福之游
·感受纽伦堡
·观光德国古城堡
·纽伦古城堡风光依旧
·感受如诗如画的世外桃源美景
·观光布鲁塞尔
·风景如画的莱茵河畔
·郭国汀律师出席布鲁塞尔第二届全球支持亚洲民主化大会留影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留莲忘返
***(58)郭国汀律师名案要案抗辩实录
***(一)郭国汀律师为清水君抗辩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律师郭国汀对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大纲
·清水君网上组党案刑事上诉状
·江苏高院强行书面审判清水君上诉案
·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上诉案辩护词纲要
·清水君案上诉辩护词附件
·清水君案江苏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中共伪法官评黄金秋颠覆国家政权案
·郭国汀律师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研究
·郭国汀归纳清水君思想论点主旨言论集
·郭国汀就黄金秋颠覆国家政权上诉案致江苏省高级法院院长函
·郭国汀致狱中清水君函
·郭国汀律师第五次会见清水君
·狱中会见清水君手记
·郭国汀就清水君案上诉审江苏高级法院刑一庭王振林法官函
·作家黄金秋被无罪判重刑十二年辩护律师郭国汀谴责中共司法不公
·我为留学生英雄清水君抗辩
·清水君近况
·清水君其人其事辩护律师答记者问
·清水君:开庭日
·清水君:我的最后陈述
·清水君狱中诗草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清水君─黄金秋自述
·狱中诗草-短诗赠郭兄雅正
·赠黑眼睛等诸友
·南郭/清水君自我辩护感人至深
·南郭/中国人决不能忘记清水君!
·南郭/清水君是当代中国英雄
·南郭/清水君在狱中受到中共监狱毫无人性的虐待!
***(二)郭国汀律师为法轮功抗辩
***(1)中共极权暴政的最新反人类罪: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专栏
·郭国汀 中共活摘器官是真的!
·中共为何纵容活体盗卖法轮功信徒的人体器官Why the CCP Harvests the Living Falun Gong
·BLOODY HARVEST Organ of Falun Gong
·活体盗人体器官关健证人调查纪录
·惊天罪孽 铁证如山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敲响了中共的丧钟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是真实的
·郭国汀:西方媒体报导苏家屯是个时间问题
·西方媒体首次报导苏家屯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律师第五次会见清水君

   郭国汀律师第五次会见清水君

   2004年11月12日,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郭国汀律师与秦韬实习律师专程前往常州市看守所会见在押的清水君.主要目的是告知黄先生上诉有关进展情况.同时了解他在狱中的生活,学习,思想等方面的情况,并让他作好上诉审开庭的准备.狱方初时因手续问题不让会见.经解释并经请示上级,后同意辩护律师会见.在会见室等了约十分钟,清水君笑容满面地出现,看起来心态甚佳,根本不像已被判十二年重刑的犯人.不过,明显比两个月前廋了许多,脸色苍白泛黄,明显营养不良,下面是我们的对话:

   郭律师:海内外众多友们非常关心你的情况,许多朋友让我转达他们的问候,特别是: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记者无国界,香港支联会,徐佩,周育田,小溪,陈泱潮,韦石,李洪宽,李强,仙鹤草,辛灏年,安魂曲,张林,杨天水,常人,黄河青,黑眼睛,赖锦东…

   清水君:虽说大恩不言谢,但我还是要感谢所有关心,支持,帮助过我的朋友们,如今我最感孤独的就是没有朋友可以交流,心灵正在枯绝.

   郭律师:狱中伙食待遇如何?

   清水君:最初每天仅有米饭外加水煮青菜,导致营养严重不良,以致五月间曾因贫血昏倒,咳嗽中有血丝,后狱方改善了我的伙食,如今吃病号饭,感觉尚好.但整年患皮肤病,因同监室关押20余人,许多人有皮肤病,被传染也没办法.看守所总体上言对我还不错.

   郭律师:有否虐待?是否强制劳动?

   清水君:未受过任何虐待,看守所警官们对我都挺好,比较照顾我,有一次我的脚趾感染,差点变成骨膜炎,若非狱方及时将我送到医院治疗,后果将会很严重.不过由于未除去我的手铐脚索,医生将我视同杀人犯,因此,手术时也不上麻药,痛得我钻心,还好我挺过来了.看守所不要求我参加劳动,但我自己主动要求参加,每天工作六小时,撮三级管.以解除孤独消磨时间.

   郭律师:是否允许读书看报?

   清水君:政治书不让看,报纸也不让看,我曾多次要求看<人民日报><参考消息><新民晚报><辽望周刊>,但狱方不知何故一直不批准.请转告我姐夫给我寄一些有关经济,财经,金融,管理方面的书来,我想研究经济问题.

   郭律师:我会设法给你买这些书,通讯方面有否限制?

   清水君:我给你写了四封信,只收到过一封回信;我给家里也写了好些信,但一直没有收到任何回信,能否叫我家里有空多给我来信?我很担心父亲的身体.法庭上看到我父亲那憔悴样,心里真的很难过.(郭律师:我只收到过清水君一封信)

   郭律师:你父亲得知判决结果,在电话中哭了,你对判决的看法?

   清水君:父亲其实过去非常强悍,对我非常严厉,现在却比母亲脆弱,大概他担心今生再也见不过我这个不孝儿了.9月27日宣判时,家里没来人,律师也没有出庭.法官一宣读完毕判决书,急忙宣布休庭,也不让我发表我的声明,甚至不接收我的书面声明.因此,我拒绝签署判决书送达回证.

   附:清水君的声明—一审判决 “有罪”之后—

    “我对此有罪判决深感遗憾,在十六届四中全会正努力开拓中国民主团结新纪元之际却传传来了这样的不和谐杂音,遇到了这样的挡路石!

    这个判决无疑是违反天意人心公道逻辑的,它是对国际公约,宪法和法律及公民人权的粗暴侵犯和干涉!也是对我的 “过激”言论的有力佐证!

    它再次告诉世人:政治文明的春天还未到来,社会主义与民主离我们还很远很远!但我们更要力争!

    我相信诸位都尽了力,因此我谢谢诸位法官!不会怪罪你们.

    注:本文不被允许在法庭上表述,只好作为书面声明呈交.

    黄金秋2004/9/27于常州中院第一审判庭”

   郭律师:我9月27-28日在山东烟台开庭,故无法出席宣判,但已于10月8日将长达10000余字的<刑事上诉状>双挂号邮寄江苏省高级法院院长及刑庭庭长收,他们已签收了回执,并已立案受理,估计很快就要开庭审理.你好好研究一下上诉状,作好上诉庭辩准备.

   清水君:非常感谢你的义助,大恩不言谢.我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9月29日,我书面提出了上诉书.

   郭律师:不用客气,这是中国律师应该做的,你对国家和人民做的事很有意义,奉献更多.一定要乐观自信,一切都是暂时的,请你相信一切都会过去,而那过去的,就会变成亲切的怀念..你在狱中要好好利用这段时间多读书,多思考.不能白白浪费宝贵的时间.

   清水君:若真得坐这么长时间的牢,我还真得感谢共产党,使我有时间静下心来读书.但他们不让我读政治,法律方面的书,也不让我了解时事政治,不允许我看报纸,这非常不合理.我要看的是官方公开发行的报纸,再说看报又不是选举我任官职,与政治权利无关,真不明白.我想读一些经济方面的书.

   郭律师:你现在最思念谁?有何打算?

   清水君:(若有所思)我感到非常孤独,没有朋友无人可交谈,无法与朋友们交流.请告诉我家人,让他们经常给我写信,我会认真回信的.

   郭律师:我一定转告你家人,还思念谁要否我代为转告?(清水君在狱中写了数首思念小雪的诗)

   清水君:过去的已一去不返,其实我最想向一个人说一句话.据说她得知我被捕后大哭了一场,哭得非常伤心.可是后来朋友告诉我.她不知为何又说: “清水君是个叛徒,汉奸,卖国贼!”说句心里话:我知道她的变化后伤心透了.几天几夜失眠.我真想告诉她,我清水君决不是什么叛徒,也不是所谓汉奸,更不是什么卖国贼,而是货真价实的傻爱国者.别人怎么看我,我都不在乎,可是 “难儿”也这么认为,我很在乎.(清水君一再交待此段话不要发表,这位“难儿”据说真名叫封莱莉,希望她能体会清水君先生的真心与真情,郭律师注).

   郭律师:你还有什么想告诉关心你的朋友们?

   清水君:只有真正失去自由后,才体会到自由的可贵,但我不后悔.当今中国经济建设应当说小有成就,但政治体制方面却相差太远,当然问题只能一个一个解决,一口气吃不成一个胖子.民主自由不可能一夜之间到来,我还是认为,暴力革命不能再搞,以暴制暴永远没完,最后吃苦头的还是普通老百姓.当局应当有应有的胸怀与肚量与社会各界人士的代表沟通对话互动,千万不能再死抱毛思想不放,死抓权力不放.否则结局肯定不容乐观.我近来思考了许多问题,写了一篇 “我的哲学思考”要求狱方转递胡锦涛先生,位卑不敢忘国忧.仅是我个人的一孔之见,希望能将此文发表(南郭注:此文长达两万言,我来不及将其打字成稿,于2005年过半3月6日被上海公安非法强行查扣迄今未归还,因此无法上载).

   郭律师:你作为作家或记者自感写得最好的文章有那些?

   清水君:我觉得<故乡的雪><遇美媚><留在我心中的泪><我的哲学观>均不错,你有否读过我的黄金文集?(<故乡的雪>曾获马来西亚大学生散文组冠军)

   郭律师:还未读过黄金文集,不过日后我会抽空一阅.你自已应注意保重身体,在狱中能用钱吗?

   清水君:可以,刚进来时身上还有几百元,现在没有了.

   郭律师:我这里有一千元,你先拿着,多买些营养品,保重身体要紧.(黄金秋坚拒不肯收,可能会见完全在监控之中,即便给他钱也会被没收.我认为不允许亲人或朋友或律师给当事人钱的规定不符合人性,更不符合情理)

   清水君:如果二审仍然判我有罪,我想申请政治避难,律师能否代理?

   郭律师:律师似乎尚无此种业务,尽管理论上讲应当可以.还是待二审下判后再说,我不太相信中国的法院完全不讲法律,高级法院水准肯定高于中院,不至于那么悲观.我始终认为你是无罪的,充其量有言辞过激之过,与犯罪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再说还有最高法院可以申诉,如果连最高法院也如此睁眼瞎判,那我一定支持你申请政治避难.但愿不要走到这一步.你好好研究一下我写的上诉状,作好庭审准备.我得走了,多保重!

   我们长时间紧握双手无言以对.只是从清水君明亮的双眸中我看到的是一个爱国者的赤子之心,真情和坚定.

   2004年11月12日于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