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市长的权力]
非智专栏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市长的权力

   (柏斯)非智
    记得彼德还在当柏斯市长时,有一次对记者报怨说,他作为一市之长,却无法阻止小孩在市中心大楼底下的长廊上玩滑板。他说,由于小孩的滑板,把原是光泽发亮的地板都划出道道来了,所以他坚决反对小孩在市中心办公楼底下玩滑板。他告诉记者,在一个周日下午,他见到三个小孩在市中心大楼下玩滑板,便前去禁止,不料小孩不仅不听劝阻,还反问为何不能在此玩。由于双方发生冲突,进行口舌之战,最后,这位市长不得不将巡逻警擦招来。警察在问明情况后,对彼德市长说,这儿没有明文规定小孩不能在此玩滑板,所以,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他们,就是警察也没有权力让他们离去。彼德十分恼火,但法律就是法律,既然没有立法规定,那么,任何人都可以在大楼底下玩耍。市长无奈,只得借助媒体,呼吁更多的市民予以支持,并希望市政议会能设立条文,禁止小孩在市中心大楼底下滑板。这事已过许久,彼德市长也早已退位,但禁止滑板的条文似乎还没有通过。在星期天,人们照样能看到十几岁的少年人,在市中心办公大楼外光滑的大理石广场滑板。想来彼德一定会为自己虽身为一市之长,却无权阻止小孩在市中心办公大楼下玩滑板而深感遗憾。
    作为柏斯市市长,在中国人的眼里,应是官大权大,但实际上,这个柏斯市长职位,更多是名誉和礼仪之职,并没有什么实权。作为市长的彼德,既不能管警察,更不用说领导工商税务,甚至连市长的应酬费、接待费,还得由市政执行官来签批。市长最大的权利职责,就是主持市政会议,讨论审定有关市政条例,例如,道路建设,交通灯设置,楼房建设,市民垃圾收集及城市规划等等,市长没有任何权利对任何市民进行管理和控制,税务归联邦政府管理,警察则归州政府指挥,相对于中国市长对警察、税务、工商、城管等权力部门的领导,柏斯市长的权力实在小得可怜。
    柏斯市长也没有什么特权,没有专人开车,没有用不完的旅差费,更没有随时可用的公款。市长的工作开销费用,全在市政府的预算之内,在市政执行官的控制之中。市政执行官并不是由市长任命或市民选举,而是由市政府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招聘,经过严格考核,合格者才可担任此职。市政执行官不仅薪金远远超过市长,而且权力也远远高过市长本人。不过,这位市政执行官却是在市长领导之下,在市政议员监督之中,因此,若有任何违法行为,或工作不努力,都可能导致被市政府解聘。这种相互监督,相互牵制和相互依赖体系的建立,使得市政权力被有效地使用,从而减少了滥权及贪污腐败现象的出现。
    有人说,“中国一个小官的权力都比美国总统大”,这话当然有些夸张,但比柏斯市长大,那倒是事实。在中国,任何一个乡镇干部对其所管辖的百姓,都有生杀予夺之大权,尤其有着将百姓或公家的资产归于自己名下的权力。即便中国的一个小小镇长,手下都有着一大批归他所管辖的警察、工商、税务、及城管人员,镇长随时都有权调配这些人员对百姓的生活加以干涉。故此,镇长或镇书记调动警察抓捕村民之事,屡屡见报。至于中国的市长则权力更大,最近还有一则消息,说一个外省市长,带着本市警察到北京将上访的市民抓回。能直闯京城抓人,由此可见,这市长之权力有多大。相比之下,连三个小孩都管不了,连警察都不买他的帐的柏斯市长,实在够窝囊的了。

    试想,在国内若是有人像在市政大楼玩滑板的三个柏斯小孩一样,胆敢对中国的市长顶撞争辩,即便市长没下命令,警察也必为市长出口气,早就将他们毒打一顿并抓到牢里了。所幸的是,那三个小孩生在澳洲;更所幸的是,柏斯市长没有中国市长那种权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