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藏人主张
·《在国际法上钓鱼岛属于日本》
·饱死的毛皇与饿死的共奴
·温家宝给盼政改派打了一记耳光
·中国民间狂传的段子集
·《薄熙来案与毛派》
·哪位应该是下一个薄熙来?
·从薄熙来的耳光看中国的社会性质
·温家宝家人隐秘的财产
·薄熙来扔出的白手套
·中国社会濒临爆炸
·中共暴政进入倒数
·温家宝女儿咨询公司
·汉人维人在实践反抗暴政的权利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2)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3)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4)
·对去年一年新疆“恐怖袭击”的剖析
·《中国离岸金融报告解密》的意义
·天价“维稳”经费的背后
·英航、澳航抛棄式耳機乃由獄奴製造
·狼行天下吃肉 狗行天下吃屎
·谁有权回忆文革?
·埃及经验
·近平开枪祝贺令尊老友的生日
·胡耀邦六进藏区揭秘
·藏官披露中共对藏所犯下的罪行
·中国模式遇上了大麻烦
·习叔叔逼薄瓜瓜站离爆料
·华丽尸袍下的黑暗世界
·薄熙来—被困笼中的老虎
·审判薄熙来
·薄瓜瓜发声明对父母遭遇表达不满
·薄熙来:“审判长,我有话要说”
· 薄案庭审细节存疑
·薄熙来盼完善中国司法未来
·“红二代”与“官二代”
·如何定义“中国人”?
·中国人应该从澳洲大选中反思什么?
·《经济成长的终结》
·“北漂族”难落北京户口
·中共是反人类的凶手
·中國追捕部落客擬似文革批鬥
·普京帮习近平戳老虎窝
·潘晴和一平的建议
·中共決定經濟政策的重大改變
六四运动二十周年
·【赵紫阳录音回忆录选摘】
·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六四前夕暴力革命主张出台
·美议长佩洛西访华能否改变六四定性?
·民众对六四事件历史回顾
·方励之谈六四运动
·中国二十年思想演进
·中军镇压学生是否属于爱国?
·"六四"?什么"六四"?
·“90后”谈“六四”
·从学生运动到全民运动
·从静思节看六四前景(首发)
·自由文化运动六.四祭辞
·达赖喇嘛最新对六四等表态
·从天安门广场到零八宪章
·加油中国人—为“六四运动”二十周年而作。
·刘晓波:我的自辩
·刘获奖异议人士反应不一
·将无人替刘晓波领诺奖
·达兰萨拉藏人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
·中國民運江湖回望錄
·袁紅冰新書《六四之殤》 出版說明
·出版社《六四之殤》邀請函
·《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
·《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
·首曝白宮密檔六四屠殺人数
法轮功抗暴十周年
·法轮功抗暴十周年
·“绿坝”克星“绿色海啸”问世
·遭镇压十周年 法轮功举行纪念活动
台湾以及其它
·马英九回绝达赖喇嘛访台内幕
·马英九没有西藏政策
·“台北和约”和“西姆拉条约”
·吕秀莲要当马英九的特使?
·台湾青年人的西藏情结
·众论达赖喇嘛访台
·达赖喇嘛访台日益政治化
·達賴喇嘛是一面照妖鏡
·达赖喇嘛访台考验两岸政治智慧
·蘇批馬無禮达赖谈好友阿扁
·「一個地球,共同的責任」
·世紀大審 扁案偵審大事記
·一个践踏言论自由的判决
·《台湾大劫难》一书即将震撼出版
·陈水扁如能挺住将成为英雄
·《台湾大劫难》出版说明
·「台灣2012的危機與轉機」座談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紧箍咒
   ———邀诗人井蛙同题。
   
   安乐业
   

   是谁给我戴上了这顶帽子?
   当初我以为这很适合也非常漂亮
   可有人不喝酒对我从来不问戴这顶帽子的感觉
   度日如何过夜怎样只有自个儿品尝
   还不时周围袭来的野花气味
   有时候很想回到菜花地里踩死几朵花蕊
   又这顶帽子把我压得透不过气来
   比孙悟空的处境还难看几倍
   我是否在唐僧的咒语中或如来佛的掌心?
   
   也许我在墙头撞见的是个五百年前的冤魂
   这顶帽子也是可能我曾给这个冤魂赠送的礼物
   今生还回让我不得安宁不让随心所欲
   芬芳的野花气味引人颠倒魂魄
   酒吧四周背影重叠万层
   我在眼花缭乱中恰似看到了给我戴这顶帽子的冤魂
   又抛弃芬芳的气味回顾一些往事
   往事如烟更如无头无尾的遐想
   难道我在遐想中爬行走向死亡的角落?
   
   从陌生进入陌生的可怕不在于本来是个陌生
   随着陌生而插入心灵的束缚和眼前晃来晃去的背影
   如此之多的背影莫名其妙的束缚
   背影无赖 冤魂可怕 我更无聊
   除非自行飞舞这顶帽子仍然坚而无摧
   
   五百年前的一名冤魂的到来
   一千年前的一位和尚的咒语
   两千年前的一个王子的手掌
   全都落到2008年仍想随心所欲的一名无赖头上
   奇遇乎又是灾难也?
   
   14 June 2008 Pert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