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访西藏著名医学专家波毛措教授]
藏人主张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達賴喇嘛在三月十五二周年講話
· 达赖喇嘛拒绝挽留坚持退出政坛
·达赖喇嘛再表坚决退出政坛
·達賴喇嘛再次強調退出政壇
·流亡藏人促关注阿坝格尔登寺局势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选出后达赖喇嘛时期的领袖
·流亡藏人为达赖喇嘛新角色作准备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北京奉赠达赖喇嘛生日礼物
·西方綏靖中國
·达赖喇嘛荣获兰托斯人权奖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军警封锁格德寺两周300僧人被捕
·互联网时代藏文遭遇引发的思索
·中国担心展现真实西藏
·近期甘孜发生的系列抗议活动
·又一藏人作家被处徒刑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国际声援
·藏中台作家学者联名抗议拘捕多名僧人
维护藏语动态
·藏人学生游行抗议教改计划
·短评藏人学生抗议教改弃藏语
·300名藏人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
·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关于青海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
·第一个挺藏文的中国大陆人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印度也行动起来保护藏语
·青海省藏区戒备森严
·达赖喇嘛批评中国对藏语的限制
·从禁止藏语教学说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访西藏著名医学专家波毛措教授

宁愿流血成海,不愿多生一个
   —— 访西藏著名医学专家波毛措教授
   
   安乐业
   
   波毛措,1970年9月13日生于安多赤卡(贵德县)郭麦土司之家;1982年在青海省海南州中学高中部毕业;1990年青海医学院医疗系本科办毕业;并且,同年7月自愿到海南州医院妇产科、妇幼保健及计划生育工作。工作期间撰写的论文为《计划生育对妇女健康的影响》。
   1994年4月因工作需要调入青海省医学院附属医院肿瘤医院,从事妇科肿瘤(良性肿瘤,妇科癌症)的手术治疗。同年,考入中国广州医科大肿瘤研究防止中心研究生,以放射治疗癌症为专业。
   1996年初按上级部门的安排转调青医附院肿瘤医院,从事放射治疗、化疗及手术根治综合治疗妇癌。同时,兼任青海医院临床教学及青海医疗事故签定专家小组委员。在此期间的论文为《放射插枝治疗妇癌的临床效果》、《放射治疗性病》等国际水平相仿、达到中国国内先进水平,国际二等奖及中国金奖。
   1997年7月授西安医科大硕士学位。2000年中国政府授予副教授。同年,前往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国家参观学习。2003年4月又去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缅甸、香港、澳门等国家和地区参观学习,回来后中国政府授予医学教授,列入国家医疗队准备派往非洲布隆迪进行巡回医疗工作。但是,因政治方面的前科,中国安全部门开始怀疑她正在秘密撰写的《藏人在国内的地位》。同年11月28日,携丈夫布噶扎西和女儿南措吉流亡到印北达兰萨拉。经过多方的努力,2004年元月安排到印度德拉顿德吉林医院。之后,经达赖喇嘛的帮助在Bangalor学习英语一年,现在流亡社区最大的藏人区贝拉库背康复医院工作。
   感谢波毛措教授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我的采访。
   采访时间:2006-05-02~03。
   采访地点:印南卡拿扎喀邦贝拉库背藏庄康复医院办公室。
   (Tso-Jhe Khangsar Hospital/ P.O.Bylakuppe-571104/ Mysore District (K.S)INDIA)
   ------------------------------------------------------------
   (以下,安乐业简称“安”;波毛措简称“波”。)
   安:首先,感谢波毛措教授流亡以来首次公开接受我的采访!现在我很想知道您在西藏从事医疗工作到流亡以前所接触的妇女病人大概有多少?她们患的妇科疾病的主要原因何在?
   波:从1990年开始,我在青海省海南州医院妇科工作四年,每天的病人多达60余人。其中,70%为藏人妇女,30%为中国人以及其它民族。又70%属于农牧民,30%为城镇妇女。然后,从1994年下半年到2003年的11月份为止,我在青海省二医院附属医院工作(包括攻读研究生时间)。每天的病人大概多达200余人以上。其中,50%为中国妇女,40%藏人妇女,10%为其它民族。早期病人中90%为中国妇女,中期病人中60%为少数民族妇女,晚期病人中80%为藏人妇女。比如,官方资料显示:“1971年至1983年,青海省针对育龄妇女共放置宫内节育器37.81万例;结扎12.23万例;引产堕胎16.7万例。1983年,全省育龄妇女的节育率提高到72.6%。1984~1995年,放置宫内节育器52.16万例,结扎18.13万例,引产、堕胎25.43万例。1995年,全省育龄妇女节育率上升到98.3%。”
   在这些数字的背后,也就是身患妇科疾病的主要原因有多种多样,但是,除了宫节炎(待查)以外,多半与计划生育行动有一定的联系。比如,节育术、绝育术、人工流产、刮宫,引产堕胎等引起的。当然,宫节炎始于乱交,卫生差等。
   安:上面您提到了“计划生育”四个字。对此国际上流传着两种说法,一种是有益说,另一种是有害说。那么,作为一名亲身经历过“计划生育”工作的您来讲,持那一种观点呢?
   波:我已经讲了妇科疾病的主要原因,从而旁人能够清晰地看到或察觉到我所持的观点。在西藏“计划生育”本身是个“宁愿流血成海,不愿多生一个”的政策产物,而且,这个口号下实施了两手措施,一手硬,一手为软。硬属于强制性,软属于鼓励和欺骗性。结果对妇女的健康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虽然在宣传和制定“计划生育条例”时,提倡以宣传为主、自愿为主的原则,但实施手段和措施,却采用了强制和极端的做法。因此,外行人只知其一,不知道其二。
   安:如此看来,“计划生育”对妇女健康的影响不小。请您能否讲的具体一点?
   波:城镇而言,中国人允许生一个,藏人允许生两个。第一个小孩年满四岁后,经过申请书才能允许生第二胎,但是,生下一个月后,必须要进行结扎手术。至于农牧区,没有严格执行过以上政策。每年8月至10月在农业区搞计划生育,10月至12月为牧区搞计划生育的季节。按着政府下达的命令或指标,计划生育办公室,当地派出所,各村村干部联合起来后,去每个乡村搞计生工作。主要手段为宣传鼓励和强制措施,后一个当中包括抓阄,罚款等。通过计生对妇女引起的疾病主要有盆腔炎,盆腔粘连,子宫内膜异位症,盆腔精脉曲张,炎症。粘连引起:不孕症,宫外孕,宫外孕破裂──致盆腔,有时候,出血──甚至死亡。还有妇女因以上人为疾病而提前进入更年期综合症,导致离婚,自杀等也出现了。
   我们知道,自然与社会赋予女性最重要的职责就是作母亲、承担人类自身繁衍的任务。而西藏仍在停留于传统的生育方法和旧法接生,由于生育条件恶劣,造成新生儿大量夭折;产妇的死亡率也相当高。牧区、农区与城市相比,自然条件恶劣,医疗条件更加落后,婴儿存活率仅为75%,低于城市的5.9个百分点,1998年,青海省兴海县当年儿童活产数为520人,儿孕产妇死亡高达九人。产妇的主要死因是:(1)产后大量出血;(2)胎盘滞留;(3)产褥感染。如此计算下去的话,全西藏有多少个县呢?
   安:您前面提到了“刮宫”,“节育术”、“绝育术”、“引产堕胎”等医学名词,那么,这些名词的操作过程是怎样的?
   波:三个月以内的怀孕,也就是45天到90天内的孕产妇要进行人工流产,即刮宫。5~6个月的孕产妇属于人工引产,也就是去进行腹部打针,即李酸诺尔100mg。七个月以后的孕产妇应用吊针打催生药。8~9个月的怀胎为活的,通过前卤(脑儿)打针休克,即0.9%生理盐水200mg成其安药物。这里有一个技术性的问题,胎儿的头卢从子宫没有露出之前,需要实施打针,因为,那样不属于杀人。
   安:这些操作过程中您和您的同行们曾遇到的藏人孕产妇多些还是中国孕产妇多些?
   波:这些当中自愿进入的中国孕产妇比较多,因为,生活所逼嘛,主要体现在三种情况下:(1)那些既无避孕知识,又处在性成熟的青年;(2)妇女缺乏婚姻保障,只好引产堕胎,以便另寻归宿;(3)计划生育政策的严酷性。
   藏家孕产妇基本上属于强制性下进入计划生育行动行列的,她们根本就不愿意那样做,但是,上面的指标必须要完成。由于以上因素而引产和流产中藏家孕产妇比较多。
   安:如此看来,计划生育行动中会遇到很多即将分娩的孕产妇,那么,引产堕胎或应用催产药等之后,孕儿的尸体和胎盘是怎样处理的?
   波:全部扔向垃圾桶里了。不过胎盘是可以卖出去的,现在多半大医院在卖胎盘。偏僻地区医院的出售价是10元多人民币,中国广州等大城市医院的出售价为250~350元。
   安:胎盘也有买主吗?主要用于哪里呢?
   波:据说,胎盘对身体保养和保持年轻起着极大的作用。可是,至今谁也没有研究出来。
   安:我听说计划生育的实际工作中,手术的种类都由医生自行定夺。这样一来,医生会不会为了多赚钱而采取或加强实施“宁愿流血成海”的政策宗旨?
   波:虽然医生不会为了胎盘上赚钱而采取计划生育行动,但是,大家一定要知道,“宁愿流血成海”是政策或命令,谁也没有能力抗衡它,只有遵命。
   安:虽然我很理解医生们的心情,又不太理解医生们对老百姓手中赚钱的另一个渠道。手术费、护理费、药物费等,尤其是药物上面的所谓“提成”是指什么呢?
   波:这是卫生部、药厂、医院联合的产物。药厂不给卫生部好处,他们不会批准制作药物权,又没有医院购买药物,卫生部和药厂的前景难料。因此,上至卫生部,中间医院领导和各个主治医生,下至药物推销员之间产生了名为“提成”,实则赚钱的这个渠道。只要你是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天下的医生,这个路没法拒绝,何况现今人人爱钱嘛!但是,国外的医疗程序也让人担忧,老百姓还是支付不起钱啊。手术当中内脏移植等现象尤为肮脏的极端行为。
   安:您在西藏时下乡过哪些地方?那里的基本情况如何?
   波:每年在我们去下乡,我去过的地方中主要有海南州的兴海县、贵南县和同德县、玉树州、青海湖周围、果洛州、黄南州等。 那些地方,我在搞妇科检查,免费就医,普查妇科疾病。同时,搞计划生育宣传工作。我在前面列举的通过计生对妇女引起的疾病多半在那些地方发现的,这里我说的就是农业区和牧区的情况。另外,牧区、农区与城市相比,自然条件恶劣,医疗条件更加落后,婴儿存活率仅为75%,低于城市的5.9个百分点。计划免疫工作在当地长期无人过问,持滑坡和松懈状态。与此同时,这种工作由计划生育部门牵头,投入大规模的人力财力,加以简单粗暴的突击入户……使人必然有所联想,深恐避之不及。
   安:您作为曾是青海医疗事故签定专家小组委员,你们委员会收到的医疗事故告状可能不少,藏人对医疗事故的反应如何?告状的结果怎样?
   波:除了有些居住城市的藏人官员的亲戚或懂得有赔偿的人拿到过赔偿外,藏人对医疗事故基本上持沉默的态度,因为,他(她)们在一方面不懂得法律上的规定。另一方面,也遇到了语言上的障碍。第三个方面,农牧区除了政策上的宣传以外,有用处的部分传达到那里。
   如此就出现了保险公司和医生勾结赚钱的渠道,基本上城市居住的医生在家人以及亲戚朋友全部到保险公司保险以后,从农牧区到大医院就医的病人名字换成自己家人或亲戚朋友的名字,然后,从医院开的发票拿到保险公司取钱。
   安:那些病人愿意那样做还是全然不知到医生们在背着他(她)们赚钱?
   波:90%全然不知道医生们在那样赚钱。也有些人知道一点,然后,医生们对病人给些小数目的钱。
   安:现在我很想知道,您在流亡社区从事医疗工作的感受,能否简略地告诉我?
   波:这个问题我在2004年呈送过达赖喇嘛,现在我仍然觉得当时的判断没有错。其实,流亡社区的医疗卫生面临着两大困难,即肺结核和妇幼保健问题。前者必须要统计流亡社区结核患者,并采取寻找病源。在西藏我没有听说过结核导致死人。后者比较是个复杂的学科。假如不重视优胜优育,“妇产科”决定着几代人的健康和智能,恰恰流亡社区没有妇产科,而且,流亡社区各个医院的接生能力差,几乎不懂得正规的接生方法。因此,应当培养懂得妇女怎样生产的全过程的专业医生是至关重要的一环。说重一点就是优胜优育牵涉到西藏能否站立的问题。不然,一问三不知的一群人怎样去引导西藏建设家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