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藏人主张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新加坡記者西藏行見聞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西藏流亡社区的教育体制
·西藏零八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
·南非改变政策准许达赖喇嘛来访
·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中国比印度落后在哪里
·加州议会向遭受歧视的华人道歉
·2010年美中关系紧张加剧
·中美数码外交
·“东亚共同体”
·左拉复活控诉不断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点滴
·達賴喇嘛的特別講話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图片新闻
·五百强上山,四强当先(图片新闻)
·新华社派记者访探全球藏人特别大会
·嘉乐顿珠等就中共否定邓小平有关西藏言论澄清事实
·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小组讨论会结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民主以及西藏问题——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作者 : 安乐业,
   

   
   
   
   1959年12月-1960年元月,达赖喇嘛第一次在菩提迦耶主持佛教活动。这是藏人流亡以来,第一次有包括各难民营藏人前来聚集在一起,当时仍然不断地藏人从西藏逃往印度。法会结束前,达赖喇嘛向流亡群众提出民主制度的重要性,表示将要成立一个由民众选举的代表委员会,并要求民众西藏三区各选出三名代表,四大教派各选出一名代表。 1960年9月2日,十三名当选的代表集聚达兰萨拉成立了西藏历史上第一个民选议会。因诸多因素而这个民主是从上到下赋予的,而不是从下到上争取的民主,因此,世界民主史上比较罕见的一例。从当时轮转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流亡藏人已经选出了第十四届西藏流亡议会,这个组织是个跨国议会,肩负着西藏境内外人民的重托和希望。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依次为达赖喇嘛,首席法官,议长,首相在2007“三。十纪念活动”/东赛摄
   
   现任议长嘎玛群沛阁下,于1949年在西藏阿里降生。1959年经过尼泊尔流亡印度,1960年进入达兰萨拉西藏儿童之家开始学习英语,几个月后,转入麻索日西藏儿童之家。1970年进入位于德里的印度大学,同时兼任西藏青年大会(简称藏青会)德里分会会长。1973年开始,印度南方贝拉库倍藏庄任教。从1977年至1983年间两期,又1986年至1989年在任藏青会会长,并藏青会带入国际政治舞台。同时,1987年兼任麻索日西藏儿童之家院长。1991年起,分别当选为第十一届,十二届,十三届,十四届西藏流亡议会议员。2001年9月至2002年3月间,任第十三届西藏流亡议会议长,2006年6月1日,当选为第十四届西藏流亡议会议长。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采访现场
   
   
   【以下,访问者安乐业简称"安",嘎玛群沛简称"嘎玛"。】
   
   采访地点:印北达兰萨拉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办公室。
   采访时间: 2006年11月4日下午3:30- 4:30
   
   安:笔者曾接触过议长阁下的简历以及西藏流亡民主的进程等历史资料,但是,没能深究出西藏流亡民主和西方民主之间的相同点和不同点等问题。您能否告诉我这个问题?我坚信这也是很多中文读者感兴趣的信息之一。
   
   嘎玛:西藏流亡民主基本上相似于印度民主,也有些不同之处。《西藏流亡宪章》以英国,法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家法规的优秀部分为参考而产生的。虽然为同一个观点,但是,在实践中有很多不同之处。1, 民主起源的看法不一,亚洲人认为民主观点源自印度, 但是,现今印度为首的亚洲民主仿效于西方民主。
   2,民主制度,必须要个民选领导,西藏流亡社区正在开始步入民选领导层面。3,民主观点上,必须进行政教分离,政府没有特殊信仰,但是,未来西藏地位固定之前,西藏流亡社会很难做到这个。 4,西藏流亡社区,至今没有党派竞争机制。当然,西藏青年大会,西藏民主党,西藏妇女大会等不远的将来可能会进入党派竞争,不过从开始的西藏三区,教派为主的机制无形中牵制步入党派竞争。
   
   安: 既然这样,西藏流亡民主的发展道路也并不畅通无阻, 那么, 在流亡民主进程中遇到过哪些困难?
   
   嘎玛:西藏流亡民主进程中遇到过很多困难,最大的困难在于寄人篱下而民众趋于分散状态,其次是世界上任何国家至今没有承认西藏流亡政府,还有藏人内部的矛盾,八十年代以前的大多数流亡藏人因文盲而对民主的重视不够。现今流亡藏人中基本消除了文盲,但是,对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的依赖性强而没能很好地推动民主发展。
   
   安: 中国民间力量处于为开辟民主道路而前赴后继之中。西藏流亡民主方面,是否有提供给中国人参考的经验?
   
   嘎玛:我想应该有,主要一点就是中国领导人,应当学习达赖喇嘛敢于下放权力的风度。既然中国走上了经济民主化道路,为何不能走政治民主化道路?
   作为一个文明古国的后继国家, 不应该前功尽弃,那样可能对不起祖宗,也亵渎了五千年文明。这并非民主无弊病,但是,至今找到的唯一适合保护民众权利的途径是民主。其次中国民众也同样可以学习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流亡民主派力量,应该撇开保守势力勇往直前。
   
   安: 亚洲民主的典范,台湾民主给中国大陆(包括现今西藏)指明了一道通往自由民主的道路,也就是说民众应该采取清除村级腐败势力开始,逐层清除腐败催促民主改革。您对此持什么看法?
   
   嘎玛:听起来很不错,具体要看民众对台湾民主的领略程度如何?如果民众按着官方的宣传,台湾民主仅仅视为党派争权夺利的工具时,就失去了期望的价值。
   
   
   安:政教合一和民主是否矛盾?
   
   嘎玛:这个问题,上面我已经讲过了。民主观点上,必须进行政教分离,政府没有特殊信仰,但是,未来西藏地位没有固定之前,西藏流亡社会区很难做到这个。达赖喇嘛在三再四地强调说未来不参政也是处于这种思考的。
   
   安:阁下作为持西藏独立观点的人士,坚持独立观点的依据是什么?
   
   嘎玛:民主是一种制度(行政)措施,未来西藏能够独立,才能在西藏完全可以实施自由民主制度。不然,现今西藏流亡政府依据"中道"努力的"高度自治"框架内,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导人几乎没有可能接受民主制度。
   
   安:那么,国际上是否有西藏可以视为自己走向独立之路的典范或榜样式的民族和国家?
   
   嘎玛:现今所有独立国家便是西藏可以视为走向独立之路的榜样,西藏追求独立的目标是自由,平等而非其它,尤其是俄罗斯联邦,印度,孟加拉国,东帝汶等国家是最好的榜样。
   
   安:北京扬言"国际气候有利于达赖集团的时候,他们谈独立,不利于他们的时候谈论高度自治"是否符合事实?
   
   嘎玛:这个说法不符合事实。西藏流亡政府从"独立"转变"高度自治"立场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决定,有如下两个方面的考虑:
   (1)首先,藏人看到了北京对藏实施的同化政策,为了避免同化而采取了以上措施。
   (2)达赖喇嘛时时刻刻为人类社会的共同平等而努力之中,"中道思想"是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理论依据。
   
   安:您如何看待西藏未来?
   
   嘎玛:现今藏中接触到取得成效的前景渺茫。这样的前提下,西藏的希望能否成真?主要取决于每一个藏人,只要藏人肯于齐心协力,我个人看来,西藏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建立独立自主而继续存在达赖喇嘛机制的民主政府,那时的达赖喇嘛机制相似于现在的英国女皇,日本天皇等机制,也就是"首相政治机制"。
   
   安:"西藏问题"将会不会能够影响中国大陆民主化?
   
   嘎玛:中国大陆民主化需要考虑很多问题,比如,怎样转变政治体制?由谁来扮演推动角色?应用什么方式改变现在状况? 转变现行体制的突破口在何处?
   只要中国人能够掌握其中需要的很多要点,帮助藏人推动解决"西藏问题"是催促中国大陆民主化可取的一项措施,因为, 达赖喇嘛的威望,
   国际社会对西藏的支持,藏中互动等应该是有利于中国大陆民主化的重要因素。
   
   安:请允许我最后问一道题,阁下是否有向中文读者说明或呼吁的事项?
   
   嘎玛:中国对西藏的侵略以及实行极其残酷的政策属于北京政府的行为,我们对中国人民没有任何仇恨或其它看法,而且,基于同一个人类社会成员而还有极其诚恳的感情。其实,北京政府按着现今西藏流亡政府的要求能够解决"西藏问题",对中国百利而无一害,但是,北京不僅正在实施封锁言论,新闻出版,甚至採取了槍殺藏人等剥夺生命权利行动。对此我们非常愤怒!因为,从有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家的角度审视时,令人感到失望的是这些举措全是属于人间最低劣的行为。说实话,藏中自古以来是邻居,"和谐共存"应当成为最佳的选择。
   北京领导人不要误认为"非暴力和平运动"是个一成不变的规则,当时轮转移到"后达赖喇嘛时期"后,双方都将会陷入困境。
   
   安:非常感谢! 议长阁下百忙中接受我的采访,笔者将会如是告诉我的中文读者。
   
   (此文渊刊载于《自由聖火》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
   Copyright @ 自由圣火 2008 Sacred Fire of Liberty. All rights reserv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