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Goal:答东海一枭(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oal:答东海一枭(东海附言)

   Goal:答东海一枭(东海附言)

   东海附言:简单说两句。固然“文化改良难收一时之效”,一百多年来“纯粹”的专制批判和民主启蒙的效果如何?“那匹以批判中国传统文化成名的黑马”“着眼点总是以从人权法治等角度指向制度为主”的努力,至今也二十多年过去了,效果如何?东海枭鸣“发聋振聩”又如何?类似Goal君那样被我发过振过的人多了,大多数不依然停留在看热闹的层面吗?(这里泛而言之,因Goal君未露真身,个人表现如何不了解。) 确实“臣民社会注定无法成为道德的沃土”,但是,没有必要的道德根基和文化内功,有识之士对民主的追求将缺乏必要的力量,有权之人对专制的坚持将显得特别顽固,臣民社会转变为公民社会将加倍艰难。文化、道德、制度三者之间的关系,值得重新审视矣。2008-10-29东海老人

   附:Goal:答东海一枭(跟于枭文《谁把力气使错了地方》)蒙东海这样的名人点名指教,若不作答,未免不恭。 初读枭文是90年代中后期第一次有机会到香港的时候。彼时互联网尚不发达,异见的声音难得一闻,加上八九之后的心灰意冷,也未曾刻意发掘。于东方之珠得知在一片肃杀的内地,尚有老枭这样勇于仗义执言的人物,确有发聋振聩之感。但近年的枭鸣明显变了调,也就是从你所说的“政治层面”的抗争转向了以“文化层面”的言说为主。想必老枭本人认为这是升华,但在我看来却未必。 这里的核心分歧是对“文化决定论”的评价。我认为无论是“兴儒”者还是“反儒”者,都把文化的作用夸张了。不错,从广义上说,制度是文化的产物,良善的文化既是孕育优秀制度的土壤,也是降低制度实行成本的润滑剂,价值不可磨灭。但制度自有其本身的生命力,它像人类文明的其他产物一样,完全可以在不同文化背景的社会中移植和共享,并不需要分别独立了在各种文化中分别产生。因此我不赞成离开了某种特定的文化,民主自由的的社会制度就注定成为“空中楼阁”的说法。何况即便优秀的制度需要特定的文化基础,我也不知道哪个被公认为民主自由的国家是以儒学为主流文化的。 从经验的角度出发,在中国漫长的帝国时代,鲜有不以儒家为立国之本的朝代。多如过江之鲫的尊孔帝王,给创造民主自由的国家留下了多少遗产?你可以说他们倡导的是伪儒学,是歪曲利用儒家思想维护专制统治(我总是觉得这跟原教旨的马经拥趸痛骂歪嘴和尚类似,姑且不论吧)。但古往今来,立志“为往圣续绝学”的儒者大有人在,你不能说他们修的都是“小人儒”。但在“武器的批判”之下,他们又能有多大作为呢? 从学理上说,道德感总是与责任感紧密相连的。当一种专断的权力通过对个体权利的剥夺,替每个人做出本应该由他们自己来做的决断时,个人责任感必然缺失,道德与良知也就随之成为奢侈品,充其量只能为小众所有,而良善社会的文化根基是大众的道德。换言之,臣民社会注定无法成为道德的沃土,那是公民社会的专利。因此,依我之浅见,无论您或者您在“文化层面上的敌人”,都是把力气用错了地方。但您的“敌人”之一,那匹以批判中国传统文化成名的“黑马”,曾坦言当年以文化为切入点,是迫于环境的“曲线救国”。以他及其同党的写作看,其着眼点总是以从人权法治等角度指向制度为主,“批儒”只是搂草打兔子而已。而您的大作则基本以文化层面为主,政治层面的文章已难得一见。所以我觉得相比之下,您用错地方的力气更多一些。 当然,人各有志。无论您是出于文化决定论而认定倡导儒学是救国最有效的手段,抑或明知文化改良难收一时之效而甘愿愚公移山,都是您的权利,原无他人置喙之地。因此我虽斗胆,也只敢说“更喜欢十年前的东海一枭”而已。(2008-10-25 19:49: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