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兼斥领袖徐水良]
东海一枭(余樟法)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兼斥领袖徐水良

    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
   一
   由于缺乏了解,以前总以为,作为民主自由人士,无论学识智慧各方面怎样,品德至少是没有大问题的。他们之所以盲目反儒,只不过是缺乏了解、莫名其“妙”罢了,以前也没人能将道理对他们讲透。只要把道理讲透了,他们一定会尊重道理、虚心认错的。
   
   谁知事有大谬不然者。东海“深说浅说,左说右说,经说权说,不中断说”,将儒学及大良知学说得最清楚不过了,却招来了大量恶意的咒骂,普遍的排斥和敌视。

   
   二
   此辈不仅普遍学识粗陋、智慧低劣、所知成障,而且品德亦令人齿冷。在这个所谓的民运圈及自由派中想找到几个比较正常化、靠得住的人,简直比下海捞针、上天捉鳖更难上百倍。
   
   虚狂骄妄、自私唯我、狭隘猥劣、鼠目寸光、擅于谎谣、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等等现代社会流行病,在这里表现得特别严重。一切为了斗争的需要,一切为了反共的需要,甚至反共、斗争都是次要的,一切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且是眼前、短暂、一时的微不是道的私利。
   
   与此辈合作或交往,要随时随地作好被抹黑、被出卖、被反攻倒算的准备。具体事例,不用我举,有他们自己大量互揭脓疮的内斗文章为证。
   
   象东海,与他们份属民主同道,而且根本就没有什么利害冲突,仅仅因为文化立场不同,对他们的一些思想观点有异议批评,便受尽明排暗斥乃至持续遭到各种非夷所思的恶攻,令人哭笑不得。不过他们不知道,要靠这类下流挣回面子,只会让面子彻底丢尽,在东海、在中国人民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
   
   对于儒家来说,中共、民众、一般知识分子或许还有教育和觉悟的可能,普遍、绝对不可教的,是这个所谓的民运圈自由派。这是我经过无数教训得出的一个无比痛心的结论。用佛教的话说,他们是断绝了善根的一阐提。
   
   他们对中华文化不仅是误会而已---或者说那种“误会”是根深蒂固无法澄清的,是与深深的敌视合而为一的。对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家的敌视,是比对专制主义对中共更深入骨髓的。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在政治层面,是专制主义,在文化层面,则是所谓的民运圈自由派。
   
   三
   中囯民主化进程之所以迟缓艰难,是中共太反动,也是拜此辈所赐----是这类高戴民运自由桂冠的领袖们太小丑太恶劣,丑化民主,败事有余!近二十年,民运(狭义)越搞越败越臭,就是此辈的功劳。
   
   小人干好事大事往往会将大事好事干小干坏了,何况民主自由这样的大好事,落在比一般小人更小的小丑手里,不被弄砸了才怪呢。别说二十年,此辈便是搞上二百三千年也不成。搞“事”没本事,搞理论不入流,搞任何东西,都不成。
   
   (有人说话口气大得很,带着威胁,借徐水良的话说“不知天高地厚”,什么玩艺儿!枭爷生平不玩邪的黑的,可任何邪的黑的要与佛爷玩,也得掂量掂量。佛爷生平见鬼驱鬼见神杀神一路平安一败难求,难道仅靠运气好?论理论事论文论武论正论邪论黑论白,自以为哪一方面配做我的对手的,就请光明正大站出来。中共治下也好将来民主化以后也好,随时欢迎,枭爷一定奉陪!)
   
   民主一定能实现,这是民心民意所向,潮流大势所趋。但在整体上与那些民运圈自由派大大小小的山头没有关系-----有也是负面的关系。没有它们的存在,民主化才能加速(注:本文对民运圈与自由派的批判就整体而言,具体到个人,仍有一小撮拥儒或比较正常的人士,兹不一一)。
   
   四
   很多年前我说过:我与民主派民主同路、文化异道,等民主化之后,我与他们将有一场空前的文化大论争。并且还要邀请海内外各宗各派与我进行文化大辩论,就象佛教的“无遮大会”一样。
   
   看来这场论争是开展不起来了。一则有这样的民运圈自由派存在,中囯民主化事业将会被大大推迟;二来,这些不学无术、不知天高地厚、对道理及事实缺乏基本尊重的政治小丑们,有什么能力和资格与东海争、与儒家斗呢?
   
   徐水良民运中算是比较出色的人物,对中华文化并非一棍子打倒,是被我列入民运中极少数“不反儒或局部认同拥儒者”之一的。在《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一文后此君居然教导东海曰:
   
   “人贵有自知之明。不懂理论自命大理论家胡说,只能把自己小丑化。原来大家以为你闹着玩,没想你真以为自己了不起,拼着命要出名,不知天高地厚。结果只是让你自己在大家心目中小丑化。”云云。
   
   东海言论是公开的,要面向天下后世的,什么理论我不懂,什么地方我错了,哪里胡说了,可以明白指出来,泛泛而骂,很没意思。我在《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诸文里可是一一指明徐大侠错在哪里的。
   
   就算我“拼着命要出名不知天高地厚”,也不一定就“能把自己小丑化”,就算我“在大家心目中小丑化”了,说明得了什么问题呢?古今中外英雄圣贤被世人误会诬蔑的还少吗?小丑化算什么袁崇焕还被北京人民活活吃了呢。再说,徐大侠代表得了“大家”吗?所代表的“大家”能凑够一桌子吗?
   
   有理就讲理,这样恼羞成怒、人身攻击,掉架呵。诸如此类无聊话,伤不了我丝毫,恰正好“把自己小丑化”。可见中华文化、儒家道德都还停留在徐大侠的“领袖”及嘴巴上。徐大侠尚且如此,其余等而下之的,更是不堪闻问了。呜呼…
   2008-10-15东海老人

此文于2008年10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