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老黄:你們可別再錯過了]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诗词选(点评本)
·为什么常常好人没有好报?
·文化大师,舍我其谁?
·人渣也有人权
·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东海老人:蒋庆批判(新稿)
·反腐妙法等(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 新浪网友:从西江洪流之中找回自己流失的宝贝!
·亚当-斯密,西方性善论者
·舞王失火,殃及局长等(东海老人随笔二则)
·东海老人:对一位佛门高士的开导
·知识分子最大的毛病!
·东海老人:庸众愚民休近我
·康德与儒家良知说的异同
· 东海指月录(问答10--30)
·致良知的前提
·Oestro网友:要“理”还是要面子?
·东海指月录(问答31--36)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新稿)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37--43)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东海老人:古风一首再步船山诗韵
·东海老人自题联
·王阳明于道已真明,南怀瑾发言很不谨
·中国向何处去?(新稿)
·宋儒排佛理应当
·久远网友:拯救中国之正见(东海附言)
·《罢黜马家,独尊儒家》--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新稿)
·无相大光明论(新稿)
·康德的死穴
·东海指月录(问答44--49)
·齐水先生:新的三纲五常(东海附言)
·不宜速说偏速说,仁法难起终大起
·笔端狼藉见功夫----代齐水先生答枫华君
·东海指月录(问答50--53)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新稿)
·被佛经逼傻了的“居士”
·北大,人类的耻辱!
·康德引起的争论
·东海随笔五则
·被老庄转昏了的脑瓜
·长夜终将报晓,大海岂可无波?----我为晓波鼓与呼
·儒之大者(东海七偈)
·东海老人戊子杂诗(六十三----六十八)
·嘲某君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54-57)
·一起呼吁:释放刘晓波,释放所有政治犯!
·中国向何处去?欢迎参与讨论
·新偈八首
·度人先自度,傻逼莫装逼!----答客难兼驳星云大师
·关于《零八宪章》
·东海老人:《表态》
·请某些人士与我保持必要的距离
·什么叫装逼犯?这就是!
·东海指月录(问答58-62)
·李天命,看招
·骂人不倦与骂不还口
·匿名网友:儒学衰微的原因(东海附言)
·我与你一样渺小,你与我一样伟大
·东海老人:凌空点穴
·良知面前人人平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与你们同在(东海七偈)
·东海指月录(问答63--70)
·网友酬赠拾翠(之21)
·良知佛(组偈)
·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答疑
·有请对联高手
·姜是老的辣,联是旧的好
·心性当然重,色身不可轻
·某些“
·东海指月录(问答71--75)
·生命之根蒂,人生之真谛----对一位前辈的开示
·东海老人:小偈答网友(六首)
·开瓶小偈
·东海指月录(问答76--81)
·东海老人 :写怀
·2009第一文:是真儒者,请向东海看齐
·新年寄怀星水兄并京鼎所诸友
·小偈答网友(组二)
·东海指月录(问答82--86)
·东海指月录(问答87--92)
·东海老人:找到你的真身
·向各位网友致歉帖
·天上飞的都是鸟人
·刘晓波是邪恶小人?
·《四十五初度自题》
·rev2008:送东海先生序(东海附言)
·东海为何称老?(小偈答网友第三组,四首)
·东海老人:东海指月录(问答93-104)
·世人何知吾自乐,愿抛心力作痴人
·看民愤燎原,为“公仆”献计
·东海老人:良知佛(组偈之三)
·最幸福的事:我不是东海一枭…
·东海指月录(问答105-109)
·关于感恩与诚实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指月录(问答110--113)
·接头暗号(小诗十三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黄:你們可別再錯過了

   老黄:你們可別再錯過了

   你們可別再錯過了

   老黄

   “吾國近年之學術,如考古歷史文藝及思想史等,以世局激蕩及外緣薰習之故,鹹有顯著之變遷,將來所止之境,今固未敢斷論,惟可一言蔽之曰,宋代學術之復興,或新宋學之建立是已。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于趙宋之世。後漸衰微,終必複振,譬諸冬季之樹木,雖已凋落,而本根未死,陽春氣暖,萌芽日長,及至盛夏,枝葉扶疏,又可庇蔭百十人矣。由是言之,宋代之史事,乃今日所亟應致力者。”(《鄧廣銘序》《陳寅恪集•金明館叢稿二編》頁77)

   辜鴻銘,陳寅恪,饒宗頤,精通幾門外語,讀破書萬卷,行萬裏路,讀懂了西人的思想。對中國的文化往往更有親切感。是從中國文化中吸取了實實在在的好處,印證外國的學説後知非鍥我心,覺得囯脈如縷,扶持尚且不及,何暇批判。反倒是那些無事幫閒的文棍,對中國的文明大加鞭撻,幾乎成爲了他們的一種風氣,至今流毒。

   辜佬是過了些,但是他的許多話當下仍然值得很多西瓜們深思。“現代中國人,尤其是年輕人,有著貶低中國文明,而言過其實地誇大西方文明的傾向……實際上,他們都是通過望遠鏡來觀察西方文明的,因而使得歐洲的一切都變得比實體偉大,卓越。而他們在觀察自身時,卻將望遠鏡倒過來,這當然就把一切都看小了。”

   不知道西瓜們讀此是何感想?

   梁漱溟在《這個世界會好嗎》書中對辜老的評價是“這個人就是一個有見識,但是又是很偏的一個老前輩吧,思想主張很偏。”梁漱溟能看到這老前輩偏,但是為什麽會偏呢?近一百年來是一個內感民族文化之衰頹,外受世界思潮之激蕩的時期,辜鴻銘在那個時期能挺身而出,霹靂手段難免會出偏。老人家有許多觀點實在是強辯而來,想見此人若得一高人棒喝,其成就將不可估量。張香帥有機會,可惜他不是曾文正。他所貴的在於亂紛紛中充當中國文化的一面旗幟。

   辜鴻銘過於尊中辟外。對於佛法又何嘗不是要取中庸,各盡其用。如“自從一讀楞嚴後,不看人間糟粕書”,如船山不讀佛書,也不中庸。梟兄說:“願我儒生如孔雀。”說得就是這個意思,任何學問,都能以大易而熔鑄一爐。鴕鳥型的求學方法,過於狹隘了。因爲鯤有鯤的特點,蜩與學鳩又有蜩與學鳩的優勢,所謂:“各盡其性,為之逍遙。”

   吳宓有言:“辜氏譬如有用之興奮劑,足以刺激,使一種麻痹之人覺醒而非滋補培養之良藥,使病者元氣恢復,健康增進也。”善哉斯言。

   雨僧只知道,辜氏到底只能為興奮劑,可到死也不知道何以救中國。 學問學的是安身立命的學問。真正的安身立命的學問,是極高明而道中庸的,內聖外王的。此種學問,正是陳寅恪所說的新宋學。

   陳寅恪在當時能提出新宋學的建立是華夏民族的建立,必有相當的學識才能在那個五四運動的激進時代背景下得出的結論。自然,也是他畢生信奉的“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之體現。既然提出了——新宋學,何謂新宋學?寅恪也沒說。 實際上,熊子儒學就是民囯時期的新宋學。

   熊子一出天下艷,可正如歷史有歷史的無奈,至今熊師的學説仍未有幾人能讀,讀之又復未有幾人能識,識之又難信。難。

   學而不厭,悔人不倦。學而不厭,雖説難辦,倒底是是自己的事,容易一些。誨人不倦實在是件大事,特別是面對著無邊無際冬瓜西瓜,有時簡直就是望洋興嘆。良知指示我們必須發言。

   老夫現在告訴你們:要把握時代預流,當代新宋學,所係在東海儒家。天之未喪斯文也,梟兄橫空而出,再次驚艷天下,只是很多人覺得他過於“刺眼”罷了。東海儒家已“萌芽日長”。衆生錯過了王陽明,錯過了王船山,錯過了熊十力,千萬可別再錯過東海了。2008年10月12日本文链接:http://user.qzone.qq.com/10264203/blog/1223809733

   东海附言:老黄所见既真,所言自实,我辈当仁,焉敢逊让?唯此句“当代新宋学所系在东海儒家”,读者须注意,不可“倒转来”理解。说当代新宋学所系在东海儒家,说东海儒家涵盖宋学,皆可,倘以为东海儒家为当代新宋学,则不可。东海老人2008-10-13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