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你值得我团结吗?]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哪里是祖国,哪里就应该自由)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论语点睛》:善与人交晏平仲
·走仁本主义道路
·推荐一篇短文(吴翼之:仁論)
·郄雍治盗的故事
·郄雍治盗的故事
·道论:孔孟真传付嘱有心人
·今日微言(人心已如此,天意何须问)
·周予同的真面目
·周予同的真面目
·杀我任何国民,都是对我国家尊严的冒犯!
·周弘、东海论鬼神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要习惯我才是爷(七首)
·张巡功罪论
·无论立场如何,枪口一致对外!
·今日微言(有失败的英雄,没有失败的圣贤)
·今日微言(身逢乱世发危言)
·陈寅恪先生:儒门杂家
·到底是谁无知----小驳葛兆光
·三昧分子妄论多---小驳葛兆光之二
·内圣外王微论
·对治和超越个人主义---从黄玉顺文章说起(微论)
·美国人对毛氏的态度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值得我团结吗?

   你值得我团结吗?一毛泽东曰: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对于政治人物来说,这真是至理名言。政治家特别是野心家阴谋家多是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者,只要于已有利、眼前可用,管它是什么东西,坏蛋也好垃圾也好,先“团结”过来再说。

   东海当然知道团结就是力量的道理,不过我只主张:团结值得团结的人物。

   衡量一个人值不值得团结的第一个标准是德。对于不实不诚、品质恶劣人士,不论是体制外还是体制内、是真小人还是伪君子,纵然于一已有利、有一时可用,可以团结过来,我也坚决拒绝团结;第二个标准是智。必要的智力和智慧不可或缺。缺乏道德凝聚力的团体是乌合之众,缺乏必要智力和智慧的人物则是废物,甚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总之,团结在东海儒门的必须是有德有智之士。指责我不团结的网民,道德如何不论,智慧肯定高不到哪里去。这种人在指责我之前,应该先自问一下值不值得东海团结。

   二文化人也讲团结,但团结的性质与方式与阴谋家野心家不同,与政治家也有所不同。相不同不相为谋,文化人的团结,不仅不能苟合,不能乡愿,而且没必要以“对不起真理”的方式对民众进行讨好、对异己进行统战。我在《我的“打击面”》中说过:

   文化人与政治家的角色有同有异。文化人以谈理论道为主,主要关注的是理正不正真不真、道高不高大不大,只要是真理正理高道大道,就应坚持之、宣传之,就应“守死善道”和坚决弘道,虽千万人吾往矣。我对反儒者、反儒群体的严肃批评,是一种强烈的文化、历史责任感使然。东海之言妥不妥,必须讲“道理”,不能讲“功利”。至于“打击面”的大小,拥护者的众寡,是政客、政治家考虑的问题。

   另外,枭诗《毒》写道:

   高致癌毒大米敌敌畏泡金华火腿 用猪大粪浸泡臭豆腐等等等等一切形形色色的假冒伪劣产品古今中外一切有形无形的毒都不如专制主义利己主义唯物主义三大毒品的毒性剧烈而恒久

   对于文化人和东海儒家来说,一切不道德、反道德的人物和力量都是不值得团结的。坚持和“信仰”唯物、专制、利己三大主义者,不是道德问题就是智慧问题,都不值得团结,要团结他们,也是建立在基本德智的基础上-----他们在文化及道德上自愿化毒“疗心”、认祖归宗、重新做人。

   文化人和东海儒家搞的团结,是义理的团结、道德的团结和智慧的团结(道德到了高处与智慧相通,或者说道德到了高处就是智慧)。

   三在没有“转化”之前,把不值得团结的人物和力量团结过来,既使暂时有眼前之利、得一时之用,终究也是危险的,从长远看,往往得不偿失。阳虎的遭遇就是一个“殷鉴”。

   阳虎,又名阳货,与孔子同为春秋时期鲁国人。阳虎当权时,常将一些不忠不信者“团结”为自己属下或门下(收徒也是团结的一种方式,而且是古人很重要的团结方式),以加强自己的势力。但其势力终究不能真正巩固,后来阳虎从鲁奔齐、齐又被逐亡命天涯,与他团结的那些“不值得团结的人”大有关系。

   不忠不信不道德者,以利成团,利尽则散,因势而结,势去则叛,此必然之势也。阳虎失势以后,门下弟子和生平友好无不叛去,甚至落井下石出卖他、积极主动抓捕他。在《韩非-外储说左下》中,有一段阳虎与赵简子的对话:

   “简主问曰:‘吾闻子善树人。’虎曰:‘臣居鲁,树三人,皆为令尹。及虎抵罪于鲁,皆搜索于虎也。臣居齐,荐三人。一人得近王,一人为县令,一人为候吏。及臣得罪,近王者不见臣,县令者迎臣执缚,候吏者追臣至境上,不及而止。虎不善树人。”

   读来真是惊心动魄!这不是阳虎“不善树人”,而是平时“不树善人”的报应。

   四东海以前也初步地、远距离地“团结”过一些根本不值得团结的人物和力量。好在觉悟得及时,没让病毒深入心腹。不同的是,东海当年误交小人乃至匪人,属于眼光问题;阳虎“不树善人”,则是“心光”问题。英雄惜英雄,乌龟赏王八,阳虎本人乃历史上的著名大恶人,难免对恶人青眼有加。

   据说孔子阳虎俩人长得还极像,但善恶完全相反,所团结的人自然就不一样。孔子高举仁帜,周游列国,虽再三碰壁,“伐树于宋,削迹于卫,穷于商周,困于陈蔡,受屈于季氏,见辱于阳虎”,但弟子门人对他总是追随不懈,始终尊重有加;他树立起来的儒家仁帜,代代相传,万古常新。这一切都充分体现了道德的力量。2008-10-8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