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次酬楚成君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倔芦奸孔何时休?
·所谓诗人亦蠢猪----向九天文化网诗词曲联论坛惊四座顾问请教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
·“君临天下解民忧”-------请称老枭为“君”
·略为芦笛指要道
·略为芦笛指要道
·韩家华: 东海一枭对联英译
·圣诞日痛悉许君万平被重判,杨君天水遭刑拘,小诗写闷,并示抗议!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境界说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
·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狂妄的标本
·枭婆生日,枭公枭儿同贺
·求求你们,别再夸我了!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东海一枭附言)
·万家忧乐千钧重,个我安危一羽轻-----
·大儒说
·恭请胡锦涛当爹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而今迈步从头越
·自由天使网友致一枭公开函(一枭附言)
·元旦写怀并向海内外师友拜年
·实语者老枭
·网友酬唱集萃(之8)
·给你一个研究院!
·贺老战友芦笛君大著梓行
·大陆盛产三种动物
·zt总编在线:动物涅磐----写在《东海一枭:大陆盛产三种动物》诗后
·谁能让我生回气?
·学习老枭好榜样
·伏虎驯狼志必酬!
·把脏话进行到底!
·慨当以慷:为《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写照(组诗。附老枭荐语)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天下为公,法律为王!
·略复傅涛并寄语胡锦涛
·“合法腐败权”和古今几面小镜子
·高智晟万岁
·言论自由离不开自由言论---兼驳张玉祥君《说话与做事》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蒋庆君,是宵遁是顽抗还是虚心受教?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
·高智晟与圣人心态
·中国?中国!(大型组诗)
·枭鸣动态:卫儒道剑迎黎鸣老,开新纪诗传《山海经》
·天之未丧斯文也,中共其如予何!
·《中华有我郑贻春!》
·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横渠四句”与“东海四句”
·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注意,有人冒充老枭大量发送病毒电邮!
·为什么说黎鸣是最大的狂徒?
·枭鸣动态:为理学辨诬、为传统卫道系列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听好了:大义所在,不可不辩!
·为什么“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大同”实践正其时!
·新年祝福
·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
·写怀四绝
·川歌:题于枭文《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之后
·题《卫道书》,欢迎广大同道指缪教正
·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
·张五常自承没有良知!
·大处分明休琐屑,吸烟酗酒亦真儒!
·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
·神异经
·“儒家道德二分法”
·山海新经(之一)
·警告共产党,寄语海内外!
·打倒张五常!
·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飞雄,毕竟是英雄!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 高昂的头颅!-------为理学辨诬之六
·绝食大有意义,老戚已经“出事”!
·哲学教授强奸国学大师!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东海先生歌
·zt张玉祥:回东海一枭先生并请教之
·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黎鸣果然批不得!
·打倒张五常,保卫生存权!
· “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基本人权!
·打倒中宣部!
·各大门派对待他人的态度。你赞成哪一派?
·医院见死不救,源于制度冷漠-----兼谈为什么斥不锈钢老鼠无知
·饿死事大,失节亦事大-----为理学辨诬之二
·临危一死亦英雄------为理学辨诬之一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儒新社 從文化層面來講,儅以道德宣揚為本。從政治角度來講,儅以制度規範爲主。中國不是政教合一的國家,故而必須如此。八十年代之前的中國只有兩部法律,才導致了文革時期中國人道德素質的大下滑。不過試觀如今,道德教育流於形式說教甚至淪為鉗制他們的工具手段,也是不爭的事實。人類早已經進入工業社會,隨之出現的金錢主義,享樂主義等等物欲觀念也是積重難返,傳統中國受害程度之深,不亞於西方。不過任何的善意之舉都難於避免不良企圖者的覬覦。物有正必有反,這是物之常情,不可過多苛求。只是要看到事情主要的一面。法律同樣也有空子可以鑽,也同樣可以為壞人所利用,盲目的尊崇法律在社會功用中的地位,勢必引發更多相關的執政腐敗,在法治尚不健全的中國尤其難以避免。道理恐怕跟德治的情形一樣。所以種種原因造成的先生對于道德理想的悲觀情緒也是情有可原。歐陽修寫過一篇流傳千古的文章,叫《縱囚論》,極力批駁唐太宗釋放囚犯沽名釣譽的做法,但是,他還是在開篇就講:“信義行于君子,而刑戮施於小人”,世間君子多還是小人多,世人亦有定論,想來還是好人多。好人從何而來?相信光是法律,恐怕是教育不出多少好人來的。拙文《學儒管見》:“人之生也,與禽獸無異。棄於狼穴則垂舌而嗥,委諸羊圈則食草而鳴。懷于繈褓則免於腥臊而衣冠文辭於世矣。故長於小人則義利不辨,近乎君子則事事為公。”我想說的是人的可塑性是很強的。德治教育才能建設、成就道德社會。至於法律,是源是流,是本是末,可因概見。如果把甚麽都推給法律,那法律也會不堪重負,所謂“刑繁而邪不勝”。其次,德治教育是政府的義務,也是公民的權利。古人做官,首重教化,而非懲戒。孔子曰:不教而罰謂之虐。古人尚且有這種責任感,何況自詡為文明社會的今天,我們的政府又有甚麽權利去推脫這種責任呢?既然文化傳統已經劙分出好壞善惡,那麼我們對於好的一面,是不是應該極力宣揚呢?為甚麽只看到不好的一面,而作悲觀的論調?德治本,法治末,德治製造好人,法治框救漏網之魚,二者相輔相成,才是社會形態的正常現象,任何一方獨大,都可能放大負面效應。說的對否,還請先生賜教。

   东海附言:这是儒新社网友在枭文《制度与道德,何者为本?》后的发言,标题为东海所加。儒新社所言大致不错,亦有可商榷处。如这句“德治教育是政府的義務,也是公民的權利”。德治,首先是执政者及广大官员自律自立,以身作则,以德化民,这才是教化的真义。如果说“德治教育”,也应是执政者及广大官员自我教育为先、为主,此意如不说明,易滋误解。东海儒家以为,德治应该建立在法治的基础上,或者说德治涵摄法治,是法治的高级高段。孔子“不教而罰謂之虐”的教,当包括道德的教化及法律知识的宣传普及等意。另外,儒新社网友曰:“所以種種原因造成的先生對于道德理想的悲觀情緒也是情有可原。”不知何所见而云然? 关于制度与道德问题,深山网友在枭文的跟帖也写得颇好,一并录此共赏。深山:“民主制度源于人的本性,源于人的自我保护自我发展的公意,源于人的维护社会和平存在的义务,这种义务,就是人的道德,道德是法律的起源,法律是道德的保障,但道德又是法律能够实施的最广泛的基础.人类社会文明史,就是人的本性与恶法的斗争史”。2008-10-9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