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儒新社 從文化層面來講,儅以道德宣揚為本。從政治角度來講,儅以制度規範爲主。中國不是政教合一的國家,故而必須如此。八十年代之前的中國只有兩部法律,才導致了文革時期中國人道德素質的大下滑。不過試觀如今,道德教育流於形式說教甚至淪為鉗制他們的工具手段,也是不爭的事實。人類早已經進入工業社會,隨之出現的金錢主義,享樂主義等等物欲觀念也是積重難返,傳統中國受害程度之深,不亞於西方。不過任何的善意之舉都難於避免不良企圖者的覬覦。物有正必有反,這是物之常情,不可過多苛求。只是要看到事情主要的一面。法律同樣也有空子可以鑽,也同樣可以為壞人所利用,盲目的尊崇法律在社會功用中的地位,勢必引發更多相關的執政腐敗,在法治尚不健全的中國尤其難以避免。道理恐怕跟德治的情形一樣。所以種種原因造成的先生對于道德理想的悲觀情緒也是情有可原。歐陽修寫過一篇流傳千古的文章,叫《縱囚論》,極力批駁唐太宗釋放囚犯沽名釣譽的做法,但是,他還是在開篇就講:“信義行于君子,而刑戮施於小人”,世間君子多還是小人多,世人亦有定論,想來還是好人多。好人從何而來?相信光是法律,恐怕是教育不出多少好人來的。拙文《學儒管見》:“人之生也,與禽獸無異。棄於狼穴則垂舌而嗥,委諸羊圈則食草而鳴。懷于繈褓則免於腥臊而衣冠文辭於世矣。故長於小人則義利不辨,近乎君子則事事為公。”我想說的是人的可塑性是很強的。德治教育才能建設、成就道德社會。至於法律,是源是流,是本是末,可因概見。如果把甚麽都推給法律,那法律也會不堪重負,所謂“刑繁而邪不勝”。其次,德治教育是政府的義務,也是公民的權利。古人做官,首重教化,而非懲戒。孔子曰:不教而罰謂之虐。古人尚且有這種責任感,何況自詡為文明社會的今天,我們的政府又有甚麽權利去推脫這種責任呢?既然文化傳統已經劙分出好壞善惡,那麼我們對於好的一面,是不是應該極力宣揚呢?為甚麽只看到不好的一面,而作悲觀的論調?德治本,法治末,德治製造好人,法治框救漏網之魚,二者相輔相成,才是社會形態的正常現象,任何一方獨大,都可能放大負面效應。說的對否,還請先生賜教。

   东海附言:这是儒新社网友在枭文《制度与道德,何者为本?》后的发言,标题为东海所加。儒新社所言大致不错,亦有可商榷处。如这句“德治教育是政府的義務,也是公民的權利”。德治,首先是执政者及广大官员自律自立,以身作则,以德化民,这才是教化的真义。如果说“德治教育”,也应是执政者及广大官员自我教育为先、为主,此意如不说明,易滋误解。东海儒家以为,德治应该建立在法治的基础上,或者说德治涵摄法治,是法治的高级高段。孔子“不教而罰謂之虐”的教,当包括道德的教化及法律知识的宣传普及等意。另外,儒新社网友曰:“所以種種原因造成的先生對于道德理想的悲觀情緒也是情有可原。”不知何所见而云然? 关于制度与道德问题,深山网友在枭文的跟帖也写得颇好,一并录此共赏。深山:“民主制度源于人的本性,源于人的自我保护自我发展的公意,源于人的维护社会和平存在的义务,这种义务,就是人的道德,道德是法律的起源,法律是道德的保障,但道德又是法律能够实施的最广泛的基础.人类社会文明史,就是人的本性与恶法的斗争史”。2008-10-9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