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鸟鸣可待成追忆:“阐述学理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鸟鸣可待成追忆:“阐述学理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

   z鸟鸣可待成追忆:“阐述学理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

   东海附言:这是“鸟鸣可待成追忆”君对雨儿亭与asnowwolf两位网民所提几个儒学问题的三个答复(均跟于枭文《真理高于一切,半步也不退让!》)。摘录转发,以启有缘。大小标题摘自“鸟鸣”帖。东海老人2008-10-8

   一、鸟鸣可待成追忆:“揣度”显然不是论学当有的态度我认为阐述学理是一个严肃的事情,也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释迦当年曰“唯我独尊”也是如实语,只看你怎么去理会这句话。假如你发现了东海所阐述的学理存在漏洞,那么你可以直接、明确、具体地指出来,但你没有必要去揣度东海没有“三人行必有我师”的心态。 “揣度”显然不是论学当有的态度。

   二、鸟鸣可待成追忆:东海文章所指的真理1、你了解东海思想的“由来以及在特定环境下形成与运用”有多少?他的文章你阅读过多少,理解了“他理论中先进的部分”是什么?2、东海文章所指的真理,乃是道德天良,天理流行之义。良知的内容,即是天理流行。他所谓“高于一切”的“一切”有两个意思,一是指人类的一切世俗情感,一是指人类依或者不依道德天良所成就的一切事与物。情感是一个生理化学反应过程,乃是动物之原始层面,道德是人类之所以异于一般动物的根本依据,当然高于情感。人类由昏昧情识所发而实现的事与物,在其根据处已经处于较低层面。由道德天良所发而实现的事与物,从因果上说,事与物乃是果,道德天良乃是根,乃是因。无因便无果,因当然重于、高于果。而你所认为的“真理”,从你前后语义来看(即所谓“只不过了解世界的一部分”),只是“科学知识”。这是“知性层面”的事,也即“识心层面”的事。人类有知性,但其上还有统御知性的道德界域(即实践理性界域),否则人类生命必将成为平面的、干涩无滋润的、为外物所牵制的唯物奴隶。于此显见你既不了解道德以及良知本体是什么概念,也未真正了解科学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你对于科学,还处于感性化的迷信阶段,并无哲学的、理性的、深刻恰当之了解。科学,乃是良知决定出来的。3、提醒朋友,你不要被东海的豪放气势压迫脆弱的神经,东海并不狂,他不会自夸说自己是圣人,是佛祖。我如果告诉你,他自己承认是我的看门狗,你或许不信。我实在很高兴有这样浩瀚勇猛的看门狗,看守我们这个时代浪荡漂浮、放失已久的心灵之门(枭注:东海有诗“为儒家看门”云云)。4、你对程朱理学(乃至整个儒家义理系统)没有深入研究,所以你虽然有“将儒学正本清源发扬光大”的志向,但若不脚踏实地钻研经典,这志向终将落成一句空口号。有关儒学,此处限于论坛之方向,就不详细说了。

   (附:asnowwolf :他不过是个打着儒学旗号的骗子罢了。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唯我独尊”的哲学流派。大千世界,连两片相同的树叶都没有,更何况是人呢?差异如此之大的世界,怎么可能由一个思想来统一呢?读儒家经典越多,就越是感到要谦虚,要清醒的认识儒学不足的地方,要用“三人行必有我师”的心态去学习研究其他哲学和宗教流派。如果有一天中国人都认为孔子是基督甚至上帝那样的角色,那儒家就真的完蛋了。江湖骗子的最拿手好戏就是“包治百病”的灵药,无论是美国民主基金会还是这个东海一枭,都是此类货色,无视便可。)

   (附:asnowwolf 之二:谦虚不是做作,而是明白自己所知并不是天地间的至高真理,每个人所了解的只不过是世界的一部分,人总是受限于自己的视野。所以,要敞开胸怀去学习其他理论中先进的部分,了解他们的由来以及在特定环境下的优点。也要了解自身所受的环境限制,而不能自大到以为这就是普遍真理。孔子何曾说过只有儒家思想才是天地间唯一正确的思想呢?至于佛陀出生后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那不过是个传说罢了,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在他那个时代,由于百姓民智未开,社会具有神秘主义的环境,所以借用此故事来吸引信徒,那也算不上什么过错,但是如果到了科学发达的今天还坚持认为那是事实而不是寓言故事,就只有两种可能:别有用心或者愚昧。儒家自孔子以来,虽然经历过孟子的发展,众多先贤的实践,但是经过董仲舒的封建化,程朱理学的神秘化,在传播中已经变得几乎面目全非了。本来一个很简单的理论,却变成了封建主义的统治工具。所以,我辈要做的,就是正本清源,从中将封建主义的那些过时的糟粕排除出去,结合现代人的困惑与思考,使其在当今社会重新发扬光大。但是要清楚,也要让别人清楚:儒学不是包治百病的万灵丹,儒家也不应该有一言九鼎的“教主”,更不可能一个人戴上“儒冠”就成了儒家学者,儒学是一种实践:关于爱人,关于包容,关于独立思考的实践。儒家的学者也不是愤青,不是反政府主义者,不需要借助迫害作为回避现实的理由。再大的树,只要一把锯子就能伐倒,但满山的野草却是连夷平这座山都无法将其消灭的。传统儒学的问题也正在于此:从董仲舒以后,儒学变成了“精英”的专利,草根们最多只能从精英得到关怀,封建时代的儒学本身却没有多少草根们能够轻易理解的理论和诠释。这也就导致了,当儒学被劫持、被封建化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力量能够纠正它。质疑的力量,都如同大树一般被统治者伐倒了。如果儒家学者仍然热衷于种树,却忽略了种草,那新生的儒家依然会像两千年前那样的脆弱。就像于丹所说,孔子应该让人感到温暖和踏实,而不是高不可攀,遥不可及,更不应该成为下一个神。)

   三、鸟鸣可待成追忆:简单回答一下雨儿亭的问题原本,我在这楼里已经为雨儿亭的问题提供了索引,如果你有诚意向学,当自己按图索骥去钻研。说老实话,我既无东海那么高企的热情,也无东海潜藏在豪放之下的耐性,来为阁下补课。因为对学问的钻仰和研磨,完全要靠自己的上进心。但是鉴于东海传播文化之良图,我就简单回答一下雨儿亭的问题(词义训诂就不开解了)。《诗经》有云“天生蒸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彝﹐好是懿德”,孔子曰“为此诗者﹐其知道乎?”。孟子据此开显“性善”理境。《诗经》又云“维天之命﹐于穆不已”,《中庸》曰“此天之所以为天也”。孔子开创“践仁以知天”的生命进路,掘显生命的主体性,于是仁之本体成为隐学。若孔子的“仁学”不提出,《诗经》的“天命”很可能成为基督教形态。孟子接续孔子“仁学”慧命而开创“尽心知性知天”(此知,乃德性之知,即智的直觉)。至中庸﹐便以至诚尽性把主观的心与客观的性﹐或主观的性与客观的天统而为一﹐以至诚尽性﹐将主客统而为一。其所谓“诚者天之道”乃承接、延续孔子以降的道统。到《易传》的“穷理知化”,彻底显露了道德的形上学系统。这个传统,到汉代之后便一直无人接续,直至宋明儒方得以承续并发扬光大。那些道听途说“程朱理学害了儒家乃至整个社会”的人,实在是不学无术、不明真相而已。至于雨儿亭所谓“三教进路不一,结果必异.所谓真正通达,不过是运用六经注我之法的结果”,只能说明你不懂哲学,更不懂儒释道学问的根据和精髓,挟偏执的门户之见以窥道之真机。 (附:雨儿亭:请教一下儒家自古的宇宙本体论出自何言,可以吗?再请教儒家的道德观念为何?与道德经中提及的道德观念是相同的吗?孔子有没有说起过君子务本的本是什么呢?您认为这个本应该在儒家的思想精髓中占据什么位置?理,良知,天命,天道,诚体,性体,心体,能否各举一儒家经典里的原话,即使是通用的,咱们也得看看这些是否与宇宙本体相关,对不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