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沧海一叶集
·我看民工荒调查报告
·谁民咱们穷
·我近视所以我看见
·试一下西方的民主政治模式,中国是时候了
·与网警谈心
·他们是无罪的
·爱国之后
·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 不干涉反日--中共一举多得
有关台湾的评论
·中共台独的底线
·台湾要统一
·程序正义
·谁控制了立法院
·两岸要务实
· 台独意味着战争——拿什么攻台
·阿扁控制了检调了吗
·倒扁的儿戏
·台湾是谁的
·富士康,十连“跳”、民工荒
·富士康的另一面
·富士康的另一面----没有人性
·脱贫是要杀人的
·要乐见两岸关系的改善
·民主台湾给我们上的一课
·理性爱国
·中国只有天灾没有人祸
·定州屠杀案必需彻查
·人安排事做,不要事安排人做
·挥拳头与杀人
·定州惨案我们绝不能够沉默
·从李建平案看共和国的冤案是如何产生的
·天生杀人犯
·看共和国的义务教育到底是什么
· 死后复活
·我们的困惑
医生医院
·这不是住院费的问题,而是犯罪的问题
·“硫酸软骨素注射液”说明了什么
·医生医院自然可以张狂
·中国收起你打击“非法行医”的手
·明天你敢出门吗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一事归一事
·皇帝老爷辛苦了
·村民们要负什么责
·捞钱不停矿难不止
·累、穷、软、险
·反腐败还是纵腐败
·暴力征地的原因
·怎么帮助逃亡者?
· 把我们的苦难告诉世人
·安全了,不生产了
·百步笑五十步
·从六四讲开去
·从反中乱港谈起
· 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福州市对黄金高至函人民网事件的正面反应看黄金高所讲是真是假
·实行计划生育的理由
·为自己辩护
·中国共产党从此站起来了
·中国农民有多苦
· 中央不应对基本法做出解释
·请从官员们的违法必究开始
·来吧!一起吃人血人肉盛宴吧
·盛世欢歌
·征地--征命
·撕下最后的一片伪装
·不敢管
· 另类武器--身份证
·他们还可以给些什么
·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用血的代价去争取民主
·谁比谁更能发展经济
·不要再把你们“为所欲为”
·民主国家腐败并不是民主的错
·《民主论坛》还要推荐吗?
·叫我如何来爱你
·它们在为谁开脱罪责
·面子问题
·郭飞熊的“维护正当防卫罪”
·违法又如何
·我不是观光客
·你的世界,我的恶梦
·永远的心痛
·请阻止暴力征地:呼吁人大立立即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 请别为我呼吁
·别指责我投降
·对不起,你无权回国
·你无权受中国保护
·谁又曾关注我们
·伤--深深的
·救人心切的陈光标先生危险啊
·我愿意为你鼓掌为你喝彩
·为了“友谊”我们没有尊严地活着
·中国应该开放新闻自由
·我不想说瓮安,我只想说假虎照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不明真相与明白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林键
      第一次听到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真的非常兴奋,虽然那时并不知道“中简道路”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并不清楚西藏问题到底是什么,毕竟从追求“西藏独立”到在“中国主权内高度自治。”是一大进步。
      可如今,我认为“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一方面:流亡藏人仍把西藏独立“”当作政治目标,他们视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为追求“西藏独立”的跳板。另一方面:中共也不认为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能真正和平的解决西藏问题,中共不相信达赖喇嘛的诚意,更何况中共从未视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是一种让步,中共根本就认为“自治”不过是达赖喇嘛的一种政治策略。即便中共认为达赖喇嘛是真正追求“自治”,中共根本也不会接受达赖喇嘛的大西藏自治,而流亡藏人也绝对不容许达赖喇嘛的大西藏有半点让步的可能。
      1951年解放军进藏,虽经过昌都战役歼灭了藏军的主力,但达赖喇嘛还是有一定的武装力量,当时中国大陆虽然基本上完全解放,可局势也不稳定,国民党在大陆留下大批敌特还在大搞破坏。五月份中央人民政府代表李维汉和西藏地方政府代表阿沛阿旺晋美签署的<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方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给予西藏自治的范围也只不过限于西藏今天的自治区内,而今天流亡印度的达赖喇嘛要的大西藏自治范围比当年他控制的范围大的多,包括青海、甘肃南部、四川西部和云南西北部,中共怎么会答应达赖喇嘛的大西藏自治要求、更何况1959年后中共在藏民中的洗脑早已让达赖喇嘛的藏民族政治、精神领袖的影响力大为降低。,达赖喇嘛早就失去了一呼百应的影响力。如果达赖喇嘛没能或者说如果没有中国境内六百多万藏民支持的话,中共根本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达赖喇嘛已经六十多岁了,中共根本就在等着达赖喇嘛转世,到时海外一个达赖喇嘛,中共自己弄一个,让藏民的宗教信仰乱了套,到时西藏还自治的了,独立的了吗?当然要是达赖喇嘛转世了,流亡藏人会不会像中国民运一样群龙无首,土崩瓦解也是未知之数,。当然 重新在藏区上演暴力独立也是可能的,中共对暴力藏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这暴力换来的还是中共无情镇压,暴力只会使藏民和普通汉人成为暴力的牺牲品,国际上因西藏暴力而让中共得以解压。因此中共在西藏问题上采取“拖”字诀,让达赖喇嘛转世后再解决西藏问题。


      达赖喇嘛在大西藏问题上无法让步绝对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今天流亡藏人中卫藏(今西藏自治区)康巴(四川西部和云南西北部)安多(青海、甘肃南部)的藏人数相差并不是很多,达赖喇嘛的西藏政策不管是放弃康巴或安多都是无法通过(西藏流亡议会的组成卫藏、康巴、安多代表各占十席;宁玛派、噶举派、萨迦派、格鲁派及苯波教等五大教派各二席;达赖喇嘛直接任命一至三名议员,从居住在美国、加拿大地区的西藏人中通过选举产生一位议员,从居住在欧洲的西藏人中通过选举产生两名议员。),获得藏人的支持。59年的武装反抗也是首先从康巴开始的,当时中共在卫藏以外的藏区实跟跟大陆其他地区一样的土改政策。达赖喇嘛的大西藏自治就是为了避免1959年那样中共对藏民族实行一个民族二种政策。可以说这是达赖喇嘛的最低要求:一个民族一个完全相同的政策,这容不得退让半步。
      今天流亡藏人中年轻一代,他们大都生活在印度和世界各地,在当地受教育,他们中很少人云过西藏,更别提中国其他地方,他们没有和中国人打过交道,而且情绪越来越激进,很极端,他们并不赞成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也不赞成达赖喇嘛的非暴力主张,他们仍坚持西藏独立,仍认为暴力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出路。由于达赖喇嘛的非暴力主张,才使他们忍了多年,可是十几年的“中间道路”并没有使中共作出一点让步,使他们对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失云信心。正因如此,达赖喇嘛最近发出了西藏问题必需在二三年内有实质性进展,藏人才有坚持“中间道路”信念的呼吁。
     只有中国实现了民主,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才有出路,才有西藏问题的彻底解决。没有中国的民主,即便“中间道路”短暂实现,也是极快的消失的。为了藏民族的幸福,为了中国的团结,为了藏民族和中国境内所有民族的和平安全,必需根本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
     我深信,只有民主的了中国,西藏才有民主政治,藏人才有美好生活,那时,是自治还是独立让西藏人民自己选择。
   后记,本文大约手写于2002年,作了一些必要的文字上的修改。当然今天里面的观点有些早已改变了。但我还是保持它的完整。
   
   

此文于2015年04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