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民主社会的实质——揭短 ]
陈西文集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社会的实质——揭短

   
   
   “中国民主转型的现状与前瞻”征文
   
   最近,从来不关注台湾民主政治的大陆中国舆论突然热心了起来,大小报刊和网络纷纷刊登台湾前总统陈水扁及其家人因洗钱涉案的事。由于其行为被不断揭露和曝光,引发了台海两岸政治体制孰优孰劣的争论。有人认为,陈水扁案证明民主政治的失败;有人认为,阿扁的行径致使追求“民主中国梦”的信心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时间,中共极权下的奥运成功锦旗,压倒了“失败的台湾民主”。这勾起了我曾经的北京之行。也有“失败的民运”之说。
   
   的确,中国的民主运动持续了百年之久,好不容易在台湾看到了点民主的曙光,又遭遇到了陈水扁之门。中国的民主好像与成功无戏,与失败有缘。
   
   在这里,我却要理直气壮地告诉人们,民主的确与"与失败有缘,与成功无戏"。
   
   谈到这里,我们必须反思和批判中国传统文化中以"成败论英雄"的观念。正是这个观念误导我们放弃了程序正义,只顾及追求虚幻的结果,即成功、成绩、政绩。这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英雄主义"显然是民主社会的天敌。其必然是专制的、阴谋诡计的、消灭异己的、禁止别人批评和监督的。如此的成功必然不属于民主社会,只属于专制极权。因为,民主社会是一个人人享有自由权的社会,是一个人人可以批评监督总统和政府,一个人人可以有自己的思想和判断权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谈论的是过程正当,程序正义,谈论的是"鸡毛蒜皮"的制约权力的事。民主社会中反对党之间也不会与你谈成功和庆贺你的成功,反对党找你的问题你都忙不过来,你们还有时间谈成功!
   
   再说,从事物不可能尽善尽美、人不可能十全十美的角度上看,"成功"是一个无稽之谈。况且,自由民主的制度是容不得谎言和"假大空"的,民主的实质就是揭短,就是对立派之间没完没了的相互竞争,相互指责,彼此揭短,直到犯错误较少的一方胜出为止。
   
   用经济学中"水桶定律"来解读,一只桶的存水量多少?取决于它最短的那一块。这么说,揭短就显得十分重要。人们只要随时找出水桶中最短的短板,盯住短板,消除短板的影响,盛水量就会增至最大,所有人的权益就会得到保障。反之的行为,不是揭短,而是护短。
   
   专制极权的中共政府可是护短的行家啊!
   
   我们知道,在专制极权的中国大陆批评政府会被送入大牢的。监督政府官员,尤其是政府首脑人物会被法院判处你有罪而送去劳改营的。像只点了一下江贼民的名的师涛先生就被判了十年的徒刑。揭露汶川地震实况的黄琦先生和曾宏玲先生被逮捕。前往瓮安的"真相调查小组"成员被公安拦截,其随身携带的相机、记事本、录音机等等物品被扣押。中共专制政府一边是禁止社会揭短,一边在大力护短。制造谎言和假象,吹嘘所谓成功的政绩,和"畏光症"的神话。
   
   尽管陈水扁现在是犯罪嫌疑人,他比起中共及其首脑们伟大得多。陈水扁在当总统时,台湾的民众就在追查他的女婿赵建铭、女儿陈幸妤,起诉他的妻子吴淑珍等人。还有施明德领导的百万"红衫军"围攻总统府。陈水扁没有像中共首脑那样打压揭短的人,没有像中共镇压"法轮功"一样镇压"红衫军"。陈水扁和民进党也没有自夸是"三个代表"。陈水扁先生和民进党更没有进行大量的思想政治工作,让其党在思想政治上真正变成霸王的执政党;没有把民进党的执政地位写进"宪法"中,将其它党永远固定为"参政党";没有让一切舆论工具成为党的喉舌。陈水扁和民进党没有借口为领导台湾人民一心一意搞经济建设,为维护稳定计就任意抓捕异议人士,宣判揭短人士为"颠覆国家政权罪"。陈水扁先生的伟大之处就是作为一个民主人士,他自愿担当了民众的揭短靶子。
   
   民主社会以政治明星作为揭短的靶子已经成为公开的法则。一般的公民拥有隐私权,公共人物及其明星们却丧失了隐私权。既然你拥有了其他公民让渡出来的权力,你自己的一些权利也应当让渡给其他公民。尤其是,为使公民们放心让渡权力后,制约权始终在手,管理得住你,你就必须接受公民们苛刻,甚至刻薄的监督与批评。即:揭短。
   
   揭短宣染的是丑闻,揭短暴露的是危机,揭短披露的是黑暗,揭短诉说的是失败和否定。民主社会就是在失败的宣染声中前进的,揭短则成为民主社会特有的实质。而那种肯定,歌功颂德,那种唯一正确、以一定尊则成为中共统治下类似制度的本质。
   
   所以,民主人士对民主社会描述用的是否定式陈述句。即:把以往所有已经出现过的人类社会制度都否定之称为,是"最坏的制度",民主制度也在其中。大智慧的民主人士只是在"最坏的制度"中选择了稍微不太坏的一个。如果把这种否定式的陈述句拟人化,民主就是要在两个魔鬼中(两党制)选一个较不坏的,而不是寻找一个完美的明君。
   
   与否定式陈述句不同的是肯定式陈述句的思维方式。肯定式话语讲"成功"、"主义的正确性"、肯定社会的"蓝图"、称赞伟大的领袖。肯定,与对稳定的诉求相连,肯定,有利于安定团结的大好形势;而否定与危机有关,否定会制造出,或者生发出许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就是这样的心态,专制社会选择了肯定的话语模式,赞美派成为主流文化。在这种唱赞歌和"永远有理,永远正确"的腔调下,反对的声音怎能容得下。
   
   揭短是反对,是批评,是发现问题。在揭短的过程中,人们必然会较早的发现危机(另一种说法是:制造危机)。民主社会的运行模式就是这种"危机模式"。在反对派之间彼此揭短,唱衰对方,引发冲突①。而制造冲突、承认冲突,包括双方的唱衰其实是发现社会固有衰败问题,用好听的话讲,是较早发现社会衰退的原因,以便于解决问题。然而,这种较早发现社会衰退和危机的揭短行为必然会引起社会的动荡和不稳。于是,民主社会就呈现出乱态万千,好像随时问题会恶化,社会有崩溃的可能。其实,民主社会的生存环境正是在这种危机不断之中遇到转机,在衰退之中出现复兴,在动荡之中回归稳定。每一次的危机过后社会都会变得更加强盛,每一次的唱衰过后社会都会生发发展的动力,每一次的动荡过后社会都显得拥有更大的整合力。
   
   前美国总统里根说过:"政府不能解决问题,政府只会制造问题",给政府揭短,指出问题显然是理所当然。美国的民主制度给我们提供了揭短的范例。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因"水门事件"的揭短而下台;克林顿有"拉链门"的揭短;对小布什总统的揭短几乎没有停止过。美国人和欧洲人都懂得这一点。唯有习惯了肯定句,"以成败论英雄"的中国人不懂得揭短的真谛。所以,历史上、现实中,美国人、美国的报纸、网络,一天也不会停止批判政府,揭明星们的短。他们的"美国梦"和"自由民主世界的成就"就是在这种揭短声中诞生和实现的。这就是为什么民主社会乐于揭短。
   
   在这里,我提示爱好民主制度的朋友,您能够经受得住民主社会这种揭短吗?你承受得了民主社会这种可持续发展的"危机模式"吗?你有勇气揭政府及其官员的短吗?
   
   贵州民主异议人士:陈西
   2008-9-5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点击数:251 更新时间:9/17/2008 9:20:21 A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