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陈维健文集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
·渔阳鼙鼓动地来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日前,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闭幕,胡锦涛在会前所提的农村土地流转,没有如前御用文人所标榜的那样,是根本上解决中国农村土地问题,解放农民的第三次土地革命。而仅仅只是抽像地提出“要稳定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健全严格规范的农村土地管理制度”。可以说胡的土地流转并没有以政策,法律确立下来,但却给具体执行处理土地问题提供了更为广阔模糊的空间。
     
   在胡锦涛提出土地流转前,发生在去年岁未农民分地的一事件值得一提。黑龙江富锦农民土地被市政府占用,农民上访十三年不成,向阳,川镇,长春岭的二千多名村民,终于在去年岁未选出八个代表,开始私自分配原就属于自己的土地。政府动用军警和黑社会相威胁,村民威武不屈,声称即使“宾拉登来了也要分”。现在情况如何不得而知,但是他们的两名代表于长武和王桂林却在奥运前被判了刑。富锦失地农民的分地行动,受到中共体制内外的学者的关注,指中国的土地问题到了非解决不可的程度,称富锦农民的分地行动,是继安徽小岗农民私分土地,引起的土地承包制后的新一轮的土地革命。这样大的事,胡锦涛当然不会不知情,胡是否通过富锦分地,感受到土地问题已经迫在眉睫,而提出土地流转尚不可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中国的土地问题已经成为当今中国社会问题中的最大问题。中国社会最近几年,几乎每起贪污都和土地有关,几乎每起民众维权抗暴运动,都是土地问题所引发。

     
   单纯地看,胡锦涛所提的土地流转确实有着进步意义,一方面,土地通过流转,可以集约土地进行农业企业化生产,增加农业生产能力。当然更重要的是实现农民土地的所有权。虽然土地流转没有确认土地的私有性,实现中国农民耕者有其田的梦想,但是只要农民有权流转(其实是出卖),所承包的土地,也等于说土地已有了私人性质。但要实现土地流转,首要的问题,是要确认农民所承包的土地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这个权利作为中国社会最为弱势的群体农民,他们完全没有能力来保卫维护自己的权利的。在此情况下,中央政府在提出土地流转的同时,必须能够做到保护农民的这种权力,光靠空头的文件,立法也没有用,而是要通过中央的行政立法,一整套制度来保护,否则土地流转的结果,是农民失去了土地,只得到很微乎其微的回报,使他们无法依靠出让金所得赖以生活。使靠土地微薄出产生存的农民,失去了生活最后的依靠,更遑论进入工商领域了。这些农民必将加入已经人多为患的农民工队伍,成为社会的边缘人物,将进一步恶化中国的社会问题。
     
   在胡锦涛提出土地流转以前,其实中国农村的土地已经流转了二十年了,在这二十年里,中国有八千万农民,因此而丧失了土地。农民从老三农“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又添新三农“农民无地可耕,农民无业可就,农民无处可去”。为什么土地流转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我们只要看一看,这二十年来,中国所发生的所有土地案件就可以得到答案。中国农村土地流转,征用,基本上是地方政府与商家合谋,以种种方式相威胁,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获得的。在这个过程中,因为土的属性是国家集体所有制,因此,无需通过农民的同意,村队干部同意即可以达成交易。以私分土地的富锦为例,富锦市政府和韩国商人,以建立农业公司的名义征用土地,土地征用后农业公司没有搞起来,农民也未能到农业公司就业,无业的农民,只得向政府租用本来属于自己的土地生活,从而造成了当地农民的维权抗暴运动。因此,只要农民还没有真正成为土地的主人,政府还不能真正保护农民的土地不被贱卖,“流转”就解决不了农村问题。因此,在胡锦涛提出土地流转问题后,农民几乎没有任何反映。对于农民来说,土地流转只不过是政府又一个掠夺农民利益的新招。中共执政以来,在土地问题上,政府的反反覆覆,出尔反尔,农民对政府已经完全没有信任。
     
   解决中国的农村土地问题,海峡对岸的台湾的成功经验,到是非常值得借鉴。国民政府迁到台湾后,处在相对稳定的执政时期,在大陆因兵荒马乱而没有实现的耕者有其田的理想得以实现。六十年代政府开始将地主手中的土地购买下来,分给无地的农民,使中国的农民第一次在台湾获得了千年的梦想。但是政府并没有因土地分给农民,就算完成了土地革命,政府分完土地后,还帮助农民进行生产,更重要的是政府不允许土地买卖流转,因为当时土地的价格还非常低廉,如果农民将土地出卖,所得的钱无法保障农民的生活。七十年代后,台湾的工业开始起飞,城市对土地的需求量开始增加,但是相对来说,土地价格虽然已经开始高涨,但仍然达不到将土地资金转到工商领域的程度,政府对土地的买卖控制非常严格,轻易不让农民出卖。一直到八十年代,土地价格已经非常惊人,政府开始允许农民土地买卖,当时台湾产生了一大批有钱阶级,即是卖了土地后投资工商业的农民。政府的功能是保障社会的各阶层的利益,不使任何一个阶层在社会生产和生活中处于不利的地位,同时帮助各阶层的人士进行生产和商业活动。但是中国政府却不是这样,中国政府本身成为一个利益团体,不但不在各阶层中进行利益调和,维护弱者不受侵犯,发挥政府的职能,反而与民夺利。二十年来,土地流转成了地方政府的主要财政收入,而中央政府又通过地方财政的高税收,而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政府。
     
   胡锦涛提出土地流转,在没有得到法律和行政的保护以前,土地流转只能使承包土地的农民,成为任人宰割的群羊。胡锦涛如果真的为农民着想,提出土地流转,那么必须在“三中全会”的公报上写明,政府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保护农民在流转过程中利益不受侵犯,一当地方政府和商家侵犯了农民的权利时,中央政府将明确站在农民这一边,如果中央政府意识到无力保护农民的权利时,就应该认农民有组织“农会”的权力,以自己的力量来保卫自己的土地。也请胡锦涛政权从释放富锦农民分地代表来表现诚意。在三中全会长达几千字的公报中,没有一条具体涉及保护农民土地的措施,全是套话,空话,大话。三中全会之所以没有清晰地将土地“流转”和有关措施写在公报上,主要原因是怕日后土地流转所产生的问题,由中央政府担当。在世界性的经济衰退之时,中国的经济其实也早已开始衰退。这些年来,中国的GDP主要是通过土地的流转来实现的。为了使中国的经济不至于衰退,只有加大土地的流转来实现。在胡锦涛的指导下,在三中全会公报的含糊其词之下,地方政府和投机商们,对农民的土地征用流转将更为有持无恐,土地流转必将给更多的农民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因此,胡锦涛的土地流转实际结果是“杀”了农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