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陈维健文集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女案
·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城管秘籍透出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本质
·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
·“八九•六四”天安门的“杰作”
·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
·“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
·发展是硬道理之下的“绝代”巅峰
·国企改制世上最无耻的掠夺
·两岸救灾看两岸媒体的不同声调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慈悲是慈悲者的通行证
·胡锦涛头戴维族小花帽掩饰不了维汉血腥冲突
·阿扁被判重刑为台湾政治埋下隐患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人文亮点
·世界新闻史上的黑色幽默
·纽西兰小童失踪案华族背负原罪
·中国阅兵竟被索马里海盗看出破绽
·钱学森与萨哈罗夫
·魂兮归来!中华民族的道德天良
·中国知识份子的道德底线
·奥巴马对中国人权说再见
·中国救世界 谁来救中国
·以死相争弱者最后的武器
·云游四方利乐众生灵光独耀的达赖喇嘛
·赤子仁人的“幸福终点”
·圣诞日的审判
2010年文章
·新年寒冷中的希望
·中共内斗进入信息化时代
·天安门广场弱势者的绝命地
·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
·“毛主席意外归来”
·2010年哭泣的访民春晚
·让人民有尊严地生活
·逼上梁山的“网络革命宣言”
·达赖喇嘛终止转世与西藏的民主转型
·“港大”仁爱文化的绝代风貌
·温家宝来日无多的民主秀
·“三八妇女节”有感李省长辱骂女记者
·从“感谢国家”看党国的厚黑文化
·虎落盛世被党欺
·“谷歌”出走是党违法还是"谷歌"违法
·年年“百年不遇”/
·印度之子和马列子孙
·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玉树震灾能否给解决西藏问题带来机缘
·玉树震灾让人们看到了真实的喇嘛
·上海世博二十一世纪的“阿房宫”
·孩子“盛世”社会的牺牲品
·胡锦涛对金家王朝的苦心孤诣
·谁是校园血案的真正元凶?/
·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十连跳”
·六四”的枪声让所有的罪恶变得无法无天
·“六四”雕塑测试香港“一国两制”
·面对工潮中共何去何从
·中共拳头打到了新西兰 /陈维健
·习近平访纽动粗 总理屈膝 民众愤怒 华人遭殃
·两岸签署ECFA经济协定台湾落入统战陷井
·智悲双运一肩负荷天下众生--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敬献
·是谁让海外华人与当地社会对立
·网络世界一颗滚热的流沙
·中共语言文化的杀手
·南京大屠杀与南京大爆炸
·新西兰议员受中共支助到西藏旅游回国政坛肇事身败名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日前,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闭幕,胡锦涛在会前所提的农村土地流转,没有如前御用文人所标榜的那样,是根本上解决中国农村土地问题,解放农民的第三次土地革命。而仅仅只是抽像地提出“要稳定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健全严格规范的农村土地管理制度”。可以说胡的土地流转并没有以政策,法律确立下来,但却给具体执行处理土地问题提供了更为广阔模糊的空间。
     
   在胡锦涛提出土地流转前,发生在去年岁未农民分地的一事件值得一提。黑龙江富锦农民土地被市政府占用,农民上访十三年不成,向阳,川镇,长春岭的二千多名村民,终于在去年岁未选出八个代表,开始私自分配原就属于自己的土地。政府动用军警和黑社会相威胁,村民威武不屈,声称即使“宾拉登来了也要分”。现在情况如何不得而知,但是他们的两名代表于长武和王桂林却在奥运前被判了刑。富锦失地农民的分地行动,受到中共体制内外的学者的关注,指中国的土地问题到了非解决不可的程度,称富锦农民的分地行动,是继安徽小岗农民私分土地,引起的土地承包制后的新一轮的土地革命。这样大的事,胡锦涛当然不会不知情,胡是否通过富锦分地,感受到土地问题已经迫在眉睫,而提出土地流转尚不可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中国的土地问题已经成为当今中国社会问题中的最大问题。中国社会最近几年,几乎每起贪污都和土地有关,几乎每起民众维权抗暴运动,都是土地问题所引发。

     
   单纯地看,胡锦涛所提的土地流转确实有着进步意义,一方面,土地通过流转,可以集约土地进行农业企业化生产,增加农业生产能力。当然更重要的是实现农民土地的所有权。虽然土地流转没有确认土地的私有性,实现中国农民耕者有其田的梦想,但是只要农民有权流转(其实是出卖),所承包的土地,也等于说土地已有了私人性质。但要实现土地流转,首要的问题,是要确认农民所承包的土地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这个权利作为中国社会最为弱势的群体农民,他们完全没有能力来保卫维护自己的权利的。在此情况下,中央政府在提出土地流转的同时,必须能够做到保护农民的这种权力,光靠空头的文件,立法也没有用,而是要通过中央的行政立法,一整套制度来保护,否则土地流转的结果,是农民失去了土地,只得到很微乎其微的回报,使他们无法依靠出让金所得赖以生活。使靠土地微薄出产生存的农民,失去了生活最后的依靠,更遑论进入工商领域了。这些农民必将加入已经人多为患的农民工队伍,成为社会的边缘人物,将进一步恶化中国的社会问题。
     
   在胡锦涛提出土地流转以前,其实中国农村的土地已经流转了二十年了,在这二十年里,中国有八千万农民,因此而丧失了土地。农民从老三农“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又添新三农“农民无地可耕,农民无业可就,农民无处可去”。为什么土地流转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我们只要看一看,这二十年来,中国所发生的所有土地案件就可以得到答案。中国农村土地流转,征用,基本上是地方政府与商家合谋,以种种方式相威胁,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获得的。在这个过程中,因为土的属性是国家集体所有制,因此,无需通过农民的同意,村队干部同意即可以达成交易。以私分土地的富锦为例,富锦市政府和韩国商人,以建立农业公司的名义征用土地,土地征用后农业公司没有搞起来,农民也未能到农业公司就业,无业的农民,只得向政府租用本来属于自己的土地生活,从而造成了当地农民的维权抗暴运动。因此,只要农民还没有真正成为土地的主人,政府还不能真正保护农民的土地不被贱卖,“流转”就解决不了农村问题。因此,在胡锦涛提出土地流转问题后,农民几乎没有任何反映。对于农民来说,土地流转只不过是政府又一个掠夺农民利益的新招。中共执政以来,在土地问题上,政府的反反覆覆,出尔反尔,农民对政府已经完全没有信任。
     
   解决中国的农村土地问题,海峡对岸的台湾的成功经验,到是非常值得借鉴。国民政府迁到台湾后,处在相对稳定的执政时期,在大陆因兵荒马乱而没有实现的耕者有其田的理想得以实现。六十年代政府开始将地主手中的土地购买下来,分给无地的农民,使中国的农民第一次在台湾获得了千年的梦想。但是政府并没有因土地分给农民,就算完成了土地革命,政府分完土地后,还帮助农民进行生产,更重要的是政府不允许土地买卖流转,因为当时土地的价格还非常低廉,如果农民将土地出卖,所得的钱无法保障农民的生活。七十年代后,台湾的工业开始起飞,城市对土地的需求量开始增加,但是相对来说,土地价格虽然已经开始高涨,但仍然达不到将土地资金转到工商领域的程度,政府对土地的买卖控制非常严格,轻易不让农民出卖。一直到八十年代,土地价格已经非常惊人,政府开始允许农民土地买卖,当时台湾产生了一大批有钱阶级,即是卖了土地后投资工商业的农民。政府的功能是保障社会的各阶层的利益,不使任何一个阶层在社会生产和生活中处于不利的地位,同时帮助各阶层的人士进行生产和商业活动。但是中国政府却不是这样,中国政府本身成为一个利益团体,不但不在各阶层中进行利益调和,维护弱者不受侵犯,发挥政府的职能,反而与民夺利。二十年来,土地流转成了地方政府的主要财政收入,而中央政府又通过地方财政的高税收,而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政府。
     
   胡锦涛提出土地流转,在没有得到法律和行政的保护以前,土地流转只能使承包土地的农民,成为任人宰割的群羊。胡锦涛如果真的为农民着想,提出土地流转,那么必须在“三中全会”的公报上写明,政府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保护农民在流转过程中利益不受侵犯,一当地方政府和商家侵犯了农民的权利时,中央政府将明确站在农民这一边,如果中央政府意识到无力保护农民的权利时,就应该认农民有组织“农会”的权力,以自己的力量来保卫自己的土地。也请胡锦涛政权从释放富锦农民分地代表来表现诚意。在三中全会长达几千字的公报中,没有一条具体涉及保护农民土地的措施,全是套话,空话,大话。三中全会之所以没有清晰地将土地“流转”和有关措施写在公报上,主要原因是怕日后土地流转所产生的问题,由中央政府担当。在世界性的经济衰退之时,中国的经济其实也早已开始衰退。这些年来,中国的GDP主要是通过土地的流转来实现的。为了使中国的经济不至于衰退,只有加大土地的流转来实现。在胡锦涛的指导下,在三中全会公报的含糊其词之下,地方政府和投机商们,对农民的土地征用流转将更为有持无恐,土地流转必将给更多的农民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因此,胡锦涛的土地流转实际结果是“杀”了农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