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台灣小調]
陈维健文集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
·莫言为刘晓波一言抵得十万金/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中美联合干掉金家政权正当时机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赵红霞被起诉 习近平反腐露真相
·中国“枪手”入侵纽西兰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六四”: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中美庄园会谈软实力碰到软钉子/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政府有罪
·“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得奖感言
·请倾听一下达赖喇嘛的声音再抗议
·庆祝达赖喇嘛生日遭枪击的诡异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逼迫胡佳 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
·从薄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纽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应作如是观
·请中共宣布当年反独裁要民主是欺骗人民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将军——你大胆地往前走呀!
· 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两院”网络诽谤释法非法之法
·判薄熙来罪 举薄熙来旗 开习近平时代
·杀了小贩夏俊峰枪杀了人间正义成就中国革命
·革命形势呼出牢底的革命首领王炳章
·习近平祭父又颂毛首鼠二端
·女职员投怀送抱奥克兰市长包上了中国二奶
·为“新快报”二根穷骨头精神鼓 与呼
·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三中会会”算了吧!不要再相信共产党
·菲律宾风灾看中国离负责任的大国还有多远
·中共强迫藏人插五星红旗是占领军心态
·“航空识别区”中共军国主义路线受挑战
·北京“井底人”
·金正恩杀人立威习近平集权走向独裁
·雾霾中国命在旦夕13亿人逃无可逃
·习近平祭毛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有得一拼
·2014年中国大地看不见太阳
·革命何须真刀真枪有网络有键盘足矣
·清除周永康势力红二代全面专权
· 中共反腐拒绝民主刮骨如何疗毒
·“藏宝图”曝光许志永重判中共丧心病狂
·习近平的“维权”与“维稳”/陈维健
·习近平“反腐”两面开战焦头烂额
·中国留学生集体居留二十周年的无耻之恩
·乌克兰变天共产党将被取缔中共何去何从?
· 中共新疆政策是昆明血案的始作俑者
·习近平大权独揽社会矛盾急剧恶化面临失控
·应该平和理性地来看待马航“失联”
·从台湾的民主之父到心灵的教父 ————拜访李登辉先生/陈维健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滥杀无辜你们是暴政者的帮凶/陈维健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没有周永康的政法委中共镇压异见更猖狂/陈维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灣小調


     今年初,從台灣回來一直想寫點什麼,但總靜不下心來。八月的北京奧運,有一種讓我揮之不去的夢魘,這個讓許多國人激情如火的奧運,在我的心裡卻完全是另外一種感覺,因為這個奧運交織著民族狂飆和人權迫害,是一個讓中國百姓承擔更多苦難的奧運。現在奧運結束,激情歸於平淡。身處天涯的我,望著窗外落著的冬雨,心也回到了台灣那個多雨也多情的日子。
     
   作為一個中國人,對於台灣那塊土地有著一種難以割捨的情感,這倒不是那種大一統的情懷,而是那塊土地和我們有著太多的歷史連結。生長在大陸的我輩,沒有人能忘記五六十年代,那首家喻戶曉的愛國歌曲《我愛我的台灣》:「我愛我的台灣島/台灣是我故鄉/過去的生活不自由/如今更苦愁/我們要回到祖國的懷抱/兄弟們呀!姐妹們/不能再等待」。這是一首在大陸愛國歌曲中難得的一首旋律優美的抒情歌曲。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這是一首被中共改變了的,在台灣廣為流傳的台灣情歌。由著兩岸的封鎖,我是遲至九十年代到了海外與台灣移民接觸後,才知道這是一首被中共改編了的歌曲。我第一次聽到的「台灣小調」,是葛蘭訪問台灣時在圓山飯店隨意唱出的,我不僅為葛蘭甜美的歌聲所吸引,更為小調的歌詞和旋律,所舒展出來的輕快,淳樸,又情意纏綿而讚歎不已。
   我愛台灣好地方
   唱個台灣調
   海岸線長山又高
   山上叢林是瑰寶
   四通八達有公路
   南北有鐵道
   太平洋上風光好
   台灣稱寶島
   四季豐收蓬萊稻
   農村多歡笑
   白糖茶葉買賣好
   家家戶戶吃得飽
   鳳梨西瓜和香蕉
   出產真不少
   不管長住和初到
   同聲齊誇耀
    
   阿里山峰入雲霄
   西螺建大橋
   烏來瀑布十丈高
   碧潭水上有情調
   西門町口頂熱鬧
   台大最崇高
   這裡人情濃如膠
   大家都相好
   有這樣一首純情的戀歌,台灣人是有福了。當我登機飛向台灣時,心充滿了這首歌的旋律。
     
   我乘坐的是「中華航空公司」的航班。這是第一次乘坐這個公司的航班,看慣了西方航空公司的師姐和老少,倍覺華航空姐的清純亮麗,那吳儂軟語式的國語,一聲聲的「先生」裡,有一種東方女孩特有的嬌滴滴的羞美。飛機日落時分在台灣桃園國際機場降落了。二年前,這個機場還稱中正國際機場,隨著阿扁政府的去中國化以後,它和許多招牌被易名一樣,走入了歷史。
     
   台灣桃園國際機場和世界上許多國際機場相比,顯而易見地陳舊。出關的時候,沒有預料,我的紐西蘭護照遇到了麻煩,因護照已不足三個月,按台灣的規定已不能免簽進入台。那種初次到台的愉悅心情,一下子被眼前的麻煩所攪亂。我因邀來台是參加一個國際論壇的,海關方面說可以加急辦理簽證進入台灣,由於我是華航的客人,海關請了一位華航的小姐幫我辦理此事。雖然可以加急辦理簽證,但手續煩多,頗費周章,不過態度卻是十分地恭敬,再三對我所造成的不便表示歉意,特別是那位華航小姐帶著我奔走於各辦公室之間,嗒嗒的丁字皮鞋敲打在機場的長廊上,臉額上竟然沁出幾多汗水來,讓我為之感動。我的簽證行走於多個部門,直到外交部才辦理成功。在辦理過程中,我聽到一聲聲的「長官」稱呼,讓我恍若隔世之感,這樣的稱謂,只是在描寫國共兩黨的電影中見過,今日當面入耳,如臨其境,沒想到這樣的稱謂習慣,竟然隨著國民黨的退守台灣如許地保存下來。
     
   會議按排我們住在「君悅大飯店」,地處台北地標101大樓邊。臨近飯店但見街道兩旁張燈結綵,遊人如織,問司機才知再過三日即十五元宵燈會,台北市政府年年在此舉辦。身在異國它鄉多年,民俗文化早已遠去,雖然在紐元宵嘉年華也有燈會,但僅是點綴而已,那能和台北縱橫幾里,如天如海的結綵華燈相媲美。我與同行友人在飯店房間卸了行李,帶著幾分急迫心情下得了樓,更融進了燈海之中。
     
   在燈火闌珊處遊走不久,即已情迷其中。火樹銀花間塑造出栩栩如生的台灣的民間故事傳說,台灣佳天福地的景觀,和台灣近年的科技成果,一一編織了進去。今年生肖是老鼠,老鼠成了燈會的主角,各式造型的大鼠小鼠甚是可愛。元宵是中國源遠流長的嘉年華會,看燈會吃元宵是民間一年一度的慶事,它祈福闔家團聚,歲歲平安。101大樓,在燈海中猶如一盞燈塔,以五彩之色打出了一個「福」字,為台灣百姓祈福。雖未到十五,但燈海中已是人如潮湧,吉慶之喜,撲面而來,讓人感受到台北這個大都會濃郁的傳統風情。
     
   開會前正好有一天空餘,大會安排了馮先生帶我們領略台灣的風情。馮先生與他的朋友早早就到飯店來接我們。由於只有一天時間,馮先生在電話裡請教了搞旅遊的朋友,如何安排最佳行程。進過斟酌,最後選定去基隆和金瓜山。這兩地離台北不遠只有五十多公里,卻可以領略台北以外的台灣風情。因在台北我們還有時間可玩。從台北擁擠的橫街直道迂迴再三進入了高速公路,一上高速,就一路寬暢到達基隆。從台北到基隆的路上雖然接連著公司企業的大樓,但是依然是青山處處。這些為植被所覆蓋的山巒,顯得郁郁蔥蔥。我驚訝於台灣工業發展三十年,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其自然生態環境竟然受到這麼好的保護,體現了台灣主政者和民眾的環保意識。
     
   基隆是一座三面環山,一面臨海的港口城市,我到基隆以前,對基隆的所有知識是共產黨的宣傳中所獲得的,它是一個反攻大陸的海軍基地,還有連同這個名字的一首歌〈美麗的基隆港〉,歌詞的內容也早已忘記,基隆軍港和「美麗的基隆港」歌曲正好反映了大陸對台的兩個不同時期,「解放台灣」與「和統台灣」。一路上馮先生不時地給我們補習台灣的功課。基隆原名並非基隆,而為「雞籠」以雞籠山得名。雞籠在清朝年間逐漸形成為船隻內港基地,逐以「基地昌隆」而得名基隆。而雞籠正好又和當地原住民「凱達格蘭族」發音基本相同。說到凱達格蘭族,讓我想起了台北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原來此大道名源於此。馮先生說,那是陳水扁主政台北市長時更改的,原來那條街叫「介壽」路。想來這也是台灣近年來去中國化的一個方面吧。
     
   由於我對歷史的記憶,馮先生將車順著基隆港沿街徐行,找到海軍基地。當我看到停在港灣灰色的軍艦和守衛在基地持槍的國軍時,時空一下子把我拉近了半個世紀。因為這一切正是兒時接受共產黨宣傳中所得到的東西,現在突然呈現在了我的眼前,記憶中的那些詞彙:「美蔣匪幫」「反攻大陸」「偷渡登陸」瞬間跳了出來,卻如一張發黃的照片,顯得十分地陳舊。本來我們要坐船遊覽基隆港的,基隆港的美,需坐船才能領略到,許多歷史的陳跡如築在山腰上的炮台,「海門天險」、「白米甕炮台」、「大武侖炮台」、「獅球嶺炮台」、「槓子寮炮台」等都要坐船才能看到。這些炮台記述了「鴉片戰爭」中,中國唯一的一次勝利而名垂青史,可惜班次已過,只能望洋興歎。
     
   到基隆除遊覽港口和各大名勝以外,基隆的「廟口」小吃,是一個不得不去的地方。台灣小吃聞名中外,廟口小吃又是聞名台灣。雖然已近中午,馮先生說,今日帶你們兩位來,要嘗盡台灣風味,所以現先去「九份,金瓜石」登山,再看看日式居屋,等跑得累了,餓了下山再吃不遲。九份,金瓜石,三十年代有東亞金都之稱,那兒採集金礦盛極一時,商業娛樂也應運而起,把當時只有九戶人家之稱的九份,點綴得金光燦爛,從基隆海灣遙望,更如一座不夜之城,九份也有了小上海、小香港之稱,但已是物是人非,盛極而衰。我們一路盤山而上,九份,金瓜石山色之美,自是美不勝收。奇峰異石,飛瀑流泉,林木蔥郁,更能鳥瞰基隆海灣和馳出海灣的點點白帆。上得九份,道路漸窄,?旁商家卻是鱗次櫛比,依山而築,雖然屋宇陳舊,顯得破敗,但依然能感到昔日的繁華盛況。與這些樓宇不同的,是處在山坳,掩映在翠綠之中金碧輝煌的廟宇。山上廟宇之多,車隨路轉竟然不可勝數。是日,細雨紛紛,雲來霧去,山色迷濛,詩人杜牧所寫「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正是此景。馮先生指著雲蒸煙濛處的一座大佛說,那是一座關公神像,有35米高25噸重。他手捧《春秋》之冊,坐山眺海,為萬人敬拜。台灣這些年來,雖實現了民主政治,但在大陸的打壓下,國際地位流失,人心思佛,造就了台灣的佛教盛行,香火鼎盛,出現了星雲,證嚴一大批高僧法師。近年來又有來自大陸的法輪功傳佈台灣,盛極一時,陪同我們的馮先生正是大法中人。
     
   
台灣小調

   在金瓜山,我們參觀了日據時代的日式建築,屋內所陳列家俱,均為那個時代的用品。這些屋宇已是重建之物,舊屋新造,均用原有的材料重建。當年日本人造屋用的都是檜木,檜木是台灣首屈一指的木材,日據時代為日人大量運往日本,時下在台已成極金珍之物。這些建築在國民政府退守台灣後,成了國民政府按排黨國要員家屬之地。從展出的舊照看,那些從金陵和十里洋場渡海而來的太太小姐們,窩居在此深山礦區,正是感歎萬千。我家也有不少親戚當年跟著老蔣來到台灣,他們是否也有在此落腳當不可知。這些泛黃的照片留下了他們的蹤跡。窄街木屋,留聲機的悲涼聲裡,一襲西裝擁著一爿旗袍,慢三步,快四步,大有「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海尤唱後庭花」之感。他們雖然已是金粉散去,繁華不再,但比之那些留在大陸受共黨之難的家眷,又不知幸運多少。
     
   在金瓜山我們參觀了礦井,頭戴安全帽親歷當年開礦鑿金之況。二戰時,有三千多英國戰俘,在此為日採金,其中有千餘人死於勞累和虐待。出了礦道又參觀了金礦博物館,看到了世界最大的一塊金磚,有一尺見長,為不少觀者動容,忍不住用手撫摸。我對金磚雖無甚興趣,但對一塊價值連城之物,竟無人看管,任隨遊客撫摸倒是意外,可見台灣民風純樸,治安良好。金瓜石還有許多去處,如1922年完成的日式太子殿,為日本太子裕仁來訪所建,雖然日本太子最後不曾來此,但卻為台灣留下了一個完整的日式建築和庭園。太子殿,殿內不開放,只有庭園供人遊覽,曲徑之中溪水環繞,水中有魚可數。
     
   在雨中領略金瓜石風情,不覺早已過了晌午,肚中有些飢餓,車到九份小鎮馮先生說,我們到廟口怕已太晚,先在這裡吃一點,這裡的阿婆芋圓全台有名。我們在一家芋圓店停下來。店面很小,只有二三張桌子。馮先生與店內阿婆用台語說了幾句,聽得出,阿婆要我們放心,芋圓都是剛做出來的。稍坐片刻,一碗熱騰騰的芋圓就揣出來了,沉浮在湯水裡的芋圓竟然是茄子色的。馮先生見我疑惑,笑著說,放心這不是顏料染的,這是芋頭的自然顏色。我勺起一瓢,放在嘴邊吹了一下,送進嘴裡,芋圓糯糯地,輕輕地一嚼就滑入嘴裡。芋圓店的隔壁是一家檳榔店,但卻沒有看到披有台灣特色的性感美艷的冰榔西施,不免有幾分遺憾。車隨著山轉,過九份溪進入基隆,經幾條橫街小路就到了廟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