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台灣小調]
陈维健文集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的女强人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撒币政府也是汉奸卖国政府
·习核心是习皇帝的跳板
·贾敬龙怒杀乡官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说说川普靠不靠谱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中共拿川普还真没办法
·纽西兰的小国大气
·到了还民主台湾一个公道的时候了!
·2017年世界大势反共为势
·2017年文章
·新年的第一声枪响
·《玫瑰坝》一部当代中国农村的诗史
·中产阶级已在围城之中
·有感于川普的总统就职典礼
·缺失普世价值之下的中美较量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达赖喇嘛演讲中国留学生抗议为何而来
·金正男被刺解决朝鲜问题迫在眉睫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从对萨德与核爆的态度看中国的民族主义是何等的荒唐
·美国对朝应该到了斩首行动的时候了
·政治是共产党的专利吗?私营企业主不能插手
·当代牛人大力士习近平
·为伸张正义而进行的打击
·李明哲小小人权义工大大民主英雄
·习王真的打起来了吗?
·中共内斗失控习王到了政治终点
·美国之音到底怎么了?
·不同寻常的中共内斗
·中国首席扒粪者郭文贵
·形势变化再说习近平/陈维健
·14亿人只有上街革命才是唯一的出路
·不要让他成为沙漠里边的一个声音
·对与王岐山习近平必须有一个交待
·是郭文贵谎言装胆还是“环时”装腔作势
·谋杀!谋杀!刘晓波肝癌晚期是中共实施的慢性谋杀
·把《中英联合声明》当废纸最后会砸自己的脚
·郭文贵从扒粪者到革命的呼唤者
·谈谈文汇报《日本政客叫嚣支持反华势力》/陈维健
·拿下孙政才与台湾的危局/陈维健
·中共为何不敢与印度打仗/陈维健
·美朝战争打得起来吗?
·三学运领袖被判香港已是党天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灣小調


     今年初,從台灣回來一直想寫點什麼,但總靜不下心來。八月的北京奧運,有一種讓我揮之不去的夢魘,這個讓許多國人激情如火的奧運,在我的心裡卻完全是另外一種感覺,因為這個奧運交織著民族狂飆和人權迫害,是一個讓中國百姓承擔更多苦難的奧運。現在奧運結束,激情歸於平淡。身處天涯的我,望著窗外落著的冬雨,心也回到了台灣那個多雨也多情的日子。
     
   作為一個中國人,對於台灣那塊土地有著一種難以割捨的情感,這倒不是那種大一統的情懷,而是那塊土地和我們有著太多的歷史連結。生長在大陸的我輩,沒有人能忘記五六十年代,那首家喻戶曉的愛國歌曲《我愛我的台灣》:「我愛我的台灣島/台灣是我故鄉/過去的生活不自由/如今更苦愁/我們要回到祖國的懷抱/兄弟們呀!姐妹們/不能再等待」。這是一首在大陸愛國歌曲中難得的一首旋律優美的抒情歌曲。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這是一首被中共改變了的,在台灣廣為流傳的台灣情歌。由著兩岸的封鎖,我是遲至九十年代到了海外與台灣移民接觸後,才知道這是一首被中共改編了的歌曲。我第一次聽到的「台灣小調」,是葛蘭訪問台灣時在圓山飯店隨意唱出的,我不僅為葛蘭甜美的歌聲所吸引,更為小調的歌詞和旋律,所舒展出來的輕快,淳樸,又情意纏綿而讚歎不已。
   我愛台灣好地方
   唱個台灣調
   海岸線長山又高
   山上叢林是瑰寶
   四通八達有公路
   南北有鐵道
   太平洋上風光好
   台灣稱寶島
   四季豐收蓬萊稻
   農村多歡笑
   白糖茶葉買賣好
   家家戶戶吃得飽
   鳳梨西瓜和香蕉
   出產真不少
   不管長住和初到
   同聲齊誇耀
    
   阿里山峰入雲霄
   西螺建大橋
   烏來瀑布十丈高
   碧潭水上有情調
   西門町口頂熱鬧
   台大最崇高
   這裡人情濃如膠
   大家都相好
   有這樣一首純情的戀歌,台灣人是有福了。當我登機飛向台灣時,心充滿了這首歌的旋律。
     
   我乘坐的是「中華航空公司」的航班。這是第一次乘坐這個公司的航班,看慣了西方航空公司的師姐和老少,倍覺華航空姐的清純亮麗,那吳儂軟語式的國語,一聲聲的「先生」裡,有一種東方女孩特有的嬌滴滴的羞美。飛機日落時分在台灣桃園國際機場降落了。二年前,這個機場還稱中正國際機場,隨著阿扁政府的去中國化以後,它和許多招牌被易名一樣,走入了歷史。
     
   台灣桃園國際機場和世界上許多國際機場相比,顯而易見地陳舊。出關的時候,沒有預料,我的紐西蘭護照遇到了麻煩,因護照已不足三個月,按台灣的規定已不能免簽進入台。那種初次到台的愉悅心情,一下子被眼前的麻煩所攪亂。我因邀來台是參加一個國際論壇的,海關方面說可以加急辦理簽證進入台灣,由於我是華航的客人,海關請了一位華航的小姐幫我辦理此事。雖然可以加急辦理簽證,但手續煩多,頗費周章,不過態度卻是十分地恭敬,再三對我所造成的不便表示歉意,特別是那位華航小姐帶著我奔走於各辦公室之間,嗒嗒的丁字皮鞋敲打在機場的長廊上,臉額上竟然沁出幾多汗水來,讓我為之感動。我的簽證行走於多個部門,直到外交部才辦理成功。在辦理過程中,我聽到一聲聲的「長官」稱呼,讓我恍若隔世之感,這樣的稱謂,只是在描寫國共兩黨的電影中見過,今日當面入耳,如臨其境,沒想到這樣的稱謂習慣,竟然隨著國民黨的退守台灣如許地保存下來。
     
   會議按排我們住在「君悅大飯店」,地處台北地標101大樓邊。臨近飯店但見街道兩旁張燈結綵,遊人如織,問司機才知再過三日即十五元宵燈會,台北市政府年年在此舉辦。身在異國它鄉多年,民俗文化早已遠去,雖然在紐元宵嘉年華也有燈會,但僅是點綴而已,那能和台北縱橫幾里,如天如海的結綵華燈相媲美。我與同行友人在飯店房間卸了行李,帶著幾分急迫心情下得了樓,更融進了燈海之中。
     
   在燈火闌珊處遊走不久,即已情迷其中。火樹銀花間塑造出栩栩如生的台灣的民間故事傳說,台灣佳天福地的景觀,和台灣近年的科技成果,一一編織了進去。今年生肖是老鼠,老鼠成了燈會的主角,各式造型的大鼠小鼠甚是可愛。元宵是中國源遠流長的嘉年華會,看燈會吃元宵是民間一年一度的慶事,它祈福闔家團聚,歲歲平安。101大樓,在燈海中猶如一盞燈塔,以五彩之色打出了一個「福」字,為台灣百姓祈福。雖未到十五,但燈海中已是人如潮湧,吉慶之喜,撲面而來,讓人感受到台北這個大都會濃郁的傳統風情。
     
   開會前正好有一天空餘,大會安排了馮先生帶我們領略台灣的風情。馮先生與他的朋友早早就到飯店來接我們。由於只有一天時間,馮先生在電話裡請教了搞旅遊的朋友,如何安排最佳行程。進過斟酌,最後選定去基隆和金瓜山。這兩地離台北不遠只有五十多公里,卻可以領略台北以外的台灣風情。因在台北我們還有時間可玩。從台北擁擠的橫街直道迂迴再三進入了高速公路,一上高速,就一路寬暢到達基隆。從台北到基隆的路上雖然接連著公司企業的大樓,但是依然是青山處處。這些為植被所覆蓋的山巒,顯得郁郁蔥蔥。我驚訝於台灣工業發展三十年,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其自然生態環境竟然受到這麼好的保護,體現了台灣主政者和民眾的環保意識。
     
   基隆是一座三面環山,一面臨海的港口城市,我到基隆以前,對基隆的所有知識是共產黨的宣傳中所獲得的,它是一個反攻大陸的海軍基地,還有連同這個名字的一首歌〈美麗的基隆港〉,歌詞的內容也早已忘記,基隆軍港和「美麗的基隆港」歌曲正好反映了大陸對台的兩個不同時期,「解放台灣」與「和統台灣」。一路上馮先生不時地給我們補習台灣的功課。基隆原名並非基隆,而為「雞籠」以雞籠山得名。雞籠在清朝年間逐漸形成為船隻內港基地,逐以「基地昌隆」而得名基隆。而雞籠正好又和當地原住民「凱達格蘭族」發音基本相同。說到凱達格蘭族,讓我想起了台北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原來此大道名源於此。馮先生說,那是陳水扁主政台北市長時更改的,原來那條街叫「介壽」路。想來這也是台灣近年來去中國化的一個方面吧。
     
   由於我對歷史的記憶,馮先生將車順著基隆港沿街徐行,找到海軍基地。當我看到停在港灣灰色的軍艦和守衛在基地持槍的國軍時,時空一下子把我拉近了半個世紀。因為這一切正是兒時接受共產黨宣傳中所得到的東西,現在突然呈現在了我的眼前,記憶中的那些詞彙:「美蔣匪幫」「反攻大陸」「偷渡登陸」瞬間跳了出來,卻如一張發黃的照片,顯得十分地陳舊。本來我們要坐船遊覽基隆港的,基隆港的美,需坐船才能領略到,許多歷史的陳跡如築在山腰上的炮台,「海門天險」、「白米甕炮台」、「大武侖炮台」、「獅球嶺炮台」、「槓子寮炮台」等都要坐船才能看到。這些炮台記述了「鴉片戰爭」中,中國唯一的一次勝利而名垂青史,可惜班次已過,只能望洋興歎。
     
   到基隆除遊覽港口和各大名勝以外,基隆的「廟口」小吃,是一個不得不去的地方。台灣小吃聞名中外,廟口小吃又是聞名台灣。雖然已近中午,馮先生說,今日帶你們兩位來,要嘗盡台灣風味,所以現先去「九份,金瓜石」登山,再看看日式居屋,等跑得累了,餓了下山再吃不遲。九份,金瓜石,三十年代有東亞金都之稱,那兒採集金礦盛極一時,商業娛樂也應運而起,把當時只有九戶人家之稱的九份,點綴得金光燦爛,從基隆海灣遙望,更如一座不夜之城,九份也有了小上海、小香港之稱,但已是物是人非,盛極而衰。我們一路盤山而上,九份,金瓜石山色之美,自是美不勝收。奇峰異石,飛瀑流泉,林木蔥郁,更能鳥瞰基隆海灣和馳出海灣的點點白帆。上得九份,道路漸窄,?旁商家卻是鱗次櫛比,依山而築,雖然屋宇陳舊,顯得破敗,但依然能感到昔日的繁華盛況。與這些樓宇不同的,是處在山坳,掩映在翠綠之中金碧輝煌的廟宇。山上廟宇之多,車隨路轉竟然不可勝數。是日,細雨紛紛,雲來霧去,山色迷濛,詩人杜牧所寫「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正是此景。馮先生指著雲蒸煙濛處的一座大佛說,那是一座關公神像,有35米高25噸重。他手捧《春秋》之冊,坐山眺海,為萬人敬拜。台灣這些年來,雖實現了民主政治,但在大陸的打壓下,國際地位流失,人心思佛,造就了台灣的佛教盛行,香火鼎盛,出現了星雲,證嚴一大批高僧法師。近年來又有來自大陸的法輪功傳佈台灣,盛極一時,陪同我們的馮先生正是大法中人。
     
   
台灣小調

   在金瓜山,我們參觀了日據時代的日式建築,屋內所陳列家俱,均為那個時代的用品。這些屋宇已是重建之物,舊屋新造,均用原有的材料重建。當年日本人造屋用的都是檜木,檜木是台灣首屈一指的木材,日據時代為日人大量運往日本,時下在台已成極金珍之物。這些建築在國民政府退守台灣後,成了國民政府按排黨國要員家屬之地。從展出的舊照看,那些從金陵和十里洋場渡海而來的太太小姐們,窩居在此深山礦區,正是感歎萬千。我家也有不少親戚當年跟著老蔣來到台灣,他們是否也有在此落腳當不可知。這些泛黃的照片留下了他們的蹤跡。窄街木屋,留聲機的悲涼聲裡,一襲西裝擁著一爿旗袍,慢三步,快四步,大有「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海尤唱後庭花」之感。他們雖然已是金粉散去,繁華不再,但比之那些留在大陸受共黨之難的家眷,又不知幸運多少。
     
   在金瓜山我們參觀了礦井,頭戴安全帽親歷當年開礦鑿金之況。二戰時,有三千多英國戰俘,在此為日採金,其中有千餘人死於勞累和虐待。出了礦道又參觀了金礦博物館,看到了世界最大的一塊金磚,有一尺見長,為不少觀者動容,忍不住用手撫摸。我對金磚雖無甚興趣,但對一塊價值連城之物,竟無人看管,任隨遊客撫摸倒是意外,可見台灣民風純樸,治安良好。金瓜石還有許多去處,如1922年完成的日式太子殿,為日本太子裕仁來訪所建,雖然日本太子最後不曾來此,但卻為台灣留下了一個完整的日式建築和庭園。太子殿,殿內不開放,只有庭園供人遊覽,曲徑之中溪水環繞,水中有魚可數。
     
   在雨中領略金瓜石風情,不覺早已過了晌午,肚中有些飢餓,車到九份小鎮馮先生說,我們到廟口怕已太晚,先在這裡吃一點,這裡的阿婆芋圓全台有名。我們在一家芋圓店停下來。店面很小,只有二三張桌子。馮先生與店內阿婆用台語說了幾句,聽得出,阿婆要我們放心,芋圓都是剛做出來的。稍坐片刻,一碗熱騰騰的芋圓就揣出來了,沉浮在湯水裡的芋圓竟然是茄子色的。馮先生見我疑惑,笑著說,放心這不是顏料染的,這是芋頭的自然顏色。我勺起一瓢,放在嘴邊吹了一下,送進嘴裡,芋圓糯糯地,輕輕地一嚼就滑入嘴裡。芋圓店的隔壁是一家檳榔店,但卻沒有看到披有台灣特色的性感美艷的冰榔西施,不免有幾分遺憾。車隨著山轉,過九份溪進入基隆,經幾條橫街小路就到了廟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