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许志永博士探访京城黑监狱遭殴打(图)]
蔡楚作品选编
·《南风窗》杂志社长和采编主任停职,广东版文字狱再现
·国际人权组织继续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刘晓波和刘霞
·北明著《藏土出中國》在香港出版(图)
·铁流:中共全面封杀言论自由,胡总书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孙文广:大学生怒吼与中国希望——女警仗势逞凶纪实之二(图)
·网友庆贺卡扎菲垮台 期冀中共是下一个
·吕耿松今天出西郊监狱,杭州异议人士仍然被控
·骆家辉好平民,成都一顿饭180元
·社会各界冲破阻扰 隆重迎接吕耿松先生归来!(多图)
·胡耀邦之子批胡锦涛让百姓现在创业很难(图)
·艾晓明纪录片:让阳光洒到地上
·网络评论员(五毛)工作者指南曝光(图)
·网民关注因“茉莉花革命”而被捕的网友“渺小”(图)
·金拂晓:美利坚合众国成功的秘密
·多个城市基督教神学培训点遭查抄
·环球时报吁严防“持不同政见者”
·洪哲胜:中国左右派统一战线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唐丹鸿:西藏:困顿轮回与良心的距离(上)
·唐丹鸿:西藏:困顿轮回与良心的距离(下)
·清流浦:中国军队如不脱胎换骨必内战
·王维洛:三十年后怎么办?——三峡工程砾石泥沙淤积问题的真相
·杨光:杂谈国体与政体
·陕西华阴为造人工湖毁青两万亩(图)
·“零八宪章”第二十六批联署者名单(412人)
·紧急关注上海访民治安总队递游行申请被押送久敬庄
·牟传珩:有道伐无道,善莫大焉——“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网友质疑当局枉判王荔蕻9个月刑期
·李双江儿子打人事件禁令到,网友唏嘘
·中国网友在推特上纪念“9.11”十周年
·康正果:被忽视的先声——重温殷海光的“共产党问题”论述(上)
·康正果:被忽视的先声——重温殷海光的“共产党问题”论述(下)
·张敏:郭飞雄13日刑满出狱回到广州家中
·网民抗议中南海以“四个9.13”混淆罪责
·十位中国作家维权人士获今年赫尔曼-哈米特奖
·秦永敏:北京市公民参选人参选新闻《号外》(第一到第三)
·西藏人民议会确定六位新任部长(图)
·“守望教會事件與家庭教會合法化 ”研討會将在洛杉矶举办
·央视记者芮成钢遭网友炮轰
·刘晓波被囚在狱中 其父于中秋节去世
·铁流:中共十八大应彻底清算毛泽东反人类罪行
·国际非政府组织呼吁联合国促中国保护人权
·中国人权活动者参加非政府组织高峰会(多图)
·耿和出席非政府组织高峰会,呼吁救援高智晟(多图)
·北京公民参选人参选新闻《第五号》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杨律联合国上访记(9月22日)(多图)
·中共为了“维稳”准备修改身份证法
·新闻出版总署宣布正在关闭全国民营出版业
·上海当局严控有关上海地铁追尾的网络信息(图)
·于浩成:怀念谢韬,兼谈当前中国的出路——纪念谢韬去世一周年座谈会的讲话
·胡佳:删除克格勃条款的意见
·网民痛斥温家宝是上海地铁十号线追尾事故祸首(图)
·中国网友发动十一探访陈光诚活动邀骆家辉加入
·中国网友以“国殇日”纪念中共的“国庆日”(图)
·从刘晓波获诺奖看中国的未来
·冯正虎:中国有多少人被非法剥夺诉权?(图)
·铁流:我支持六位八旬老人向中共上书:去毛、蒋,尊孙中山先生是全球华人声
·山东当局开枪追杀探访陈光诚的网友
·中共宣传部下令禁止高调悼念乔布斯
·铁流:2011年《人民日报》十一社论,不提毛泽东是明智之举
·中俄反对制裁叙利亚 中国网友谴责中共
·支聯會致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公開信:「六四」非不幸,追究屠殺責任,要求
·网友以“国殇日”纪念中共的“国庆日”(二)
·铁流:希望中共的大脑不要再注水了--孙中山肖像10月10日撤走杂谈
·中国大陆正在掀起“自由陈光诚”的公民行动
·艺术家排名第一 环球时报狂咬艾未未
·网民抗议六中全会推“文改”引发新动乱(图)
·王荔蕻寻衅滋事罪案将于10月20日二审宣判
·声援陈光诚,海外展开对李群的国际追责
·中共“文化体制改革”就是新“文革”
·凤凰台批评六中全会透明度大倒退(图)
·中共政权禁止炒作卡扎菲死亡
·调查记者石玉因探望陈光诚而被开除
·最大的网友探访团今天探访陈光诚(图)
·拜访著名作家铁流先生纪事——一个铁骨铮铮硬汉的人生经历给国人留下的思考
·洪深:上海以GDP腐败猛攻胡锦涛
·中共修改身份证法的目的被本网言中
·浙江湖州织里抗税事件暴露中共政权税赋沉重(多图)
·杭州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朱虞夫案撤诉
·贺卫方、崔卫平因参加万圣书园店庆被阻拦
·刚被捕杨琳被西安国保殴打成“被自杀”(图)
·艾未未发课公司被中共重罚1522万人民币
·女权无疆界发动海外“墨镜自由运动”,向盲人维权活动家陈光诚40岁生日献礼
·范燕琼:援助艾未未就是援助我们自己!(图)
·艾未未借款接近240万 欢呼债主时代来临(图)
·冯正虎:荣幸做艾未未的债主(图)
·艾未未借款近350万 高人礼物相赠激励(图)
·铁流:为救爱子未未,高瑛决意贱卖住房
·艾未未借款突破600万 阳光时务征集照片(图)
·艾未未借款近660万 将公布每一笔借款(图)
·艾未未借款运动将于14日零时结束(图)
·自由光诚快闪行动方案
·昝爱宗:中宣部疯了,新浪微博封了用户
·艾未未借款近760万 还有最后两天结束(图)
·艾未未借款有望过1000万 还有6小时结束(图)
·艾未未借到869万 中共当局又耍流氓(多图)
·酷刑折磨——吴乐宝九死一生
·五毛司马南讲座遭网友质问砸场
·笑蜀再对陈光诚发谬论 遭中国网友批判
·中国网友继续批判笑蜀的“面子”说
·冯正虎的选举纪实(多图)
·广州维权人士林计强发起“723不乘火车日”活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许志永博士探访京城黑监狱遭殴打(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4日 转载)
   
   
许志永博士探访京城黑监狱遭殴打(图)


   许志永博士
   
    来源:参与 作者:张清扬
   
    北京消息,10月14日下午北京邮电大学讲师许志永博士应一个访民的呼救,到京城黑监狱探访时被看守们殴打,并被威胁用车撞死。
   
    据悉,许志永13日接到一个短信,内容是:“我是河南马喜荣现在关在北京市虎坊路青年宾馆后院黑监狱里,你能解救这里的二十多个人吗?紧急求救”。
   
    14日下午许志永和另一个维权者周曙光约好,四点在青年宾馆见面,周还约了另外两个媒体的朋友。四点一刻,他们三人来到黑监狱门口,周曙光在远处拍摄。马喜荣来到窗口要求出来,看守不让出,一边和当地驻京办联系。许志永他们站在窗外和她谈话,了解情况,她说是走在王府井大街上被警察盘问,查出了上访材料被带到派出所,然后被关押到这里。这时越来越多的上访者聚集到窗前,马喜荣被看守推到里面,只听到她对看守大声说,我是一个合法公民,你是什么身份,凭什么阻拦我在这里?
   
    一个曾经光膀子的凶恶打手骑个自行车从许志永面前过去又回来,然后蹲在远处看着。几个看守在62中学门口盯着,周曙光就在他们身边。时不时有看守从我们面前走过。周曙光发来短信,“骑自行车的说,又来了!真记者假记者?揍丫的!”
   
    许志永给滕彪打电话,告诉他我们又来到了黑监狱,请他随时关注。
   
    一个叫郭建光的访民敲门问什么时候放人出来,对方说正在联系。看守们大概都到齐了,在胡同两头远处虎视眈眈,这样僵持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那辆经常停在黑监狱门口的面包车突然从外面开过来,在黑监狱门口停下,车上跳下来三个人,上来就打郭建光,周围的看守也都围上来。耳光、拳头、脚踹,建光被逼到墙角,但他平静地站着,然后又一个看守冲过来揪住他的头发把他打倒在地。
   
    许志永事后叙述说:“我就站在建光旁边,伸手轻轻阻拦。那一刻我不能完全排除内心的冲动,就像在国家信访局门前一样冲上前去对着凶徒的脑袋就是一拳。可是,我必须克制自己,必须让自己内心彻底平静,我们不是来打架的,我们是来受苦的。
   
    几乎同时,我的脖子、胸部、脸上挨了拳头。那个光膀子的看守从后面猛踹我的膝盖后面,试图迫使我跪下,我平静地站在那里,对他说,我不会跟你计较的。他不断地骂,我就那么同情地看着他。
   
    大个子看守一边打我一边大喊,“我们是政府行为,我们怕什么?有本事你打110?你现在就打?”我确实曾经考虑过打110,也考虑过向北京市公安局举报,直到现在我们也在收集证据准备举报。但是,我们也担心,举报有没有用,我第一次在这里被打,110就来了,警察看了看什么话没说就走了。我们能依靠什么?我们唯有能依靠的是亿万中国人的良心。
   
    有看守指着远处的周曙光说他在拍摄。两个看守快速奔跑过去,郭建光大喊一声快跑,周曙光快速躲进了小胡同,看守们没追上。我当时也很担心周曙光被抓住,因为记录并传播真相是非常重要的。
   
    激烈的暴力之后,我们三人谁也没有离开,继续原地平静地等待马喜荣。这时一个基层干部匆匆过来了,接出马喜荣,高个子看守对着她怒吼:“马喜荣你这样做以后你的事情我们再也不管了!”我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包括对我们的殴打,包括对马喜荣的恐吓,都是给旁边窗户里的上访者看的。很多上访者虽然被强制带到这里失去人身自由,但他们并不反抗,一是因为反抗没用,二是他们还指望地方政府来接他们能解决他们的冤情。像马喜荣这样勇敢执着于一个公民权利的上访者是少数,他们比一般的上访者要承担更大代价。其实,那些不敢反抗的上访者在这个社会中已经是够勇敢的了,他们为了内心的正义来到北京。
   
    2003年,孙志刚的死换来了成千上万没有城市户口却执着来到城市寻求富裕生活的人们的自由,他们不再担心随时会失去人身自由了,但是直到今天,那些成千上万的渴求公正的人们来到北京仍然担心他们随时会失去人身自由。黑监狱是收容遣送制度的尾巴,无数的上访者在里面被殴打,难道,这社会点滴的进步还需要另一个孙志刚吗?
   
    接出马喜荣,我们离开。其实这一次我明白过来,马喜荣并没有获得自由,她可以跟我们走,但我们又能帮她什么?她只能跟着来接她的地方人员走。
   
    看守们在我们后边吆喝着骂着。走过青年宾馆南门,我回头对看守说,我们还会来的。看守们立即冲上来,高个子大喊,你敢再来,信不信我现在就开车撞死你!一边说一边拉开车门上车。我很平静。光膀子看守再次冲过来拽我的西服,掐我的脖子,拽我的衬衣,把衬衣扣子拽掉了一个,然后我们离开了。
   
    马喜荣拿出她的上访材料。她的在西安交通大学读书的儿子被交通肇事撞死,她不服法院判决,一直上访。她突然在我们面前要跪下,感谢我们的救助,为我们被打而痛哭。我扶起她。其实,我内心想说,我们被打不是吃亏,能为他们分担一点痛苦是我们的荣耀。”
   
    据悉,许志永博士2003年以来一直在为弱势群体呐喊、呼号,他和滕彪等三个博士曾经因为替孙志刚上书,导致国家废止了恶法《收容遣送制度》,这些年来,他们为弱势群体维权,却不断遭到来自政府公权力的暴力攻击。被各地警察、政府工作人员以及他们雇佣的黑社会殴打,是家常便饭。
   
    但是许博士认为:在一个不公正成为常态的社会里,那些勇敢地站出来为正义而抗争的人们被这个社会无情抛弃,马喜荣走在王府井大街上就被抓到这里。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帮不了他们什么,但是,我们能为他们分担一点点痛苦。我们也只能以这种受苦的方式给这里带来一点点阳光,以这种受苦的方式为这个社会增添一份正气,以这种受苦的方式唤起国民的关注。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