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图)]
蔡楚作品选编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7日 转载)
   
    [日期:2008-10-07] 来源:参与 作者:资料 [字体:大 中 小]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图)

   
   
   
   
    胡佳(1973年7月25日-),原名胡嘉,网名freeborn,祖籍安徽芜湖,出生于北京。1996年毕业于北京经济学院(现改名为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信息工程专业。胡佳是中国著名的社会活动家、环保志愿者和艾滋病工作的活动者,曾是野牦牛队的编外队员、藏羚网负责人、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执行所长、爱源汇的创建者之一;同时他也致力于民主与人权斗争。
   
    胡佳父母分别就读于北京清华大学、天津南开大学,1957年被打成右派,而后被下放到河北、甘肃及湖南等偏远地区劳动。1973年胡佳出生时母亲已经36岁。父母被迫分居两地,胡佳由父亲抚养。1978年邓小平当政后,右派的名誉被恢复,胡佳一家得以团聚。1989年起,胡佳一直坚持素食。1997年胡佳皈依佛教。2005年7月28日,胡佳与曾金燕登记结婚。2007年,他的女儿胡谦慈出生。
   
   

参与环保行动

   
   
    1996年,还在大学读书的胡佳,看到了《人民日报》2月9日登载的《一位日本老人与中国汉子的沙漠奇缘》一文,该文介绍了日本九旬老人远山正瑛连续六年,长期待在内蒙古的恩格贝沙漠植树造林。胡佳看后,寄了100元过去,这是当地收到的第一笔国内捐款。胡佳同好友林易商议后,于3月23日,前往恩格贝沙漠,跟日本老人及当地工作人员一起植树一星期。
   
    同年胡佳加入了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1996年8月,自然之友组织第一次志愿者活动,一行80多人前往恩格贝沙漠植树造林。同年参与创建中国绿色大学生论坛。
   
    1996年7月到1997年7月,胡佳在北京电视台的环保节目《走进自然》担任编导。
   
    1997年3月,胡佳参与大学生环保组织山诺会活动:看护北京紫竹院公园里的一对大雁,以防正在孵化的大雁蛋卵被偷走,后取得成效。
   
    同年7月到8月,胡佳等“‘97大学生绿色营”30人赴西藏林芝地区考察森林生态及地方宗教文化对环境保护的影响。胡佳曾先后三次赴青藏高原考察。
   
    1998年,湖北石首天鹅洲麋鹿保护区中的麋鹿,因为洪水受困。胡佳受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委派,前往实地考察,回来后即给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发报告,该基金会拨款5000美元予以救助,胡佳与中国代表葛芮一起前往湖北救助麋鹿。
   
    1998年下半年,青海治多县西部工委第二任书记扎巴多杰受邀来到北京,自然之友委派胡佳陪同其在北京的活动。1999年8月,胡佳进入可可西里北沿,接应野牦牛队。同时也成为了野牦牛队的一员。
   
    1999年9月到2000年4月,胡佳担任香港地球之友的驻北京代表。
   
    2000年春,胡佳改创了藏羚网,该网站成为宣传保护藏羚羊的重要中文网站。
   
   

艾滋病志愿工作

   
   
    2000年7月,胡佳通过王力雄,认识了爱知行动的项目负责人万延海,在万延海的影响下,胡佳开始关注中国的艾滋病状况。2002年8月24日,万延海被中国安全部门秘密拘押,引起国际舆论的关注,9月20日,万延海获释。在此期间胡佳担任了爱知行动的项目协调人。
   
    2001年9月11日—11月7日,胡佳在印度艾哈迈达巴德Centre for Environmental Education接受环保培训。
   
    2002年11月9日,21岁的学生刘荻被拘捕。2003年3月,胡佳参与了呼吁释放刘荻的签名活动。10月,胡佳前往北京公安局,申请要求释放刘荻的示威游行,没有得到批准。
   
    2003年6月至8月,胡佳作为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执行所长,应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邀请,赴美进行为期两个月的艾滋病考察访问活动。
   
    2004年5月,胡佳与岑舒远等人在北京注册成立了北京爱源汇教育研究中心,由志愿者从事非营利的艾滋病公益活动。
   
   
   

软禁与拘押

   
   
    2004年
   
    4月初,由于担心胡佳在清明节期间组织纪念六四15周年的活动,胡佳被国保支队成员拘押了两天。
    4月15日,胡佳为纪念胡耀邦逝世15周年,到天安门广场献花,被当地警方拘捕,警方后要求胡佳母亲带胡佳去做精神鉴定,家人认为胡佳精神正常,未予前往。
    5月底,美国驻华大使雷德前往河南,出席全球艾滋病综合防治项目(GAP)在该省的启动仪式,并考察艾滋病高发村,在此期间,胡佳被软禁在家。
    6月3日,胡佳被国保支队从家中带走,拘押在一地下室,6月6日获释。
    2005年
    2月15日上午,胡佳等数十名中国保钓人士以及一些北京市民前往日本驻北京大使馆前示威,以抗议日本政府宣布将在钓鱼岛上修建灯塔。[9][10]2003年,胡佳就曾参与过保钓活动。
    4月28日到5月4日,有报道指,胡佳被国保支队成员从父亲的家中带走拘押,期间遭到暴力侵犯。
    8月29日到9月2日,联合国副秘书长、人权事务高级专员阿尔布尔女士等联合国官员访问中国时,胡佳被软禁在家。
    11月,中国艾滋病防治会议在郑州举行,胡佳在递交请愿信时曾被当地公安人员带走,后被警方带离郑州。
    2006年
    1月中旬,时逢中国前领导人赵紫阳逝世一周年,胡佳被软禁在家。
    郭飞雄于2月3日,遭暴力袭击,他怀疑是受警方指示或系秘密警察所为。由于通过法律途径无法防止可能的进一步迫害,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于次日发起维权绝食接力,声援受迫害的维权者。2月6日,胡佳、齐志勇公开接力绝食,表示声援。
    2月7日,胡佳辞去了在爱源汇的职务。
    2月16日上午9:00-10:00之间,胡佳失踪,由于此前胡佳一直在中国安全部门人员的监控之下,外界普遍推测,胡佳是被秘密拘押到了某处。在此期间,中国大陆公开参与接力绝食的人,其中已经有多人被软禁、拘捕。但警方否认带走了胡佳。
    胡佳的家人,包括妻子曾金燕,多次前往当地公安局、派出所、检察院,但毫无结果。曾金燕公开了自己的blog:寻找胡佳,坚持每天写作,许多网友留言表示同情、支持。
    2月23日,国际特赦组织发布了一封关注胡佳去向的信件。同日,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向中国卫生部询问关于胡佳失踪的事件,呼吁中国政府展开调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回答有关胡佳下落的记者提问时称,中国政府不会仅仅因为表述异议就逮捕某个人。
    3月3日,国际环保组织Global Response发布了一封关注胡佳去向的呼吁信。
    3月10日,国际艾滋病组织The AIDS Policy Project发表了致中国领导人胡锦涛的公开信,关注胡佳失踪事件。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会就胡佳失踪事件与中国政府联系。
    3月13日,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发表了关于艾滋病工作者胡佳失踪的声明。
    3月21日,曾金燕几经周折终于举行了中外记者见面会,有二十多家媒体参与采访。
    3月22日,中国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中国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在回答记者有关胡佳的提问时表示不知道胡佳在哪儿,并称与民间艾滋病组织合作良好。同日,数十名艾滋病活跃人士等前往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国巴黎使馆、驻美国华盛顿使馆、驻纽约领事馆抗议,要求尽快释放胡佳,其中有打出标语“FIGHT AIDS, NOT AIDS ACTIVISTS”(与艾滋病斗,不是与艾滋病工作者斗)
    3月28日中午,在失踪41天后,胡佳获释。胡佳接受采访时表示,秘密拘禁他的正是一再否认带走他的国保,并且当地派出所是直接执行机构。根据曾金燕透露,此后胡佳一直被软禁在家,直至2007年2月。
    2007年
    4月10日,有报道指,由于对外公开了高智晟的谈话,胡再一次被软禁。
    5月20日,胡佳在买菜路上被人殴打,他认为是“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安总队秘密警察”的人。
    10月24日,胡佳对德国总理默克尔致感谢信,对其9月会见达赖喇嘛表示支持。
   
   

入狱

   
   
    2007年12月28日,胡佳被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
    2008年3月18日,胡佳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审,法庭没有当庭宣判结果。当天温家宝总理在记者会中,被问及胡佳案时说,“您所提到的个案问题,我明确地讲,中国是法治国家,这些问题都会依法加以处理。所谓在奥运会之前抓捕异见人士,纯属无中生有,完全是不存在的。”4月3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胡佳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29]曾金燕称,胡被定罪的证据是五篇文章:《林牧老先生于今日下午14:00前后过世》、《郭飞雄和江伟与〈沈阳政坛地震〉》、《一国无需两制》、《中共十七大之前 中国政法系统大范围制造恐怖气氛》和《国庆及十七大来临 警方连续侵犯公民权利》,两次采访:《胡佳谈高智晟律师被绑架前后的情况》及《向专制的体制发起和平的挑战》。
   
   

得奖

   
   
    2007年,无国界记者组织首度颁发的“中国奖”,由北京知名维权人士胡佳、曾金燕夫妇共同获得。
    2008年,巴黎市政府授予胡佳巴黎荣誉市民。
    2008年9月,有报道指胡佳是今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被提名人,并很有可能获奖。9月2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到“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可能授予胡佳,你对此有何评论?”时,刘回答:“关于你的问题,我无法确认你的消息,但是我们认为,如果诺贝尔和平奖是授予真正维护世界和平的人,那就应该授给正确的人。我们希望有关方面在这一问题上能作出正确决定,不要做违背诺贝尔和平奖初衷、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