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栏目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在国内,想有一点成就改变自己眼前状况的人,已经太多了,但真正能做成什么事的人还是极少数,因为中国虽大,被流氓人群的大量鲸吞、机会却少得可怜。不论什么地方,在独裁专制制度下,想要得到公平,那是百姓的奢望。作为平民百姓,只有面对现实,才能正确分析和运用自己的智能到社会里去获取到自己想获取到的实际利益。
    最近有几个新的同仁,他们的观点是不看谁说而看谁真能做,那就是你说一万句没用,关键是你做了多少,这样的朋友,表面上很有实际性,切入民运人士的弊病处,其实往往又陷入了盲动的境遇里,首先说,这样的人,肯定比那些在网络世界里瞎忽悠要实际得多,或值得肯定的成分多得多,但在正确运用机会,在正确理解和综合分析问题上,确实欠缺老道的经验,致使自己不可能成功。
    有个朋友用涂牌活动做类比,说明中国民运后续力量跟不上,才没有多大的意义。要我看,涂牌活动是能影响独裁的声誉,在“过渡政府”那很被高看,但它有它的局限性,病不能惊得起北京的神经,因为“未来政府”那里的人们,即使总统伍凡先生也只是政治老小孩,其政治影响只能是网上,不能进入中国的实际环境。可有个“总统助理”却不是我这样的心境,认为“涂牌”活动很重要,仿佛只有过渡政府的人才能做到,别人没有这个能力。

    其实,显示一个体系或个人的能力,不是看其说事上,过渡政府之所以不被我看好,不是处于嫉妒或有什么恶意,而是确实他们所操作的没有一单值得我高看。我在国内,也是三种人,是国安特务监视的对象,好在我不与他们合作,而且知道离开家乡就能避免不必要的跟踪,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在国内人数不多,都是铮铮钢骨,不怕被抓,不怕被打,不怕被要挟,更不怕被跟踪。
    可是,民主运动如何进化,他是管不了这么多,因为他也不清楚怎么才能进化,这就是我们民运圈子里的悲哀。如果能让国内民运人士大多数不被监视住,那么群体都能动起来,今天的独裁“和谐”就会更走向动摇,我希望的不是我做什么就能动摇,但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独裁集团为了巩固或长期占有他们掠夺的利益,总是要牺牲群体的利益为前提的。
    记得在“未来论坛”看到这样的质问,当然是对“总统”“助理”路芝的质问:“你知道你的职责是什么吗?改变中国民运事业的尴尬你觉得就靠一个涂牌动作就够了吗?如果仅仅的涂牌行动能解决中国问题的话,我们都可以做啊?那么你能做什么呢?等着摘桃子?”这是中的的质问,因为“未来过渡政府”只是个网络上忽悠的组织,他们不可能为中国民主运动做出什么巨大的贡献,或者说能改变中国命运的贡献,尽管我们期望他们能做到,实际上他们的操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同样,在国内欲有所成就的人,也总是做不到改变中国民主尴尬的事,这都是我们民运圈子政治智慧不足的根本所在,不是没有人做,也不是没有资金的问题,最主要的是我们的群体智略不足,需要更多的筹划。在网络里,我最不喜欢看徐文立、东海一枭、袁红冰、陈泱潮 等的文章,这到不是他们说的没有道理,可他们不切入主题或与他们自封的角色太不相符是我为其的遗憾,中国当前的民主大潮,如果你想做主要的推动者,那就应该拿出推动者的姿态来,不论你是什么人,有名无名,只要你想做什么,我都不反对,因为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不只是做,而是能否做好,才是我最关心的事。在今天中国的环境中,民主的队伍里,不是固定什么人来充当什么角色,而是能者上已经明显摆在了我们面前。那种只是固定什么人做的未免是被独裁文化毒害过深而不清醒。
    也就是说,能者做,是该呈现出民运大潮中的主流意思,如果我们不把有智慧的人推到上层,而只让这种庸者来主导中国民运大潮,那么我们何日才能等到中国的民主大潮结束呢?所以,我觉得只懂得忽悠的人不适合做主帅,应该做宣传员更合适。可是中国的文人却都是这个坏毛病,独自为大才感到惬意,感到光彩。
    说白了,我们大家都能能洋洋洒洒,都能口若悬河,就是忘记了什么是个度?度没有把握好,就想做好什么,那真是肆意妄想的事,特别是在被动局面走不出来的我们,不利用好自己的空间,才是最愚蠢的。在国内,要想成气候,是该有几个人在一起才能成气候,因为没有群体的能量只靠哪一个人真的不行,但我坚决反对建党组团,因为一旦搞这样的东西就会受到流氓政府的抓捕。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现实国内,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要想成事,就应该克守中国的游戏规则,就象中国官吏绝大多数都是掠夺犯一样,我们也应该看到我们的遵守游戏规则又能获取实际利益的“度”究竟在什么地方?而不是一路盲干。
    我是一个好说教的人,而且有一些做实际事的同仁不屑于我的说教,总是认为我说得太多做得太少,那么我就这样与他们叫劲,你出题,你我单挑决赛,看谁做得成功,做得最好,否则,就别给我说什么实际做事的问题。我并举了个“涂牌活动”,让他挑一个地方我也挑一个地方,看谁做得最有影响?效果最大,损失最小?结果他不敢与我叫真。因为单枪匹马做不了多少事,再加上他连下顿饭怎么吃还是个问题,我多少还有个吃饭的职业,用不着愁吃饭,这样对比起来,当然他不是对手。
    是的,我不会做涂牌活动的,这不是我不能做,因为民运不是仅靠涂牌就能成功的,一个临时成立的过渡政府,竟拿这样的事情来说事,可见这个政府的能度是多大了。我不否认涂牌有点政治影响,但我却觉得做是做,但不要期望做后的政治效果过大,再说,中国的老百姓,都已经准备了铁锨扫帚,就等着有人振臂一呼,他们便从各个角落里冲出来,来一场全民的战争。这是邓帮一来所造成的影响所致,不是哪一个人有什么非份之想,实在是当局已经把民众掠夺的、强奸得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才有这样的前景。如果当局没有獠牙,时刻咬人,那么他们的权利早就旁落了。
    在国内,我不刻意追求暴力,是因为暴力的结果会有更大的报复,受害的还是我们,但是,我也确实看到了中国需要暴力,才能从邪恶的泥沼中挣脱出来,这也是不得已的结果,况且,这样的结果也是当局一手制造的,不是我们愿意做,同样,我也决不做暴力第一人,因为我确实没有这个能力,再说,我对我的敌人还是有爱,有慈悲。
    不过,我手里不仅有铁锨扫帚,还能有大刀,我面对的虽然都是些有钢枪保护的恶类,但他们却都是没有大脑的蠢家伙,对付他们,只要有人把那些做狗的人打开,那么那些坏人不就很容易被清理了吗?我也等这一天。因为我看到了度的界限。
   
    2008年10月15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