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老A海滨行(3)《后宫》续131]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A海滨行(3)《后宫》续131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31
   
   
    老A海滨行(3)

   
   
   大人物的思绪很少有休息的时候,他们要么在琢磨世界,要么在琢磨自我。瞧这老A,躺在病床上换血时,还在忧党忧国。他的思维是游动型的,脑海中还在回味在台上讲话时的亢奋。
   老A喜欢动情绪:“同志们,你们知道苏共为什么会完蛋?因为他们的官员背叛了人们,完全堕落成吸血虫!”下面是听众经久不息的掌声。
   
    医生吩咐:“首长,你在换血时要镇静,不要东想西想。”
    老A突然问道:“这换血有用吗?”
   医生笑容可掬:“当然有用。这等于是用一群人的生命来维持一个人的生命。”
    老A:“一年要换几次?”
    医生:“从理论上讲,一年换两次的人能活过85岁。”
   老A:“古代的帝王们为什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医生:“是啊,他们就知道到深山里炼丹丸,怎么就没想到以人为药呢?”
    老A的思想的野马又开始奔跑。他又在回忆慷慨激昂的演说:“同志们,我们的一切思维的出发点,就是以人为本。要把人民放在心中!”
    医生兴奋地:“众人的血液正在流向你的心中。”
    老A自我安慰:“谁说这不是与人民血肉相连呢?”
   
   而监狱那一头也很精彩。枪毙死人是一种职务发明,未能申请专利是一大遗憾。刘京被人抬到了刑场。执刑人员并不惊讶人已经死了,惊讶的是要当活人来枪毙。一枪手:“还传达什么‘枪毙是法定程序,必须严格依法办案!’怎么说的尽是人话,干的尽不是人事。”
   
   另一枪手:“那可怎么办?我们都收了人家家属托人送来的好处费了,答应让人家临死前见一面的。”是啊,在中国干什么不玩个走后门呢?出生时要给接生人送礼,保证你不会被抱错。死亡时,也要给枪手送礼,求他不要把子弹打到头上和脸上。
   
   两个枪手伤透脑筋。一个说:“有了,我在这边守着他老婆。告诉他,无法见面,只能隔着窗户交流一会。你在屋里装他男人讲话。人快死了,声音有异是可以理解的。”另一枪手也觉得别无选择。只好如此。情况特殊请其他人回避。不一会,刘京的女人一边哭一边讲:“京京阿,你是为我们全家人去死的,你死得好伟大呀!”枪手声音颤抖,尽量微声微气:“我好想再拥抱你一次。”刘京的女人:“昨天晚上,我明明梦见你爬在我身上的。连姿势都不变。”
    枪手:“我要以爱你的姿势去死!”
   
    刘京的女人:“对了,差点忘了,最要紧的你说过,你的精子曾经冷冻到医院里去了。我还想生你的孩子,是哪一家医院?”
    枪手难住了:这可怎么编呀?他想了想小声地:“那没用了。我交了一个好兄弟,想生孩子,可以请他帮忙。”
    “谁?”
    “这里有个叫肖明的枪手。”
    “天啦,这怎么不象你说的话?”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永别了,宝贝!”
   
    另一枪手赶快拉开了她。
    数分钟后,传来几声抢响。一枪手箭步走过来,扶住昏厥的女人声音明亮地:“我叫肖明,你老公叫我以后必要时候照顾你。”
    “谢谢老公,谢谢你!”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