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何处觅芳草(1)《后宫》续145 ]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处觅芳草(1)《后宫》续145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45
   
   

   第62章:何处觅芳草(1)
   
   
   
   苏海的眼中飘溢中虹霓。
   他呆呆地望着丁香,说不出的惊诧,也有说不出的难过。那双眸中的光彩也有一中瞬间即逝的沮丧。
   
   社会的恍惚使他产生严重的挫折感。新闻记者的职业已经不再是那么辉煌迷人。中纪委的老李仅仅在海滨市呆了几天,就走了。省委管司法的新书记,比起旧任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救星坠毁了。可新局长更是腐败高手。
   与他联系的那些告状人,一个个也失踪的失踪,被送劳教的送劳教。
   
   有些太尖锐的内参甚至根本就发表不了了。
   他原来以为可以打垮政法委书记,可没想到人家稳坐钓鱼台。据说还待高升。
   事业不顺利,爱情也不顺利。
   
   那个漂亮的秋芸,无法摆脱不明资金的安乐窝。
   这个美丽的丁香,又被父母许配给一个地产商。
   
   苏海明白这个社会不欢迎他。丁香想留给他的也许是爱,可这种爱又可能酝成更深沉的痛苦。
   
   见苏海的目光中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清悠,又似乎波光敛潋,万千韵味被失望淹没。
   丁香突然扑到了他的怀中。那轻盈的凤凰般身躯好象在说一个字:给你!
   
   苏海轻轻地拥着她,却不敢抱紧她。
   他的嘴唇已经触及到她的头发,可他心中依然明白:这是一个幼稚的女孩子想做一件天真的事。
   
   苏海再次求她嫁给自己。
   可丁香脸红着:“该说的话我已经说过了。”
   明白了:她依然是准备嫁给那个地产商。但是“可以给你......”
   
   但一个成熟的男人,面对一个不懂事的女孩子,岂能只考虑自己?如果此举会给深深爱着的人带来今后意想不到的痛苦,他宁愿放弃。
   爱一个人最完美的结局是占有,而也不一定是占有。看她如何幸福。
   
   丁香的郁馥四散。如果爱情需要苏海去旋转地球,他会毫不含糊,可眼下却无法旋转丁香的身躯。
   苏海舍不得破坏她的完美。
   
   也许那个地产商会给她带来幸福。
   爱,不能太勉强。如果她已经准备嫁给那个地产商,一定有她的理由。
   爱是自私的,是难以分享的。
   
   丁香走后,苏海又在懊悔中挣扎了半天。
   甚至要了一瓶酒,和第一次要了一包烟。
   昏迷了半小时后,来到了河堤上,望着那碧波中那碎了的月亮,差点想跳了进去。
   
    ---未晚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