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社会边缘人(1)《后宫》续138 ]
艾鸽文集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艾鸽油画《美人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油画《美人蝶》--曾经活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之背影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油画《孔雀心语》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6)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艾鸽油画《美人湖》
·艾鸽情诗《在这片树叶上》
·艾鸽油画《美人礁》
·艾鸽诗歌《绝恋》
·艾鸽油画《美人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南窗风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波眸凝馨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秀身纤韵
·艾鸽诗歌《题荒诞世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冬冬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81---490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边缘人(1)《后宫》续138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38
   
   

    第59章:社会边缘人(1)
   
   
   这没有盼头的日子,呈现出更灰暗的颜色。田甜的母亲在街头流浪已经有一段日期了,每天靠乞讨过活,有一顿,没一顿,可她依然活着,那跳动的心脏里,还装着一个人:田甜。女儿还活着吗?她在哪里?为什么会人间蒸发?
   
   凡到过的有关部门,答案几乎都是一样的: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
   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竟然找不到一个登记着她女儿现状的机构。她无法想象女儿是什么情形在这世上?被奸杀!?被虐待!?被逼死!?李莉仿佛看见女儿夜幕中哭喊着:“妈妈,我在这里!”
   
   这里是哪里?没有人知道。知道也不告诉你。
   李莉唯一的希望就是女儿还活着。即便是身残了,即便是痴呆了,即便是半死了,即便还剩下一口气,只要她还能叫一声妈妈!
   
   可老天也无法给她这个机会。
   她已经是社会的边缘人。坐在街头,人们从她身边匆匆而过。连目光都吝啬到不肯多看她一眼。
   
   偶尔有人给她几块钱或几分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精神上的重创,使她神志恍惚,她甚至记不清家在何方?也记不清从哪里来?
   
   有一天,她看见有个女人长得很象她女儿,就冲上去直呼:“甜儿,甜儿,......”那女人的男朋友见拉不开,干脆给了她两拳,打翻在地。而那女人始终用惊奇的眼光看着她。
   
   此时,她欲哭无泪。
   女儿难道真的跟一个男人走啦?不敢相信。
   可她为什么不说话?那双眸如水,可为什么漠然而视?
   
   李莉一个人来到河边,她在考虑要不要跳下去?
   如果跳下去,就一切都结束了。天地间也减少了不和谐的因素,算是为社会安定作贡献了。
   
   连女儿都背叛了自己,越想越觉得委屈。李莉的脸上被风刺痛的血口,似乎在鼓励她。那社会的不可知的森严和深渊,就象这河流,吞噬着一切,还无声无息。
   
   就在这时,她突然想起女儿的身高与那人有异样。女儿也没有长辫子。
   李莉猜想女儿可能还活着。
   她又来到一个有关部门继续打听。
   
   一个警官不耐烦地:“大姐,你这是第一百零几次来这里了?我们的耳朵已经被你磨出老茧来了!”
   李莉的脸上血肉模糊:“......可我的女儿在这城市失踪数月了!”
   警官:“又不是只有你女儿一个人失踪?”
   
   是啊?这天下每天有多少个少女失踪?
   李莉跪在地下,不肯起来:“还我女儿吧,我们这辈子和下辈子再也不敢来这里上访了!”
   警官晃着二郎腿:“是阿,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见李莉一直跪在地下,撵也撵不走,警官开始推人:“去,去,去!这里不是你要饭的地方!”
   李莉:“我是叫花子,请把叫花子的女儿还给她吧!”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