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社会边缘人(1)《后宫》续138 ]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边缘人(1)《后宫》续138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38
   
   

    第59章:社会边缘人(1)
   
   
   这没有盼头的日子,呈现出更灰暗的颜色。田甜的母亲在街头流浪已经有一段日期了,每天靠乞讨过活,有一顿,没一顿,可她依然活着,那跳动的心脏里,还装着一个人:田甜。女儿还活着吗?她在哪里?为什么会人间蒸发?
   
   凡到过的有关部门,答案几乎都是一样的: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
   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竟然找不到一个登记着她女儿现状的机构。她无法想象女儿是什么情形在这世上?被奸杀!?被虐待!?被逼死!?李莉仿佛看见女儿夜幕中哭喊着:“妈妈,我在这里!”
   
   这里是哪里?没有人知道。知道也不告诉你。
   李莉唯一的希望就是女儿还活着。即便是身残了,即便是痴呆了,即便是半死了,即便还剩下一口气,只要她还能叫一声妈妈!
   
   可老天也无法给她这个机会。
   她已经是社会的边缘人。坐在街头,人们从她身边匆匆而过。连目光都吝啬到不肯多看她一眼。
   
   偶尔有人给她几块钱或几分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精神上的重创,使她神志恍惚,她甚至记不清家在何方?也记不清从哪里来?
   
   有一天,她看见有个女人长得很象她女儿,就冲上去直呼:“甜儿,甜儿,......”那女人的男朋友见拉不开,干脆给了她两拳,打翻在地。而那女人始终用惊奇的眼光看着她。
   
   此时,她欲哭无泪。
   女儿难道真的跟一个男人走啦?不敢相信。
   可她为什么不说话?那双眸如水,可为什么漠然而视?
   
   李莉一个人来到河边,她在考虑要不要跳下去?
   如果跳下去,就一切都结束了。天地间也减少了不和谐的因素,算是为社会安定作贡献了。
   
   连女儿都背叛了自己,越想越觉得委屈。李莉的脸上被风刺痛的血口,似乎在鼓励她。那社会的不可知的森严和深渊,就象这河流,吞噬着一切,还无声无息。
   
   就在这时,她突然想起女儿的身高与那人有异样。女儿也没有长辫子。
   李莉猜想女儿可能还活着。
   她又来到一个有关部门继续打听。
   
   一个警官不耐烦地:“大姐,你这是第一百零几次来这里了?我们的耳朵已经被你磨出老茧来了!”
   李莉的脸上血肉模糊:“......可我的女儿在这城市失踪数月了!”
   警官:“又不是只有你女儿一个人失踪?”
   
   是啊?这天下每天有多少个少女失踪?
   李莉跪在地下,不肯起来:“还我女儿吧,我们这辈子和下辈子再也不敢来这里上访了!”
   警官晃着二郎腿:“是阿,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见李莉一直跪在地下,撵也撵不走,警官开始推人:“去,去,去!这里不是你要饭的地方!”
   李莉:“我是叫花子,请把叫花子的女儿还给她吧!”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