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老D显神通(2)《后宫》续137]
艾鸽文集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6老C获高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7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8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9婵娟变菲菲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0婵娟变菲菲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1开庭赛演戏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2开庭赛演戏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3新闻发布会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4新闻发布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5菲菲被包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6菲菲被包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7秘书被他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8秘书疑他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9限期内破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0限期内破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2副书记点火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3副书记点火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4副书记点火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5男女哭错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6男女哭错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7记者打官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8记者打官司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D显神通(2)《后宫》续137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37
   
   
   

   
    第58章:老D显神通(2)
   
   
   时间在发展中寂寞难奈。
   有太多的星象沿着地平线颤抖,把夜空引入无极。
   田甜的哭泣是透明的眼泪在奔流。
   
   可被非法拘禁已经成为现实,那些男人们不知道是些什么人,总也猜不透。
   地下室有一个小窗户,隔音玻璃把外界挡住。
   有限的阳光带着试探的惊恐,一点点地洒了进来。
   
   也许,真如他们所言,要在这瑞安度晚年。
   可那微微隆起的青春不同意,以美抗争,时空飘落无忌。
   
   老D准备把她隐藏起来,变做权力的试验品。
   他们已经试验过婵娟,试验过栩栩。
   婵娟转型完全成功。栩栩正在改变期。
   对人的异化,是权力者们的美酒,他们天天在品尝。
   
   这一天,他们又来了。
   老D的精神十分饱满,看上去象一个醒来的醉汉。
   他指使手下要先把田甜制服。
   
   第一道“菜单”:网鱼。
   他们不知从那里弄来一个大网,把她放在网中,任其挣扎。
   
   老D:“这不是美人鱼吗?”
   田甜:“无耻!!!”
   
   老D:“无刺?对,美人鱼绝对无刺。记住:有刺就不好吃了。”
   有人把网挂了起来,下面用温火在烤。
   
   田甜:“流氓。”
   老D:“很舒服吧!是否有春天来临的感觉。”
   
   田甜感到全身发热难耐,不由自主地开始脱衣服。
   老D:“你不是追求自由吗?这叫剥爱。剥开衣服让人们来爱。”
   
   田甜绝望地呼号悲嚎。
   可没有用。屋里的人都瞪着贼碌碌的眼睛在观赏她。
   
   她不停地挣扎。翻卷的娇躯令人震撼。
   
   一个打手:“这是第二道‘菜单’:烤鱼。”
   田甜怎么也想不到这社会的角落里,竟然还有这些人,而他们的权力是谁给的?
   
   发红的皮肤开始烫热。
   老D:“要不要再给你加点作料?辣椒面。”
   田甜:“放......开......我!”
   
   另一打手:“这很简单。向我们老板认个错就行了。”
   田甜:“......”
   老D:“如何?”
   田甜:“黑社会!”
   老D:“继续烤,一直到她屈服为止。”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10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